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灌浆

◎阳阳



屋后的山坡
菜地缺水背光
杂草、老鼠、毒蛇共居
天堂里阴风呼号,似乎冬天
到了人间
南瓜遍体鳞伤,最终夭死于花下
只有灌浆的玉米把住洞口
绿马横刀践行着开荒者的梦想
秋天,一行白鹭立志麻雀开道

下一个陡坡,右拐
再下一个陡坡
白露怀抱砾石硌脚
需要吟唱的人到达水边
他敞开一座石山的胸毛穿入水中
第一滴汗洗出坚硬的盐
第二滴灌浆的水有着血液的浓度
第三滴,阳光的鳞片如金色的菜籽
秋天的原味
弥漫了两岸的屋顶与树梢
满世界的爱抛给他一个问题——
是否要水流慢下来,慢下来
2018、9、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