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拔山兮剥葡萄

◎郑良晴




力拔山兮剥葡萄

微乎微乎!耔浆爆裂天机
紫微女剥落腹中淫梦,自旋铜色山顶
自旋埋葬你半生的琉璃土,鲜美菌子汤,木屑煮沸的铠甲
就让我喝下你存入时光凹陷的声色
围地之鹤永不能踏出的太虚。

2018.8.20




轸宿是战车

镜子就在面前,敌人的头颅就是我,正午降生的肺
从不柔软,只唤醒隧道,乌鸦于长蛇。
镜子就在面前,敌人的头颅就是我
凶猛平均肉体之后,唱出的白羊,与夜莺。

2018.6.19




占何怪

“那不是我。”是腾蛇挤进万物
在一团漆黑与猪羊犬首中,久埋金银
久埋你,似醉微垂的眼睛
赐予我,至淫之命的风轮
永不能逃脱
那个死于一九八九的女人。

2018.6.20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