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 ◎ 妇科查体(8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李云 ⊙ 七月的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李云 ◎ 妇科查体(8首) (阅读705次)




◎妇科查体
 
大清早,我就把膀胱憋成了一个气球
在妇幼保健中心,我在取查体卡时
身后传来一个热情的声音:
“我们的诗人终于来了……”
她是查体中心的一位中年医生
一年一度的妇科查体
我体会了她太多的温柔
她的声音吸引了一排目光
那时彩超室门口
聚集了十多个女人,半小时后我回来
人还是那么多
我刚想离去,有个陌生的女人突然叫住我:
“姐,你比我来得早
请排在我前面吧……”
她让出一个空位,让我站过去
这让我很感激也很尴尬,因为那时
我的小腹就要爆炸了
她说她也一样。
终于轮到我们了:子宫——
乳腺——甲状腺——
机器的探头在我的脖颈处
停下来:甲状腺节结?
“哦,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等医生说完,我就急着下床
急着去排空自己
后来,在那个中年女医生的工作间
我又一次感受了她的与众不同
“噢姑娘放松,放松……”
“小云小芳,我们的女诗人
噢对了,对了……就这样……”
这情人一样的声音
让人迷醉,我忘记了她正把一个异物
插入我的下体。可是下一刻
我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呢,世上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幻觉
只有疼痛是真实的
 


◎茉莉花一样的女儿
 
我亲吻你那白色花瓣
如雨线吻上我的女儿
“对不起,孩子……”我声音微弱
一年年养着洁白的茉莉
 
十七年后,你终于走进了我的生活
——披肩长发,白裙子
袅娜的身姿……我想一遍一遍拥抱你
我确信你就是我的女儿
这多么不可思议
 
“为什么要杀害我?”
你满怀委屈和无辜,一个在我腹中
生活了三个月的婴儿
会一次次地归来?也许你从没离开。
你是泉水,是鸟鸣
 
你是阳光,也是我突然的悲伤
而茉莉花盛开的日子
你就是馨香的茉莉,你洁白纯净
你用纯净的真理
一年年敲打人间的门


◎回家小记
 
锦葵和令箭荷花装饰着父母的小院
此时蜜蜂停在南瓜花上
来自南山的泉水,正在小院喧腾
 
我们帮着父母一桶一桶地提水
试着把两个水缸盛满,而父母则像孩子
也跟着在旁边忙碌
 
一桶桶泉水映照着母亲的白发
和父亲的驼背……是的,父母老了
 
只有我们这些做儿女的
不时的从远方归来,才能制造出
他们孩子般的欢天喜地

 
◎白色的意图
 
从太阳伞开辟的暗道里抵达
我已栖身在雪花的记忆里
 
与雪白、纯洁,甚至与一颗不死的心
在一起。这样多好。
 
你知道我是如此喜欢白色
你知道这样我就可以安心了
 
你看纷纷扬扬的白色
落下来了,我不知道哪是雪花哪是樱花
反正都是我喜欢的
 
白色小镇、白羽毛的鸟儿
风吹动着白茅草
白色一直在我身边跳跃着、鸣叫着
 
白色浪花落下
又升起,在我的体内一次次循环不止
 
亲爱的,白色总在试图告诉你
我还活着,一直活在爱中
 
 
◎万物各得其所
 
我喜欢鸟鸣里起伏的泉水
也不排斥蝉声中装着的炸药
 
这样一个夏日的清晨
鸟鸣在窗外,蝉声在树上
欢快无处不在
 
此时有人又在谈论世界杯
他们高一声低一声
一路追赶昨夜败下阵来的欧洲红魔
 
而一双白鸟
此刻正安静地飞过人世
 
这样的早晨多么美好,万物各得其所
而我仅在书房独坐
心里装满明月清风和寺庙
 
 
◎复活记
——对一次低血糖的描述
 
我对它望而生畏
一个白球?不,一轮白太阳
来自我的眼底
又像是来自无穷的海水
当我从梦中惊醒,我说:
“快!我低血糖了……”
——白球滚滚而来
带着神秘的波浪
此刻我血液中的糖只有3.1
它还可以更低
当白球变成蓝色的球体
我就会被一个巨大的洞吞噬
这时来救命的
是一瓶含高糖的可口可乐
当我的爱人抛开血糖仪,把可乐
递在我的手里
痛饮之下,我由一个即将溺死的人
很快变成了一只轻盈的小鸟
很快,我就飞离了危险的洞口
可是险峰之上
我还能再飞多久?
我悲伤地望着我的人世
——这里有温暖的生
有绝望的死,有爱有恨
人世的一切带着各自的光芒
转动着,燃烧着
推动长长的回忆
可我在哪里?我们又在哪里?
天呢我看见我在消逝
我在风驰电掣奔向天空的尽头
群星之间,当我再一次认出我的灵魂
它已巧妙地躲过又一轮追逐
步入了复活的轨道

 
◎来吧我的小孩
 
来吧我的小孩,生命的火花
崩发出魔幻的人性
你在苦难的魔轮上转圈
 
——毒奶粉,假疫苗,三色幼儿园
恐惧倾泻而下,塞满人间
 
成长的风将你们
吹得东倒西歪,可是我的小孩
你们还得到来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倾身于绝望的悲歌
死亡重新降临,可是我的小孩
你们还得到来
 
——抓紧那轮人世的太阳
这里有你想不到的惩罚和奖赏
来吧我的小孩
 
来吧我的小孩
你们要沿着一条金色的大河而来
 
在人间你们远可以
尽情释放你们的笑声和哭声
既然七月雷电轰鸣,既然血液已经苏醒


◎星夜读诗,致博尔赫斯
 
星夜。您告诉我
“大胡子的巫师代表天命”
可我知道,要想成就最好的自己
必须忘掉这些灵媒虚设
今夜当目光
穿透黑暗,我命令自己必须
抓住那颗星辰
必须!此时有神秘的光线
从天而降,我终于捉到了自己
长长的影子
 
您知道的,无数个夜晚
我都在努力跳出自身的局限
我渴望与最真实的自己
融为一体
可是此刻,我不得不一边凿洞取光
一边持烛奔跑
现在我遇见了一个纸人
那是十年前的自己
我决定携带着它一起奔跑
 
“对!继续追赶星辰
直到成为你自己!”
此刻您从一首诗中
给我发出指令,而在与巫师的征战中
我仍然热爱佛光
照见的一切
我爱匕首闪射出阴影的律法
 
注:“匕首闪射出阴影的律法”来自博尔赫斯的诗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