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以鲜诗集《我的聂家岩》近日出版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向以鲜诗集《我的聂家岩》近日出版


2018-10-08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将“聂家岩”少年时光以诗再现

向以鲜完成“我的三部曲”

幼年时的向以鲜,被弹棉花的铮铮铁声迷住了,“我觉得那简直是乐器。所以我给大人说,我的理想是将来当一名棉花匠。”多年后,向以鲜将这种迷恋写成了一首诗《棉花匠》“迄今为止,我仍然以为/这是世上最接近虚空/最接近抒情本质的劳动/并非由于雪白,亦非源于:漫无边际的絮语/在云外,用巨大的弓弦弹奏/孤单又温柔的床笫。……我一直渴望拥有这份工作/缭乱、动荡而赋有韵律/干净的花朵照亮寒夜”。除了渴望弹棉花,向以鲜回忆他在聂家岩的饮风少年时光,“都是砍柴好把手/鲤鱼背,月芽刃/青石条磨成了银子/天刚麻麻亮/一柄弯刀,一根绳

/砍柴功夫在柴禾之外/先砍薄雾再砍露水/深林返照着刀光……”这个场景进入了向以鲜《砍柴少年》诗作里。

银卷尺,香樟树,妈妈的菜园子,雪夜火塘,谷垛,亮瓦,细斧,柏木,松树的火,梦花树;纸飞机,竹电话,照水井,泉水引,砍柴少年,棉花匠;捉雉,射蝉,拉二胡,食桑葚的男孩,萤火虫之夜;看火车,大尖山和响滩子,碑岩河。……

离开聂家岩整整四十年之后,少年向以鲜成长为诗人。他写下了《我的聂家岩》。用整整一本诗集的分量,诗人为我们再现了他的故乡和童年生活。《我的聂家岩》由六个章节构成,试图透过一个乡村孩子对意味复杂的故乡(聂家岩)生活的回忆、纠缠、打开与抒写,以切片、特写、慢镜头或长镜头的方式,呈现一出正在消逝的乡村旧日生活图景,同时也是一部从故乡到成都的乡村孩子成长心灵秘史。耐人寻味的是,诗集中附有诗人向以鲜的大哥向以桦为《我的聂家岩》所画的12幅精彩钢笔画插图,兄弟联袂诗画合璧,一如共同的年少时光。

《我的聂家岩》也是向以鲜继《我的孔子》(2016年)《我的发音》(2017年)问世之后,由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的“我的三部曲”最后一部。向以鲜的诗歌艺术在行内口碑不俗。著名诗人吉狄马加认为“他是当代重要诗人中,能把咏物与哲思融合得最好的极少数人之一。”

一个诗人以精微的技艺铭刻他的村庄志和个人秘史,每一细节都足以让人与记忆中的世界和解。借助童年回忆,通过语言完成了类似于生命个体一次关乎“精神还乡”意义上的抵达。正如生命之旅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起点和出发地。而生命的终极归宿与价值莫过如此。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封面新闻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