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8年8月)之六 ◎伊沙



《有趣的灵魂》

他们跟着王尔德
感叹有趣的灵魂太少
一定是没有读过我的诗

《对话》

"为什么大字
练得越来越少?"
"大字是共和国里的
展览字——是表演"



《机器龟》

扫地机器龟
不见工作
各屋遍寻
最终在电子秤上
发现了它
"你也减肥吗?"
"我被卡住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父母总是感觉
孩子还没有做好准备
便走向生活了
其实明知道准备了没用
一切都是被逼会的
但还是会瞎操心
母亲还会抹眼泪



《说法》

他们先听说
伊沙是魔鬼
并愿意相信
然后发现
伊沙朋友挺多
于是便说:
"伊沙敌人多
朋友也多"


《看亚运会》

日本国歌似哀乐
永远不敢小看它


《国歌》

老强国的国歌在抒情
老弱国的国歌是战歌



《游泳比赛史上
事实的诗意》

起初大家
都是穿着人皮游
(女选手穿着布片游)
后来有个
聪明的澳洲人
穿上鲨鱼皮游
成了泳霸
大家纷纷效仿
都穿鲨鱼皮游
各项纪录纷纷告破
再后来不知为什么
国际泳联一声令下
"不许穿鲨鱼皮!"
大家只好
又穿回人皮
(女选手又穿回布片)



《对话》

"把一句话拆开来分成两行
就成了诗?"
"你长了两条腿就算个人?"


《现象》

《新世纪诗典》有气场
传播力强
有些没推荐几次的诗人
已经名气见长了
于是便有不怀好意者
挑拨他(她)道:
"你被推荐少了"



《评价》

对同一个诗人
我听到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
甲:"某某某诗就不要提了
编诗还可以"
乙:"某某某诗编得太烂
好在还写过几首好诗"
我认识某某某
据我所知
他是个完美主义者
最大的特点
就是认为自己没毛病



《书观》

在书法上
我就是一个
开宗明义的复古主义者
(面对所有博物馆艺术
都是如此)
回到民国
与古人为伍



《再亵渎一遍又何妨》

兰州的黄河叫人恶心
再正宗的拉面
也难以下咽


《季节》

姓夏的
在雨中
洗了个澡
就变成
姓秋的了



《习书》

习书四载
不走弯路
是不可能的
但即使弯路
也磨炼了心性
锻炼了腕力



《吃亏是福》

最近我上层次了
吃亏便多起来
一次买早点
少给一个油糕
一次买早点
少给一个包子
一次吃烤肉
叫了一个炒米饭
叫了十次没上来
世界欺负老实人
你上层次了
它可没有




《正常的一幕》

亚运会游泳比赛
中国选手获得冠军
在水池中得到
获得亚军的日本选手
笑脸相迎的热烈祝贺
以及获得季军的
队友的冷漠处之



《这也不是禅诗》

愿故人安好
不是佛心
而是人心



《秋虫赋》

秋虫声声
蟋蟀入家
并不是什么
新鲜事
但自有家以来
也才三次



《老底》

习书时
忽然想起
三年前
在中学同学群里
带头黑我书法者
当年上学时
曾被语文老师
当面虐过:
"你的字
就像苍蝇
落进墨水瓶
又飞起来
落在纸上!"

《诗的构成》

阳光
照在地板上
——这不是诗

阳光
照在地板上
的书法上
——这还不是诗

但吊诡的是
越外行者
越认为是
真正的诗来了
事实的诗意来了
他们反倒认为
不是了——

阳光
照在地板上
照在地板上的
书法上
让我拍出的照片
好看了一点



《女诗痴》

连一个花痴般的
女诗痴都知道
公开转发他人诗
秘密存读我的诗
如果不是她
弃之不顾的
面临高考的儿子
找到我
我也不会知道




《札记》


国家史即个人史
在写作中
没有做到的人
或意识不到
或写法不先进
1989713
从北师大毕业
返回西安的我
到西外报到
两个月后
领到的平生
头两月的工资
不全
被强制捐献给了
北京亚运会一部分
(我的国,可怜啊!)
但我却毫无怨言
不是我政治觉悟高
是我分到的是高校
一报到就放暑假
自己都觉得自己
不该拿钱
遂高高兴兴地
呼朋引伴
请张楚等中学同学
在西外附近的川菜馆
大吃了一顿



