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养宗 ⊙ 汤养宗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年8月8首

◎汤养宗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一棵是木棉,另一棵是三角梅》

在诗人与禅师之间,一棵是木棉,另一棵
是三角梅。一个在夜游
另一个正经受风化之苦
顺从于各自的相貌
在两种木质之间,一个被赞美开出了英雄花
另一个拖累于因果,至今仍被追问
哪一朵是叶,哪一朵是花
一个终将人皮披挂到身上,一个正脱去人皮
2018-8-3


《有些鸟没毛的时候就是坏鸟》

刚从鸟蛋钻出来的第二天,它就使劲运作着
把其他还没变成小鸟的鸟蛋
挤出鸟窝,摔碎,不可收拾,永远
成为蛋不是蛋,鸟非鸟
一根毛还没有长出来,一根毛也没有
但它用背顶,用屁股拱,用翅膀夹
再用腿蹬,那果决,不计过后的荒凉
世界是蛋变出来的,有你没我,也缘于
要不要让某个蛋,彻底滚蛋
它要的是,把分配性经济变成私有的口粮
变窄小的窝为个人的天堂
这理由,来自比别人早生了一天
更大的优势是,已经住在皮肤里
而别人还住在蛋壳中
破了壳之后,才知道谁是坏蛋
有些鸟没长毛就是坏鸟,在蛋壳里就有坏心眼
2018-8-3


《身上有一些地名又在走动》

又有一些地名在身上走动。把这个村庄
叫作另一个居所
早些年隔江而治的,现在已另有新主
我是自己的一本糊涂账,涂改,取代,相互间
篡位,或迁徙的人总是南辕北辙,不能自己
越走越远的不安者
是我身体的异乡人,经历了甲壳虫般的一生
想回到故国,已找不到旧山河,有时大呼命苦
放火烧山也认不出迷失中的草径
2018-8-6


《底牌》

害怕那个手势,也害怕那个瞬间
手一翻,便翻出了你的底牌
在宋朝下了一场唐代的雨,合欢树
本按你情我愿的姿势长,到时候又连根拔掉
有人在翻书查词,从定心丸
翻到定海神针或国之重器
最后的出手总是要让神仙尖叫
一错再错的人,看来并不是故意犯错的人
只要留一张底牌
风云会被我们再推延一段,可是
它现在依然一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的样子
2018-8-18


《东吾洋》

东吾洋是一片海。内陆海。我家乡的海
依靠东吾洋活着的人,表里如一。围着这面海
居住,连同岸边的蚂蚁也是,榕树也是
众多入海的溪流也是
各家各户的门都爱朝着海面打开
好像是,每说一句话,大海就会应答
像枕边的人,同桌吃饭的人,知道底细的人
表里如一的还有海底的鱼,海暴来时
会叫几声苦,更多的时候
月光下相互说故事,说空空荡荡的洋面
下面有最霸道的鱼,也有小虾苗
生死都由一个至高的神看管着。在海里
谁都不会迷路,迷路就是上岸
上苍只给东吾洋一种赞许:岸上都是好人
水里都是好鱼。其余的
大潮小潮,像我的心事,表里如一,享有好主张
2018-8-20


《目送》

一想到有一天我终于被一句话道破,朋友们
大多数已不在人世,没有谁管着谁
我看见了自己。同时也是
被目送。形单,影吊,一路孤清地
走向自己的旧山河
像一个传说,一步一个脚印
收拾起结局。也被人说,看呀,这就是
曾经的那个传说,好看的前头
绝没有想到现在的收尾。单程。不再有
回头路。谁也救不了。光辉看过去
尽是灰烬。并已认定。笃信。决然。
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
站在那里,怀抱着小谢意,告诉自己
不用急。随它去。西山暗掉的
在东方又是老风景。像儿子。更像是有歉意的
故交。说耽误了你的许多时间
2018-8-23


《天边》

总是信以为真的认定有一个天边在等我去践踏
白云飞到那里后便无法再飞
我被号召,去撞南墙。或者
不到黄河心不死。念想那双快脚
世上人都叫它草上飞。
就为了这一说:天边
南北方都在修路。河上有桥。汗血马在流血汗
我表达的,总被人叫作执拗与偏见
死在半路的,命名壮志未酬。被野草收留
2018-8-28


《逃亡》

终于,要去另一颗星球逃亡。纸已翻到
最后一张。这艘船,靠向了
另一艘陌生的船。大限已到
必须从自己的甲板,逃往别人的甲板
清仓,放弃,砍断时间的
最后一根缆绳。我们
终于无家可归。并再也不用
回来。世界终于明白,什么叫关闭
以彻底的出走,说诀别。
我留了下来。向渐行渐远的你
报以最后一眼无限的依恋与不舍
平安啊,崭新的星球
祝福啊,陈旧的你们
最后的我,抱住这颗老星球,抱住这旧爱
记起一本书的第7页写到:时间里的事情
这个人已得到了的全部。善始善终
2018-8-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