网站首页 |诗通社 | 论坛 | 诗人专栏 | 评论专栏 | 翻译专栏 | 诗歌专题 | 诗观点文库 | 当代诗库 | 诗人扫描 | 诗歌书店 | 诗生活博客


 

 
诗的孤独,一座疗伤的医院 (阅801次)

道辉

 
 
  孤独,烦躁起来的孤独,你确定需要食物,说白点,是需要食物的收集者、销售者,向你青睐——以致你应感谢这一个惟有食物的高级别之人,配置这神似的物质到生活的面前,孤独,那宗教一般的孤独的影子,便也会借机消遁;当然的,在之前,我们学着夜獾伸出前爪在啃食物时,至少,要静立仰首对着苍天一分钟久,手掌先按胸前,做起了弥撒祷告来,娓娓念叨,恰似庆祝沉默无异,但仍知道啃食食物对于身心健康有害。食物在心中同贪欲在心中一样,动物的贪欲,粗俗的、低级的、宗教的、无异的趣味性。
  病人的普众的医院,医师统治了这一个配置欲,即:是把这一静默糅杂进食物里面;静默,但别误认,是静物,你,在阴影切线以及不切合实际的遮盖布面前,需要诗人来予以分辨,才相信了差别。而有多少人,大踏步走进喧嚣时,方才知觉到困扰之力是如此之巨——它,完全地覆盖住病人院大批量手术着的病人的嚎叫;看来,喧嚣常是在生活的万花筒中毁坏了那些挨饿的娇嫩的肉体的诗意,这时,也应验了自我检测意志末梢的那一句话:“假如你不振奋,你便清醒在睡眠中。”——直至无理的无耻的人同样的同那些“必需的灵魂的追寻”的人截获了一小段颠覆性。也许,不顾及自然的神秘组合的施予之前,医师的统治是已都把病人医治为尽是肉体病痛的奴隶,然后,举出一个奴隶制度下的身着大黑袍长衫的奴隶主之手举鞭子在无顾忌地鞭打这些善于爬动在地面的肉体的例子,这时,灵魂也在忍受着鞭打,承担着侮辱与放逐,那么也是的,你自认为稀奇的能够满足生理心理的那一端的伪造的真实性,原也是在这一个被指定下的快乐的羞怯之中;要不,除了共同的献出曾未被任何一只手触摸的处女身,给医师查找病症,你身上的任何一块在任何一种情况下的肌肉,又有何用处?
极限内的快乐,纯粹的贫困的报复——人怎样付出鲜活的肌肉质检测了自己,疾病、妒忌、抑郁和有夜游症的,除了这一个知觉去快乐的情绪,前面的这些病症仍都还在一块鲜活的未曾检测出的肌肉质活动的范围内,实质,去检测出的思想肿块、阴暗的瘤,全部光明繁殖的胚胎,灵魂能被机械论仿造的激进的涡流,应验了这一个尚还不完美的被私欲放大了的高瞻远瞩近似吞噬的可能性,这,仍在说,人天生生下来就饥渴——生命肉体,多么的伟大饥饿的食物;你,面对它,须经常警惕地告诫自己:“这贪婪的肿块,一个个私欲的个体,似乎自在生成地充塞膨胀在每一个角落内。”也许是的,灵魂是已附体,收缩自如训练有素,反扑来撕咬自己的肉体,威胁地驱逐着自己的肉体到更多变态的灵魂中去,以此更为方便地嗅到丰富多彩的肌肉质着魔的趣味。在这里。各自能以灵魂反过来检测肉体自身的趣味,确实大大倒了生命本质的胃口。几乎也是已寻找到了知觉的快乐的情绪之源,原是在古怪的医师统治下手中那手术刀寒光一闪——近似的污血的喷泉涌动而出,人们一直不忘厌倦地寻找的生活的伤口就在这里,找到了它是已抵达了尝试一回死亡的临界感受,说感官恰恰也就随同这一个漫长的伟大的饥饿物的寻找,进化至你私自占有勇敢坚强的自立情愫!而痛苦、良知便也涵括在内处,成为这一种勇敢顽强的脑额和胆量——对,对着你被围困的旅途中的恐惧流连,你转手就使用上它,让被凌辱的、残害的尚还流着乌鸦般淤紫血块的伤口。你转手就使用上它,让被凌辱的、残害的尚还流着乌鸦般淤紫血块的伤口,化为乌有。对待这一次快乐来知觉的乌有,要伴同期许摆平它,或将从一场暴风雨后获取果汁的配置默契的报酬,还有许多艰难的趣味的事要做。
 
