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 ◎ 70年代出生诗人[青红]危险之约 | 诗歌专题 | 诗生活网
 高处的暗语 ⊙ 贵州诗

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70年代出生诗人[青红]危险之约 (阅读9246次)



青红。女。70年代生于贵州遵义。著有诗集《危险之约》

●这是我内心的旷野

留存着一个夏季的消息
从母亲低落的眼眸我找不出答案
房门深锁窗口紧闭
这个季节以最后的温存同我告别

呼吸着 我重新调整好方向
以另一种姿态出现
我看出更动人的手臂!

在人群里我永远是聪明的
通常扮演一触即发的角色
同时又是看客
身不由已
碎花布裙缀满褐黑的咒语

这个世界没了谁都可继续
并以惊人之美重现往日风采
在你熟悉的身体上
往日的音律以陌生的速度成长
当我的阴影笼罩你

我始终在努力寻找一个最恰当的介入
在长夜 我是顽固的旁观者
而这究竟是谁的夏天
我束手无策
却又坚持不懈

●马桑桥

两个妇女从桥上走过
构成风景
她们要进入各自的城堡
一个叫马桑桥的地方
更接近内心的风暴
“生活平庸,俗不可耐”
桥下河水平静流淌
将往事冲淡
“教室的窗帘从来不关”
后来姐姐对我说
美术老师的画笔下姐姐从来长不大
“我也不知是为什么”
私下里她悄悄告诉我
“一个人走了-----后来”
后来我对姐姐说走了 是一个人
是一个没完没了的话题


●公共澡堂

在此清除的污垢有毒
这是我十岁的观点
十岁的我小巧玲珑
脑袋却格外大

“一开口准没好话”
父亲的判断过早
他那时已从工宣队调往县委
开始发挥他的写作才能
他的文章不错
生活却一团糟
每次回小镇母亲都劝他
去澡堂洗洗
我从窗口看见每一次
父亲总要犹豫一阵

有毒的污垢是洗不干净的!
我爱洗澡是为了目睹
更大范围的肮脏

那么多的污水
那么多的肮脏的身体
相互欣赏
十五岁时我把新的想法告诉了好友
然后我们一起去澡堂
大开眼界但我们却穿着衣裳

二十岁后我不再光顾澡堂
我再不愿意参观别的裸体
更不愿意让自已的裸体进入
不重要的眼睛


●我曾反复梦见

我曾反复梦见
另一张相似的面庞
沉入水中如此安详
在喧哗的人群外我看见
另一个青红 在她身上

一些东西我熟视无睹
另一些与生俱在的
又反复萦绕手的指向
滞留的凝重 凤仙花的血色汁液

显得固执而顽强 仿佛
复活的鬼魅
与微醉的凡身
已阴谋地安排了下一次的约会

夕阳西沉 意外的路人置身其间
有男有女 他们一同掀开天窗
企图揭露未知的一切
“让每一个知情者颤栗”

狂热的迪吧
错觉引发新的灵感
夭亡数年的哥哥正向我致意

因那双埋葬童年的眼睛
我得以指出他慎密的伪装
“无论时光如何流淌,我依然记得
你当初的模样” 我们拥抱

在零乱的回忆中坠落
像入夜的花朵 而母亲欣赏
当我狂奔在回家的路上
她已在梦里度日如年 每一声脚步

都让她心碎 让她恐怖
当我的影子出现
她开始喃喃自语:这世界
已不再带给我们好消息?


●贝壳躺在沙滩

从没这样严肃过
思考一张不够巨大的床
几只不够夸张的蜘蛛枕头
爬在上面时
像两只赌气的贝壳躺在沙滩上
那条绿色床单
你要叠到什么时候呀
我路经一间又一间橱窗
像个真正的主妇
天黑前回到家
跟你一起收拾房间
一起坐在新鲜的餐桌前
啃完一个冷掉的馒头
一只嫩黄瓜和一条咸鱼
对着空水杯发呆
闭上眼醒着
想起一辆陈旧的自行车
不会叫的闹钟和家中
唯一的雨伞
一颗种子与黑色的泥土
一次潮汐与巨大的窗台


