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乞 ⊙ 落地为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往相反方向

◎苏小乞



  希望每一次提笔,都能记下我内心的一些感受与触动,这是最大的幸运。我对笔这东西没有足够的把握,它有时并不听我使唤,有时站立原地很久,静止不动;有时朝着我相反的方向移动,滑向深渊。
  
  已经是深夜了,坐下来,想写一首久违的诗,但不能,我握着笔尖的手和感觉都这样告诉我。这种遭遇对我而言,并不陌生,我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过多琐碎的事情和单纯的空闲都没有好处。这些日子,我任凭自己闲下来,仿佛自己对自己的命运前途了如指掌,然而事实却是表面平静,内心浮躁。
  
  契诃夫说:“不和男人交际的女人,渐渐变得憔悴;不和女人交际的男人,渐渐变得迟钝。”我不同意后半句,男人交际的范围应该不囿限于女人,生活中应该有更多的东西值得他们去交际。不和自己的所好交际的男人,渐渐变得迟钝,这样才对。
  
  我不喜欢顺理成章的东西,就像在小说、诗歌与散文中,我更热衷于诗歌、散文,我喜欢随心所欲,信手捏来的文字,对长篇累牍有一种排斥感,尽管人类历史文学的精华大都集中在小说、戏剧,而不是在诗歌或散文。也许心灵深处的苦难、尊严和优美更能在宏伟篇幅中得以展现。

  在寂静无声的夜晚,想自己就在某一个人的梦中,这无疑是一种幸福的感觉。此时,如果一首诗突然来造访,那更将是被幸福包围的幸福。

2006.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