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8年8月)之一

◎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28)》

终南山中
我关上柴门

大铁桥上
我走向城市

两个镜头
两句话外音:

"即使想得王维句
我也得走向城市⋯⋯




《梦(1329)》

在北京
798艺术区的
一个咖啡馆里
遇见姚文元的女儿
我说:"令尊
是靠出卖笔杆子
获利最大的文人
是文人之耻!"
对方反问:
"郭沫若呢?"
我说:
"令尊还真不配
跟郭比——人家
前半生是战士!"




《梦(1330)》

一个00
一个清秀的小男孩
经由《新诗典》推荐
发表了一首诗
领到了平生
第一笔稿费
他很兴奋
"我这辈子
就干这行了!"
"那你就等着
饿死吧!"
我说
"那我就写多多的"
"人家可不给你发多多的"
⋯⋯
"靠写诗你只能给自己
挣辣条
吃饱饭得靠别的
明白了吗?"




《梦(1331)》

我梦见几个
在横须贺美军基地
周围长大的孩子
仿佛一部电影
名叫《日本往事》



《梦(1332)》

我住在一家
美式汽车旅馆里
隔壁住着一个女鬼
夜夜狂歌劲舞
白天化身为男人



《梦(1333)》

黑暗中的黑板上
写着一个作文题:
《我生命中的一个特殊时刻》
我心想:这个老师不错
用了这么欧化的一个句子



《梦(1334)》

徐江报名跑北马
我和天津女诗人们
在起点——天安门广场
为其加油助威
我为他准备了一袋小馒头
说:"这个便于吞咽
随时补充体能⋯⋯

呯的一声枪响
队伍出发了
徐江淹没在人群中
我说:"走吧
咱们到终点接驾吧"

"终点在哪里?"
糊涂姐图雅问
"积水潭医院"
糊涂姐君儿答
"不对,终点
在军博⋯⋯
糊涂妺闫永敏说

"你们真是糊涂啊"
我说:"他一皇上
跑完肯定回宫啊
管他终点设在哪儿
咱们去故宫接驾!"


《梦(1335)》

又回到儿时
大伙在玩捉迷藏游戏
用来给找人者蒙眼的
红领巾是红绸做的
蒙上了也看得见
那个红彤彤的世界
当然也包括藏起来的红人
但是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大伙都装模作样地
将这个假游戏玩下去



《梦(1336)》

《新诗典》诗人
日本之行
同一张日程表
以另外的情景再现
主要张罗事儿的人
从蒋涛换成了图雅



《梦(1337)》

旧社会的天桥
郭德纲、于谦宝宝
学艺失败
被赶出来

文革中的剧团
青年郭德纲、于谦
成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骨干



《梦(1338)》

老友陈原到我父母家
找我
叼着烟
让我很紧张
父母就快下班回来了

这一直伴随
我青少年时代的紧张感
竟然延伸到我知天命之年的梦中
可喜的是
吴雨伦绝不会做类似的梦



《梦(1339)》

一首陕北民(情)歌
老是若隐若现:
"羊啦肚子手巾哟
三道道格蓝
咱们见格面面容易
哎呀拉话话的难⋯⋯

醒来才知
这是七夕前夜


《梦(1340)》

在北京参加诗歌活动
把行李放在
蒋涛工作室
丢了一个电脑包
给我难受的呀
因为里面放了六本书


《梦(1341)》

在国家队的赛场上
我老拿不住球
一来二去
便心生恐惧
奇怪的是
他们还坚持把球
传给我
让我继续出丑

《梦(1342)》

从宾馆停车场的入口处
站立着一个红头阿三判断
《新诗典》诗人出访团
此次访问的国度是印度
从大巴车上下来时
毎位都背着一双拖鞋
那是出来前我向他们
发布了一条信息
说该国宾馆不提供拖鞋
商店里也买不到


《梦(1343)》

《新世纪诗典》
变成了
电视的存在
当里面
出现一个
坏人的镜头时
我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



《梦(1344)》

我等带着几条狗进山
向祖先猴子学习
撕吃活狗的技术



《梦(1345)》

冰天雪地大东北
一个朝鲜族聚居的屯子
有一家祖传的野参酒铺
门前排着老长的队伍
老板年轻时是沈浩波
中年后变成洪君植
在介绍这种野参酒:
"这种野参叫口语诗
是在长白山的悬崖绝壁上
冒着生命危险采来的⋯⋯