● 飞

飞是我的愿望但并非一切
我看见我的时候我还那么小 那么嫩
头上的蝴蝶结让我产生哭的冲动
我在确定飞翔的方向
面向高远的天空

那时我的眼镜让我自卑 我的长裙像我
一样沮丧 站在高楼的阳台上
我的降落伞是半只乒乓球
和毛线做的 我的手臂因此像翅膀
而碎花布长裙上缀满奇怪羽毛

飞呀!降落伞在风中展开
我的眼睛却一直朝向远处
那幢高楼早已拆了
那个想飞的我现在走在大街上
如果有谁认识我

请告诉我:飞翔是一个动作
但它可能影响另一个人的生活

●湖边停下的不是天鹅

湖边停下的不是天鹅
天鹅早已飞走留下的是人
它的翅膀只在梦里扑闪
两个少年躺在月光下
世界已无路可逃
没时间扯掉交缠着手臂的
腥涩水草
那块床单也等不及洗一洗
虽然上面还留着初春的滋味
他们嗅觉灵敏
却发育未全
硕大的头颅瘦小的身子
像两只羸弱而勇敢的小猫
急促的喘息绕过女孩的脊背
掠过一阵凉嗖嗖的风
他们可以一直躺下去
像躺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们的妈妈不会准时催他们早起上学
他不再跟街上别的少年打架
绝不像在那些破碎的晚上
缠住他的不是水草是一个人
这会儿世界捏在手上
他们相互挨着 躺着 抚摸着
一双手被迫湿润
梦被弄得很疼
仿佛一旦放松就会滑落天边
谁想再满世界找?
我要杀了你
女孩终于大叫
得到的却是:
升降还是滑落?
——这样的回音

●一只鸽子飞来

一只鸽子飞来
停在我肩上
遵义路上的我突然让孩子们羡慕
他们的小手扯住我的
碎花布长裙
我的太阳帽也被弄飞
而那只鸽子早已吓跑

遵义路上空飘散的
新鲜橘子腐烂垃圾混合的味道
差点让我昏过去
孩子们早已跑光
小裙子小裤头眨眼间消失得
无影无踪
我站在那儿
朝天空望了又望

●二人世界

你那样冷
打着哆嗦
我却爱上冬天
在你身边我听到风
这是最近的消息
很久了
不再出门
一动不动地呆在家
这方块的水田
我们比青蛙还要警惕
坏了的台灯没有人修
还有拧破的水龙头
水一直流 我在想
什么时候我们也结伴去旅行
像两个和平的朋友
像父母
他们在乡下老家没有电话打
我肯定好多话已在妈妈心里
嚼碎了却难以消化
暗暗诅咒时她感到冷
像我 像我们
蜷缩成那样
还整天咳嗽
这些都不能阻止我
爱着冬天
天一亮我们就出门
你用发抖的声调对我说
"我已经不可能淌成河流"
你的身体越来越冰越来越虚弱
当你全身的力气靠在我肩上
我摸着你宽宽的额头告诉你
美好生活在天亮前会露出它
坚定的脚趾头

●场景

他们在屋子里呆了太长的时间
在温暖的怀里
她想起另一个人
在菜场口幽会
坐车去很远的酒吧里喝酒
她抽了很多烟
回家时嚼了一大把口香糖
让我独自呆一会儿吧
她埋着头对丈夫讲
声音听起来还像个小女孩
躺在床上
她渴望一块青苹果色的被子缓缓地
压下来
像一只茧子完整地裹住她
给她一次蜕变的机会
她想沉睡
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等到醒来后
变成另一只蝴蝶
她喜欢看它飞来飞去
在阳光里
有什么比床轻浮?

-------当她握着丈夫的手
像握着一段正在变老的时光


●让你因遇上我而彻夜不眠

临行前我揣上一把
亮铮铮的钥匙
用于开启别人的门
整个上午他一声不响
把我的心塞进旅行包
我多么熟悉他指间的颤音
我要去旅行
走遍全中国走遍全世界
让神秘异域变得像米粒普遍
让郁金香开遍屋后荒山
一个人打开一扇窗
又悄悄关上
一次旅程刚刚开始就已结束
在我爱不完的飞机面前
我的喜悦最真实
当我们一次次道别后
真想找一个没人的角落
独自呆一会儿
然后像冰
慢慢融化
然后做一个平凡的人

