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不嫁的银匠铺 http://www.poemlife.com/?8472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在平原上奔跑(组诗16首)

热度 2已有 342 次阅读2017-7-4 19:19 |系统分类:诗歌

题记:6月初,余作为“记者下基层”活动的成员,被派往洞庭湖平原——湖南华容县操军镇挂职锻炼,任镇长助理,人称李乡长。余辗转于平原深处,见良田万顷,闻鸡鸣千里,于是有诗。

宽广的地方

越宽广的地方,埋人的地方越窄
八百里洞庭湖平原
高高矮矮的坟堆,拥挤在
田头、沟坎、堤垸旁的荒洲上
一蓬一蓬的茅草高出水面
屋檐下和灶房边
也冷不丁竖起几块墓碑
好像死者是给亲人节省力气
自己从床上滚进土坑的
每个早晨,厨房里冒烟时
坟头上也散发出一团团雾气
每个夜晚,卧室里传出窃窃私语时
屋檐下也有了声喧,虫鸣唧唧, 星斗满天
                   2017-6-8
栀子花

婚礼上,最美的女子
往往是身边的伴娘
栀子花的笑容从酒窝里溢出
我总要多喝一杯,为这洞庭湖深处
难得一见的良辰美景
我也在另外的场景喝醉过
葬礼上,披孝服的女人往往最美
我端起酒杯,喜鹊在杨树上嘁嘁喳喳
当唢呐声移至地平线
她们三步一磕头,五步一回首
跟随着出殡的队列,薄雾中,好像走出了人间
                    2017-6-6

那些牛,那些炊烟升起时
弯角上挑起夕阳的老牛
那些春雨落下时
犁开广袤的平原的牛,
那些挨尽鞭打,受尽呵斥
死去了,埋在低处
也要抬头正对着村庄的牛……
短短几年,就被拖拉机的突突声取代了
农家的屋子旁,不再修建牛栏
若想牵出一头牛来,要等雨后天青
平原上空的银河缓慢倾泻
有牧童,短笛横吹
有老牛,埋头喝水,偶尔望一眼苍茫的人间
                                2017-6-11
在平原上奔跑

平原上,每条路都相似
每条路都是笔直地、绷紧地
为了推送那一轮太阳
拼了命似地奔向广阔的天际
人的脚下也像装上了履带
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趟过泥水的老牛
不用扬鞭也知道奋蹄,
小河也在奔跑,如赤条条的男孩
活泼几十里村庄与荷塘
累了、渴了,才一头扎进大湖里,咕嘟咕嘟喝水
                                 2017-6-12
大风

平原上的树,除了白杨
最多的是水杉
一排排,朝日出的方向
保持着风的姿态
没有遮拦的天空下,所有生命
都抑制不住奔跑的欲望
挺身向上的树必须把根须
扩展开很远,以免不小心把自己
连根拔起。看似平稳的大地
一阵风就能天旋地转。每个生命
都得抓住点什么才能扎根
落水的人清楚,大湖的中央
无风也起三尺浪,揪住一根芦苇,或许能救命
                                  2017-6-13
湖中三日

第一日,我恢复了嗅觉
荷花的香,恰如婴儿粉嫩的小拳
大湖里的鱼抱在怀里
呼出的气息,如皮肤光洁的小学生

第二日,我恢复了视力
走向平原尽头的人
不是一个黑色的句号,而是蝌蚪
生动地摇头晃脑
再小的鸟,飞着飞着,仍是一片羽毛

这是第三日,我恢复了听力
一只鸟惊呼:看啊
落下的流星烧沸了湖水
我听到哧哧的声响,像有人
缓缓扇动翅膀,去接替那星子,继续发光
                               2017-6-12
洞庭湖的暮色更暮色一些

洞庭湖的暮色更暮色些
土地广袤,像装上了消音器
过滤了天地间的嘈杂
大狗和小狗,一边吠叫
一边追逐,给橙色的的落日助跑
来日方长啊!大湖里小鱼蹦跳
小树上大鸟归巢
谁若装扮成一头猛兽吼叫
谁就会虎落平阳:四野的暮色扑上来
张牙、舞爪,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2017-6-23
江豚的微笑

那是一对母子或夫妻
忽然间浮出了水面
灰黑的背鳍像一把把钝刀
剖开水面。水灵灵的黑眼珠
和纪录片里逃进外国使馆
寻求避难的青年学生,毫无二致地
忽闪着劫后余生的慌乱和信任
当我代表这些珍稀动物
感谢建在长江故道上的保护基地
给它们提供居所、食物和自由的呼吸
那个林肯一样黑瘦的船长,露出江豚般的微笑
                      2017-6-24
麋鹿

