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立写的诗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81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赫拉利,阿多诺,我,和欧阳关雪

热度 1已有 58 次阅读2017-10-29 19:14 |系统分类:随笔

赫拉利,阿多诺,我,和欧阳关雪

赫拉利

读卡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有一段论述很有意思,即人类语言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功能就是用来:“嚼舌头”,闲聊八卦。这便是所谓的“八卦理论”。八卦维系着人类社会的社群结构。赫拉利还说闲聊的主要内容倾向于负面消息,“聊的都是坏事”。我认为闲聊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闲聊倾向于揭秘,即爆料。而且往往越说越邪乎,而越邪乎就越招人喜欢。这个特点或许对于人类非常重要。爆料者(能神乎其神言说秘密并让人相信的人)受到欢迎,由此人类群落中在生物学领袖之外,又催生出精神领袖。人类早期的八卦,甚至可能与神话、宗教、迷信的产生不无关系。

从赫拉利的论述,我们认识到,八卦是一项深刻的社会心理学范畴的人类行为。真应该设立一门严肃的“八卦学”加以研究。八卦不仅和人与人的日常关系息息相关,还会深刻影响到家庭、单位和整个社会的运行。过去我在文章中曾写过:一个成年人可以做一些无聊的事,但也要做一些严肃的事,而一定不能只做无聊的事。现在看来有必要修改一下:一个成年人一定要做一些严肃的事,也一定要做一些无聊的事,但一定不要只做无聊的事。毕竟一个社会如果太多的人沉迷于做无聊的事,那就会催生出一个无聊的时代。

而所幸的是,几乎没有只做严肃事情的人,但不幸的是的确有许多只做无聊的事情的人。一听到这里你可能就不高兴了说:我就喜欢无聊怎么啦?我这样活的挺好啊!我每天挺快活的啊!那我可就要对你说:

“这是当然的啦,这是当然的啦!”


有时候,在阅读《人类简史》时,我会想到卡瓦尔在写这本书时,一定会感觉他在重走人类的演化之路。那时,我就会嫉妒他了。


阿多诺

于是,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谈谈我曾写过的一首关于阿多诺的诗,不太像一首诗:

嘿,
我们要
虚构一个这样的阿多诺,
他一直在谈论音乐,但
当我们和他谈论
音乐,
我们就错了。
因为,他
从来没有
谈论过音乐啊。
嘿,就是
这样的。

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比如,我写文章谈论某件事,于是有朋友读了就和我不着边际的大谈起这件事。这多少有些遗憾。不过也没有什么。我也可以津津有味的和他们聊。但有时有人会针对我写的文章指责我嘲笑我,甚至对我进行道德批判。这时我就很生气,就不和他们说什么了。是我怕他们了吗?当然是啦!理解力差的人都惹不起。另外,理解力不好的人,也没有什么逻辑。逻辑是我们讨论时非常重要的,而闲聊和八卦就不是很需要了。比如,文学,太讲逻辑就不称其文学,当然文学有文学的逻辑。所有这些时刻,我就会又想起我写的这首关于阿多诺的诗了。我好喜欢这首诗,就像喜欢我的每一首诗那么的喜欢这首诗,真想能把它重写一遍。不是重新抄一遍,是重写一遍。我不了解女人。这是我的一个缺点。我真的一直不很了解女人。所以,我不知道女人们是否会有这样的时候,想把自己的儿子重新生一遍。我可以骄傲的宣布: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一个女人曾生下多像我写过的诗那么多的孩子,那都是我的儿子,有时我也会想我的儿子有些太多了。不过,我可不想把每一首都重写一遍。但是,我真的想能走到最早出走非洲的那一小群智人中间,把人类出走的路重走一遍,带着我今天所有的记忆与知识,不是作为一个先知,而是一个沉默的旁观者,不是走到这里,而是走向未来,看看未来我的祖国我们伟大的党会变成什么样子,市场,科学,和整个世界,和我们整个的智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当然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再会有祖国了,我将不会归属于某一个特定的国家,那样我就会爱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并为每一个人遗憾,毫无疑问,这条路的终点就是人类的消失,我是一个智人,我自然也会消失在路的尽头,但我仍然想看看尽头之外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我们智人的特点,当我们走到一个边界,我们就会想越过边界到边界的那一边,当我们遇到一堵墙,我们就会想翻上去看看墙外面的天地,当我们被告知有一个苹果不能吃,我们就忍不住的迟早要吃下它,当我们遇到我们无法爱的人,我们就会无法控制的爱上她或他,当我们要消失时,我们就会开始想象我们消失后的世界,我们这些小智人,有着可怕的智力,好奇心,和无限的贪婪,我们胆大妄为,我们拥有一种想象的能力,和奇异的语言表达的能力,并沉迷其中,我们永远在不停的出走着,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中,在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里,直到消失,在这条路上,我们遇到过一个又一个的灾难,我们制造过一个又一个的灾难,我们是地球生物进化史上的一场灾难,而我们承受的苦难远远大于快乐,但我们身不由己,我们无法摆脱我们体内的DNA,和一种被我们想象为命运的神秘事物的支配,我们拜物并迷恋于造物,迷恋于自身,和对自身的改造,我们其实永远无法理解死亡和虚无,我们真的能够理解死亡和虚无吗?当我们谈论死亡和虚无时,我们的口气就像是神,那时我们忘记了我们其实不过是一群盲目可怜的小生物,智人,Homo sapiens,在未来的一千到一万年间,我们将消失,而消失之后,没有谁会谈起我们,想念我们,在这个具有时间维度的宇宙系统里,没有谁真的爱我们,除了我们自己,但很多时候,我们的爱非常的局限,狭小,我们之间更多的是轻视,嘲笑,和仇恨,如此刻骨难消的仇恨,你看,我现在还是在固执的谈论着我们消失之后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小智人儿,Homo sapiens。不过,有一种情况是,在我想起这首诗并因此喜欢它的时候,那时我甚至还没有写下它呢。你说这奇妙不奇妙?

