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雪铓点评衣米一诗歌《橡胶树》等10首

◎衣米一




1.

今天的睡莲
诗|衣米一

水生草本的睡莲,活在池塘里
露出水面的部分
要么是圆形或者卵圆形
要么是心形或者箭形,像我的母亲

今天,有一些花开全了
有一些只开到一半
还有一些是花苞,比生育前的乳房
要小一点,尖一点,硬一点

我母亲就是以第一种姿势生下我
以第二种姿势怀上我
以第三种姿势梦见我

 

雪铓点评:

写母亲的诗不计其数,但衣米一这首诗却写得感性而特别,一下子就抓住了人的心绪。

诗的及物性历来是诗人们一直探求的,贴切的物象可促成诗的形象可感、意蕴丰富。无疑,衣米一更是对此了然于心,寄情思于睡莲这一物象,用简洁质朴的叙述,从物像的外观表述深入内涵,本体与喻体相互粘连,融合,物中有意,诗意跟随物象的开合、深入,步步趋向饱满。母亲诸多美好品质,以及对母亲的浓郁情意跃然而出。

“我母亲就是以第一种姿势生下我/以第二种姿势怀上我/以第三种姿势梦见我”,诗人用倒叙的方式产生逆时光的效果,拉长了时光臂,将母亲与我的情感渊薮完美呈现出来,有形、有鲜活可感的事件,带给读者无限想像和思考,诗人没有说出的对母亲的眷眷情意与感恩情结都在这三种姿势里。


2.

布偶猫
诗|衣米一

纯种布偶猫,拥有盛世美颜
身价昂贵。其中一只
从一个著名城市的
一个富足人家的
七楼掉下来,摔死了
当牠看到那个没有关严的窗户
就跳了上去
当牠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
牠的灵魂
就先于牠的身体长出了翅膀

 

雪铓点评:

诗人用发现的眼光洞察世间万物,一只布偶猫的生死也在她的视界之内,但诗人真正关注的不是一只猫,而是更加有灵的人类,是关乎灵魂的事。
诗人的叙述似乎平易又淡然,但其实她是屏息的,诗意的燃点和爆发力就蓄藏于类似逸闻和播报这样不经意的日常里。

猫类尚且用生命去争取灵魂的事,我们人类呢?诗人的诘问在诗内,也在诗外。
诗意建构简洁,却有不简单的寓意与精神高度。只有洞悉生命顶级状态的诗人才能抵达如此极境。


3.


诗|衣米一

这几天,总有几艘船停在海面
日照下的船身
有的红色多一些
有的黄色多一些
明艳和沉静。我认为
它们停在那里
因为阳光和海,船才成其为船
或者,此时此刻
因为这些船,阳光
才成其为阳光
海才成其为海,虽然
阳光大于海,海大于船



雪铓点评:

诗人长住海边,在她的诗里多次写到海或与海有关的事物,海给了她不绝的写作灵感和万千诗意,海的美与宽阔赋予诗人特别的审美角度和看待事物的广阔视界。

诗人用敏锐的视觉省察万物存在的方式,挖掘,深察,透过现象采撷到隐含事物之中的深层联系,并上升到哲学的高度。揭示出事物之间相生相谐的美学关系。

“阳光大于海,海大于船”如果单纯从表象上来看,三者之间没有可比性,但诗人站在诗性和哲思的角度,为我们提供了广阔的想像与思考。“因为阳光和海,船才成其为船”,诗人把阳光,海和船三个毫无关系的物象放置在同一维度,并让它们彼此发生关联, 带给我们视觉上的想像,而纵深的引义让人沉思。

诗人是有第三只眼的异类,满世界横陈的物象,唯有诗人能从中发现异常的部分,从中提炼出别于生活的美,与美的奥义。


4.

抵达
诗|衣米一

离开岛,每一次都是以鸟的方式
腾空而起,绝尘而去
但我并不认为,金属的翅膀
就比血肉的翅膀更可靠
每一次,当离地一定高度后
便心生恐惧。但我深藏这恐惧
深藏起自己的破绽。我颤栗着
仿佛即将抵达爱的深渊


雪铓点评:

诗在于创造,诗人每写一首诗都是对自我的直视,她的气质、秉性,她看待世界的方式都蕴涵其中。衣米一的诗多立于日常经验,可贵的是,诗人能在平常之中创造出不凡的诗意,彰显诗的异质性和深刻的内涵。
读完这首诗,我在思考诗人所说的“抵达”是什么样的呢?