  能知觉痛苦的来历还很缺乏,掰手指数来甚至没有吃饭时手指夹住的那双竹筷子的数,噢是吗,一双,少得可怜,只顾普食,只善于被牵引去格斗,极具兽性地赢取食物,从未有闲情别致,谈及这一双筷子,它,来自于那一座逸园内的笋竹,那座逸园之主,当他面对精心培育多少载的修身之竹,竟在一夜之间枯萎、砍掉,再修裁成供养食用的筷子,他,面对着一丛被砍伐的竹,一夜间不知砍掉下多少痛惜的眼泪。这,痛苦的经历,还也不是无知的良知苛刻求来,或也能罕见地达至某一个信仰竞逐的地步——它,完成了使命,而后被这一群假借于德行实质自身充满野蛮地依附在大地面上的同时兼并蛊惑良心的获得快乐的报酬的寓所跨进了一小步。而我们,却不是因为经筷子至竹的清高,试论这些人的贫困的痛苦的和奴役的愤慨,似乎有所违向了知觉之人和“那个人”原先出行的差使柔软的、适应的、多方面构造的良心的初衷,在这里,自身的痛困一旦被描绘,至,有参差不齐的群族形象,那自由的、精神含量的,“必须的灵魂的追找”,则也就惨遭理性的持久的屈服。有一种食物,多种口味要求的多种食物,统称为普众的食物,它,第一步骤完成的也是,尽量满足地填塞这野蛮的哀求,赶快地打发走。这是重大的幻景的至于一切的我们完全相信的奴役群族的解放的意义,它,根本上也符合一种道德的修行,一个国度的态度的把握叛逆的复杂和晕眩。
 
  噢,那些被放大的瞳孔的灵魂,也即是手持信仰的十字架,迎面向你走来,它可不是手夹筷子,想起那一位挑剔其良知修身的逸园量,这灵魂,也因为一直依附于你的肉身,也是一直未曾受制于人为套餐的术语与普食中挣脱出来,它,也就一直在求助着这一种“无理的信仰”的食物,事实说,应是一种高级的陌生的惯用的药品——他们诱导说,你的身体麻痹在灵魂的极其敏锐的迷惑中,即,容易接见了那一位深刻的上帝;说了也是白说,这些胆大的野蛮的混乱不堪的奴才,他们哪能听话的耳朵,也是已被饥饿整挫得发出异样的鸣响,怎会听得见这一个附体的灵魂的劝告呢?在那一隅普众人的病人医院内,医师也因为一己的饥渴,常是截取婴儿出生的胎盘切作碎片的合同着井水蒸煮着吃呢!当,你望着一个群族人,指着饥饿像奄奄一息的病人肉体,同时也遭见一个群族人,个个身着黑色大袍,手持灼热的木十字架,一齐拥进了这一隅普众医院,便会听得那一位一张开嘴巴便散发着婴儿胎盘恶臭味的医师说:“欢迎你们光临,我们这儿只留下麻醉药供给你们。”简短荒谬的、充当着极度紧张的、阴暗的、过去的、习惯的应对病人的,也是郁闷的纠缠不休的面部表情的迟钝,人们,确实坠入一个更为巨大的颠覆的伪造的真实性中——这个至今未被揭发暴露于大白天下的罪证,你,一时对你又爱又恨,一时想捏碎它,撕咬它,咽食它,但又找不到把皮毛剥刮干净的切割口,根本上的苦难无比艰涩的迟疑处,仅是一个姿势的无可奈何而已。
 
