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唐亚平]欲望的挽歌(长诗) (阅读9317次)



唐亚平:女,1962年生。居贵阳。电视制片人。
 
 
欲望的挽歌

(序诗)
 
1
 
一条河流入另一条河
在一页纸上背井离乡
水有独到的地方
像神出鬼没的欲望
像时隐时现的我和你
盲目之水放射着光芒
阅读彼此的波浪
月亮看见月亮
萍水相逢的刀
刃是绝对的平面
悬空之水游刃有余
 
2
 
一滴水投入另一滴水
在投入中背叛
在背叛中投入
彼此成为欲望
彼此成为病毒和药物
彼此成瘾
快乐无悔
 
镜中的露珠日渐失明
眉飞色舞的蝶
毫无梦想的花脸
变态是一种成长的把戏
彼此成为炼狱
蝶与蛹的轮回
生之妖魅
死之妩媚
混淆睡眠与死亡
像一场冷酷的祭奠
身为温床
梦是纯粹的经历
彼此成为无梦的故乡
在不敢哭泣的地方
想象梦中的花朵
含苞欲放
投入镜子的怀抱
被镜子谋杀
那只在家门口打盹的母狗
梦见
儿女们身在异乡
看家的本事没有用处
家已成为生存的野心
 
3
 
天空从体验堕落
与月亮私奔的云
千娇百媚
轻浮是云的天性
悬置的姿态无所适从
云何以怀疑天下的水
像天空怀疑海洋
像身体怀疑欲望
云像堕落的时候
大雨便倾盆而下
成群的水母就翩然而至
以吞噬的方式包容一切
生就还的形体
像雨落于水中
水是如此风趣
喜欢玩匿名的游戏
 
一只和季节妥协的平果
红颜薄命
回忆腐烂的日子
苹果忘了苹果的滋味
水果是一种不确切的身份
貌似一种家居的摆设
没有胃口
每人吃
风不动声色
拒绝可以避免的一切
就是今天了
我和你彼此错过
以后的日子便将错就错
这是最初的神话
遥远的故事
叙述刚刚开始
无法更改的过去
苹果知道自己的谜底
昂贵的谎言
致命的甜蜜
爱比死更酷
欲望是死亡的把戏
晦暗的海
这水又深又浑
被水颠覆的鱼目睹
一滴水剽窃另一滴水
一滴水污染另一滴水
一滴水强奸另一滴水
一滴水毒死另一滴水
吞噬太阳的水
一片虚妄
无聊的把游无聊的诱人
 
4
 
迷失的欲望像一个婴儿
血肉模糊
有人听见哭声
不知在哪里啼哭
在脏透了的地方
一条长白菌的阴沟
一座医院的下水道
和一群古怪的鱼彼此吮吸
彼此寄生
用欲望的筛子筛水
时间抽空了一切
那欲望露出伤口露出白骨
麻木的狞狰
无缘享受痛的福分
欲望的肿瘤
在体内膨胀
不可救药的恶性
一堆粗壮的粪便
被遗弃之后变干
荒芜人烟
通过医生
把自己卖给自己
这是医院的把戏
医生的脸像一张皮影
违背疾病的表情
我叫得声嘶力竭
我听不见自己的叫声
一场皮影戏
没有配音
为了逃避烂熟的地方
自己放逐自己
那只在别人的屋檐下
养尊处优的燕子
丧失了飞翔的欲望和能力
它把自己当人看
 
5
 
欲火中烧的太阳
在天边沉沦
像在自己的灰烬中
安眠的炭火
落日纺织着飘渺的云霞
华丽的丝绸在风中腐朽
血本无归的夜
血本无归的身体
如此细腻的血肉
在欲望中变为野兽
被镜子囚禁
一只自慰的狗
在镜中获得孤独的高潮
舔食咸腥的精液
怀孕的玻璃满腹怪胎
在镜中表演
所有看得见的欲望
腹中的胎儿互相剽窃
剽窃欲望
一个人也可以独自做爱
在身体不能抵达的地方
欲望也不能到达
缺陷使人如此阴险
遗传的咒语致命的荒诞
水与钻石的隐私更像谣传
此时月亮出来
用她的孤独霸占星空
冰会怎样面对过去
回忆的闺阁犹如青楼
撒尿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条从冰箱里拽出的蛇
留下欲望的地址
死亡是一条街一道门牌
 
6
 
那水滴没有落脚之地
那条河没有流向
水背叛了河流
河流背叛了水
堕落与深渊不分彼此
身体向欲望借贷幸福
镜中的尸体债台高筑
 
温暖的夜色在梦中腐败
无数的蛆虫往肉里钻
在狂奔的身上抓住自己
抓住的只是影子
我的手也是你的手
我的胃也许是你的盲肠
我们彼此成为异乡
死是一个节日
爱像一场月蚀
想躲进平常的日子里
想生活在自己的身体里
让欲望拯救生命
让生命拯救欲望
贴身的秋天日渐萧条
此时欲望和身体彼此眷念
快乐像一次寒噤
 
7
 
一个身体投入另一个身体
像一棵树投入另一棵树
视死如归的植物
想开花的时候开花
想结果的时候结果
想落叶的时候落叶
藤本植物乐于命中的纠缠
梦中的枝条轻轻地抽打
镜中的黎明
乱伦的花朵姹紫嫣红
让时间投入自己的怀抱
老是一种权利
时间的权利
我的权利
树的年轮如此美妙
一环套一环
死会解释圆满
上帝的关怀犹如睡眠
梦是幽灵的客栈
不知何时换一次床单
体贴睡眠
化身为零
漫天大雾让上帝迷糊
光穿行在雾中
神不守舍
天空的欲望让人心慌
是欲望驯服身体
是身体驯服欲望
一塌糊涂的季节
水和镜子看得透
摸不透
秋天爬上云的脊背
谁能一会一朵花
开发的暴力
统治天空的鸟
落光了羽毛
是身体背叛了欲望
是欲望背叛了身体
 
8
 
一滴水投入另一滴水
一条河流入另一条河
用水供养水
用身体供养身体
如此纯粹的欲望
让生命丰满明亮
澄清欲望的河流
澄清河流的欲望
通天的快乐透心的凉
 
9
 
一棵树投入另一棵树
一个身体投入另一个身体
像一粒种子投入一片土地
在欲望中沉睡
在欲望中苏醒
和生命一样朴素
和生命一样辉煌
让生命感到自由的欲望
让欲望感到自由的生命
朴素的欲望让生命高贵
只有快乐没有过失
 
一滴水投入另一滴水
一条河流入另一条河
彼此成为欲望
如此纯粹的欲望
在我身上
在你身上
我是你的天堂
你是我的天堂
 
 
2001、3、11至2003、2、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