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芒克香港书展聚首:语言存在,诗歌就不可能消亡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北岛芒克香港书展聚首:语言存在,诗歌就不可能消亡


2018-07-28




凤凰网文化讯 2018年7月21日,第29届香港书展迎来了一场重量级活动,著名诗人北岛、芒克以“往事与《今天》”为主题,回首了那些与诗歌有关的岁月和记忆。近千人的会展中心演讲厅座无虚席,没有登记座位的听众,也都挤在隔壁分会场通过直播观看对谈。
 
5月的时候,北岛和芒克在参加凤凰网文化“春天读诗之夜”时就向观众预告了他们将会在今年的香港书展上对话,那天北岛还拿着芒克的两本新书跟大家推荐——一本《往事与<今天>》、一本中英文对照诗选,如今前者的书名成了对话的主题。
 
也是在“春天读诗之夜”上,北岛感叹他与芒克在1972年冬天相识,转眼46年了。芒克也还记得当时的北岛是北京四中的高中生,自己是北京三中的初中生,所以北岛比自己“有文化”,到了香港芒克依然不忘调侃他们的相识,他说北岛是民国生人,自己是新中国生人。而他们相识的6年后,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最知名也最重要的文学杂志之一《今天》诞生了,北岛说《今天》的最大意义在于“颠覆了官方的话语系统”。
 
1980年,办了9期的《今天》被迫停刊。1990年,《今天》在海外复刊,北岛继续担任主编,直到今日。
 
在北岛看来,正是这样的坚持,使得《今天》成为“卡在权力与金钱合谋的全球化喉中的一根刺”。对于69岁的北岛而言,那些曾与诗歌和《今天》有关的日子或许充满美好,他在文章中写过:“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然而现实的落寞总是马上扑面而来——“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对话中,他屡次提到“伤感”二字,《今天》是他的骄傲,但也有太多的遗憾和无奈。
 
芒克对《今天》的记忆则不像北岛那么美好,在他看来,那段时间“哪里有什么美好的日子,东躲西藏, 就是混日子”,他再也不想办诗刊了。如今的芒克以绘画为生,二十几年没写过诗了,他笑称“有人靠写诗挣钱吗”,而那些他画的画也只被自己视为商品而非艺术品。
 
1987年,北岛辞国,从此天涯漂泊,遥望故土,中文是他唯一的行李。2007年,香港中文大学向北岛抛出了橄榄枝,他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了,并且在一个离“家”最近的地方。说起这次归来,北岛认为自己的晚年非常幸运,因为“终于回到了香港,和大陆有关系了”。
 
近十年,北岛的作品不多,这其中有身体的原因——2012年中风之后他一度连语言能力都丧失了,也有他新的考虑——他想做一些对中国文化有影响的事。他创办了香港国际诗歌之夜,让各种语言的诗歌之花盛放在南国;他主编“给孩子”系列图书,将文学的种子播撒在那些单纯稚嫩的内心之中。北岛说,他希望通过“给孩子”系列,改变教育体制和思维方式,并且增加创作的可能性。
 
诗人已然老去,诗歌何去何从?对于未来,芒克是充满信心的,他说语言是人类重要的财富,有了语言才有了交流,可以抒发自己的想法,语言存在,诗歌就会延续下去,不可能消亡。虽与诗渐行渐远,但芒克的诗心未死,诗情未灭。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凤凰网文化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