  对道德的评判,并非产生生活价值场面的对立。也即是在这一隅普众人的病医院后门的旮旯内,环卫工人在一个大清早打扫到几具血淋淋的死人的头颅,这环卫工人感到恐惧之余便大街小巷呼叫起来:“啊,杀死人了,杀死几个人了啊……!”一个晌午过后,当全体的市民声讨至这一隅病人医院门前,大家方才知道——那是这一隅病人医院的实验室处理实验头颅不慎弃置这里的。如此严肃的话题也是一个莫大的生命探讨课题,一下子也从这里增重增高了苦难的程度,人们啊,你们所谈及的,也是所围观的,灵魂的知觉的也是拖动信仰的神经末梢的用于来报复迟钝的表情微笑的东西,也即是这么简易地任其辩释而过?!而那些是已死亡的人们啊,肉体死去以后,头颅仍还要被切割去做一个活摹本实体课,是死亡的人在死去前,亲手签下遗嘱,愿捐给尸首予以活体实验之用的吗?现代人竟还忍受不住高呼起来:一个国度的态度,竟是如此尊严地、残忍地、友好地、珍贵地对待人死去以后,人的尸首的态度吗?!也即是说:“在一个极度空虚的基督主义的国度,也有人专挑剔着人的死亡的尸首普食。”请暂且也鉴谅我能这样说,在我们共同不可逃避时间的切割线性的这个时代巨大的危险性的极限内,我们期待着这一种完美的服务性应不是和生命的困苦的死亡的罪恶相关的东西,我们尽量宽释胸怀能把这种完美服务性当做平生所遭遇的好奇心,伺候着这个国度,这个繁忙的事务中令人不怎么愉快的态度,也即是,对待这个深刻的良知,我们做得还不够,或,还不够多,我们期待着一个宽容的态度。
 
  噢,近似的节欲的肌体语言,考验了自己,自己的由衷的屈服和难言之隐。我们解剖了一只龟和一只兔子,如此快和慢凭手用力的节奏,同来解剖另一种动物的传种的生殖器,根本不是二码事,由于,过度的疲倦或快乐,以使感官功能坏死。当,所谓企图的“最美”的那个人,完全不在这一知觉的复查当中,我们怀想她,抚触她,同时的,忘掉她,都存在在永不可转化为实用物的不存在的预言的襁褓中,这预言有三种:无由来、判定和丧失。但你从不把握住它的他的生活延线的孤独。这,仍也是颠倒中的被大胆分略为古怪的诗趣味的东西,你从月亮上俯瞰窗台那般,你重秉用自己的容忍迎入了一个古人早已有之的愤慨主力——节欲在野蛮的撕扯下化为一个仅伴同迷信生长的原部族,然后能在老少皆宜的牧歌声中唱出一曲《忏悔的世界》,而这,恰恰也是,你因情欲方才产生饥渴,却始终不敢开口说出这一苦衷,所以,你,得到难以根治的哮喘病,即也顺应了觉醒。哼歌代替了冷淡的也是不被冷淡追根究底的情绪,你,情绪的信徒,在面对生活的冷漠化终结时,化干戈为玉帛,拿咽喉处吐出的痰为琼泉,属于一个可怕的背景的问号,要不,你仅用目光挽住了这一遮蔽的病症的可能性,让——对那些对天主教感冒的人儿,举手表决似的,击拍一下“无盲人节日”的小节拍,知趣地走开。纠结的问题历来则是你从事的事业,竟无第二人能替代了现象学中语言说话的类型作为,无为的解答,说明了困苦永在人间折磨着一心想解脱的又解脱不了的始终把快乐认作是亲友给你奉献一束花的人。
 
