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以亮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910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札记(2013,4)

热度 4已有 49188 次阅读2013-4-2 11:00 |个人分类:札记|系统分类:随笔

札记(2013,4)

我要求自己独立,而不狭隘。如果不能同时做到,至少做到其中之一。 

在今天,特别是在中国,所谓虚无主义者,并不是指那些否定客观世界的人,恰恰相反,是那些只有物质世界,绝不相信任何人类真理的人,他们是真正的,彻头彻尾的虚无党。 

没有是非的人最喜装作大度、深沉、终极正确,貌似公允,鲁迅大约见过太多。一味主张容忍、宽容、理性的人最没人味、最无良知。正义不张,是非不清,在这样的前提下叫喊什么宽容和理性,真是帮凶,为虎作伥,伪善至极。你有点血性,他们就说“戾气”可怕。怕什么?怕失去他那点既得利益,怕坏了他那点可怜的和平主义。貌似理性宽容的容忍,降低的是作恶者的成本,使其有恃无恐。貌似周正公允的和平,不过是奴隶主的伪善,而一些本是做着奴隶的人,如果不是企图分一杯羹,就是血性缺失的阉人。 

欺骗之所以得以成功,难说没有被欺骗的人喜欢上当的原因(他根本就没有运用自己的理性,喜欢处在康德所谓未成年状态);奴役之所以得以进行,同样不能说没有甘愿被奴役的因素存在,所谓自甘奴就是以丧失精神为“舒服”的。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北岛这个话,我越想越觉得不通、不对劲。以一种伤感的、迷人的失败主义魅惑人,再佐以一些愤世情绪显示其诗人气。要做梦,是不分那时、这时的。所以,1,要么那时的梦就不叫梦。2,就算如今已经多么不堪,那就更需要梦,而且是清醒的梦,重建的梦。北岛80年代那种“重建天空”的意志,哪里去了呢? 

我从不指望诗人作家一直、永远、绝对诚实,但是一个人在下笔那会儿都虚情假意、装模作样,吾真不知其可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坚决认为,写的问题,只可能是人的问题。 

经常看到某些作家苦大仇深地在那抱怨不平。先不说你就写的那个鸟样,我又不是没读过,你想怎么样?说几句就露了馅,你想跟人家触电的人物比,人家那是在从事大众娱乐产业,你有意你改行啊?你不改行,你喜欢“坚守”,你不平个啥?可见,“坚守”是假,文学云云,原不过是敲门砖,只是行情不好,没有机会卖个高价。 

为什么我感到莫言、韩少功这些小说家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诗人?在他们身上在他们的作品里,都有一种吸纳、消化和提纯这个世界与时代纷繁驳杂事物的能力,他们的作品应该被看成不分行的诗(有些地方本身就写得非常诗化)。相反,在众多诗人的作品里,看不到尘世的痕迹,这不是提纯,这是逃避和无能。小说家的作品,只要具有容纳这个世相的空间,赋予我们的生存以文学的意义,小说的形式完美而具创造性,它就是诗,而且是大诗。 

不要相信什么那是诗的时代、这不是诗的时代之类的鬼话。这样的说辞毫无实际意义。哪个时代明确是诗的?没有。其实,任何时代都可以是诗的时代,考验诗人的不过是他有无吸附能力、容纳能力与提纯能力,赋予它形式意义的能力。生意不好,不能怪柜台。 

艺术家也绝对不是那些看透了、看穿了世界的人,如果是那样,他也就丧失了热情,失去了创造的冲动,变得漠然甚至冷酷。所以艺术家本身就像是一面哭泣一面歌唱的人。 

一个无所不知的傻瓜,总是亲自把自己弄得无人不知,或者唯恐无人不知。这就是生活喜剧的一面。

滑稽的不是大狗叫小狗也叫,滑稽的是小狗偏要以大狗的嗓门和架势,成天叫。 

一个人把自己的坏情绪带到公共环境,把他人当自己糟糕心绪的垃圾捅,的确是没有道德感的表现,而以前我似乎没这么看,我只觉得那是幼稚、被惯坏了的原因,其人有点自私和乖戾而已。 

道德,固然首先在于自律,但主要体现在与他者的相处中。人的道德感十分不同,我知道的很多人在这方面根本就没有觉醒。 

俗人做雅事,是为恶俗。 

人到中年,各种情感大约都尝过了,稀罕的是情义,两样东西还是很不相同的。 

首先,中国人老得真是太快了。好的,优秀的,也就保持个十来年的创造力。然后迅速吃老本甚至退化。退化甚至死掉,如果不甘心,就成为开倒车的主儿了,奇怪。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3-4-10 21:47
问好李兄
回复 左云 2013-4-12 08:59
自我审判:多元。包容。——多少国人假汝之名,其实只是一个放弃原则、立场、良知,阴险地回避真相的功利实用滑头聪明的相对主义者?——我提出这一问,只是自我谴责一下。
回复 左云 2013-4-12 09:00
关于莫言的小说那段看法,我持保留意见
回复 sunqian 2013-4-16 17:13
真知灼见!
回复 张洁 2013-4-16 18:33
稀罕的是情义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23:45 , Processed in 0.05109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