● 欲望

欲望就要贯穿我
整夜失眠的小路
我数了数路边的狗
足尖比它们迈得轻快
像手指落在优雅的琴键
褐色墙壁透出回音

你这个偏执狂
傻瓜 魔鬼的礼物
浑身带着欲望的病菌
蛮荒的腰际缠满红布条
茫然走在朝圣的途中
时光倒过来
流在你热乎乎的赤足旁

我渐渐与火焰拉开距离
在吸烟时思考
不抢别人的话题
嘴唇比钉子还稳
钉在那儿
一点不假

我出生在水里
这是场小小误会
错误发育成反叛的快意
趁别人打盹时
我们开始较劲
你真像只无聊的纸飞机
在我头上苍白地狂轰滥炸

你哪来的勇气
为证明一把断柄的伞
瞧它还硬撑在那里
就快散架

●亲爱的敌人

我让你无比惊讶
每次都爆出些可怕问题
我们站在树下
看着头顶
头顶上是更多的人群
这一次我已束手无策

你已不再对我作任何评介
你爱我别的什么吧
我的蓝脸庞贴近玻璃
一架飞机过于接近人群
惊慌的尖叫中我将自己捏紧
人们涉水而逃
我却在平静等待灾难降临
我总是停留在
一段光阴的差异
当我的碎花布裙新鲜地晃过你
你急促的呼吸汹涌如潮
"反美的女人有根固执的反骨"
而我距离黑夜的华美
还有三分

我们各持已见
在自己的黑夜里完成
焚烧的盛宴
可你离我很近
在不同的场合我们不期而遇
我们站在树下
站在人群里
站在没有背景的虚构中
你都无比惊讶
听不见你的声音
看不见你的表情
可我知道
你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
亲爱的敌人
我要保护你

●诗歌从早晨开始

你因此被我想起
手足冰凉的天使
花中央跳舞的天使
我遇见你
在醒来后的早晨
心照不宣的微笑
是新一天的开始
这屋子我操纵一切
只身一人所向无敌
从眼睛的余光里梦见自己成了一尾鱼
你爱我
从未有过今天的奇遇
为此你得感激上帝
黑夜里最坦诚的孩子
你的体温还留在我的家里
清晨遇到你的时候
面孔上仍刻着我的名字


●画猫的女人

这得追溯一次意外的旅程
迷路的猫看见一张脸
似曾相似的女人
在画一只像它的猫
她似乎并未注意到
这只猫的存在
只是凭借惯常的经验在描画
敏感的猫眼神经质的猫耳
直到一次偶然的相遇
我意外看见
一个长得像猫的女人
在陌生的路上匆匆擦肩而过
稍纵即逝的瞬间
她古怪的眼神
令我不寒而栗
为了不存在的可能
或不可能的存在
我试图忘记
一只猫的命运
因为它的神秘失踪
我得面对另一种现实

●危险之约

我在等你 等你
危险恋人
我在等待你宿命的到来
当你路过
请将苍老的手
和恐怖
放在我冰凉的额头

把我不安的心带走吧
越远越好

●我为你和影子祝福

我的朋友天生爱花
爱烈焰下燃烧的精灵
爱晚风中绝望的凋落
爱陌生窗前的一束
他沉默寡言
埋没终生的赞扬
成为场境中一面最后的旗帜

接踵而至的人群里
他逃不出我的注视
这张天生虚无的面孔
同我的影子相识多年
在黑夜里越陷越深
在冰雹后骤冷的长街一角
他送我一枝凋敝的黑玫瑰
我设想了如此大胆的情节却无从下手
我们的交谈显得单调无聊但不乏姿色
我们举杯
为这一刻梦境的破碎
醉如烂泥

我邀他参观我室内的花草
他神魂颠倒
像一个迷宫中走失的孩子
尽情吮吸幽暗的芬芳

我的朋友天生爱花
他为我的窗棂贴上七朵纸百合
他在冷月下为我跳一支草裙舞
他迷醉的眼神略显孤单
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手握凋敝的黑玫瑰
象一只风中之烛

