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女巫的酒坊

◎呆呆

▍下落不明

◎呆呆



▍下落不明

河边长着几丛蔷薇,一棵刺槐
还有祖母种下的南瓜,藿香和红椒

豌豆花最是忧郁,它在暮春黄昏里嘤嘤地哭
英子长大了。
很细微的骨头架子

云是另一种动物。跟着蚕虫,进出每一间黑屋
小火轮轻易到达对岸
微风里蓄满了亡灵

轻轻一触。湖水就要从屋檐上滚下来,把我们捉回阳间
去还魂。去做回人形


▍消失的味蕾


我们谈到了诗歌,就像把时间架在炭火上烘烤
酒中的月亮。顾不上心碎

愁肠是弹丸是空门
是色胆是断章取义是一人枯坐

万骨繁花
没有谁的月亮,是一枚静物。落在赶路人身上,走得孤绝
免不得些许怀旧些许焦灼些许万物初生误入歧途。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

免不得声色免不得犬马
没有谁的月亮
信马由缰,越过边界去另一个国家酩酊:吾乃狂徒,热爱姑娘和烈酒

热爱舌尖上一切不明之物
月亮。月亮。且珍重,你空有一副花花肠子。惊动了深渊和妄想


▍看不见的月亮


有一年。几个年轻人结伴去山顶看月亮
骑着单车经过田野

暮色温婉。村子如碎叶翻转
轮胎滚过湿泥
--此是天光尽头

青霜。露出银河一部分身子
月亮,是一条大鱼,围着我们。鹿鸣一般呦呦

鹿鸣一般,去捕捉
我们遗落在崖底的回声



▍忽然


星期八。大雪。
糖果店里,忧伤的人双手垂过膝盖
长街已坠入海底
我还是没有地方可以去
只好一次次骗你:树枝上长满深井,手指细的月亮在云里穿梭



▍九行


朋友。并非是我不愿意将月亮指给你看
夜风太凉,街边的人。一不小心就要站上枝头,筛下身体内的雾气

离别太过明亮
抬头时不见布置山水的人。只觉轻舟如箭
万千尺孤独,只等着草叶间一声鹧鸪:黑夜为何嶙峋?

万千个月亮正向此刻奔来
朋友,并非我不愿意,将草色认作群马

今夜,我忙着照应自己,擦拭着头顶圆月
它滚烫,它哽咽。它是一个少年,卷起裤腿淌过漫天星辰



▍杀死月亮


刀。
用淮水炼成。刀背嵌山峰,刀锋入魄
淬草。

噙霜。
背刀的人,面露愁苦。站在茅屋外面忍着口渴;我翻阅书册
一只只禽鸟自指尖惊飞

恰似抽刀时映出梦中的桃枝。一溅恻隐。再溅,荒烟辘辘。亲爱的月亮
并非是我心生绝望

养出这遍地红花无根无叶。如同人类在餐桌上切开你
切开屋脊上隐隐微光
如同空手的风,为摘得一颗孤星攀上悬崖


▍麝月


这一天。
女巫把村子里所有男孩召集到河边
而女人,不论老幼。都必须躲回阴影当中

藏起头发和身体
--这样的平静让人扼腕。尤其是那两棵活着的紫楝,摇摆着走进院子
窗边坐着新娶的姑娘

她。面孔雪白,嘴唇鲜红。无论何种怜爱
都不能把她唤醒
去蓄着浅水的河域,是一片浮萍



▍月亮和我一起坐在屋顶


很难想象
月亮被狗吠缠住
婴儿抽泣。摇动池塘那么大的眼珠

做客的人一个个离开
从云朵里摸到自己的面具

远处。有一座山正在改变航道;被惊飞的魂魄落到树枝
那么冷的火焰。很难想象,这献身中的不舍昼夜

--平原上的镜子
--平原上茫然的绝缘体


▍圆。


把湖水滚上山巅
山涧还在朝云朵伸着舌头

她瞎了眼睛
扯出北风中的棉絮。在解放神社,一个野佛痛苦地抱着泥身

鹭鸶飞起。带出湖底的铁轨
我们远远地看着
庆幸这一切,是盒子里的哑剧。手边的芍药,前年就已道过晚安



▍禾合。短尾巴鱼


从前看过一本书。里面有个少年生了病
躺在床上
一枚叶子就要被秋天遗弃;我的好友正从另一个城市赶来

月亮寂静地飞着
仿佛某个人的宠物。我们坐在柳树下喝酒
树枝上短尾巴鱼数也数不清

电影里的台词多么苍老:天空有缓慢的能力,当它俯身
你需放下河流和地图
我和你。困在铁丝网的窗户里面,背诵白纸上的单词



▍喜。


为什么窗户不是动物。我一转身就抱住了你
为什么小月不是眉毛。我一转身就抱住了你

少年。楚国近在咫尺,你眉心敛着落日一束
你要我穿上苎麻丝衣,黑发垂过膝盖;像湖水一般端坐

为什么我不是水。一转身春夜已融成梨花
月亮也不可能是齿轮,一整夜。摇动着整个星空



▍傩的月亮。

平原上,如果一个哭声找到了你
就要把自己的脸借给一棵植物

让它使用到春天结束;女人们见到豌豆花,油菜和蝴蝶
必须很快喊出以前人的名字

孩子们为了不让自己消失,总是抓着落日和野风
骑在树枝上面。更多的树枝,被灰雀衔去做了月亮上的秒针。我依然还记得

那个死孩子画在土墙上的月亮。
它太饿。太接近荒原的丑,它带来的湖泊,很快就要落到每个人脸上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