我想应该是“但我深藏这恐惧/深藏起自己的破绽。我颤栗着/仿佛即将抵达爱的深渊”这样一种敢于直指内心,敢于爱这纷乱的人世,又具有自省自觉的诗者品质。

诗人通过一次日常飞行体验达到对人性的挖掘,诗人用诗修补心灵的瑕疵,使之抵达浑厚澄明之境。“抵达爱的深渊”彰显的博大情怀和极致境界,正是诗人思想的向度和精神维度。


5.

大海
诗|衣米一

没有什么比海
更适合蓝色了
如果是在酷夏
海,几乎是最蓝的
而且只涌起低矮的波浪
女士们先生们
在烈日下暴晒
几乎一丝不挂
烈日的舌头舔遍他们全身
有一个孕妇
穿宽大的蓝色孕妇裙
遮盖住
隆起的胸部和腹部
她正孕育着一个大海



雪铓点评:

如果只看诗的前半部分,平淡的叙述,没有瑰奇的意象,你会觉得这首诗就是关于海的自然描述,平淡无奇,没有波澜,更没有诗意的浓度,但诗人在后半部分似乎不经意,却恰到好处的让人物:孕妇出场:“穿宽大的蓝色孕妇裙/遮盖住/隆起的胸部和腹部”,这样质朴的素描,近乎原形的写意,却产生巨大的轰响,因为诗句展示了人世最本真的美,和最朴素的审美。

“她正孕育着一个大海”前面所有关于海的叙述都有了回音,而且是重金属一般的嗓音,诗人内心对人类孕育的赞美与喜悦之情尽在其中。

诗意的抵达似乎漫不经心,却是被诗人精心布置好的,一路潜行,直达诗意高处。诗对生存活动的介入自然而然,诗人对人类的倾情关注与情感指向正是一个有道义和灵视的诗者所应具备的。


6.

余晖
诗|衣米一

海面上全是夕阳的余晖
看起来,海边的游人
也全被玫瑰色的余晖所吸引
有的人用手指着夕阳
给另一个人看,有的人拿出手机
将这一刻拍下来
在海边,我总遇见那个
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
因为安静,活得像一株植物
看起来,他对余晖无动于衷
他的父亲来回推着他
因为平静,他的父亲
看起来格外温和,温暖,
仿佛余晖进入了他的身体



雪铓点评:

诗因为融入生活,对生活中的事件、情感和思维进行人性的确认,而具有了温度,这种温度来自诗人对生活的细微洞察。诗里的人物和事件的塑造细致而恬淡,仿佛生活本身,诗人只是在场目击者,转述了一个生活片断,但诗人对这平凡的景象产生了兴趣,或者说已经打动了诗人的内心,诗人看到了写这首诗的意义,因此产生诗写的冲动。

“因为平静,他的父亲/看起来格外温和,温暖,/仿佛余晖进入了他的身体”,余晖已经从一种物象上升为意识,诗人对人类美好情感的赞美与倡导皆在其中。

诗的线条浑圆,展开时却不疾不徐,仿若漫不经心,却一路抵达情感和思想的高地,可见诗人在谋篇布局上的的淡定与老道。

诗用平易的细节描写,对凡人之间(父子)的情感揭示,也正是对人间真情的呼唤,诗完成了对生活的指引。


7.

橡胶树
诗|衣米一

我根据一些刀痕来辨认橡胶树
丛林里,我在橡胶树的身上找到了刀的余光
拿刀的人已经走了
拿刀人留下伤疤给我看
让我抚摸,让我在众多的树中
找到橡胶树
在众多的伤口中
找出最深的那道伤口

 

雪铓点评:

诗人赋予橡胶树特别的身份特征,隐含着一类人的特性。橡胶树寄寓着诗人对人间苦难的关注,和作为一个诗者的慈悲心怀。诗人把对人间苦难的揭示与安抚作为诗写的责任。

诗正是对异常的揭示,“我根据一些刀痕来辨认橡胶树”确定事物的特性,诗人以其慧眼,仁心发现橡胶树特别性质,由此发现和提炼诗意。

在场的叙述体现了情感的真实性。诗人借用物的人性化艺术手法,探问和找寻人性中本质的东西,也是诗人想要昭示的思想和情结。

“在众多的伤口中/找出最深的那道伤口”这是一种低沉的追问,诗人的悲悯,谴责之心体现了一个诗者的情怀,把自身置于世间万物之间的写者,才会真正体味到诗写活动的旷达本意。


8.

