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在岛上·2018第2季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衣米一 ◎ 在岛上·2018第2季



 

◎布偶猫
 
纯种布偶猫,拥有盛世美颜
身价昂贵。其中一只
从一个著名城市的
一个富足人家的
七楼掉下来,摔死了
当牠看到那个没有关严的窗户
就跳了上去
当牠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
牠的灵魂
就先于牠的身体长出了翅膀
2018.5.4
 
 
◎贫穷
 
老鼠多么贫穷。它们敏捷灵巧
却饿着肚子
善于翻墙打洞
却偷不到填饱肚子的粮食
一只老鼠,一生要躲过
多少老鼠笼,粘鼠板,老鼠药
才能不死于奔波和陷阱
一只老鼠,要历经多少苦难
它的原罪才会得到命运的原谅
2018.5.5
 
 
◎红字
 
墙上被写上“拆”字的房子
像一个被判了死刑
又无力上诉的人
呈现出破败之象,和倾倒之势
仿佛这房子认识这个字
懂得其中的含义
知道即将降临的命运
我家就有一套这样的房子
我每去看它一次
就多看到一层哲学意义
其中的侮辱和折磨
是霍桑《红字》里写到的
2018.5.6
 
 
◎船
 
这几天,总有几艘船停在海面
日照下的船身
有的红色多一些
有的黄色多一些
明艳和沉静。我认为
它们停在那里
因为阳光和海,船才成其为船
或者,此时此刻
因为这些船,阳光
才成其为阳光
海才成其为海,虽然
阳光大于海,海大于船
2018.5.7
 
 
◎夜晚降临
 
出租车跑十分钟
堵五分钟
车里的我安然若素
更远的风景
更多的人
更纷繁复杂的生活
都在手机里
而车窗外
夜晚降临
仿佛一只最大的鸟
收拢了翅膀
2018.5.9
 
 
◎这一天
 
他杀死女孩后,对抓他的警察说
女孩吊在天花板上的样子
像在为他跳芭蕾
这是我今天知道的
最难受的事情
也是最可怕的事情
那女孩如我,恐惧地颤抖
绝望地痉挛
双眼渐渐熄灭亮光
那被称为父母的人,如我
心如刀绞,彻夜痛哭
从此一边活着,一边挖着墓穴
一边活着,一边埋葬着自己
2018.5.11
 
 
◎启示
 
我养的白掌,快被太阳晒死了
叶子下垂,没有水分,没有光泽
那时,我正读《圣经》
约瑟的哥哥们
从埃及返回迦南地
驴子驼着粮食。当他们发现
买粮的银子仍在各自的口袋里
便惊慌自问,这是神向我们作什么呢
我被这句话触动
起身离开沙发,就在那一刻
我看到了
花盆里的白掌,正在受难
2018.5.13
 
 
◎大海
 
没有什么比海
更适合蓝色了
如果是在酷夏
海,几乎是最蓝的
而且只涌起低矮的波浪
女士们先生们
在烈日下暴晒
几乎一丝不挂
烈日的舌头舔遍他们全身
有一个孕妇
穿宽大的蓝色孕妇裙
遮盖住
隆起的胸部和腹部
她正孕育着一个大海
2018.5.14
 
 
◎爱情
 
在蓝色和红色之间
选择红色是这一刻的想法
在蓝色和红色之间选择蓝色
是上一刻的想法
在蓝色与红色之间游移不定
那是刚开始时的样子
有一段时光,我年青,貌美
用蓝色墨水写情书
用红色墨水写绝交信
2018.5.17
 
 
◎抵达
 
离开岛,每一次都是以鸟的方式
腾空而起,绝尘而去
但我并不认为,金属的翅膀
就比血肉的翅膀更可靠
每一次,当离地一定高度后
便心生恐惧。但我深藏这恐惧
深藏起自己的破绽。我颤栗着
仿佛即将抵达爱的深渊
2018.5.19
 
 
◎希思街夜色
(读格里姆肖油画)
 
皓月当空。希思街
有雨水,雾气,和路灯的倒影
两边有楼房,有窗户
我猜想,有人的房子亮着灯光
没有人的房子没有灯光
画布上,走在希思街上的人都背对着我
都几乎不发出声音
离我最近的女人
穿有皱折的黑色长裙
她是贵族的。她没有伴
半举着刚刚收起的伞
一百三十六年了,我知道
她是复杂的,潮湿的,老去的
有什么事情,正静悄悄发生
2018.5.23
 
 
◎开花
 
她跟我一起,并排走着
突然她的手臂开了一朵花
她的颈部开了另一朵花
非常美,她已经不是正常的女子
她已经不能正常地
与我并排着在外面走
她比我美多了,因为
她的身体,到处都可以开花
现在,她要么将自己插进花瓶
要么,别人将她插进花瓶
2018.6.10
 
 
◎空房子
 
一间没有住过人的房子
没有人在里面
做过饭吵过架
没有人在里面做过爱
它是新的。真是太浪费了
风总往房子里吹
风仿佛在寻找一个人
光也照进来了
像一只手电筒
那样对着白墙晃动
2018.6.11
 
 
◎余晖
 
海面上全是夕阳的余晖
看起来,海边的游人
也全被玫瑰色的余晖所吸引
有的人用手指着夕阳
给另一个人看,有的人拿出手机
将这一刻拍下来
在海边,我总遇见那个
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
因为安静,活得像一株植物
看起来,他对余晖无动于衷
他的父亲来回推着他
因为平静,他的父亲
看起来格外温和,温暖,
仿佛余晖进入了他的身体
2018.6.13
 
 
◎结果
 
海芒果,有毒的植物,正在开白花。
旁边的椰子树,有的挂着一个果子
有的挂着一串果子,有的没有结果子
树杆一样笔直,树叶一样宽大。
 
而我的一个远房姑姑,为了生儿子
连着生下四胎女儿,整个身体呈下坠之势。
我的一个老同学,因为子宫发育不良
不能怀孕,离了两次婚,中年辞世
到死也没有获得人间幸福。
2018.4.12
 
 
◎海鸟
 
海鸟在海面上飞时
是变化莫测的
它们的下一个动作
下一个方向
是我的未知世界
它们飞了又飞
一大群
在阳光中熠熠生辉
看起来,不仅仅
是为了活着
也绝不是
为了成为好看的银子
也不是为了让我看到
然后说给你听
2018.4.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