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陈春生赏析向天笑的爱情诗《当你老了》

◎向天笑



当你老了

   
诗/向天笑
  
   
  当你老了,亲爱的  
  我对你的思念也老了,跑不动了  
  坐在曾开满荷花的湖边  
  让它沿着我们过去的足迹踽踽独行  
   
  当你老了,亲爱的  
  一事无成的我不敢前来探望你  
  只能等到中秋,在几十年前的圆月下  
  再挽着你依旧秀丽的影子散散步  
   
  当你老了,亲爱的  
  我会守在你每个可能的去处  
  悄悄地看看你,看看你还幸福的模样  
   
  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不惊动你,像这几十年一样  
  想你,但不惊动你
  
   
赏析
  
   
  文/陈春生
  
   
  天笑的诗无论是乡土诗还是爱情诗都写得比较老到,不仅语言运用得精粹、纯熟,还有语言后面思想的锐利、准确和厚重,我和天笑同年,读他诗歌的时候,我总是感叹,岁月已经改变我原先的模样,而他依然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他不断地捕捉着生活中温馨的瞬间,然后用诗意的语言放大,让我们获得全新的审美愉悦。一个诗人,只有永远保持着积极进取的人生,保持着对生活最纯粹的理想,才会用一种纯美的眼光去审视我们的生活,才会发现我们曾经经历过、但经常被我们不经意忽略了的美好情感。
  我曾经笑称,天笑的每一首抒情小诗都有连贯的情节,这些情节有时候是线性的,有时候是网状地辐射出去,但又和叙事诗那种具有时间连续性的情节不同,这些情节是由有内在逻辑联系的意象构成的,也就是说,依然保持着抒情诗的韵味。但无论什么方式撰结情节,都能将新颖独特的感受鲜活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即便经过天笑的打磨和诗意的遮蔽,我们依然能够借助想象将那些言语后面负载浓烈情感的场景细节还原出来。这表明,天笑的诗歌具有小说的因素,每一个完整的细节都具有很丰富的容量,正是这种丰富性的细节,唤醒了我们曾经的美好体验或者刻骨铭心的记忆。
  最近读了天笑兄的《当你老了》,我不知道他是否了解叶芝的同名诗歌,如果知道,可以看出号称“情歌王子”的天笑兄有和爱尔兰大诗人叶芝较劲的雄心,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叶芝的这首诗已经传遍全世界,被认为是经典中的经典,要想做同题诗并且有自己的新意不是那么容易的,但天笑兄与叶芝的同名诗,有自己的独特的情感表达,并且这个表达深深地感动了我。
  
  叶芝写《当你老了》的时候,正陷入一场疯狂的单恋之中,而且这种单恋一直持续了15年,对他一生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当你老了》实际上是叶芝对热恋对象未来生活的一种“臆测”,在对“老了”的想象中,力图表明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自己的爱与众不同,为此,他对自己爱恋的对象说:
  
  “ 多少人曾爱过你容光焕发的楚楚魅力,  
  爱你的倾城容颜,或是真心,或是做戏,  
  但只有一个人!他爱的是你圣洁虔诚的心!  
  当你洗尽铅华,伤逝红颜的老去,他也依然深爱着你!

  
  其实,诗人流露出了一点“酸葡萄”心理,为了突出自己爱的纯洁和爱的独特,他贬损了其他的追求者,但必须承认,那一句“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确实有自己的体悟,它表明叶芝追求爱情,不是以美丽的容颜和金钱为基础,而是共同的人生理想。这就不仅仅是爱情了,还有对所恋之人献身政治事业的理解和崇敬,这个也是这首诗最有价值的地方。
  因为是同题爱情抒情诗,天笑的倾诉对象与叶芝相同:都是对青春岁月恋人的倾诉,都表达了青春“远去”后对热恋人的态度。抒情者或远或近地爱着,但两个人都有咫尺天涯,失之交臂之感,因此都宣示:即便无缘在一起,也要爱到地老天荒,将对那份爱情的坚守化作了一种人生态度,在这里。与“天涯何处无芳草”之说无关,与“失去树木会得到整个森林”自我解脱无关,有的只是执着的爱与思念,感情不因岁月而淡化,而是愈久愈纯香。
  这样说,似乎天笑重复了叶芝,其实天笑的诗歌传达的情感与叶芝还是有很大差别的。首先是写作的时间视点不同,叶芝站在眼前的起点上,推想未来的某个日子,当恋人青春不再得时候,即便她老了,在炉火边,也要让她感受到自己永恒如一得爱情,甚至以为,人生有涯,将来所爱的人老了,会后悔错失了自己的爱。从青春时刻出发,叶芝以青年人的固执,单纯地表达着“我”和“爱人”,但天笑诗时间视点要丰富一些,他站在现在的时间支点上,回望过去无法忘却的一段感情,然后想象着“当你老了”时候的情景。“思念”穿过时光的隧道,将过去、现在和将来串联在一起。借用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中开篇的一句话可以改写为:“多年以后,我站在你的窗前,一定会想起我们曾经在月光下荷塘边散步的日子”,在青春的回想和对衰老的想象中,将爱的思念关注始终,这是一个经历了生活磨砺的中年人对爱情的表白,也就说,曾经错失,今天还在思念,思念还将继续下去。我们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爱恋,而且在执着的思念中,还有一股淡淡的哀愁,“在几十年前的圆月下/再挽着你依旧秀丽的影子散散步”!即便年华老去,“我”依然记得往昔的甜美,在记忆中编排今后的情感生活。爱真的让人感动。
  与叶芝不同,因为天笑已经到了中年,人生经验丰富了,诗歌中,除了“我”和“爱情”的吟唱外,还隐含了对爱恋对象的迁就和理解,毕竟不再年轻了,岁月在我们的额头上刻下了很深的皱纹,每一道皱纹里都有生活艰辛的记忆,无论感情怎么永恒,时间还是毫不犹豫地将我们带到了中年,然后很快就进入“老了”的岁月了,无论是“我”还是“爱人”的生活环境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因此,天笑的诗里,还有一个被遮蔽了的形象,即所爱恋对象的家庭,正是这个隐含的形象,使得整首诗歌荡漾着一股绅士气质,爱也得到了升华。“当你老了,亲爱的/我会守在你每个可能的去处/悄悄地看看你,看看你还幸福的模样/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不惊动你,像这几十年一样/想你,但不惊动你。”
  “想你,但不惊动你”,我们看到了一个执着于爱情的诗人形象,他热烈、执着甚至有些疯狂,但又温和而富有理性:几十年不变的爱情,说明爱之深,爱之烈,而独自品尝着思念痛苦的滋味,又显得那么成熟稳重。这种理性的表达,使诗歌进入一种境界:悄悄地、固执地爱着一个人,但不让对方感觉到爱的负担!
  
   
  陈春生(1963.2——),男,汉族。赣南师范学院副院长。陈春生男,湖北罗田人,1963年2月2日生,1980年考入湖北师范学院,1984年毕业留校任教,1987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世界文学专业,1990年毕业。1996年考入武汉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1999年毕业获文学博士学位,2001年到2003年在四川文学与新闻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工作,并顺利出站。曾担任湖北师范学院中文系副主任、主任,湖北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湖北师范学院教务处处长。湖北省跨世纪学术骨干、湖北省第二层次人才、湖北省政府津贴专家、教育部本科水平评估专家(以专家身份评估过海南师范大学、宜春学院、河北北方学院、河南商丘师范学院)2009年被聘赣南师范学院副院长。硕士研究生导师。
  
  陈兄博客http://blog.sina.com.cn/ccs644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