●我要你醒来

你沉睡在午后的阳光里
这一瞬间时光苍白
一张涂满金色果浆的男人的面庞
在低垂的红色帘布下
散发出烈酒的芬芳

你垂下杂草一样荒凉的乱发
垂下一朵黑色的夏日小花
而夏日已远
我不再看见雨中那只红蜻蜓
快乐地飞舞在红艳的花朵上
你漂浮在一丝微弱的光下
在低缓的漂移中
身体冰凉

我深爱这秋天的安谧
在宁静中抚摸你汹涌的呼吸
唤你醒来
听听海潮的呼啸热烈的喝彩
在我的怀里痛哭像婴孩

你躺下身体象坦开一片肥沃的土地
你隐藏孤寂像隐藏一个秘密


●现场2001

迷狂的风将我带至
背景最轻的漫长一夜
我的整个身体
隐没在母亲宽大上衣影子中的
深藏不露的籽粒
象征一个奇妙的比喻

一朵不真实的狂花
在祖母的咒语中如期开放
不合时宜的 一朵
不再让答谢的人
为她难过
目光被虚妄的想象替代
象那个夜晚
突然熄灭的灯光
终于要到来的唯一时刻
我已冒犯太多的规则

闭上眼
循着你独自站立的方向
以记忆中的声调
向你说出
我再度看到的
风暴和归宿
太多虚妄的梦境
已让我无路可逃
抱紧你
象抱紧一团看不见的空气

●零碎的时光

他到来时我正关上天窗
他吻我假装吻一片空气
一朵挥之不去的花
盛开在黑夜的瓦罐中
一只空空的玻璃杯
我房间的唯一陈设
似乎并不欢迎他的造访
骄傲的头颅高昂在屋子的中央

"不肯散去的幽灵
让我心怀鬼胎正中下怀"
仿佛一切不为人知的隐匿
即将赤裸在他的心房
为此我得小心翼翼
不寻常的经历由此开始
一个影子对另一个影子的追逐
永远没有结局

"谁料今晚是又一个开始"
他天生幽暗的眸子
藏不住一丝惊慌
剧烈的心跳难逃人间
在面朝他的方向我对他一览无余
目光象利箭
直射他的心房

他离开时窗外下着小雨
我看见他优雅的十指依次出场
将魂魄钉在房间的四壁
与零碎的时光合二为一

●这夜晚秘密深藏

这夜晚秘密深藏
房间里四处充满流水的声响
你躺在晃动的夜晚中央
嚼一粒腌过一冬的青果睡去
这时刻我兴奋异常
试图捣碎一颗透明果核
指尖抵达深处
一次小心翼翼的经历
黑暗中一尾鱼游过头顶
一只年老的青蛙在脚趾边歌唱
墙缝间独自生长的马尾草
象我早年夭亡的朋友
以蛇的姿势与我对峙
持久的敌意温情脉脉
"每一个结局都事先写好"
你闭着眼睛说梦活
"诡异是她的惯常伎俩
越来越习惯虚张声势"
白鸟从窗口呼啸而过
飘落的羽毛让我预感一场大雪
一场预感中的大雪
正在覆没我们的床
像身下巨大的白色床单
触手可及

●2002:过程

他被上帝扔在突然的床上
渐渐冷却
那无底的深渊居然冒着热 气
她森然远去
指头含在嘴角
外面又在下雨
她死去的脸贴在墙壁
狐狸尾巴压在枕下
碎镜片上映着生前的痕迹
黑暗里
笑脸盈盈
像每一个开放的器皿
她只是
走出
变换位置 姿势
保持了片刻的矜持
而他们两人却看到彼此的尸体

●苹果

他掏出一只苹果
递给我
我想走
这个时候我的想法比一只熟透的苹果
还要饱满
表情也很凶
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
撞入它
弄疼它
咬碎它
撕裂它
然后狠狠地吞下它
“味道好极了”
这个时候另一个人溜到天台上
和我一样啃得津津有味
时间拖沓得超出一个世纪

●我说的手

手必须坚硬
必须靠近心扉

现在
那被香油熏黄的指头远远地掠过
我的皮肤仍然会尖叫
像小时侯那样

大雨倾盆之夜我攥紧被角等着
对世界的先天好奇
和恐惧 让我相信

手有时是诱人的

它有时又是深刻的 现在
我说的手
正延袭一些模式
正抛弃一些模式
并多了些
母亲永远也学不到的经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