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风 ⊙ 纸上的家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格式错乱,该专栏关闭

◎可风



可风你好
  这已经是你第三次发这样格式错乱的帖子了。我们通过你在资料里留的邮箱多次联系你,未获回应。第二次发这种格式错乱帖子后我们短暂关闭你的专栏,期望你能联系我们。但是也没有回应。我们只能通过这种公开信的方式通知你。
  虽然原则上我们不干涉作者如何使用专栏,但是专栏文章会自动推送到诗生活网首页,专栏的脸面,也就是诗生活的脸面。保证专栏文章的格式正常,这是一个起码要求。即使这个是你特意选择的诗歌格式,在我们发出疑问质询时,也应该告知我们。毕竟我们维护这个平台也是要花时间花精力的,不说要求作者感谢我们,至少也希望能获得起码的尊重。
  鉴于此,你的专栏即日起取消发帖权限。但你仍可以登陆专栏对已有文章进行编辑。你看到后可以删除这个通知,选择保留或者不保留你的专栏文章内容。
雷索
诗生活网
2018年9月8日




孤峰 多么孤立,直插云天。 像听诊器,在倾听天庭的搏动,和不安。 仿佛得到了什么暗示。 蓝,虚幻的蓝,透彻的蓝,清晰的蓝,就在身边环绕。云,是颂词,也是流传的歌谣,相厮相守。 仰望,有垂挂的标语。 或者生有不知名的树木,维护最高的秩序。 守望 秋来,夏离开,没有人预言守望的幻影。 更多的生长仍在原地。 风在吹,吹到哪就给哪着色,青变黄,涩变甘,到处是金山银山。 许多人围坐,谈天说地,收成是主题,风调雨顺是底线,娱乐是生活的涟漪。 乡村就是乡村,夜里总有虫鸣喧唱。城市总归是城市,忽略了时间,到处都是不暗的都市。城乡之间,界限不明,并非始终。 一切都不对称,守望的点,却根植那,毫不动摇。 照片 是我吗?我确认了一下,是我。 年轻时的我,真年轻。时间,倒计时走。天空的鸟雀,也倒着飞。白云,逆风漂浮。 永恒的微笑,天真的笑颜,像一个音符定格。不可称,不可测,最初的信仰,价值连城。 无法兑现承诺。关于历史的流变,关于风的碎片。 一直不敢照镜子了,和照片对比,简直判若两人。 那是暗记,有锈蚀,和笔下的万物,有散乱的步伐和漫长的距离。 七月十五 这个日子,有点伤感,一些我失去的亲人,会依次来到我的梦中,同我聊天。 我们各说各的,有时候像是争吵,又像是自言自语。无法融合。 多年了,记忆还在。阴阳相隔,思念还在。 我准备了酒,敬天敬地,喝吧,我们一起回到了过往的时光。 我烧点纸钱,我是个纯洁的人。 悄悄哭,悄悄诉说,面对亲人,我心生愧疚。 雨落了,催促我,重新上路。 影子 有影子,必然有光。彼此相依,彼此参照。 模糊就好,碎也行,在地上匍匐,静止或前行。 白天有太阳,夜晚有月亮,影子有夙愿,相互厮缠,不远游。 道路一旦有水,影子就会折陷进去,就会变散,就会繁衍。 背对光,我发现我的影子高大。光在头顶,我的影子就在脚下,和我无缝相接,影子替我行走,存在。 我脱下外衣,影子苗条了许多,风细细吹拂。 处暑 在江之北,以后的日子变得不再燥,不再闷。 在十字路口,处暑就像鸣笛。 在时间的缝隙里穿插,天更高了,更蓝了。风成为了一剂良药,治愈了田野里的迂回,虫鸣,滞涨,甚至灰烬。 一些秘密被破解了,一些旧事物却仿佛暗示着什么。 把衣柜打开,分拣出一些阴影,暗纹,或者拿出去晒一晒,请阳光进来,杀死一团团忧郁和孤单。 无需仪式,秋天就要来了,它和成熟是同一个色调。 有点透明,有点哲学的味道,有点像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