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诗歌:我只是跟着,在尘世的视线之外(九个) ◎术香





◎隐  藏

坐于一滴水中,
隐藏自己。

闪电接通天地,
又划成碎块,
天和地在一起,
怀抱木柴,熊熊燃烧。
火焰鲜亮,
每一根柴伸出天外,
蛇一样怒吼。
雷声是添加剂,
声声吼着,惊天动地。
天空抱着大地,
大地揪着天空,
越挣扎越空旷。

不止我一人在雨滴里,
落在地上的,
仍欲落下的,
雨滴透明,雨滴浑浊,
一滴滴收敛水分,
腾出空间,
各色人等,各种生命,
走进雨滴,不回头。

雨外的世界,
被雷电占据,
木柴不是生命,
怎样痛,痛不过天地裂开。


◎除了羽毛轻唤自己

一根羽毛落下来,
一些羽毛落下,
一大片羽毛,落下。

灰羽毛,白羽毛,
还有黑羽毛,
从不同鸟的身上,
从不同部位掉下来。
羽毛被风刮着,
从一座山头到另一座山头,
刮起,落下,
落下又刮起,
成群结队,浩浩荡荡,
像鸟儿在迁徙。

有人拣拾羽毛,
有人刨坑埋葬羽毛,
有人躺在羽毛间,
各怀心事,不语。
也有鸟儿飞来,
在羽毛里啄着,
找自己的羽毛,
还是找亲人的羽毛?
鸟儿不语,
飞走时也不衔走一根羽毛。

多少人来看羽毛,
多少只鸟来啄羽毛,
羽毛安静着。
旧羽毛被吹走,
新羽毛飘下来,
除了羽毛轻唤自己,
没有谁叫着羽毛的名字,
更无人来认领它们。


◎伤  鸟

一只鸟被树枝扎伤了翅膀,
鲜血直流,怎么挣扎也飞不起来。
同类站在树上,有的看它几眼,
有的啾啾几声,
然后飞走。

天空湛蓝,伤鸟仰望。
熟悉的鸟在飞,陌生的鸟在飞,
飞,飞,美好在飞行里,
快乐在飞行里,
一切在飞行里。

鸟们觅到了食物,
虫子、谷粒、蔬菜,
五花八门的食物,
味道从空中飘下来,
味道开开出花,一朵朵落下,
味道结出果子,一枚枚坠下……
伤鸟闭上眼睛,空想如潮。

曾经的兄弟姐妹,
一次又一次从头顶飞过,
美食在它们体内波翻浪涌。
飞过,只是飞过。


◎万物化入,万物不在

坐在冬天的石阶,
伴着雪花纷飞,说出一条绳索,
几把刀剑,白光点点,簌簌落下。

风朝着一个方向,
向着某一点,
狠劲地吹。
石头展开利刃,
指向断开的绳子,
绳头咬不住绳尾,
绳与绳之间,一片昏黑。
黑色区域扩展,
缠住刀柄和剑鞘,
白光往深处白,
血肉全无,骨骼空如灰烬。

一块石头捂住另一块石头,
了阵风捂住另一阵风,
绳子停止断裂,
黑色修复黑色,
黑色从不与黑色言和。
刀光剑影虚虚地晃,
晃不出巷道,晃不出人间盲区。

台阶一级一级矮下去,
收回绳子,收回刀剑,
一场雪来得快,化得也快,
万物化入,万物不在。


◎冬天传承善良

一个冬天望不见另一个冬天,
它们各自抱着雪花,
抱着冷风,在人间行走。

山前必有路,
山前亦可无路。
冬天护紧衣襟,
小心翼翼,
不敢碰掉一块石头。
万丈深渊之下,
仍有人间。
石头落下去,
会砸伤或毁灭一个故事,
或一缕炊烟。

冬天之前有花,
冬天之后也有花。
花与花耳语,
花与花走亲串戚,
避着冬天,绕着冬天,
碎步移动,细声吟哦。
冬天仅能观赛,
不动声色,
若松开怀抱,一粒雪,
一阵风,
都会扰乱花,冻伤花。
冬天知道,没有花开的人间
不是好人间。

一个冬天看不见另一个冬天,
一个冬天的善良,
却会传承给另一个。


◎没有一个诩与冬天有关

一个冬天可以是一张纸,
白净无瑕的纸,
阳光照过,阳光走了,
月光照过,星光照过,
它们都走了。

雪来过,雪化了,
风刮过,风跑了。
一张纸,
空空地铺在天边。
任由一切人、一切物,
经过。

我走过冬天,走得很远。
远方只有时光,没有冬天。
天上飞着纸,地上铺着,
但都承载了太多,
笑声、泪水,
痕迹重复,嘈杂无度。
冬天一无所有,
冬天的纸,光光的,滑滑的,
拒绝留下任何一物。

我向前走得越久,
离最初的冬天越远。
我的胸前、背部,
贴着颜色不同的纸片,
写满众多词语,
但没有一个词与冬天有关。


◎虚空里没有陷阱

冬天即将过去,
我沉沉入睡。
梦见冬天是一朵花,
插在花瓶里,
一日一种花色,
一日结一粒种子。
桌子上,地板上,
院子里,大街上,
落满花的种子。
黑色种子,蓝色种子,
七彩种子皆已圆满,
会说冬天欲说未说的话,
会笑欲笑未笑的笑,
会哭欲哭未哭的哭。

我是一只鸟,
与我同飞的鸟都已飞走。
冬天以种子的形式,
伴我左右。
随意街起一粒种子,
种子开花,开出雪花。

一场雪飘落,
洋洋洒洒飘着,
覆盖人间千沟万壑,
虚空里没有陷阱。


◎视而不见而非忽略

水从草地上滑过,
从山石头上滑过,
水,不只是水,
水里有山峰高耸,
有峡谷幽深,
有雨伞,有蜻蜓,
有风马牛不及的这些和那些。

水拍着自己,也拍着别人,
拍一次,老一次,
拍一次,安静一分。
每一座山头静止,
峡谷只有开头没有结尾,
蜻蜓低飞入洞穴,
婚礼或葬礼行将开始,
锣鼓寂然,彩旗静谧。

水是一滴水,
也是一条小溪,一片海洋。
一次次浓缩,一次次舒展,
水的色泽,水的味道,
波涛汹涌,暗含于心。
一扇门一把钥匙,
一面窗一个按钮,
声音飞向天外,
春天背后,秋天背后,
水和水的距离,
用孤独者的目光去丈量。

水里水外皆有杂物,
视而不见而非忽略。


◎在尘世的视线之外

草地边我坐着看草。
每一棵草被风吹着,
想坐,坐不下来。
草叶擦着草叶,
草穗触着草穗,
一定在低语,
说着天空的空,
说着大地的空,
说着一物一物之间,
那一空又空的空。

草地的另一边,
另一个我不是坐着,
是割下一些草,
把草揉软,揉碎,
揉出草汁儿,
揉出甜,揉出草的心事。

我融入草的液体,
无色无味无形,
草汁流向哪里,我跟向哪里。
天空空着的,地上空着的,
空着之处草汁荡漾,
草的芬芳,草的柔情,
天地之间,随处可见,
我只是跟着,在尘世的视线之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