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8年8月)之四

◎伊沙



短诗(1)


《地下车库》

有一个老头
在吹萨克斯
吹的是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吹来了四个
在地上
跳广场舞的
老太太
将其厉声喝止



《小豆包》

日本导游妙妙
16岁时随其母
从中国沈阳
移民到此
她的妙语连珠
不是经过培训
来自时下
中国的网络流行语
而是她当年在中国时
家乡鲜活的口语
最动人的一个词
是把小学低年级学生
称作"小豆包"

妙妙
像一个优质的
日本冰箱
保鲜了过去年代的
活汉语
大巴车上
几乎全是
口语诗人
你们意识到自己
也要成为
这样的冰箱
为母语尽责了吗



《食腐动物》

书面语诗人
都是食腐动物
一吃鲜肉
全身过敏
上吐下泻
几欲丧命
久而久之
为了掩盖自己的
生理缺陷
他们便做出一副
歧视鲜肉的样子




《诗以食为天》

一个月内
《新诗典》推荐了
两碗面——
一碗《朝鲜冷面》
一碗《东京面条》
两碗好面
两首好诗
曾几何时
在口语诗诞生前
诗中不准写吃的
在诗歌生态系统中
人都不吃饭
其实也无人




《智力测验题》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日本的荞麦面
是可以吃死人的
对荞麦过敏者
便有此危险
在中国
没事儿
放心吃
过敏者
也吃不死你
可是
难道你们不想问问
这是为什么吗




《对话》

"为什么别的国家
都把最好的东西
留给本国人民
我们则相反?"
"因为中国人民
不是选民"



《西瓜的滋味》

立秋前
终于吃到一个
好瓜
宁夏来的
想起小时候
西瓜是少有
可以放开吃的东西
来自父母单位的福利
各家把瓜存放在防空洞
这毛泽东时代的冰箱里
还牵扯出不少故事
其中最激动人心的
我偷瓜时发现的一对
男女在底下偷情的一个
已经被我写成了小说



《拟童诗》

一代又一代
父母问孩子:
"西瓜甜不甜?"
孩子很不耐烦
回答此问
后来他们发现
除了父母
没人问他们



《迷你史诗》

玛雅文明的消失
可能很有诗意
或毫无诗意
消失于
一片罂粟花


《父子对话》

"家里太舒服了
叫人不想写东西⋯⋯
"你这不是给你妈
添罪名吗?"


《超级译霸》

奥地利诗人维马丁
自己会八种语言
(他老婆杜鹃会七种)
是个超级译霸
我为他英译中
只是为了让他的中译本
更诗一些
今天,我发现他
在给我提供的
其诗的英文版中
有一首是丹麦文
丹麦文认识我
我不认识丹麦文
看来他也把我
当成超级译霸了



《教堂》

维马丁的诗中
有太多的教堂

教堂教堂教堂
教堂教堂教堂

如果我没去过欧洲
一准儿会认为这是在装逼

去过了便知道
他不过是在写实

还有便是欧洲人
心中都有一座绕不过去的教堂



《谁不知道谁》

有时候
承蒙办会者
给我面子
邀请我的同时
还让我推荐人
我习惯于
先问人家:
"你要写的好的
还是名气大的?"
至今无一人
对这个问题
表示过诧异
中国人在某些方面
涉及到中国国情的
社会性很强的方面
真是一点不笨
个个都是人精
谁不知道谁呀


《种》

母亲到临死前才发现
我的头发不是纯黑的
叫了一声"杂种"
(早已入诗)

今天中午包饺子时
发现吴雨伦的胡子
竟然有几根是黄的
我说:"真不知道
我们这个种到底是咋回事儿"


《恍然大悟》

在奈良公园里
中国的诗人们
被一群鹿所包围
当时我用鬣狗的眼光
看待它们
觉得这是最容易
到手的食物
现在回到中国半月了
我才恍然大悟
这是小鹿纯子
来找我们啦
其中60后大叔们心中
最初的真正的美少女


《札记》

我的诗
真实得
可以当作
生活本身来看
2007年《云南行》中
2015年《奥地利行》中
我写过两位美好的日本女性
可以视为2018年《日本行》的前传
我的心
真实得
将我所有的诗
拚成一个完整的世界


《父子对话》

"我支持你
去和李海泉见面
是想让你通过他
了解到真的有些90
你的同代人
把诗歌当作理想
也想出人头地
非常努力地奋斗着⋯⋯
"我也是的呀!"


