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河西苦雨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7010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当我看见终极的悲哀

热度 1已有 232 次阅读2017-4-13 18:47 |系统分类:诗歌

当我看见终极的悲哀

儿行千里父担忧
儿子和他的学长们终于要进候车室去了。他那瘦小的个子和身边硕大而沉重的皮箱形成的鲜明对比,让我有一种莫名的伤感。我不能送他到月台,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中。孩子啊,可不能让父辈的厚重嘱托和自己的远大理想压垮了啊!
…………
儿子刚上大一,有一门课(工图)就挂了科。这是我和他都始料不及的。我为此感到很懊丧,也很担心。他却不以为然,还说准备考研,以后搞学术研究,可以绕开这一坎。他这样的态度让我更加担忧。孩子啊,你怎么总是这样天真和偏爱啊?先甭说以后有没有平台供你搞研究,考研也是未知数。你既然选择了工科,工图就不应该是你想绕就绕的坎,说不定它还是横在你面前的大山啊!其实你不是在绕工图这座山,而是在逃避当今社会对知识的可操作性可实践性的要求,而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是技术时代啊。早让你学医你不听,偏偏要选择这吃力不讨好的工学。这不就是“不上高山,不知平地”啊!我早就担心,你在手动能力方面可能是弱项,应该规避那些操作性要求较高的学科和职业。你不是没有强项,没有专长,数理化你都不差,你是有点天分的:你的思辨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你在理论分析和归纳方面都还行;特别是数学,你比普通学生是有得一比的。为什么不可以选择当老师或医生的职业?我知道,在你心中一直有个梦想。从小你就想长大当一名科学家。后来又说将来要办一个科技公司,自己带领一个团队,为国家和社会作大贡献,自己还能赚好多钱!可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高深莫测的梦想。我也一直一边鼓励你,一边又委婉地劝说你要现实些。渐渐成长的你,也慢慢变得冷静、沉稳。但你还是解不开心中那理想主义者的心结。高一时,你说想学机械设计和制造,高二时,又看好车辆工程,到了高三,又跳到了军工。我一直搞不懂你的志向为什么这样跳来跳去。直到你上了大学才渐渐明白过来。原来你是为理想和现实的双重压力给逼的——你既不想轻易放弃远大的理想,又必须接受残酷的现实!我们得先找到一个人生的舞台呀!说白了,就是得找到生活的基本平台!当然起点越高越好,这样更便于再找到跳板。为人之父的我,做梦也想让你跻身那所谓的“主流社会”呀。我和我们的亲人们都希望你能学医,可是你就是听不进去。医学原本是就业最保险、回报率也较高的职业,而且也更便于个人研究,容易出成果的领域。而你终于选择了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这“别无选择”的选择!步入大学之门后又不停地抱怨命苦,自己高考不走运,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分数不够选择理想的专业。我劝你要顺其自然,你却一直心高气傲!你把大一那些工科之外的历史、心理、政治课等统统斥之为水课,一个劲地在研究高数。结果呢,连工图这样重要的课程也忽略了。其实你是在“避重就轻”!你感到自己在工图这方面缺少天分,甚至连基本的空间想象能力也缺乏。这种状态和感受我曾经深有体会,所以在电话里了解到你的近况时,我心里当时就“格登”一下,懵了!而你却一直不以为然,仍然在钻研高数。还在QQ群里对高数高谈阔论起来,后来干脆建起了自己的群!知道吗?我担心的还不是你的工图课过不了关。我是一直在担心你的偏好心理!我早警告你所有主科都不可偏废,如果你不是过于疏忽和轻视英语,如果你少给那些同学补课,也许你高考的成绩会更好。而现在你仍然在“避重就轻”,不,是舍近求远!高数和一切科学领域哪里是等闲之辈可以轻车熟路任意驾驭驰骋的?!所以,孩子啊,我想再次提醒的是,现实些,低调些,稳重些,不浮躁,不骄傲,不悲伤,不忧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要刻苦努力,但千万别把努力的方向弄错了。顺其自然,一切功到自然成!
还有,我一再地奉劝你不要总是一厢情愿地舍己为人,一副乐于承担、使命在身的样子!我们可是弱者啊!自顾都不暇,自身都难保,还总想着为别人为社会效力?这个社会还有几个人有担当?!
看看眼前这前景我就悲从中来——我们不是举目无亲,可是同样地感到无助!我们不仅是孤单,而是旷世的孤独!这种孤独让我看见终极的悲哀,自己的、家族的、以及人类的…… 
                                              2014.3.4.
叮咛复叮咛
    刚过了年,我就跟儿子语重心长地上了一堂人生课和心理课。我反复地叮咛着这样几条——不要太理想主义!不要沉湎于自我!不要书生意气!不要刻意培养灵魂的洁癖!不要沉溺于谈经论道!你可以辜负任何人,切不可辜负自己!不要盲目地卑怯,也不要盲目地善良!一切都是有代价的,趁着年轻好好努力一把,但千万不要盲目地投掷自己的热情!更不要像父亲一样积重难返!爱和被爱都是需要条件、能力和代价的!……
这些人生感悟是用我一生的教训得来的。当我逐条地跟儿子解释其中的心得时,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惆怅。儿子已经是成人了,我们之间隔着三十年的代沟,怎么听得进去呢?可是我的孩子啊,偏偏你要把父亲当成你人生的第一知己!也许正是因为父亲,至今为止,只能把你当成人生唯一的知己!原谅你的多愁善感的父亲吧——从小到大,孤独而孤僻的我,在遭逢一些不堪忍受的打击和见闻时,常常情不自禁地在你旁边倾诉。耳濡目染,言传身教,潜移默化,你竟然越来越像你的父辈一样孤傲!一样执拗!你甚至还有灵魂的洁癖!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最害怕的事情啊!所以我谈不下去了。因为我突然看见终极的悲哀——自己的,家族的,以及人类的!我感到非常非常的难过……
当一个人开始向同龄人辩白时,他已经失败,当他开始向下一代说教时,他就输得一败涂地!
所以这些经过无数次反思所获取的生命心得,我只想埋在自己的心底。但因为它们总在我脑子里纠缠着不去,如果不宣泄出来简直有点受不了。我还是不得不写下来,就算写给自己的教训吧。如果你一不小心翻阅到我文档里的这篇文章不要过于悲伤,而要成为动力!……真的很多事和很多话,不说也罢,越说反而越悲哀。可上帝偏偏让我总是有冥想和写作的欲望。也许人最悲哀的莫过于渴望并能够复述自己的苦难了,而不仅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啊!

