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orchid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783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考.威克斯福德废弃的工棚--德里克.马汉

已有 12 次阅读2018-9-8 17:37 |个人分类:2018练习|系统分类:诗歌


让他们不要忘记我们,最软弱的灵魂在阿福花之间
                                                                   —塞飞西斯,密斯 寺道玛

(致法雷尔)

即使现在也有些思想可能逐渐开始的地方--
秘鲁人的矿,被采空,被废弃
给一只简缩的慢时钟,
一声回响永远卡住,抖动的野花
在升降机井中,
风舞着的
印度矿工居住区,
一扇门带着减弱的自信砰砰响,
酸橙树栽植孔在雨溅起涟漪的桶后面,
狗为了埋葬的骨头陷入困境;
在考.威克斯福德的一间废弃的工棚里


深陷地下的是烧毁的旅馆,
在浴缸和洗手盆之间
千万朵蘑菇挤满一只钥匙孔。
在它们苍穹里有一颗小星。
或在一颗星内部镶上一颗星。
除了欲望他们应该在那里干什么呢?
除去杜鹃花之外的那许多日子
世界在起白云的碗中跳着华尔兹舞,
他们学会了忍耐和沉默
聆听着高高的树林中发牢骚的白嘴鸦。

它们在自内战以来的日子里
一直在一堆腐臭的渗出水分的蔬菜之中等着我们,
自从踩得沙砾咯吱响的,被没收财产的霉菌学家
冗长的离开。
他再也没有回来,自那之后
光在雨之后轻轻进入一只生锈的钥匙孔。
蜘蛛们纺织过,苍蝇们在霉菌上撒上灰尘
曾经有一天,或许,它们听见什么声音--
一股缓慢流动的砌石声,一声蓝色荣誉者的呐喊
或一辆在巷道尽头换挡的大货车。

曾经有许多死亡,苍白的血肉
剥落进土壤,给它提供养分;
还要梦魔,诞生于这些阴冷的
窒闷的空气和恶臭的潮湿的领土。
那些靠门最近的长得最壮--
‘足够的活动空间!足以走进的地方!’
剩下的,在黄昏里隐隐约约
在餐具和破水罐上毁灭着,渴望着
它们解脱,这么长的期待
留下的只是姿态。

半个世纪,没有访客,在黑暗中--
为破裂的锁准备的不足
 运转不灵的合页;三贤人,月之人,
旧政权成了粉末的囚犯,
喉音的网,蹑手蹑脚的巨型植物怪,被干旱折磨
还有失眠,只有一声尖叫的幽灵
在闪光灯对着的队伍,我们唤醒展示的它们
在它们激动形态里也有一种人生
超越自然性地生长,给虫子的软食。
它们在善意中抬起重力吸引的脆弱的头。
    
它们正乞求着我们,你看,以一种默默无言的方式,
做点什么吧,     代表他们说话吧
或至少不要再关上门。
   特雷布雷卡和庞培城失去的人
“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它们似乎要说,
‘不要让上帝抛弃我们
他目前围着来到了黑暗和痛苦中。
我们也要活命。
你拿着你的测光计,放松的旅程,
咱不鞥让天真的劳动者劳而无功!’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9-23 08:57 , Processed in 0.04170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