找一个地方
诗|衣米一

我想找一个更小的空间
比现在还小

找一个更少人的住处
更少的声音,更少的往来

我想找到更深的孤独
比现在我所有的孤独都还要深

只有一条路通向那里
其他的路都通向别处

只有星光月光照向那里
其他的光都照向别处

我要学会喜欢上这
近似于墓穴一样的地方

让自己成为
一个不再贪生怕死的人



雪铓点评:

一个写作者也是终极的孤独者,她注定与喧嚣的尘世格格不入,在孤独之旅上不断修炼和完善,诗人比常人有更大的反省能力和更宽阔的视野,观照自身,也通达世界。
 
“只有星光月光照向那里
其他的光都照向别处”
 
诗人要找的地方是星光与月光照耀的自然之乡,剔除了内心和外在的杂质,影射了诗人对人生的特别追求:
 
“近似于墓穴一样的地方
让自己成为
一个不再贪生怕死的人”
 
对自我的严性桎梏,成就作为一个人的刚性品质:“不再贪生怕死”,涵盖了多少珍贵品质,这在当今时代多么难能可贵,诗人意识到并且努力践行,人性与诗性的美,成就了诗的格局和魅力。


9.

职业
诗|衣米一

卖刀的在刀刃上涂抹寒光
卖盐的在容器里淘出海水
卖酒的都说武松
是英雄豪杰
卖砒霜的哼着金瓶梅的戏文
卖鸟的人珍惜羽毛
类似于爱光阴的人珍惜分秒
道具店里摆满真货和假货
卖道具的人
知道如何辨别真假
人世间也有一些非卖品
比如肉体和灵魂
实际上,人世间
有人卖肉体,有人卖灵魂



雪铓点评:

诗只有进入了生活的瀚海,才能焕发异样的光彩,诗人衣米一非常熟谙此道,诗里的生活气息将我们带入热气腾腾的现场:卖刀的卖盐的卖酒的卖砒霜的卖鸟的卖道具的......  这些鲜活的生活场景折射出诗人细致有效的洞察力,就是这种非同寻常的省察世界的力量,让她的诗绽放出异样的光彩。

衣米一的诗多源起于生活,随时携带生活的体温,让读者可感、可亲,但诗人却并非停留于表面,而是透过繁杂的生活万象进行灵魂的深察。

“人世间也有一些非卖品比如肉体和灵魂/实际上,人世间/有人卖肉体,有人卖灵魂”在转折回旋之间,词语简洁,于平静之中陡生万顷之力,无声的谴责有如雷声震耳、震人心扉,诗完成介入生活、指引心灵的向度,获得了精神高度与现实意义。


10.

斑点
诗|衣米一

有没有一种药,是能够消除斑点的呢
比如消除墙上的斑点
脸上的斑点
心上的斑点
消除那些明明存在
却看不见的斑点

消除它们
墙就像是刚刷好的,等待新人来住
脸是没有经历风霜的,你也许还可以爱
一只鸟在天上飞,越来越远
它将自己变成斑点,它继续飞
斑点就不见了

迷恋斑点的人叫伍尔芙
她一辈子写小说,生病,投湖
为了回忆一个斑点,她不得不想起炉子里的火
玻璃缸里插着的菊花
她知道,所有的陈年往事,都在斑点里



雪铓点评:

写诗的过程就是为了让世界由浑沌走向澄明,诗人写“墙上的斑点/脸上的斑点/心上的斑点”等等诸多有指代意义的斑点,其实是对人类生存和思想意识的病症诊治的过程,正如诗人所说:“有没有一种药,是能够消除斑点的呢”。

诗人也承担着医生的角色,不同的是,诗人要医治的是人类心灵的病症,她悉知什么样的“病”,需要怎样的医治方略。诸如“一只鸟在天上飞,越来越远/它将自己变成斑点,它继续飞/斑点就不见了”,用鸟的隐喻告诉人们不可偏离审美和激进的生存法则,就像鸟儿需要一直飞翔才能获得生为鸟的生存价值,饱含着禅思。
伍尔芙在《论现代小说》一文中指出“心灵接纳了成千上万个印象——琐屑的、奇异的、倏忽即逝的,用锋利的钢刀深深地铭刻在心头的印象”,而作家的任务就是将这些印象记录下来,从而描绘出“这种变化多端、不可名状、难以界定、解说的内在精神,来揭示内心活动的本质”。

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认为:“真实的弗吉尼亚,像其他女性作家一样,追求真理。”

我们不难理解诗人把伍尔芙请进诗里的用意,她也是为斑点而生、而死,用写作和意识实践对抗现实和人性中的痼疾,让世界更加唯美的一类。伍尔芙的例证强化了消除“斑点”的决心和方向。正如诗人写到:“为了回忆一个斑点,她不得不想起炉子里的火/玻璃缸里插着的菊花”。
诗人,就是消除灵魂斑点的一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