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军 ⊙ 杨于军翻译专栏

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杨于军读诗之一六六

◎杨于军



杨于军读诗之一六六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一个初春的午后
 
 芷妍
 
 
午睡醒来
2点半
还是站在初春的门楣
窗外阴沉依旧
几上茶杯,杂志,草稿,琴谱
标本模样
喜欢它们将要苍老的样子
就像钟爱那千年前的句子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杨于军读诗】
 
今天我没有午睡,因为读了芷妍这首《一个初春的午后》。
忍不住立刻翻译。
想着千里之外,有一个人,她也是老师,也常常和孩子们一起。她过着平实沉静的生活。
而且,她还有琴音为伴。多好!
 
我想,在这里,阴沉,并没有忧伤抑郁,只是让人安静。因为阴沉,才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联想。北方的初春大概还是寒意未减。不一定有雪,冷雨是可能的。
 
一个“还是”,一个“依旧”,诗人仿佛一直在自己熟悉的环境,好像她午睡前也曾这样“站在初春的门楣”——这也是我熟悉的心境,熟悉的视角:四季的阴晴雨雪,都只在我的窗外。
 
还有熟悉的旧物,感觉它们总是放在原来的位置,而且已经很久,仿佛已成标本,诗人可以预见它们苍老的样子。或者它们是和诗人一起在苍老——因为感染了彼此的气息。
 
其实推送里有诗人的近照,是清纯秀美的,我所说的苍老也是一种心境。
 
在这样的日常里,前世今生,些许温润,点滴情谊,若有若无的期待和不安,都融化在清茶淡酒里。文字也显得多余。于是想起芷妍的《后退》末句:
 “终究会有一天不会再写这些多余的文字”。
 
 
【杨于军英文翻译】
 
An Early Spring Afternoon
 
Awake in the afternoon
It’s two thirty
Stand again at the door of early spring
Dull clouds still hang in the sky
Cups, magazines, drafts and music score on the teapoy
Resemble samples
I like the look of their aging
The way I like verses a thousand years ago
“It’s about to snow near dark
Would you care for a cup?”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