  噢,如此的秉性,你在快乐的陷落中,感到是折磨的上升——甚至于情于理、恍若是已把握住一把通往的钥匙,当你听见了近似雁队的啼鸣时,你便失去了一个自重和所想的,如此的二扇门,便洞开在云霞缭绕的空中;开始,你是已知觉到晕眩已化成一种实物,多少焦躁无奈的人,当暂未获得病人医院的麻醉药时,这晕眩可是他挺住病痛难忍的麻醉药啊。对家,对社会闲杂人等的体制内的管制,能仰首迎着曙光,开出一贴晕眩之药,仍也是沁入心脾、大快民心的啊——这“晕眩”之群族,不正是那躲在背后的人,怕市民无端肇事的人,投其所好,所扪心期待的吗?!你的十足愚昧的思想家,社会结构学家,体制内二条规修改者,伸出的青筋突暴的手爪,看来啊,是已化作那一人字阵切开的雁鸟的翅膀,正把苍茫之天切割作一道“能以欲望跟同魂灵奔跑”的全民性动员的超越理事困苦飘散的轨迹,再看啊,那教堂内的着白色褂衫的女唱诗班,也已停止呢喃念句,走出院门,一人随同一人向那无际无边慢慢走去,那些正在波涛拍击中的搭建水泥桥墩的路建筑技术师,也已放下书中的锤把和图纸,跟上女唱诗班的行列,向前、不是向上慢慢地漂浮而去……晕眩的容纳于现实构造的秉性,短促地实现了,这些的,在你的家门前,在广场的四周的,这些为其社会结构牺牲精神意志的栋梁之士,变成奔向晕眩的似要同去检验空想的闲杂人事了——曙色、曙光的挑逗之誌,所有的情绪演绎终老的节欲,你们也一起来吧,一同检验如此的晕眩的本性,是否与你的饥渴的困苦有关了?!你的寻找的活着的理由,你寻找的钥匙的转孔,似沿崖不上的草管与曾经的暴风雨通往一处吗?!
 
  噢,你这精神的奴隶,你已在怀疑,住处和自由的困境的住处,每一个家具都蕴含着曾是多么焦躁激烈地与之世界斗争的一个段落的憩息态度,在此期间,你应要容忍——这一个自己为自己当奴隶的观念,然后,再来敬仰这家内的每一个家具是已被信仰条规打磨光滑的静默式教育;同是高贵的、贵族后裔再流传下来后裔的同于不同种族联媾再生育下的,同是贫贱的、头发散乱、衣不蔽体的似乎已是有近十五代玄孙的,都凭借着这一个自己为自己当奴隶的身份,得到这一个静默式教育的认可,然后,你方才有着理智的语气,宣称自豪的、自己的、牺牲了学识最为奥秘的一部分、精神硬度的确实是属于自我的一部分自信。也是阴暗的,在你的夜晚的从窗台边传来的一小虫的鸣叫,你却怀疑,它们都属于自我自信的一小部分,黑暗中,那位归心似箭的心灵的间谍,自愿去泄密又截取黄金条的双面人,在回家的路上,怀疑了黑暗,即是,他终生要服务的一个国度的态度——愿是二个国度的态度,都为他开绿灯,持捧鲜花,当他,表示静默式的教育时,也是他执决置死回家时,是二个国度的态度,便以此阴暗追踪而至,自由的、奉献的、两难境地;但他自信了这是自己的肉体的放逐,在毫无第二者为他塞进来食物的情形下,似乎仍还是在晕眩之间,接受了家中的那一具具光滑发亮的诱引;是,家的家具的诱引,责询的和值得归来的食物,从前,他到底是泄露了多少秘密的关系一个国度的态度有多大的罪证,方才抵得上它的价值——家的关系,自由的静默式教育,你怀疑上它,贵族的、苦难的、道德的,和不接受道德观评判的自我嘲弄的病人。
 
  泄密仍也是凭空想象的,不是严肃的,一个国度的态度问题——那个人,对自己说什么,和对他人捂耳说什么,这,重要吗?直至此刻,可能的,一个国度的态度的最高机机密,无非也是在那里,堆积的食物量多少的事了;武器,大地的最干净的所在,稀缺的食物,大家都争想着掠取它,然后,再重去掠取其它的,存在于家中的,另一个邻居家中的,哪怕是波涛翻滚的海面,或几天不见一雁队掠过的早晨的空中——那不曾一时半刻显露痕迹的快乐的食物。那么,直接的也是,快乐——使纵欲者多了起来,这些的,不单单是差使肉体的纵欲者,却是差使想象的纵欲者,他们,随意的凭此刚被意愿检验过的资源,充实了一回自我失重的真实性,他们,执意回家时,拿不出一个理由,就说出间谍,二个国度的态度,阴谋的、黑暗的、追踪的、杀害的,凭空的想象来说事,这,随意捏造的纵欲的、快乐的东西,家的、存在的,充满蛊惑的对峙快乐的遗滞物。
 