谁叫我们生不逢时,掉进了一个悲哀的——“苍茫时代”!
我跟你说过,这是一个众生苏醒的年代,也是一个众声喧哗的年代。这种强烈的时代氛围,就是一个普通人也能感受到的。但我一再感叹的是,这还是一个似是而非饰非为是的时代——我称之为“苍茫时代”!
我天性暗弱,天生自卑感很重,年轻时就有非常浓郁的厌世心理。但我的颟顸和迟钝让我很迟才感到自己是个不幸者,而且与生俱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天生就被剥夺了的弱者。中学时代常常在日记里抒发豪情壮志,还信誓旦旦地要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强者!还非常喜欢对社会的不正之风评头论足说三道四。像我这样的弱者是罕见的——命运同时赋予了我跟别人不一样的禀赋。这就是我的多愁善感和写作能力,尤其是洞见和复述人类及自身苦难的能力。这禀赋其实是我命运里致命的毒药,尽管是慢性的,而这样则更难受和可怕!
有好些年,我都听从父亲的劝导,跟本村的那些叔伯兄弟吃酒行令、逢场作戏,可是我越来越厌恶人性的复杂多变、奸宄虚伪,自私自利。其实我从小就孤僻成性。我总希望人人友善,人人向善,人人学善,人人修善。但世道如我预料的每况愈下,生路越来越艰险,人心越来越险恶!妒忌排他、幸灾乐祸、喜人多过、寡廉鲜耻、好逸恶劳、不劳而获、夤缘附会、弄虚作假、巧取豪夺、置人于险、落井下石……成了社会的众生相和通病!
要命的是,这居然成了体制者、钻营者、暴发户们的手段、专利、法宝!成了他们的本事和功勋!他们可以高枕无忧弹冠相庆了!因为他们抢占了先机,而且掠夺和占有了多数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成了社会的先富人群,拥有了远期购买力!穷人岂想闹翻身?都说知识改变命运,如果这是一些“无用的知识”呢?如果知识没有用武之地呢?如果穷人连书都读不起呢?如果他们要你永世不得翻身呢?
说白了,这是一个权力和金钱控制的社会!生活的成本越来越高!这是某些人一手操纵的,就像操纵楼盘和股市一样,把人民的生活秩序早就安排好了,预定好了,玩弄于鼓掌!平头百姓只有疲于奔命,展开一场场生存竞逐!
匪夷所思的是,中国人越来越麻木和沉醉于这样的生活!甚至觉得本来就是这样,本来就该这样,现在比过去好一万倍!
当代文化的深层结构表现在,不仅是政治阶层的世俗化,而是知识阶层的价值观与普通百姓趋同。他们除了有一点小资情调,其生存哲学就是犬儒哲学或者干脆是菜农哲学和屠夫哲学!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堕落——生产力越来越现代化,人性却越来越封建!势利、虚荣、贪婪、无耻成了社会性格和民族性格!
