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 ⊙ 沈奇评论专栏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天生丽质》 【辑 四 · 22首】

◎沈奇



干净,飘逸,却又充盈着世间的爱意。汉语可以如此澄澈。汉语诗也可以在翻译体的曲折之外,另种简劲格。
 —— 姚  丹

像是“荒原”上的一株青绿的草,格含蓄而细腻着唯美的意志和一自由的传达管道,切入我存在的核。
 —— 虹  影

有独钓寒江雪的自得——以怀柔万物之心,偶遇或琢磨而成的诗语,微言大义;写来意犹未尽,读后余香悠长。
—— 杨于军

巧妙事理,情自在,藉,性盎然。古今,情理,禅与诗,象境,多重度巧妙交融,感通无碍建的实验,引探究古典诗学代建的有效和可能。
—— 孙晓娅

端庄、细腻、婉啭、沉静,用了另外一套非重非轻的笔法。每个字落到纸上或地上,不会再砸出小坑来了,而是出乎意料之外地荡起了涟漪。
—— 路 也

代人的眼光,去找那些在橡皮擦痕下的、有着永意境之美的古典言的影子,并让那些相互漠立的文言与现汉语,在形式的转换中,得新的生命。
—— 孙金燕




雪拥群山壮
雁引残云飞

如梦古意,邀你
去有或没有的
梅下,站了一会

只是站了一会
听:心中冻土
流出一江春水


晚 钟
没有比现在更暧昧的时刻

——霍然立定
你,微笑并沉默

几抹残阳
自远山的云隙
破身而出

悟,或不悟

一月独明
天心回家


杯 影
薄暮月初升
能饮一杯否

尴尬在于——
无论人事还是季节
都不会  因你
心情的变化 
改变它们的流程

杯空
影空

除了和虚构中的
两只乌鸦
愣了一会神
天按时黑了



孤云如佛
独立晴空

孤云不语
  无雨

雨在心里
语在山溪

其实孤云不孤
孤独的  只是

那片  再无其他
云彩的……天空



别 梦
梦田春早

早于鸭,早于梅   
早于繁华过后
那人世的追悔

……相信了一切
也便遭遇了一切
生来自由 
永不设防的灵魂啊
收获的只是
破碎的高贵

却问梦归何处?
一地鸡毛
满天星辉



天生高贵者
无从伤害
谁能伤害一片云彩?

因纯粹而素宁
而优雅   
经由凝视的透明
减轻命运的重负

无序
无核 

如前世今生的彩排

幕启 
幕落

微笑已在
千里之外



的事闲放
衣袖自然香
莫念秋风为何凉

——了然“人物”
比之“天物”
总少不了  那点
无奈的恓惶

而假若 
不再玩“撵兔子”的
现代游戏
  自在
兔子也安详

知常而明
尽日无梦
远山独苍茫


始 信
繁华一半,执于身
寂寞一半,执于心

半个月亮升起来
云淡,风细,人清

今生的骄傲与荒寒
说与谁听?

而或许,繁华
是寂寞的容器

寂寞是繁华的月
——月落有声!



人间四月芳菲尽

……最初的台词
风格渐失,只剩下
演出的习惯

你不知道:是否
还需要为残余的留恋
找回初稿中的修辞
只是发现,当
舞台的灯光
愈发明亮时
你的心却更暗了

——也更习惯于
在郁积的阴影里
寻找空洞的温存

桃花 
人面
夜雨两不知

香 君
把春天做过的
梦,在秋天
再做一遍

互为镜像的投影
有静电触人!

云深不知处
天怜芳草 
君子自香


冷 梅
对寒冷的敏感 
早已深入骨髓
——不能再等呵

火焰之英
初雪之魂
一花一个拼命

……叶,落红
以及沉默的根
都是后来的事了



绿意阑珊
秋的掌纹
斑斓如蝶

生命,原本是
一次借住——
种子感恩的 
永远只是土地

曾经青春不还家
夕阳黄昏
却化春泥更护花

——神的法度
西风残照
高天厚土



深刻还是留给腊梅好了

  只想拥有 
一怀如云的绿寂 
和宁静的窈窕

美目顾盼——
从丝绸的黎明
到棉布的黄昏
然后美目空茫

然后留一点小小的
疼,在夜的心上
在时间的某个裂隙
  记起 
或者,被遗忘

白云淡定
落花安详



命中注定
你是古典的先锋

懵懵懂懂
颠狂了半个早春

——业身自现
真魂儿却去了一边

唉!容颜是无常的
你偷读过人间情书无数


苦苦的 

  五月端阳
陪那个叫“屈子”的诗人
做几天“门神”

礼失求诸于野?!

也曾少可入药
典名“茵陈”
清肝  明目  滋阴

  亦可入诗
再老便只是禅了
无须打坐  只是

静静的 




剩山薄暮
有菊生焉

低,低到尘埃里去
再从尘埃开出花来

这赎身的轮回啊
依旧——
世家风致
清流做派

薄暮:开花就好
剩山:有菊就好

至于傲霜傲雪
的事,便留给
梅表姐是了……


依水而吟
抱石明志
澡雪洗心

慢慢洗,不急
老祖宗传下来的
君子风度
淑女气息
被你悄然洗出 
素面朝天的清丽

清丽如诗
冬日沉香
淹留  弥散

散至花非花水非水
石也非石时
听居室主人自语——
至诗隐修
大德无胜

……窗外柳烟
报晚春消息


仿
怎一个暮春时节
繁华次第落尽

桃花自忖——
反正要亡
索性烂漫到极致

……显见是瘦下去了
这结局,早已命定

尔后 
尔后
且看一地残红



老瓜无须敲
一一早熟了

家雀无须叫
一一自己到

好花无须采
一一画上有

心香无须烧
一一风知道

知道
知道

猫打呼噜
斜阳话庄骚




“女”死了
  还活着

大写的“人”也死了
  还活着

“性”死了
  还活着

浮世的“命”也死了
  还活着——

一枕黄粱,千载白云
虚无啃了脚后跟!

春尽也,且清醒中
做梦,无关风月……



  是古典
  是早先

错过古典
便是错过
黎明的呼吸

怀念早先
便觉衣袖飘动
暗香梅花消息

说来陈词滥调
胜过一地鸡毛



夕阳无限好
好在黄昏
上帝的安排有点“萌”

三杯茶
半句诗
两笔丹青

……暮色里,你的
身影,共秋水长天
潦潦、草草、松松

  一字如书
—— 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