《梦(1346)》

我组了个乐队
除了我
另一人是蒋涛
还有两个
面目不清
梦未交代
首场正式演出前
我们沐浴
更衣
焚香
上台之后
我在讲开场白时
忽然想不起
乐队的名字
全场一片嘘声
观众哄我们下台⋯⋯

此梦缘起
十分简单
昨夜睡前
我看了一段
beyond乐队
1987年上台演出
被哄的视频
为愚众之愚
深感悲愤



《梦(1347)》

由于在自家车里
听了一耳朵
哈尔滨酒店火灾
一位幸存者的亲述
我整个晚上
都在琢磨
5米高的楼层
跳下去的
最佳角度与姿势


《梦(1348)》

秦岭里头被挖空了
全是巨大的防空洞
《新诗典》组织诗人
作徒步穿越的旅行
从北方穿越到南方去
为了照顾女诗人
我走得慢了
在洞里行至一个
地下便利店
见西毒何殇和左右
买了一箱七十年代的
土汽水——那种辣辣的
绿色的汽水
正一瓶接一瓶
咕嘟咕嘟地狂饮
我说:"你们小时候
没喝过这种汽水吧?"
他俩顾不得回答
继续咕嘟咕嘟


《梦(1349)》

《新诗典》诗会
在一个少数民族的山寨举行
全寨子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
我刚宣布一个诗人上台朗诵
马非和朱剑就要离开现场
我说:"下面就该你俩了"
马非说:"上个厕所,有点紧张"




《梦(1350)》

全中国都像前香港一样
沦为英国的殖民地
皇家警察驾着直升机来抓我
我逃无可逃
束手就擒
他要把我抓到
一所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去
朗诵食指名诗《相信未来》
我出离愤怒
见其只身一人
便冒然袭警
口中喷火道:
"食指算个屁
我才是老大
我要朗诵自己的诗
你要不答应
我就弄死你"


《梦(1351)》

古长安
遍地蒙古包
其中一个包
酒旗上书:
"欢迎蒋雪峰
伤愈访长安"


《梦(1352)》

一个晚上
我在教研室授课
讲的是诗
课间休息时
人都走光了
只剩下艾蒿父女俩
我说:"这么晚了
干脆不讲了
你们快回吧⋯⋯

他们走后
我在地板上
铺了一块凉席
准备睡觉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28)》

终南山中
我关上柴门

大铁桥上
我走向城市

两个镜头
两句话外音:

"即使想得王维句
我也得走向城市⋯⋯




《梦(1329)》

在北京
798艺术区的
一个咖啡馆里
遇见姚文元的女儿
我说:"令尊
是靠出卖笔杆子
获利最大的文人
是文人之耻!"
对方反问:
"郭沫若呢?"
我说:
"令尊还真不配
跟郭比——人家
前半生是战士!"




《梦(1330)》

一个00
一个清秀的小男孩
经由《新诗典》推荐
发表了一首诗
领到了平生
第一笔稿费
他很兴奋
"我这辈子
就干这行了!"
"那你就等着
饿死吧!"
我说
"那我就写多多的"
"人家可不给你发多多的"
⋯⋯
"靠写诗你只能给自己
挣辣条
吃饱饭得靠别的
明白了吗?"




《梦(1331)》

我梦见几个
在横须贺美军基地
周围长大的孩子
仿佛一部电影
名叫《日本往事》



《梦(1332)》

我住在一家
美式汽车旅馆里
隔壁住着一个女鬼
夜夜狂歌劲舞
白天化身为男人



《梦(1333)》

黑暗中的黑板上
写着一个作文题:
《我生命中的一个特殊时刻》
我心想:这个老师不错
用了这么欧化的一个句子



《梦(1334)》

徐江报名跑北马
我和天津女诗人们
在起点——天安门广场
为其加油助威
我为他准备了一袋小馒头
说:"这个便于吞咽
随时补充体能⋯⋯

呯的一声枪响
队伍出发了
徐江淹没在人群中
我说:"走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