《秋夜》

方窗圆月
清风虫鸣


《卑贱的杂种》

那个卑贱的杂种
也是我先发现的
然后才进的下半身
有一年冬天过北京
与下半身诗人欢宴
中途我去了一次厕所
看见他在包间外
跟女服务员套词
一脸的卑贱相
我便知道
他在诗上没有未来



《中元节》

今夜的地下车库
吹萨克斯的老头
吹的是
《月亮代表我的心》



《态度有别》

在长安诗歌节上
同仁间相互指出
诗的毛病
是必须的
但是今天
王有尾
面对西毒何殇
与朱剑的批评
态度迥然有别
对前者听之任之
对后者怒怼回去
因为前者没有订货
后者累计订货已达四首



《留言》

2700天一日无空
为功利做不到
以为苦做不到



《刀枪不入》

忘恩负义之小人
恩将仇报之坏人
从哪一天起
便再也伤不了你
从我不因为
交错人而自责开始
好在那一天
到来得很早



《编排的学问》


《新诗典》的编排有学问
有时按推荐数多少为序
有时按本轮诗好坏为序
考虑到女诗人太少
还要让她们分散开
于是每一个女诗人前后
都是男诗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发现一个女诗人的前面
是一个开滴滴车的男诗人
一个女诗人的后面
是一个男公知诗人
我忽然感到有安全隐患
就临时换人了




《好选家》

前天在上一场的
长安诗歌节上说:
"好选家都有爱"
今天第一份选稿
便看见一个
90后女诗人
诗有变
朝好的方向变
心情遂大好
从窗子照射进来的阳光
照亮了这个上午的选稿




《坏人》


坏人就像
设时不一的定时炸弹
有的见面秒炸
有的几十年后才炸
后者并不因为炸得晩
就改变了坏人的属性


《咄咄怪事》


曾经
有漫长的一段时光
我毎去一次北京
就有人向我哭穷
他明明挣得比我多
可就是敢于
在我面前哭穷



《对话》

"选诗时你
会不会照顾女诗人?"
"我连小诗人(00后)
都不照顾
怎么会照顾女诗人?"





《体验》

我去过一月的新加坡
去过一月的马来西亚
所以我能体会到
在八月的雅加达
运动员的毎一次呼吸
吐纳的是透明的火焰


《进步》

这是2018
在雅加达亚运会上
与以往的运动会
有所不同的是
运动员在领奖台上
领完奖之后
一定有人会提醒
完成一次自拍的合影
科技增强了大家的感情
或者说只是交流与表露



《江湖土鳖》

各有各的平台
各推认可的诗
人家还有资本依靠
可以打赏
美其名曰"收购"
但是你要不推其臭诗
他们就会像被操后庭般
尖声大叫起来
骂你八辈祖宗


《对话》

"看,金泽珠!"
"谁是金泽珠?"
"马文革的对手"
"谁是马文革?"
"换种说法,柳成敏的师傅"
"谁是柳成敏?"
"王浩的对手"
"谁是王浩?"
"千年老二,马琳的对友"
"谁是马琳?"
"刘国梁的徒弟"
"哦,刘国梁我知道
不就是那个不懂球瞎指挥的胖子嘛"



《掸花子》


我问赵克强
蒋雪峰怎么摔断的腿
赵克强说
他几个月前
脊椎骨裂过一次
蒋雪峰走在路上
正在想:
"我可不能像
赵大爷那样⋯⋯
便传来咔嚓一声响
腿折了
生在成都
我太了解四川人
知道:这是掸花子
翻译成普通话
就是耍嘴皮子
但是这一代
饿死几千万人的
大饥荒后
有幸出生的孩子
年过半百骨头松脆
原因不言自明
属于明摆着的
毫无诗意的事实




《铁律》

但凡不走诗正途
必与我相看两厌



《西瓜皮》

在小区里乱扔西瓜皮
坏处是把人滑倒
好处是可以欣赏
《蚂蚁总动员》




《伪乐评》

伟大的摇滚乐队
似乎总能在
前社会主义国家
创造演唱会的经典
在重见光明的土地上
在重获解放的人民中


《这才是摇滚》

在滚石乐队
哈瓦那之夜的现场
挥动着古巴国旗
和阿根廷10号队服



《为父之心》

朱航一还不到三个月
朱剑便打定主意
让他将来做诗人
做一个比他爹更好的诗人
这是我见过的天下
最丧心病狂的诗痴父亲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