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只眼睛

◎还叫悟空

修女的蚂蚱

◎还叫悟空



◎修女的蚂蚱  
 
回宿舍的路上,一只蚂蚱蹦到了阿依莎的裙子上。  
她脱衣服时,才发现了它。  
“额,这小东西。”  
她捉住它,放进一个空药瓶里,旋上盖儿。  
第二天早上,“呀,还活着呢。”  
她用草棍拨弄它,  
它抗拒的样子,  
让她“咯咯”笑起来。  
她投进去草叶、面包屑。  
她把它养了起来。  
个把月后,  
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来了。  
而它还活着呢,  
只是略略瘦了些。  
早上醒来,阿依莎用草棍拨弄它,  
它抗拒的样子,依旧让她“咯咯”笑起来—— 
 
 
◎中央大街的演讲  
 
中央大街的小广场上,安德烈站在一条凳子上,  
一群人围绕着他。  
他讲得很激动,  
他们听得很专注。  
忽然,一个雪球飞了过来,  
正中安德烈脸上。  
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哄笑声中,他爬起来,  
重新站在凳子上。  
但是,已经有人不相信他了,开始转身离去。  

 
◎近卫军临刑的前夜  
 
浑身缠满绷带的男人,躺在门板上;一群披斗蓬的人,举着门板,缓步而行  
一条街又一条街,他们几乎走遍了这座城市  
一个孩子整个晚上,始终跟着他们,有时也加入其中  
 
天蒙蒙亮了。门板上的人一点一点升腾起来  
披斗蓬的人化成一群狐狸,消失在城外  
孩子一个人回家,睡了一天。在梦中,她又补充了雾,以及在雾中隐现的星

 
◎房客
 
客厅的一角堆着十几个啤酒瓶,主卧室床上
扔着几件女人的旧衣服
墙上贴一张招贴画
金发男人搂着牛仔女郎
站在马厩前
副卧室地板上有两只拖鞋
一个水杯
一个避孕套的外包装
根据以上事实
可以推定
上一期房客至少是两个人
而且有男有女
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太好说
安娜搬过来之前
赫尔门多已经把前述的一切
清理得干干净净
还找人把墙刷成了荧白色
但在其后的日子里
他总感觉
那陌生的男人或女人
还赖着没走
总是在不经意间
以各种方式参与他们的生活
比如今天早上
安娜就突然冒出来一句
下班后
快点回来搞我
这样淫荡的话,她以前可是从没有说出过口

 
◎夏日时光
 
十二点她发来信息,早上好!再无下文
不知道这信息
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
(宾馆的床上
餐桌前
某条马路上广告牌的阴影里)
如果在床上
她应该刚刚伸了个懒腰
又扭了一下脖子
如果在餐桌前
她应该刚喝完一口汤
用餐巾擦了一下嘴角
如果在马路上
她应该是打着一把遮阳伞
在等什么人
在八月
在格拉纳达街头
总能碰到这样的女孩子
在刺眼的阳光里
在墨镜后面,向你投来毫无意义的一瞥

 
◎太阳照在苹果塔上
 
把一个苹果撂在另一个苹果上,三四个苹果撂在一起,苹果塔就倒了。 
早上起来,阿辽沙一直在干这事儿。 
倒了,再撂。撂了,再倒。 
最后,他沮丧地哭起来。 
他抽搭抽搭地下了床, 
趿上鞋子,经过客厅,父母的卧室,走廊,来到厨房。 
他拿了把水果刀,又回到床上。 
他把苹果切成了一个个方块, 
他把它们都撂了起来。 
他弄了一床苹果皮。 
现在阿辽沙又从床上下来,趿着鞋,提着刀,他在寻找下一个苹果。

 
◎夏日海滨
 
彼得罗夫娜在沙滩上跑来跑去 
伸着鼻子到处嗅 
一个络腮胡子踢了它一脚 
防波堤外 
海浪一波波涌来 
把浪花摔碎后 
又退了回去 
穿得很少的男女 
横七竖八地躺着 
有的还抱在一起 
几艘货船正远远地驶来 
海鸥上下翻飞 
阳光在狗尾巴上 
跳呀跳的,跳呀跳的 
忽然间就停住了 
彼得罗夫娜大叫不止 
有人围拢过去 
一个女人喊道 
天呐,它刨出了一只女人的脚! 

 
◎钟表匠胡安 
 
胡安想回头看看,但脖子不听使唤 
他给耳朵上满弦 
这下好了 
360度没有什么能瞒住他 
胡安想出去走走 
但腿脚不听使唤 
他给膝盖上满弦 
这下好了 
他走着走着就跑起来了 
跑着跑着就飞起来了 
直至冲出大气层
在白马星系
他碰到一个打瞌睡的宇航员
胡安推了推他 
他眼皮也没抬 
胡安拧紧他的胳膊,也上了个满弦 

 
◎一只叫丽娜的蝉
 
卡洛斯缩着脖子,并拢手脚 
努力从蝉蜕里挤出去 
每次快要成功的时候 
丽娜都会抓住他的脚踝 
用力把他扯回来 
他“知了,知了”地骂 
她好像完全听不见 
他用口器刺 
她好像完全没有知觉 
最后卡洛斯放弃了 
他挣扎着着坐起来 
丽娜已不知去向 
但她的裙子,内裤还在 
“噢,自私的女人 
她自己倒先变了” 
卡洛斯一边唠叨 
一边探出脚,找寻他的拖鞋 

 
◎胡里娅.古其特 
 
她把脚从凉鞋里抽出来,搁在桌沿上 
桌子尽头 
是漫长的山坡 
山坡尽头 
是博斯普鲁斯海峡 
她叉开脚趾 
透过每一个缝隙 
也能看见 
闪闪的波光 
海峡对面 
还是她的国家 
高低错落的房子 
断断 
续续的街道 
越来越低的云朵,越来越亮的月牙儿

 
◎小镇黄昏
 
银色的小飞机拖着浓烟,擦着小教堂的尖顶,摇摇晃晃飞了过去
利奥咖啡馆的客人挤在窗口
瞪大了眼睛
开着窗子做爱的男女
停止了动作
巡逻的警察收住了脚步
面包房的老家伙
一边擦手
 
一边大声嚷嚷,看呐,开飞机的是个小娘们,这下她可活不成了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