而这就让我想起了在我很小的时候的一件往事。



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每当老师煞有介事的讲授一项高深莫测的新知识,比如,牛顿定律,一旦我听懂了就会立刻有一种感觉,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我于是意识到:我能知道的东西都是我已经知道的东西,我不能知道的东西都是我不知道的东西、我不能知道的东西,而当我知道我知道了我不知道的东西时,只不过是我知道了我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的东西。就像所有发现了真理的小人物会给自己惹麻烦,我也因为我的发现在学校里不受欢迎,度日如年。当然啦,我没有依靠牛顿就已经自己知道了牛顿的定律,但我并不是说我自己很了不起,比牛顿还聪明。我只是想说我是属于那样一种人,那种被人们称作先知的一类人物,像穆罕默德。但是,老师们都不喜欢我到处散布我的这个解释。当年我在学校里是个小个子,可是我既没有比别人早上学也从来没有跳过级。有一次在物理考试中,我取得了令人惊讶的糟糕的成绩。物理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他把我平日里的言行历数过一遍,然后指着我在试卷上犯下的错误问我:这又应该怎么解释呢?我陷入了沉默。是啊,我能说什么呢?因为这事儿不是很明显吗:这是教育的结果啊!

是的,当年我是个小个子,然而当年我还没有给我的这位严苛的物理老师讲那个关于赫剌克勒斯的古老的希腊神话。根据荷马的记载,当年老迈的利诺斯也正是一位苛刻的教师,有一次当他在责罚这孩子时,孩子抓起了他的竖琴,砸在他老师的脑袋上。老师立刻就死了。而当赫剌克勒斯被送上法庭时,法官剌达曼堤斯赦免了他的罪责。并因此制定出一条新的法律,即为了自卫而致人死命者是无罪的。

我想如果当年我讲出了这个故事,我的那位物理老师一定是会吓得发抖的。

如果你自身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阿多诺悖论。那样很好。这说明在你的表达的表面之下,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它使你不在仅仅是闲聊和八卦,你的表达具有了一定的深度。这往往是一种思考的结果,也是一种智慧。它使你成为了一个具有理解价值的人。但代价就是,当你具有了被理解的价值之后,你就必然会有不被理解的痛苦。除非,你别安心于永远做一个小人物。有一天你变成了一个大个子。

另外,我要指出的是:如果你在生活中有一种思考的习惯,凡事思考其道理,那么你就会经常的发现,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非常荒诞没有道理的,这样你就会变成一个不受欢迎的人。这也会给你带来痛苦。

阿多诺是谁?阿多诺其实就是我们关于自身的虚构。我们一生中都在不断的喂养自己的生物体,同时还在虚构着一个自我。那是一个神话体系中的我。我们希望它完美有力,而且要有趣。我们的生物的机体会给我们带来生物的快感,和痛;我们的精神的自我也会给我们带来喜悦,和痛苦。不要害怕痛苦,也不要沉迷于快乐。别完全放弃了对你自身精神的虚构,那是一个神话的世界。我们每天的忙碌真的很有意义吗?

