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狄马加获波兰“表现主义凤凰奖”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吉狄马加获波兰“表现主义凤凰奖”


2018-09-21


  9月18日,波兰“塔德乌什·米钦斯基表现主义凤凰奖”颁奖仪式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中国诗人吉狄马加为本年度获奖者。据悉,这是该奖项设立以来首次颁发给波兰本土以外的诗人。
   评委会在颁奖词中表示:“这是纯粹诗歌和抒情性超越的巨大力量的典型案例,这种超越植根于古老的自我意识和元素图景之中。我们赞赏其精彩的诗歌创作,同时钦佩他在国际文学交流方面的巨大贡献,这一切使他已经成为在世界范围内推广中国文化的重要使者。”
  吉狄马加从评委会主席大流士·莱比奥达及评委会代表手中接过奖章。他在致词时表达了收获奖项的欣悦之情,并就诗歌写作的责任意识指出:“如果诗歌仅仅是一种对自我的发现,那诗歌就不可能真正承担起对‘他人’和更广义的人类命运的关注”。他同时表示,在当前的时代,作为一个有责任和良知的诗人,需要将捍卫人类创造美好生活的权利视作义务和责任,并加以观照。
  波兰驻华使馆文化参赞蔡梦灵在发表贺词时强调,今年是米钦斯基逝世100周年,也正值波兰获得独立100周年,吉狄马加于此时获奖意义非凡。
 


  诗歌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艺术形式

  环球时报:您获得过很多国际大奖,此次获得波兰奖项,意义有何不同?
  吉狄马加:波兰是很重要的东欧国家,我们和东欧的关系很密切。波兰虽然在世界范围内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国家,却是一个文学大国。波兰在历史上不断被周边一些强大的国家肢解或侵占,波兰作家、诗人对生命的理解,对苦难的呈现是深刻的。20世纪以来,波兰涌现出许多伟大的作家和诗人,产生了4位诺奖获得者,像切斯瓦夫·米沃什、申波尔斯卡等。从“五四”以来尤其是鲁迅那一代作家,就开始大量介绍东欧被压迫国家的优秀文学作品。这些作品对中国现当代文化产生了深刻影响。波兰和中国有很多惺惺相惜的地方,有天然的民族感情。到目前为止,波兰出版过我的4本诗集。出版中国作家、诗人的翻译作品,也是让中国文化更好地走出去的一种有效方式。
  近十来年,也有很多重要的波兰诗人、作家到中国访问,见证了中国人民创造美好生活的实践。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这个奖是颁给我个人的,但我认为他们也是颁给中国当下诗歌写作的群体。另外,也反映出一个重要趋势,今后的国际文化交流要走向更深的维度,一定要加强作品之间的相互翻译。外国特别是西方翻译中国文学作品的量与中国翻译的外国作品,是不成比例的。应该让外国深入了解中国作家、诗人的写作,就像我们深度了解波兰的重要作家、诗人的写作一样。或许这是一种更具基础性和恒久影响力的交流。

  环球时报:诗歌对于不同民族的文化交流、民心相通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起到了什么作用?
  吉狄马加:我认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仅仅是在政治、经济层面上的,还是一种文化上的联系。我个人历来不认同所谓的文化冲突。它是虚拟的,不存在的。实际上,人类伟大的文明,不管是东方文明还是西方文明,不管是中国儒家文明、印度文明,还是伊斯兰文明、基督教文明都有很强的包容性和兼容性。对于民族与民族、心灵与心灵之间的沟通来说,诗歌是一种深度的心理交流。彝族有一句谚语:诗歌就是语言中的盐巴。盐巴对人类是很珍贵的,诗歌也是民族语言里最精粹、最精华的东西。事实上,诗歌、音乐和绘画,都是人类精神创造中站在山巅上的东西,表达人类精神情感最基础、最根本、最带有本质意义的东西。你很容易通过诗歌进入这个民族灵魂最柔润的那个部分,感受到彼此的良知、对自由的向往、对美好生活的赞颂和渴望。

  诗歌在中国回暖是必然现象

  环球时报:近几年,《诗词大会》《为你读诗》等节目越来越多,很多中国人又开始读诗了。诗歌在中国开始回暖了吗?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吉狄马加:今天诗歌的回暖是一个必然的、正常的现象,这说明我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精神文明建设也摆到了很重要的位置,这是一个好事。诗歌不能高高在上,要进入公众生活。更多的人阅读诗歌就反映出整体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在物质建设到达一定阶段时,对精神生活的需求是任何一个健康、向上、理性的民族应该有的。诗歌是有教化作用的,从小读唐诗宋词,对一个人陶冶心灵、塑造美好人格是很重要的,甚至有些诗会滋养他一辈子。
  环球时报:您认为,现在人类处于怎样的时代?诗歌在当下的价值是什么?
  吉狄马加:我并不是一个怀疑论者,但我认为人类现在确实面临很多问题。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整体的精神世界都面临着精神的失落。意大利诗人蒙塔拉说,人类经历了很多物质和技术进步,但如果加上它们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多时候却没有增也没有减。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发生着剧烈变化。我们现在经历的几十年相当于过去走过的几百年。一个多世纪以来,人类拥有了原子能、计算机、基因工程、数字货币……但是,同样就在今天,叙利亚儿童在炮火和废墟上的哭声,并没有让屠杀者放下手中的武器。在今天的人类手中,仍然掌握着足以毁灭所有生物几千遍的武器。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给诗人写出真正具有精神高度的作品提出了更高要求。你怎么能深入人性中最复杂的部分来洞察这个时代,写出这个时代最幽深、最微妙、最具本质意义的东西,怎么能解释出这个时代的真相。所以,诗人一定要在场,要有现场感,你的作品一定要和今天的生活有关系。

  生命的本质是对生命的尊重

  环球时报:似乎诗人往往在不得志时才会思考人生,写出好诗,是这样吗?
  吉狄马加:某种意义上说,诗人就是预言者。对生命体验和探寻,当然需要一种特殊灵感,但更重要的是,诗人必须揭示事物的真相,并给人类提供心灵的慰藉和温暖。有些人对精神的探索与现实生活赋予他的东西有关,有的则没有直接关系。比如,伟大的德国诗人歌德没有经历过所谓肉体的磨难,但他的旷世之作《浮士德》却揭示和呈现出人类精神最隐秘的那个部分。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可以说是拉丁美洲的一部“圣经”,据我所知,他在写这部划时代的伟大作品时,他的夫人就是赊账也要保证他每天有面包吃,有牛奶喝,房间里有暖气。很多时候,伟大作品的产生,许多要素都不可或缺。当然,任何时候,作家和诗人都是伟大的现实与生活所养育和催生的。
  环球时报:有人认为,作为诗人,您是以一个觉悟者的身份启蒙世界。在一个觉悟者看来,生命的本质是什么?
  吉狄马加:我觉得生命的本质,就是对生命最真实的呈现,从人道和伦理角度看,就是对每一个生命都予以尊重。万事万物在宇宙中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生活在一个整体的生命链里。人类很长时间把自己看成是世界的主宰。实际上,地球很大,宇宙很大,有多少生命存在于宇宙空间里。对生命的尊重不仅是对人类自身生命的尊重,还包括对万物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不仅仅是一个一般性的错误或正确的判断,还应站在道德的高度看待。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在一个人类与其他生命共存的宇宙空间里,让生命获得更多意义。生命的意义永远是我们赋予它们的,也正因为生命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人类才有活下去最充足的理由。否则,生命就是荒诞的,甚至是虚无的。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综合报道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