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塘》诗选(五)

◎空格键






辑五:白日漫长
 
 
 
白日漫长
 
白日漫长
不如数过往车辆
这不是数绵羊
绵羊是虚构之物,数它
是为了睡去
数车辆,数这些
实实在在的铁家伙
是为了不至于
睡去
 
但是不睡白日更漫长
天气更冷
姑娘们不怕冷
雪地上穿裙子
裙子也不怕冷
裙子和姑娘都在恋爱
裙子爱着谁
姑娘们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
这漫长的白日,快要过去了
 
 
五只鸟
 
一只鸟叫麻雀
它飞行在阳光与谷粒之间
一只鸟叫燕子
它敲响了春天的上课铃
一只鸟叫斑鸠
它在雨后第一个发言
一只鸟叫乌鸦
它总是穿一件黑西服在某些诗歌里做客
最后一只鸟它就叫鸟
空气中扇动对称的翅膀
不紧不慢
随意的优美
让我在看见它的同时
看到天空
 
 
筱笋
 
筱笋性急
三天便占满山坡
筱笋胆小
从不敢站在路中央
筱笋是冤枉的
他的脑袋绝不是自己削尖的
筱笋没什么用
除了可以吃
就算吃
也要炒肉
筱笋也能长大
长成细细的竹子
密密的竹丛
都低着头,有时候上面
停一只蝴蝶
他们并不招呼
有时候从里面钻出一条蛇来
他们便一齐欢呼
好像,这蛇是他们
派出去打仗的
 
 
小雨
 
伞是开得正艳的花
女人们格外性感
汽车礼貌地叫着
广告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羞涩了?
七月的小雨
奇迹的小雨
我忽然想起该去买菜了
我乐意在小雨里,在一朵
沁凉沁凉的小火苗里
和生活,空气清新地讨价还价
 
 
一只鸡飞到屋顶上
 
一只鸡飞到屋顶上
屋里的人不知道,屋外的人
抬头望去——
阳光刺目,他们什么也没看到
没看到鸡的爪子几乎抓不住溜滑的瓦片
没看到,鸡张开翅膀
也有一平米的领空
空气凝固着。青翠的树叶子薄薄的
像在等待一个孩子吹响它
但是一个孩子,能吹响什么
破败的屋子是从不吭声的
东墙下的野草,茂盛得好似叹息
却有这一只鸡
飞到了屋顶上,让人
惊奇,然后迷惑,直到它飞下来
要是它不飞下来了呢
 
 
公园里的木椅
 
它旁边是一棵树
以前它们是同一个类
现在不是
现在,一阵风吹来,树可以嬉笑怒骂
它不能
它只能,将关节里的锈铁钉
紧紧咬住
紧紧咬住的,还有我醒来后,恍惚间,忘了带走的
某样东西
 
 
怕月光
 
露水不怕月光,
举着露水的车前草不怕月光。
 
黑色页岩不怕月光,
爬过黑色页岩的乌风蛇不怕月光。
 
唯人类怕月光,唯人类躲在睡梦中,
像爱情匿于印刷体,像检讨书藏在纸篓里——
 
第二天早上,恍惚的脸上,
阳光艰难地活过来。
 
 
那几个骑自行车的人
 
不知道哪里来
不知道会去哪里
他们骑着自行车
在小镇新修的水泥路上
不快不慢
不交谈
几乎毫无声息地过去了
 
一片云过来了
但一片云不足以遮住天空
阳光还在源源不断地
涌向空荡的街道
被那几棵一动不动的树
挥霍着
 
他们不是上班族
上班族傍晚还会经过这里
只是方向相反
他们也不是邮递员
邮递员明天还会经过这里
当然送来的报纸
日期会变
 
那几个骑自行车的人
就这样消失了
连同他们戴的硬邦邦的头盔
和阳光照在上面
发出的刺眼的反光
当时我站在街边
当时我忽然想
追过去
按一按自行车的铃铛
 
 
合影
 
那天我们照了张合影
照片洗出来他们都说这是单人相
我怎么解释呢,我怎么解释才能
让他们相信这是张合影,而又
不伤我旁边这棵树
的自尊?
 
 
乌云
 
我爱这头困兽:
它不在落魄者的内心
它在最高远处
 
将惊恐慢慢熄灭,它抓住
闪电的栅栏;它似乎就要飘出去
又似乎已经完全瘫痪
 
“瞎掉的眼睛,更适合俯视世界”
——我们在一场雨里
找到了它的喘息……
 
 
 
(欲购《耳朵塘》,可加微信:space213)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