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杨四五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671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折简日记

已有 52 次阅读2017-8-7 17:11 |个人分类:自在集|系统分类:诗歌

拆简日记(杨四五)

(1)

我依然经受着这样的矛盾:
简单与复杂
想象与自然
目击千里与雾锁重关

我暂时不能偏向于任何一方
它们都存在
不可替代的真实

我对被迫的选择
有着无缘的抗拒

假如我不动,群山不动
我的立足之地
是否可以称之为终点?那么
竹叶下埋藏的泥土算什么
地面留下的水渍又算什么

他们荡漾的面容与沾衣的香风
又算什么?是否可以
将这远胜想象的事实算作无关紧要的色彩

或给之以名,算作群山残破的证据
群山与他们是对峙的双方吗
我与他们是对立的双方吗

我该归复于谁的路径?在成为证据之时
在我离开之时
群山不动,竹叶不动
天空抛下无形的箱子

(2)

群山中最伟大的当属竹林,我因它而生
也因它而死
由此我更安心,并不介意
各种形式的损减
比如腐烂。我更原意做一堆虫蛀的粉
或绿色的灰。在进来时
覆盖他们浑浊的泪

我在熟睡中收卷的竹子,无有慈黄之分
我留下的语言
也尽量简单
——那么歧义造成的困惑
当如何避免?本质上的形容不能屈服于
成群的上山者吗?我应当专注于
拆除语言和它们之间的陷阱
由此我更需要将竹简与竹林隔离

将皮绳与杀伐隔离。将我与自己隔离
然而我破笋裹缠的儒风
让我提早望见辽远的天空
我曾想占有星辰并为之奋斗,哪怕养活一群
好嗓子乌鸦,枕着黑暗敲开我
脆弱的眼球,我将此称之为绝呓

我与自己在默然中分离,相互抵抗
又难以承受筋骨的痛楚
又难以承受面部的风霜
——竹林中非凡而动听的声音悠然远来
我为此着迷,为此深入其中
为此献上我的少年与晚年 

(3)
 
我刻意区别简单与浅陋,是为了普遍背后
必须重组的词语
很多年前他说要勇敢地建设祖国的语言
现在我要把祖国去掉

我必须抛除老而弥坚的帝圣之心
将王冠换成酒杯
——诗歌需要一个知心人
更需要破解各种企图,就像现在我坐在竹简上
贴伏着树木与大地

就像不允许他们翻断熟透的皮绳
以让我的语言保持完整。以让陷阱填补的石头和树枝
不会变作埋葬它的坟堆

所以我不会藏匿,我想告诉他们什么
就大大方方地说。我也喜欢制造一些机关和谜语
我也憎恶
有意为之的无缘与障碍

群山中摆下迷阵的人,当是真真切切的迷阵
群山中铺下石子的人,当是真真切切的石子
不必担心我会将你看穿,诗歌需要一个知心人
需要她与生俱来的,回归自然的能力

 (4)

我不能让竹林代替自己,也不能让自己代替竹林
更不能在竹林中提取一部分
去塑造关于整个竹林的春夏秋冬

面对山中迷茫的一切
我走进去
犹如将一切葬身于此

事实上我不能扭转任何一棵竹子的归宿
我看见的
近似于人形的特征和表情
都是我埋在露水中微小的倒影

轻风拂动竹叶,狂风折断竹身
我的语言当从手掌和弯刀的锋刃上解放

我的语言,当是林中永不消逝的声响
我对人力的反对,源于竹林对竹简的怀疑

我对竹简的怀疑,源于我
捉笔时的手
常常脱离我的身体

(5)

拆开竹简,便知弯刀的刃口
和挥刀人的力度
便知一棵竹子,捱过了什么样的冷落与火焰

它经受了这么多,当拥有读书人
发自内心的赞美
当拥有收藏家
爱不释手的把玩

它在我的手中,只能换得一分若无其事的欣赏
——它已经被破坏
它毁灭了一棵竹子
毁灭了我透过竹简看见的全部 

一棵竹子,离不开一片盘根错节的泥土
一棵竹子,离不开一面风云变幻的天空

(6)

没有纸张的年代,竹简上所有的语言
都尽可能简单
也尽可能准确

我的一生约有六十多个年头
我的竹简写满老子,庄子,孟子,论语
写满墨子,孙子,风水,名实

我最爱的一卷写着诗经
如果可能,我愿意写下海子
如果可能,我愿意写下邵子

我愿意写下一篇环环相扣的词语,截取层层叠叠的
景象。我愿意站在它们中央
哪怕是飞来的箭镞也好

它们疼痛,就射中我的疼痛
它们释然,就射中我的释然

在没有纸张的年代(现在这个年代)
我的竹简,不可以浪费一丁点
我的竹简藏在我的身上,长成一付
嘀嘀铎铎的胸腔 

(7)

竹简翻到最后散落于地面,他们拿着毛巾
掸下身上所有的灰
他们将竹简扔进大肚子火炉
他们关上门,扬长而去

竹简在炉中漫无目的的燃烧,它漏出黄色和
蓝色的火焰。它漏出一阵细微的清烟
清烟下的竹简慢慢卷曲
清烟外的竹简将隐藏多年的裂痕分开

清烟外的竹简
在裂痕分开的瞬间,炉火突然熄灭
房间突然冷却。我在群山之中
毫无征兆地停下来
烈日洒下一面银白色的光芒
我与群山分隔两边
我与火炉分隔两边
我与竹简分隔两边

我们之间形成的缺口,连着群山最大的缺口
我在远处看见了白骨与洪流
 
群山中我呆立的原点被一大片竹林覆盖
我走过的路
跑过一群好奇的野猪

(8)

现在我必须明白,想象与真实并不矛盾
我伪造的竹简
也拥有完整的生命

我可以控制它在什么时候收起,在什么时候打开
但我无法左右
关于它的想象之外

现在我必须明白,想象与象征根本不同
我要借用竹简的皮绳,无法搓出一截蓝色的大海
我要借用竹简的颜色,无法取走
一只毛笔的柔韧

我不得不接受,简单与复杂的共性
不得不接受
目击千里与雾锁重关的共性

不得不接受,我与自己的共性,我们一直在对抗
一直在偏爱,一直在理解

群山因竹简露出了缺口,群山因我们纳就了人烟
那么将来,我明白的
会不会跟今天,刚好是对立的一面 

2017年7月 于浙江永康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5:38 , Processed in 0.04837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