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orchid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783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阿巴拉契亚人的第一首挽歌--艾德里安.布里文斯

热度 1已有 22 次阅读2018-3-6 15:08 |个人分类:2018练习|系统分类:诗歌

我会把祖宗称为乡巴佬,我说教的老奶奶们
如果在北卡罗来纳州,克鲁普勒内部或周围的整个乡野

不是有那么几分又闭塞又死气沉沉,以至于几乎没头没脑
像一只汤勺。而住在那里的人之中,也生活着响尾蛇

像那样的侧绕行进只有死去的人能驱动。就如在雪佛兰汽车中一样
现在生态系统的百分比租站着贫瘠,肮脏和傻气

横斜的其可怜的小溪上,缓慢地流出回到零点。就像里面
有银色的鲦鱼?水蛇和水蜘蛛都哪里去了

一只来自19世纪的马的马笼头烂在河底
只剩下黄铜的嘴嚼子在石块之间柔软光亮?有优秀的人们

改造克鲁普勒和长满草的小溪,用弗雷泽冷杉农场的钱
那里甚至有一个艺术发展委员会。但唇萼薄荷和神奇的西洋参哪去了?

原谅我念旧,但戴着帽子的老杆子们,拿着摇杆
哼唱着威尔士和爱尔兰的艰难歌谣那里去了?

贪吃栗子的公猪,睡在像魔鬼的手杖的树和木瓜树下,哪里去了?
给树命名退化了,就像召唤魔鬼,我猜想

但我的祖先乡巴佬喜欢他们称为游魂的幽灵就和他们
爱威士忌酒,他们爱上帝一样多

根据我父亲说那是一个不敬的数量,所以我的猜测是他们
有时一定从他们古雅的坟墓里自己升起,顽强漂浮到新河

以他们的朦胧隐晦诅咒我们叨扰,以他们遥远的朦胧隐晦
原谅我们讨厌的冒犯,而我们正谈论那里厚道的人们

我一般把他们比作糖,他们从来不会伤害一只苍蝇,
祝福他们似蒸汽的远去的苍老的小心,阿门。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观心 2018-3-7 13:39
歌谣【那】里去了 -> 歌谣【哪】里去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9-22 21:16 , Processed in 0.04261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