《对话》

"日本人为什么特别色?"
"老渔民吃生猛海鲜
原本就基础好
然后先学唐人后学西人
不知朱熹为何物"


《崇明梨》

摆丢
摆渡了
一箱崇明梨给我
让我尝尝崇明岛的味道
他知道我母系一族
与那个岛渊源厚矣
午餐后
一家三口
坐在餐桌上
合吃好梨
我对吴雨伦说:
"曾经一度
你奶奶家拥有
中国第三大岛
三分之二的土地
现在我们和这片土地的关系
就是在远离它的大西北
尝一尝它结出果实的滋味
不过作为黑五类之孙
我不恨新社会
没有新社会
你爷爷奶奶就不会相遇
在社会主义的国家大学
我就不会出生
也就不会有你⋯⋯
"但我照样会出生"
G插话说
吴雨伦怎么允许
这种情况发生呢
马上说:
"会有蝴蝶效应
不让你出生⋯⋯
于是我的眼前
飞过一只美丽的蝴蝶
来自遥远的崇明岛



《自测题》

对于十年前的
北京奥运会
你首先想起的
是什么?
(别思考
马上回答)

三个举重女力士
三个女骗子



《感恩》

我很幸运
28岁时
便能写清
其中的关系
诗是狗群
拉着雪爬犁上的
猎人——诗人
穿越雪原



《前友在行动》

跟我翻脸之后
在诗之外
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可以做任何事
譬如逢人便骂我
譬如霸我的会
他们也不会忘记
在诗内做一件事
去口语化
去事实的诗意化
去后现代化
回到认识我之前的
那个土鳖样儿



《日子》

一年之中
一定要有陪伴
妻儿的几天
我这一周
就是这样的几天
是你忙碌一年的
芯片


《望远镜里》

我已经写过
对面那座楼的那户人家
亲爱的读者
还记得吗
那家有个白色十字架
被我写成家庭小教堂
刚才
我发现里面有动静
举起望远镜
仔细观察了一番
两个娃娃在蹦跶
十字架变成了稻草人
全身打石膏缠纱布的
白色稻草人


《我欠苏子一首诗》

1999
我到过四川眉山
拜访过三苏祠
却没有留下
一首像样的诗

那是盘峰论争后
民间诗人之眉山会盟
作为民间口语诗人
我们要摆出一副
既不尿西方
也不跪传统的样子

行虽到
心未到
诗不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

我不是没有想过
目前写得太顺了
是不是该减点量
可是一想到
我在黑暗中
摸索的那些年
一无所成的那些年
便打消了此念
开弓没有回头箭
是因为我在打造
箭矢的铁匠铺里
耗去了太多时间



《祭咸阳》

大秦之都咸阳
在共和国时代
像个瘪三一样的存在
先是像长安的卫星城
现已被并入大长安
它那么不起眼
连我这长安之子
迄今就去过一次
大学时代的一个寒假
和中学同学姜雁飞一起
骑自行车去的
这座伟大的古都
难道就像它的阿房宫一样
被农民起义军的一把大火
烧毁了吗
烧没了吗
好,长安诗歌节
就去那里搞一场



《知识与见识》

我早就知道
韩国选手为什么
在亚运会上比世锦赛上
还要搏命
因为只有
奥运会和亚运会冠军
可以免服兵役
但如果我没去过韩国
便不会知道
这对一个韩国青年的人生
意味着什么



《险境》

银行门口的
钾钞车上
突然蹿下来
两个头戴钢盔
手端冲锋枪的人
一路小跑之后
站在银行门口

"嘿!跑啥呢?
看把你们吓的
敌人还没来呢!"
一个骑单车的
胖乎乎的棒球少年
停在马路边
冲他们喊道

我提着新买的蔬菜
正从他们中间穿过
用哑语冲少年喊:
"你他妈找死!快走!"

事后才意识到
我是最危险的




《终南山图》

说是住在终南山脚下
其实还有三十公里
望山跑死马
把它看清楚
在雾霾时代
又谈何容易
今天天气晴朗
我看见一条山溪
挂在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