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诗七首(收入《2017-2018奔腾诗歌年鉴》)

◎余笑忠



       废物论

 

我弯腰查看一大片艾蒿

从离屋舍之近来看,应该是

某人种植的,而非野生

药用价值使它走俏

艾蒿的味道是苦的,鸡鸭不会啄它

牛羊不会啃它

 

站起身来,眼前是竹林和杂树

一棵高大的樟树已经死了

在万木争荣的春天,它的死

倍加醒目

在一簇簇伏地而生的艾蒿旁

它的死

似乎带着庄子的苦笑

但即便它死了,也没有人把它砍倒

仿佛正是这醒目的死,这入定

这废物,获得了审视的目光

2017.4.5

 

 

      

 

在九宫山无量寿佛寺,我看到僧人种的莴苣

也是清瘦的

然后目睹一阵大雾弥漫于山腰,如此逼真,如此虚幻

在寺庙、清瘦的莴苣与夸张的云雾之间

有何因果?为何

这场景一直历历在目?十年了

目睹过多少风起云涌,多少荣枯,多少大兴土木与毁损

我并未遗失什么,并未礼佛,也不曾

许下什么愿望,在九宫山

也许那云雾是迷障,也许那莴苣

瘦得足可以上天堂

像虚弱的病人,更容易

灵魂出窍……因而提前目睹了

自己的晚景,如此虚幻,如此逼真

2017.8.11

 

 

       我们叫它……

 

我们叫它引擎盖,其实它罩着的不止引擎

我们叫它后备箱,它偶尔很满,其实多数时候

空空荡荡

我们叫它赛车

牧人说,赛马前马匹要有适度的饥饿

适度的饥饿也许同样适合赛车手

我们叫它过山车

它同时是一个形容词

伴有大幅振荡带来的尖叫

而面对一辆散架的车

我们只能叫它一堆废铁

它同时也是一个形容词

带有滂沱大雨中铁皮的喧响

以及炎炎烈日下野猫野狗的屎溺

从当道沦为在野,它以绊倒某人

磕破其皮肉

要我们称它为:铁骨

2018.3.30

 

 

       当有人说起……

 

当有人说起梦见我白发苍苍

我感到幸运

仿佛那是真的:我能活到白发苍苍

哪怕这只是他人偶然的一个梦

哪怕事实上,我已接近

白发苍苍,这也意味着

我将提前出现在晚景里

也因此而注定,将提前获得一种风格

但省略了其中必经的不幸

因为晚期风格,我的话语更有份量

那该多么幸运

但所有的白鸟都在嘲笑我

甚至死灰也不例外

好吧,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至少我已懂得哀矜,认定

它是一种白色

2018.4.5

 

 

       白纸与骨头

 

将一张纸对折,对折,再对折

如此重复……直到它

放弃了面貌而获得了体积

放弃了书写的可能而获得了厚度

再往那里钉上

一颗钉子,以确认

它出人意料的承受力

 

对于火舌来说,它的承受力

几乎为零

 

我到了需要滋补的年龄

骨头日渐被侵蚀

畏寒,尿频

我本可以是天真而沉静的人

但天真有如假发,那里冒出了虱子

而沉静有如盲童,总是比欢呼迟缓

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口吃

 

但也有可能

是落在闪电之后的

一阵雷鸣

2018.2.27

 

 

       哦,乖

 

有时我们从梦中突然惊醒

像碰到了烫手的东西

有时我们在梦中短暂拥有的

像窃取的某样东西

而我们不复拥有的

像一只狗向你跑来

打听它的兄弟姐妹

或它们的

葬身之地

2017.11.16

 

 

       没有……     

 

公仆意味着:没有人赞成

轮胎过度膨胀

 

价值意味着:没有人会把纸币

投进许愿池,哪怕是小额纸币

 

论及真诚,没有人比得过疯子

不过问题是,两个疯子

常常会闹得不可开交

 

论及无情,没有哪个屠夫

会对任何一头

待宰的牲畜另眼相待

 

贿赂:亡灵也有撒娇的时候

没有谁在痛失亲人之后

不会受点皮肉之苦。讨好它吧

 

追悔:鸟儿群集于电线上

一只飞走了,没有任何一只

会留下来

 

虚无:远山与天际相连

永久隐身的人没有消失,只是属于

不可触及的高远之乡。因而

 

梦想是:星星

貌似在谈论我们,但没有人

能把它们纳入自己的账单

2017.1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