它们把洞庭湖湿地
当成了牧场。从湖北到湖南
犄角上的月亮被顶来顶去
这大湖如肾,调节着雨水和岁时
也渐次恢复被人驱赶
和灭绝的飞禽走兽,但杀戮
让再温顺的动物也会记仇
如果和一群麋鹿相遇
在黄昏的稻田边,领头的公鹿
看到人的身影就会猛冲上前
只一瞬间,平原上的大树
抖落掉全身的叶子,露出锋利的枝杈
只一瞬间,夕阳把它燃烧成狂怒的坦克
                                 2017-6-24
去劳改农场很容易

劳动改造人!像我这种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
若能扛一柄锄头,在平原上开沟
种棉花;起早贪黑地
开着农用车运送蔬菜进城
世界观会截然不同,我会爱惜粮食
对大地感恩。湖区的牲口
生来沉默,归林的鸟从不问国事
我曾坐出租车路过君山岛
宽阔的马路忽然分出一条岔道
司机指着那一带灰墙说,里面的犯人
少有因言获罪的,我们这里,去劳改农场很容易
                   2017-6-28

我们往洞庭湖湿地走
一座座大桥在前方引路
遇见小河,稍一抬腿就跨过去
遇见大一点的湖泊
需要蓄足力气,用很长的引桥
提前做出跨越的姿势
那种气势,仿佛再大的惊涛骇浪
也阻挡不住追逐的欲望
有时桥身太长了,迤逦着直达天际
我像驶向太空的宇航员
在高速的压迫下两股战栗
我只想慢下来,请开车的师傅,靠边,靠边
                  2017-6-19
芦苇

有人指着千万亩芦苇
问其用途
我答曰造纸
有人问疯长的意大利杨
是否有害,是否破坏生态
我答曰也是用来造纸
我有过在纸厂当学徒的经历
熟悉每一道造纸的工艺
等待它们的将是镰刀与电锯
被整齐地砍伐、切割、高温蒸煮
最后才是漂白、烘干,裁掉的边角料
热乎乎的,在车间里堆积如山
我常钻进去取暖,被几个中年女工压得喘不过气


晴空下飘浮久了,白云
也慢慢堆积成乌云
试着用细细密密的雨丝
在平原上扎根。去年伐倒的柳树
抽出了新芽,水葫芦张开喇叭
吠叫着缠住倒扣的渔船
汛期将至,洪水如猛兽般逼近
生在低处的,每一棵芦苇和杨树
都在玩命地长,玩命地
从齐腰深的水面探出头来
居住在堤垸内的人也和它们一样
头顶着千百万顷的大湖,身体绷得像一根弦
                                  2017-6-20
湖上的黄昏

走在平原上,比走在世界上
任何地方都显得缓慢
土地过于辽阔,再长的河流
无论经历过多少山重水复
到此也会按下慢进键——
大湖接纳百川,也容得下所有浊流
并将它们洗涤一新
换上和自己一样
蓝色透明的内衣内裤
每一个黄昏,环湖的防风林
都会俯身水面,照一照澄碧的灵魂
树下抬头的人,比站在任何地方都低矮三分
                   2017-6-22
藕池河

往东流,五星红旗飘扬的地方
不是镇政府就是学校
旗杆上常有鸟,啁啾几声,振一振翅膀飞走

扶贫的女干事、站讲台的女教师
大体上拿同等的工资
穿同样的长裙,踩着铃声,去食堂吃晚饭

千万亩荷花静悄悄地开。放学路上
女孩子的胸前
飞快地哺育出一对小鹿
不久,她们也会长成麋鹿,一个个跃出平原
          2017-6-27
南县

以河为界,藕池河的这边是华容
藕池河的那边是南县
一条河肥沃着北岸
也肥沃着南岸
两个县的水稻同时抽穗
两个县的棉花,孕妇一样
含苞、结籽,捧出洁白的温暖
可怜了那些隔岸吠叫的狗
多年来改变不了各自的本性
华容的狗,见着陌生人,友好地叫几声
南县的狗,见着陌生人,狼一样扑上去撕咬
它们忘不了厂窖惨案:当年的日本兵
那批带刀的陌生人,闯进家乡,屠杀了三万人
                     2017-7-4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风神 2017-7-7 07:22
走向平原尽头的人
不是一个黑色的句号,而是蝌蚪
生动地摇头晃脑
回复 平林 2017-7-21 16:17
清新开阔的诗,
越宽广的地方,埋人的地方越窄
第一次到平原,就想过平原在哪里埋葬。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7:53 , Processed in 0.048994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