总之,我喜欢我的这首关于阿多诺的诗。但是,这里我要给你讲的是在我把它发到网上之后,发生的一件诡异的事情。它涉及到一个神秘的女人。


欧阳关雪

在我发出这首关于阿多诺的诗之后,有一位叫欧阳关雪的网友给我留言了。我对这个ID没有任何印象。你知道,过去我在网上从来不和任何人多接触,只是发我的文章。发完就立刻断网,并且关闭电脑。因为在网上发文章,我平时甚至不会出屋到街上去。你知道,网络的世界多危险,随时会发生恶性案件,到处都是尸骨,没有人看见。我也经常会在网上游荡,破门而入,然后发现很多人的博客已经好久没有更新,显然,主人已经被灭门,而且尸首都毁掉了。我还曾经看见过一个没有文字,只写着1984的空旷的网站,你说多可怕。简而言之吧,简而言之吧,我敢肯定,这个欧阳关雪从来没有给我留过言。然而,这一次在发完诗正要断网时,我却一下看见了欧阳关雪的留言。在留言中,这叫欧阳关雪的网友只是很简单的说她选出两首好诗,然后,留下了两个神秘的数字,2和4,就没有再说任何别的话了,但是她还留下了一个非常诡异图案,那时一只小手,食指、中指伸直做出V形,其他的手指蜷缩起来,像抽筋了一样,尤其可怕的是那两手指还在不停的动。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却没有选这首诗。

说到我的这首诗,我就又要多罗嗦几句了。我喜欢我的这首诗,真想把它能重写一遍。而这首诗之所以我喜欢,就像现在,现在我们又一次看见了阿多诺悖论一种变形。我喜欢这首诗,是因为它读起来不那么富于诗意,甚至不太像一首诗。所以,欧阳关雪应该不喜欢它。但是,欧阳关雪没有选它,可能恰恰是因为她知道这的确是一首好诗。我还可以说的更邪乎一些,而这就是这件事情真正诡异的地方:

当欧阳关雪读完这首诗时,她一定就已经知道了后来将会发生的一切,如暗中观火。所以,她就显现出来,给我留言。而在留言中偏偏不选这首诗。于是,我读了她的留言,尤其看到了她最后留下的那个可怕的小手指,就像,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中了邪一般,坐立不安,寝食难和。终于在一天夜晚,邪灵附体似的提笔写下来这一切。而那时这个头上长着一对儿小牛角,ID叫欧阳关雪的陌生女人正坐在黑暗里,从嘴中的獠牙间吐着蓝色的呼吸,微笑着,用鲜红的没有眼珠的眼睛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其实早在欧阳关雪留言的那一刻,她就用她又长又尖画着水仙花的有剧毒的指甲,轻轻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然后,我就变成了她的一只无线操纵的大木偶,一匹富于智慧的豚鼠,荷兰猪,她的院子里的一头不知疲倦的小毛驴儿,一篇一篇的无知无觉的写着欧阳关雪想要对这个世界发出的诅咒。我不知道最后一张牌将在何时倒下,警察何时将破门而入,宣布因为我长期以来秘密吃素而将我逮捕
。现在,我已经不再是我,那个自以为是有着过强的自我意识,曾经过着悠闲生活的小智人儿,我,现在已经在这个网络世界里不复存在了,我,现在已经变成了欧阳关雪正骑着的一头小毛驴儿,翻越在阿富汗白雪覆盖的贫瘠而险恶的群山峻岭间,但翻过所有的山岭时,我就将变成一个机器人儿,这就是我所预言的人类进化的终结,未来人将进化成一台机器,而这个所谓的欧阳关雪也是在这个网络世界里的虚构,她不过是我的电脑里的一个幻想,扩散到互联网上的一个小八卦。当然啦,这当然是在八卦啦,但它“甚至可能与神话、宗教、迷信的产生不无关系”呢!



2017-10-27于北京,家中。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11-1 14:21
过去我在文章中曾写过:一个成年人可以做一些无聊的事,但也要做一些严肃的事,而一定不能只做无聊的事。现在看来有必要修改一下:一个成年人一定要做一些严肃的事,也一定要做一些无聊的事,但一定不要只做无聊的事。
回复 立写的诗歌 2017-11-2 19:48
平林: 过去我在文章中曾写过:一个成年人可以做一些无聊的事,但也要做一些严肃的事,而一定不能只做无聊的事。现在看来有必要修改一下:一个成年人一定要做一些严肃的 ...
又看见你的留言啦。很高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9-22 09:36 , Processed in 0.04239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