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作(2017年5月)之三

◎伊沙



截句集《点射》


我家楼上
住了一个装屄犯
楼下又住了一个

 

空军大院的高音喇叭
忽然传来教堂的钟声

 


青莲
李白墓前
有几截废铁
锈成装置艺术

 


真相大白
贼喊捉贼的某女
才是真正的抄袭犯
我的直觉又对了一回

 


时刻警惕
交际花与交际草
拒不与之交际

 


我从不在意
文人气十足的诗人
那些慢性自杀的人

 


我渴望创造伟业
有形的
无形的
显形的
隐形的

 


我最难的时候
靠不上的人
还指望我今天
看其脸色吗

 


毕业生论文答辩会上的
愤怒——不是针对学生
而是他们的论证对象
中国当代主流文学
以小说为主
太他妈low了

 


独裁者到访
像来走亲戚

 


此行最大的收获是
一个以做人完美自居者
被人斥为"小人"

 


骂我者
你别交
不信可以
拿命试试
我有耐心
等你哭诉

 


她把混混儿夸成天才

 


如果我不是我
我会嫉妒死我

 


酱缸里亦有底线
废都里的大作家
为小学母校题字还收钱
因此臭掉了
连铁粉都不齿

 

要是把话说穿了
你们书面语诗人
还有他妈的啥活头
口语——正在发生的活汉语

 


一点自省力没有
你的谦虚有鸟用

 


授课追记:
"曹雪芹写《红楼梦》
是在虚无中写虚无"
此语落处
无一人记笔记
都很虚无

 

 

在我的国家
这所谓诗国
咄咄怪事多
譬如:诗人
嫌诗人太多

 


见到我毎一个瘦朋友
我都有一腔强烈的冲动
给他们扎上一针
把基因提取出来
再注射给我

 


在北岛的《回答》里
架了一个红色的
高音喇叭

 


情何以堪
先驱者成了
诗歌之敌
中国式循环

 


在吾国的体制中
成长为忍者神龟

 


对名利说不急
做到谈何容易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
要穿过印钞厂
气派的住宅小区
几乎所有的的哥
都无法淡定

 

如果没有写作
我也不会思考

 


五月已过半
长安的夏天
还没有到来
说长安无春的
概念主义者
脸被打成了屁股

 


唐时八水绕长安
李杜们在更重的湿气中写诗
难怪我写得要干爽一些

 


浪漫主义的阴沟
还没盖上盖儿
就出来混诗坛
难怪处处
捉襟见肘

 

 

亲爱的白痴们
诗不是"啊"后面的话
也不是"啊"前面的话

 


逃亡中的罪犯哭了
手指被灼伤后
指纹又长出来
还照原来长

 


你只要骂现代诗
我就会觉得
你祖宗八辈
都他妈很脏

 


多么令人绝望
你生下来就老了
像被做旧的道具

 


我从你为谁点赞
便知你要走何路

 


中国的
国际问题专家
军事观察家
都是一些
伟大的
反预言家

 

 


想当年
我初回陕西
认识的第一拨人
已经变成一具具腐肉
让我确信
这片土地是腐朽的

 


日久见诗心

 


在我的朋友圈里
只有我的学生
在读腐朽的诗
面对废柴
点不燃的

 


通信年代
无话不谈
微信年代
无话可说

 


头上没毛的凤凰台主播说
中国反恐反谍的优势在于
朝阳群众

 


什么人
一听机器人写诗
就亢奋
闻着味就凑上去了

 


西方每遭一次恐袭
中国人就对自己的
待人处事之道
自鸣得意一番

 


我的学理工科的中学同学
集体证明了西方人
把理工科生不叫知识分子
而叫工程技术人员
是完全正确的

 


仅从我大中同学中
毛粪所占的比例来看
我肯定美化了我受的教育
那是一个天才的谦逊所致

 


太多诗人
没有意识到
诗歌也是
遗憾的艺术
你只有一次机会
写好

 


不看你的世界
人间多么美好

 

 

有人说:
"我有些诗
不拿出来⋯⋯"
你可以不惮用
最脏最黑的恶念
来想这件事

 


人类在小说
第三人称的叙述中
一直在追求一种
纯客观的机械化的语言
现在好了——机器人来了

 


上帝的视角
机器人的语言
可疑的第三人称叙述
反动的一切没有人味的文学

 


他从不为拙诗点赞
却多次为我文叫好
他是诚实的
我瞅着踏实
文是言说他读懂了
诗是呈现他无诗感

 


妻从来不进
沙县小吃
说总觉得
饭菜里有沙子

 


他的文学啊
叫人不欢喜

 


机器人写诗
当然可以灭掉
一些诗人
仿达达主义
唯语言诗人

 


遗老遗少者
魂似三寸金莲

 


骂口语诗是段子的人
把段子分行当诗的人
都是毫无幽默感的人
都是狗急跳墙的狗

 


刻意追求警句者
题材无涉自身者
构成了抄袭的
重灾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