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专栏 ⊙ 三少女颂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年8月金山反诗歌作品

◎金山



20188月金山反诗歌作品

《小景》

孩子
在家里练习钢琴
弹了一遍又一遍
弹最后一遍的时候
她给大人说
你给我检查一下
大人不懂五线谱
孩子说,就做个样子吧
大人一本正经听着
一本正经想着
最后一本正经地说很好
这多像我们这个会议国
那些个大大小小
一本正经的
参会者

2018/08/04

《八一》

七一那天
我忘记国仇家恨
写了两个日本人
两个对公权力说不的
文学艺术家,把一个敬礼
隔洋给了他们
八一到了
写下一点什么呢
想来想去
没有什么好写的
哦哦,那就写一写
朱德的扁担
是如何神奇地
变成林彪扁担的
也许会有点意思

2018/08/01

《事件之二》

他打电话的
声音有些颤抖
说想把父母留下的
家里唯一的住所老屋卖了
再把老婆
这年养的三头肥猪八只山羊
凑上,筹足书号费
把这十年熬出的一本诗集出了
我听了心一紧
马上劝阻说,你再考虑考虑
和老婆也好好商量
他语意坚决
说主意已定,义无反顾
不怕老婆上吊跳河喝农药
听到这里,再无法挺住
自己每天在做着这等谋财害命的
事情,摔了电话
一屁股坐下
半天没有动弹

2018/08/05

《肉骨头花纹》

忠心阿黄
赏得一个新食盆
每次狂吃完饭食
总赖着不走
爪子撑着盆沿
舌头伸得老长
贴盆底舔了又舔
主人一见噗嗤笑了
这傻小子
那是肉骨头花纹

2018/08/09

《误会》

是伯喜躲在窗下
叫的我,半大小子们
一哄而走,去村子前头的
顿河淴冷浴,偏那次
我淹了水,一伙人手忙脚乱
把喝了一肚子水的城里娃拖上岸
这事在乡里乡亲间传开了
龙须老头说,你天上的
爷爷护着你呢
妈妈见了伯喜,劈头就骂
只有我心里明白
是伯喜潜水过来拖脚救了我
也就在那个暑假那几天
我在水里,身子浮起来了
学会了
这叫做游泳的人生本事

2018/08/10

《我坚持写诗》

这微弱的光亮
不能完全穿透黑夜
但至少可以
警告面对的黑色野兽
这里有一束光在
有一个人在

《维·苏·奈保尔》

我注意并渐渐喜欢上
这个老头
有些时日了
记得上世纪90年代末
初读他的《米格尔大街》,刚刚读完
开篇“博加特”章节,就为他行文的
直接利落打动,随即在这篇目的下方
用炭画笔重重打了一个大大的钩形记号
(我读书喜欢用这种笔涂涂画画)
他的自由撰稿人身份
他曾在世界各地广泛游历
他文字里这辛酸这凄凉这无可奈何
都为我着迷
而令我最为喜爱的,是他的
直来直去直言不讳(“出位”言论)
这直接来自一个独立作家的境界和品格
也直接决定了他文字的品位和走向
他底层他黑暗他贫困他痛苦
他渴望性爱又无法正常得到,于是他不断地
失身于莺莺燕燕们(呵呵)
就在他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再次大谈自己的
召妓经历,感激这些女人
感激她们给予的生活机遇,给予的慰藉
他的嫖妓记录,从1967年的《小丑》
2001年的《半生》,穿越了他大半个人生
难怪有人说这老奈,在伦敦那楼上房间里
那裸露的灯泡下,那地板,那垫着的报纸,那床垫
和妓女做爱的那一幕
他一次次加工推衍演绎,他要取尽
这一场景所蕴涵的全部意义,才肯将它放弃
够了够了,这老头就是一个顽童,可爱极了
一个作家处世为人说话
真实直接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这个对中国当代的那些瞒骗文学,恨得牙根痒痒
直想扑上去咬上几口的小屁民
我要向这老奈致敬,抱他一抱,龇着牙齿,亲上一口,再亲上一口

《写诗之勇》

在外面吃了点饭
马上码字:
我又大醉了一次。
几个朋友逛街
又手痒分行:
我给自己女朋友
买了一条漂亮的丝巾。
我可不敢这样干
朋友说:那你就写
顺手牵羊顺点别人的东西。
拜托,个人名声大如天
况我朋友圈里
埋伏着我直系亲属旁系亲属
一大群
打死我,我也不能在他们面前
黑了自己
亮了诗歌

2018/08/14

《巡塘古镇》

朋友叫了
去看巡塘古镇
几百公尺古街
古式古色,店铺林立
茶楼酒肆书院戏台钱庄缝衣铺
都是过去的模样
当地的李老师赶来陪我们
说幸亏改造这个地块的
崔头去了趟欧洲
那边的小城小镇太有特色啦
比我们的特色还特色
马上打听,知道有这么一段
拆剩下来的村街
于是大笔一挥,保留
且根据地域古归属
定名为巡塘古镇

2018/08/16

《蟠桃会》

泥塑蟠桃会
据说是地方官员
送给慈禧太后的寿礼
两个艺人忙乎大半年
为防万一,做了一模一样的
两件,如今入宫的那件
已经不知所终,留下的这件
几经辗转,保存完好
神仙一众24
前后上下分了好几层
紧紧围绕核心王母娘娘
时光流过上百年,依然
个个表情生动,宛若初见
博物馆观众一众上百人
围观灯光辉映里的庆生会
庆幸自己一饱了
慈禧太后一样的眼福

2018/08/20

《又害结巴》

小教室大教室
上大课的阶梯教室
最近都安了摄像头
结巴好了好多年的李小胆老师
又开始害结巴了
没办法,有时结巴得
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就拱拱手,读起了讲稿
讲稿不经读
一下就读完了
小胆老师说,好同学们
那你们就自—自—自修吧
这话没说完,又插了补充道
是自—自我—修—修养的

不是过去老批判的
—修正—主—主义的


2018/08/21

《一条步行道的正常生成》

几经拖延
几经折腾
这条步行小路总算铺好
底下是石子黄沙泥土
表面是青色地砖
再经几次大雨瓢泼
再经几次烈日暴晒
地基自会自由自然沉降
步行脚板轻轻敲打
为这路面做最好的保养
自行单车可以有
摩托最好绕道
最可恼可气的是蛮不讲理的铁甲
属于占领式闯入式统治式的碾压
小路一遭碾压
就像小老百姓的生活遭遇强制干预
好好一条路好好一种生活
也就毁了

2018/08/22

《黎明》

突然
枪声大作
昏睡的人一阵惊慌
那个早起的人
听清楚了
哦,原来是送葬的
开路鞭炮

《合影》

睁大眼睛
激灵耳朵
每个影子
都慌忙抹了突出剂
对着黑糊糊的镜头叫着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没有赶到的影子
反而不慌不忙
大概是
想到了神奇的PS

《报告》

微微抬起眼睛
把底下观众
赶得一个不剩
舌头吐出的
一只只大手
抓住的
只是一个个
惊慌失措的背影

《一天写诗100首》

A
医生医生
这家伙
泌尿系统
肯定出了毛病
B
平常一天
拉屎撒尿
也就
一次大便
十次小便

《标语》

看见
红底黄字
标示的内容
我就知道
哪儿
出了问题

2018/08/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