  看来,一些人的对于隐秘的看管还不够,他们任性到把“赤裸”当作真诚的信仰的一种有迥于情感的无理的无耻的刑期——在天主教那里,这种信仰的无知企求即是远比一个国家的没落更有其罪欲的刑期,在这里,你别要求这些相继即将隐入快乐行列的人会重返那名公务员挥手作揖的台阶上,做疲乏无力的非精神反抗,当我们因为快乐而觉醒,而让种种的“隐秘的情形”悄悄离身远去,这,也是能给一隅期待的感官供出宁静的土壤——在天主教的天空上,曙色永是他的充满血统的传奇色彩,最好的为其生命朝气崇拜他,即是,行为主义的赤裸的信仰为他说一些至少是让短暂的怀疑者们听进紧锁的眉睫内去的话,别让他们一大清早打开窗户,就云里雾里,隐秘的云里雾里,什么都看不懂,不是现在的,必须的,快乐的刺激,生活,真相大白。而天主教徒,却从不在如此清晰的优雅的说话间,来获取一时感官的起源的追究,他们,似乎仍还是以这一隐秘的非精神态度,来怀疑一个国度的态度,即是,施礼多遍的肉体,对于人为的礼教仍拿不准——罪欲,也就是被更多的后来者说出无关信仰痛痒的话,引发了种种不适应独身相处的联想的厌恶。那个躲在背后的人,建筑一座监狱,勾划一张一个国度的态度的蓝图,实质也是一个统治者的工具,也是,这一个罪欲的厌恶的教程式的施洗,放那些寻找食物的人们进来,使它们在一个极限的时空内使他们绝对的自由,可以使他们相互的大声说话,可以在他们的房间的徒壁上挂一幅塞尚的画,一句但丁的诗:“你拥抱了这里,便就拥有了这里的宁静”的诗,还有一本古中国的算卜书《周易全集》,让他们一打开便也就云里雾里的,便也就随同书中的隐秘掐指算卜,死亡的、刑期的、快乐的、亲人的仍保留在家中原处的美酒的坛子,离自己一身尚有多远?这罪欲的怀疑的态度对峙与自己灵魂被知觉的平衡,直至此时,方才失去了自己相信的想象,犹似前面的那知觉之人,和“那个人”,他们仍不完全地相信,旅途中遭遇过的二个村庄,真的存在过,真的——有一个为无收获而庆祝的词,在那一个极其粗俗的底层的平民中存在过,那快乐的感官是已失控到一个个人即可以把妻子赠送给他者去分享行乐;就那么短暂的几分钟,你应要相信了这一个赤裸的信仰的不相信,它,不同于贵族的傲慢的行为的东西,它,就像天色,随时隐散,无所依求。
 
  心灵去关顾的均衡获得的绝对不可能性——另一个个体的心灵同时存在啃食自己周边的肌肉食物,可以说,这方才是一个种族最为内处的凭同罪欲的觉识,一个个人的种族的欲望企图量是已超出一个民族抡起号角般的身体平衡术运动量,至今,各自封塞的感官放弃清晰的说明,所有的目光便都得上遮蔽的癫痫症。每一个人都不是圣人,却,都带着全身的将去接受施洗的罪行,携老带幼,结伴前行,这,就是暂未觉醒的一个国度的态度,接受问题主义者们的怀疑;那些刚对快乐感兴趣的快板书评家,每隔一段时间,每阅动一本书,即先要抹去一本书皮封面的尘埃,再能阅开它,查找一些与此无关的经历等等,快乐似乎不存在他的身体中,却是在已被先人记录的纸皮中,这,快乐,似乎方才更为真实,更为给历史予以真实感,更为长远。他,可以在纸皮上面查阅到与自己相似的对称的快乐,均衡了自己对于原罪欲评说的或只言片语仅对于生活表象不适应的,也,不至于自己流露出对于一个种族的心灵耻辱习性和一个国度的态度的进化运动性的不苟同或不恭,因为,他,整日浸淫在纸皮上面的评论家,仍还是隶属“思想的食物”一种,并不是“肌肉的食物”一种,在这里,暂且关顾起的快乐这一个词的生活的分量,也仅是感兴趣,并不是“迷信”,在那些,因为饥饿而迷信起快乐的人们当中,他,或和他同行,仍还是被这一个非精神力量企图的群族中,被排斥的暂未的“本质溃疡”的一小撮“坏人”,对立的或还构不成侵犯性的,又是怎样带着宽释的目光评判它,这一群族中仍有人,之所以对着那个仅剩下皮包骨的立于台阶上的公务员,喊出:“人,怎能来吃人呢?!”或许的,一个个人完全地均衡不了一个群族的快乐运动的超前量。
 
