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湘南《深圳时间》出版发行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谢湘南《深圳时间》出版发行


2018-09-01



深圳商报记者 刘娥

  “深圳这样的经济前沿阵地,和诗太远了……”曾有人认为深圳这样快速发展和急剧裂变的城市,没有诗,或者说缺乏诗意。然而,有这样一位诗人,以他在深圳的生活轨迹,展现了深圳的诗意,呈现出一个现代性城市在嬗变中所生发的跟当代诗歌有关的人与事。
  他叫谢湘南,深圳“70后”代表性诗人、作家、媒体人。他用诗歌叙事记录这座城市几十年的变迁,也以诗歌的角度打开了一个了解特区发展历史的切口,并告诉人们,这里有着活色生香的诗歌现场,也有着诉不尽的诗歌往事。近期,他的新书《深圳时间:一个深圳诗人的成长轨迹》作为深圳人文非虚构丛书“我们深圳”中的一本,由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出版。近日,记者对谢湘南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述这座城市的诗歌往事。

曾被贴上“打工诗人”标签

  正如书名《深圳时间:一个深圳诗人的成长轨迹》所示,谢湘南的个人诗歌史,与他和这座城市的关系高度一致。他1993年抵达深圳打工并开始写诗。在1993至2003年间,他先后做过五金电镀厂搬运工、纸厂装配工、电子厂机床工、图书馆保安、质检员、人事助理、女性用品推销员等十余种工作,在2003年10月进入媒体并工作至今。复杂的生活经历为他的创作打下了基础,曾出版诗集《零点的搬运工》《过敏史》《谢湘南诗选》,他的诗作曾获第七届广东省鲁迅文学奖、深圳青年文学奖、《诗选刊》2010年度最佳诗歌等奖项,入选上百种当代诗歌选本。
  因为是打工者出身,当时谢湘南被贴上“打工诗人”标签。而他对过往的身份和经历直言不讳,并说这对他的写作影响至深。在他的三本诗集中,2000年出版的《零点的搬运工》, “打工”的成分居多,记录性强。从“深圳早餐”“生产”“工伤事故”,到“玩具城”“葬在深圳的姑娘”“样板房”“在16楼卫生间看广深高速公路上的流逝”等,在枯燥乏味的打工生涯中,谢湘南保持着敏锐和深刻的洞察力,在钢筋水泥之间发掘诗意。
  谢湘南坦言,“打工者”身份,是他对这座城市最早的观察角度。进入媒体工作后,作为一名文化记者,他对这座城市的了解愈深,对于深圳人的身份更加认同。“最近这些年,从个人角度,已开始把这个城市当成了自己的家园,这种身份的转变,其实也潜在地在影响着我的写作。”

轰轰烈烈的诗歌往事

  深圳,是谢湘南的诗歌现场。而由他牵连出来的诗歌种种,可大略挖掘出深圳早期的诗歌现场。
  因为同样的“孤独感”,一群诗人在1998年聚到了一起:安石榴、潘漠子、谢湘南、大伟(后来改笔名为张尔)、耿德敏、黄廷飞、陈末、魏莹,后来还有:黑光、乌沙少逸、黛伦、余丛、黄俊华、金鹏科等人,组成“外遇”诗人群落,创办诗刊《外遇》,并推出最有影响的一期——“中国70后诗歌版图”。这起诗歌活动,在当时的深圳文坛引起颇大关注。深圳商报后来还报道了“外遇”诗群,题为《深圳打工诗人群落》。
  不过 “边缘客栈”诗人生活漂泊,境遇坎坷,最终《外遇》1998年5月创刊之后,为期不到1年陷入沉寂。不管怎么样,如《外遇》主编潘漠子所说,《外遇》的艰难创刊,标志着深圳这座移民商城终于浮现自己在纯粹意义上的诗歌专柜。
  2002年5月底,随着网络诗歌论坛的兴起,“广东诗人俱乐部”在诗生活网诞生,谢湘南首任论坛版主。谢湘南表示,当时的“广东诗人俱乐部”形成一种良好的讨论诗歌的氛围, 吸引并凝聚了一批诗歌爱好者和写作者。当时活跃在论坛上的诗人有大草、李以亮、黑中明、水木菁华、花间一壶酒、宋晓贤、一回等。而诗刊《白诗歌》,正是脱胎于当时在“广东诗人俱乐部”玩耍的一群深圳与广州诗人。
  在谢湘南看来,深圳的诗歌现场不仅活色生香,甚至轰轰烈烈。除了早期的诗人群落和民间诗刊,还有后来诗人张尔(《外遇》时期,他叫大伟)2012年创办的《飞地》,以及2012年创办的诗歌品牌活动“第一朗读者”,由晶报与中心书城发起的创办于2007年的“诗歌人间”活动等。而谢湘南将他和他的诗歌往事,在新书中娓娓道来。

个人对时代巨变的回应

  关于新书《深圳时间》,谢湘南说:“我1993年来到深圳,这本书以我踏入深圳的时间为起点,跨越25年。这本书是私人性的,也具有公共的属性。它粘合了我与深圳可能丢失的珍贵记忆。”
  深圳特区刚过完38周年生日。谢湘南表示,论年龄,深圳是一座年轻城市;论体量,深圳是千万个“我”的容器,是一个充满各种写作可能的城市。“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四十年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图景。从我个人的角度讲,《深圳时间》是我对这个巨变时代的一个回应,是时代浪潮在我个人身上所展现的些微的吉光片羽。”
  在《深圳时间》书封上,有这样一句话:“一座城市如何找到自身的意象?”对谢湘南而言,这关乎他在诗歌方面的抱负和野心。他说,城市意像是现代诗歌写作的核心。波德莱尔赋予了巴黎忧郁的意象;在纽约,人们会想起惠特曼;在伦敦,则会想起艾略特的《荒原》。“那么,我能赋予深圳什么意象,这是我在思考的问题。我想以自身的写作给深圳一个让人难忘的意象,这是今后要继续努力的一个方向。”他说。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深圳商报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