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致污吏》等6个

◎边围



致污吏

 

灰比黑更黑,你懂的。

雨骤然而下,那是喊冤,

向着你装聋的耳根。

不必笑,雨还会骤停,

如前日一样,杀回马枪。

你要当心顶上的艳阳,

它喜怒无常,炫亮、

鼎沸……有时爱扯谎。

刚刚,天倏地阴了,

仿若酝酿一场暴怒,

又转而吹几阵闲淡的风。

你野鹿般的心,“嗵嗵、

嗵嗵”,跳得欢畅,

更有旁人见不到的胆怯。

今日,你高隆的肚腩,

或许逃过了一劫;而明日,

脚下的歧路会送你还乡。

黑比灰更灰,你懂的,

天际的霾要用一生来擦洗。

 

           2018.8.3.

 

 

 

 

勒索成性

 

向青山借一片绿,挥霍于

空荡荡的画室。去装点

孤傲生活里的每一块方砖,

让无趣变得俨然有趣,仅此而已。

 

如此伎俩甚多:为阴天

涂两绺蔚蓝的胡子;在窗前

诱捕几只彩衣的蛱蝶……

从此宣告人生“美好”,或“非凡”。

 

但笑声真的都由衷吗?廊道里

有人明明黑了脸,不愿附和

那一派浅薄。任你桃红柳绿

也换不来一声恭维——不再受你的勒索。

 

让你的惯性刹车吧!猝然静默

在莫名的情绪中。拍拍前额

去追思狼藉的半生,未尝不会

放下我执,让浮云从眼前飘上一飘。

 

                    2018.8.3.

 

 

 

 

沉闷

 

中午何其呆钝,

不吭不哈。

也并无彩妆,

只枯燥地眨眼,

像一具末世的玩偶。

满腹也非经纶,

而是尚未消化的沉渣,

好不无趣!

……嗯,好吧。

踮脚而已,

够不到的屋顶,

永远都还遥远。

妄想仅是摇荡的轻舟,

在死寂的海面,

终将不知所终。

幻灭,在所难免——

反而让人安定下来,

好吧?不再游移,

背靠一堵粗笨的墙,

笑得露出门牙。

不必再拘束了,

尽管宣泄蠢相,

那张沉闷的脸早已失效。

“你不再是你自己,

那却是最珍异的你。

 

      2018.8.16.

 

 

 

 

致裸女

 

稻田是真实的。

乳峰,也是真实的,

依然高拔。无可替代,

尖耸入云的不是宝塔,

是喘息之后的厉叫。

卧姿太诡魅了,一瞬,

即可征服苍老的沙发,

让廊道再多些亮色。

何时将睡去?朦胧着,

半闭的眼睛已然涣散,

任由了时光去溺爱。

“她再不是曾经的她。”

蓬勃躯干里,另一具灵魂,

在蠢蠢欲动,爬过沟垄,

世界从此再没了界限。

镜中的你我——模糊的、

扭曲的、五官变异的,

都在收拾各自的残局。

而你的肚脐,我还未画完。

 

          2018.8.21.

 

 

 

 

八月闲章

 

1

 

十日无诗,

也可苟活。

 

……诗并非主食。

 

2

 

有微汗如晨露。

在背脊,在腋下。

 

夏日未可退场,

径自煽动一场火患。

让良知惊醒!

 

3

 

权力的春药,

已迷醉多少头野麂。

纵情撒欢。

 

山谷里只剩了风声——

 

肌肤相亲的云,

在互唤着昵名。

 

4

 

人们已懒于分辨美丑、

真伪。

 

八月!

突降的暴雨会洗刷一切。

 

5

 

也非前缘,

也非旧仇,

昨日与今日紧紧勾连,

只是宿命。

 

“但我不能宽恕我的平庸。”

 

6

 

抓挠自己的灵魂,

直至一道道血痕,

闪出金光。

 

那夜的星空里,

也有同样的金光,

无人认领。

 

7

 

突然,一片空旷,

仿佛人生重归于空白。

 

四大皆空。

无需忧烦,

不必挂碍,

如断了的藤。

 

8

 

万籁瞬间俱寂。

 

盘曲山路上,

再不见了担柴的阿婆。

她,已浸入一团墨色。

 

9

 

河流也在深眠,

不舍昼夜。

 

不发出任何一点响动。

但,那还是河流吗?

 

它的狂暴呢?

它往日里嘤嘤的情语呢?

 

10

 

一切都似凝滞般,

化身赤红的窗花。

 

平淡背后的炽烈,

超乎想象。

(一切都似毫无准备)

八月就此爆炸……

 

分裂成为斑驳的七月、

以及虚渺的九月。

 

11

 

无人可解,

如此迷幻。

 

我们并不比青春更多翅羽、

更少懊丧。

 

至少应该早点学会贪婪:

深深吮吸时光,

仿若吮吸酸甜的果汁。

 

12

 

旱季于是变作了汗季!

汹涌的心潮,

在层层涌动。

 

绝无止息。

有些东西还是被忘掉了,

譬如酒,譬如醉唱。

 

过往的蠢行,时常也是诗。

 

         2018.8.22.

 

 

 

 

处暑

 

绝无了杀气。

连一点点的鲁莽,

也被匿藏。

找回了端庄、婉静,

女子般的性情,

陡然引人入迷。

前日,还汗流如瀑,

今日大可长喘,

而不致虚脱。

暑热,貌似真的走了,

从此消隐于梦隙,

不复流连精赤的玉臂。

天气变得和蔼,

也可亲可近,

天边仿佛不再遥远。

云淡了,风轻了,

人人长出鸟儿的翅膀。

开始学习滑翔。

 

       2018.8.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