  在天主教的生活的觉识中以为心灵是最能啃食周边的肌肉食物与现实的一个群族中的个人所意愿的美好评论的向往心灵观,竟是如此的截然不同,不但无法均衡了肉体与罪欲,且也极具萎缩的功能之说——而是我,完全地不苟同这些我即可对稻田里的青蛙、对监狱里的摆满奶瓶和坚硬的面包的那个躲在背后的人,对那些对着春天里袅袅炊烟的蠢蠢欲动的这些清一色的天主教徒,说:天空中,滚动的不是白云,却是影印着“嘲笑”二字。
 
  当然,是的,暂时我们仍未获准随意的随地的去笑蔑任何一个群族中的一个挨饿的人,全部的快乐,仍也没有一个权利,来予以这一种粗俗的,无尊严地同向着另一个人屈膝乞求做出苛刻的批评、批斗的行为——这,我们会二话不说指责这种行为是站在制造极端混乱的恐惧的异己分子那一端;如此的,他或他们,也能凭此厚颜无耻的自认为欲望高尚的举动,瞬间,把生活的美好的心灵观,改变为自鸣得意的青春期的邪教。饥饿,凭什么意志的末梢之力,来向他人乞求近似于心灵啃食的肌肉食物,这饥饿的原生成物涌动的青涩的兴奋的东西,贪婪自私的表现欲,表现者,倾斜向无物可称的天平一边,对持天平的手,到深夜仍未获准“收拾掉天平架,让出一立锥践踏的空地”,未获准这一伪装真实物的虚荣心——噢对,这些快乐的奴隶,这些不适地挑动隐秘的神经的歇斯底里者,无尊严者,暂且是与饮啜快乐感官的矿泉水者,一时,也就成为,把未获准拆走的天平架,误视为行为的践踏者!诗的天平,最后一座心灵与灵魂苟合的医院!
 
  我们必须对咬耳的一句表示赞赏——那是,神来之虚的疼痛!信仰的诸神的食物,由有形显无形的填食的快乐,曾是多么热忱地在你焦灼时给出久未遭遇忘劫的提携,让你双脚伫立于干涩的大地面上方才感到“你曾是伫立于大地的断裂的何处!”原是,除此无声的责问,诸神竟离你自己一句美好的咬耳之语如此之近,以致,我们,同与风尘般的思绪格斗一番后,还是返回至那一句互为敬挽的话上:“那些热爱生活的人是不会被饿死的!”一句话造使了为之向往的迷恋的生活,对,它不偏不离自然左右的生活的宗教,到这里,学会了各自用各自的胸怀内处的热气(尚存于呼吸的气息)说出的话,来挽治,未免也是充当了一下在近死亡不远的充当一回愿望内处的像那追求一代美女风范的虚荣心的食欲,有着这,那贫困,也就攀附上这一时所以全部地敬仰的神圣的一句美好的话意的伟大。至少,当你能把贫困当做一种敬畏时,至少也应知道,除此敬畏之外,那背面的是已少得可怜的一丁点儿对生命呼息的东西,也即是,信仰的热忱的东西,便也就是有教养的,随同你忘我不疲的突出在——不是你最初的敬畏处却是中间的痛恨处;敬畏的,强大的,一个国度的态度,也源自哪里,在你的鞠躬的预料中,仍还全部地减弱了那一种瞬间表示征虐的虚假和对等着强大敌意克制的优势,一句美好的话意背面,堆满渐序显像诸神的食物,这,能帮助我们建立生活德行与秩序的神的食物,确实会让我们困顿于无理由的寻求中时大饱一餐,且触动起这一个战胜危险的感官之力,这就是,对语者通过隐秘的“相反的本性”的获准,也就是,对残弱的虚情假意的模样的嗤之以鼻,这个疗治,自己充满相信心的赞赏的由来。
  (2017年初于天读民居书院)
 
  来源:作者惠赐 编辑:zwf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