所以,孩子,当去年你在电话里给我推荐勒庞的《乌合之众》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当你在QQ说说里大放厥词时,我感到惊讶,也感到难过。你究竟是成熟了?还是仍然天真无邪、赤诚无私?还是越来越孤傲、偏执?而你在寒假居然带回来一整套中英文版的这部名著,我更不知道如何去认识和开导你。尽管我看了这本书后不停地发出赞赏之词,还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慨叹,但我还是一再奉劝你少读这一类书,以免给自己太多的心理压力和心理暗示,助长自己的逆反心理。而我心里却多少默许你是一个富有正义感和明辨是非的有抱负有爱心的青年啊!可父亲不敢为你推波助澜啊!谁叫我们天生是弱者?谁叫我们生不逢时?这不是一个可以高声喧哗、振臂一呼的时代!这是一个奇怪的时代,一面是众声喧哗,另一面是万马齐喑!或者说,乌合之众正在疯狂地朝着与传统文明的精英价值观完全相反的方向背道而驰,并乐此不疲!还一个劲地欢呼好日子来了!这是他们的狂欢节!
曾经多少次,我劝你要有归属感,要主动地融入社会里去。而你却越来越孤傲!尽管你奉献过爱心,无私地为你的同学们上点拨课、提高课,可是自始至终没有人理解你,更没有人感激你!他们甚至认为你爱出风头,爱自我表现,是自作多情!我很早就发现你的确有很强烈的影响欲乃至领导欲,但这不等于你有感召力啊,更不要幻想你真的能有领导别人的机会!尽管你的那些学习方法、思维方式影响了你的那些同学,的确给了他们一定的提高,甚至为此耽误了自己的学习,影响了自己的学业,但你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感激你吗?就是你的奉献精神,就是你的敬畏精神!这个年代,这种精神会让这些自私自利的人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你!也许,更主要的是,他们后来知道你的父亲正是因为文学而贻误了前程,至今仍然一事无成,看好你的同学就更少了,甚至那些老师也冷落你,利用你!当我看到你的成绩一次次下降,我的心啊,是多么痛啊!3.4.
但是,我们注定只能怨天,不能尤人!谁叫我们与众不同?谁叫我们不会与时俱进?谁叫我们不会与世俯仰?其实我们也不能怨天,天不生德于我,天不垂德于我,总会有它的原因的。我们总是看到小人得志,恶人得势,其实从来就是这样的,小人和恶人往往比好人活得长,不然上帝导演的这部人间悲喜剧有谁喝彩呢?也许这就是我们不幸的根源。所以我们要学会规避,甚至有时候还需要逃避。这的确是我们的耻辱。但是谁逃得过命运的侮辱呢?有福之人自有福,不幸之人非自寻,吉人自有天相!你不是以“智者顺时而谋,愚者逆时而动”为座右铭吗?那么,顺时而谋吧!

归属感是我们融入这个社会的首要前提
你听说过“归属感”这个词吗?你知道什么是归属感吗?当一个工友也是文友在十年以前提醒我没有归属感时,我曾经感到惊讶。其实他也一样,只不过他算是比我早悟到这一点,而他最终也没有找到任何的好归属。
所谓的归属感并不同于归宿意识。归属感是这个社会对普通公众的第一要求,但同时也是最可怕的文化社会学问题。因为这个时代存在严重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倾向,几乎所有的团体或政体都用各种手段来强调自己的合理性和优越性,包括威逼利诱。但它们并不会一视同仁地对待每一个成员,而是以三六九等来层层区别的。有时视界不会很明显,但敏感的人是一望而知的。那些没有创造能力的人最有归属感,其次是没有社会统筹能力的个体。颟顸的民众则期待归属主体。虽然归属感是一个愚弄之词,但在这个社会任何人都应该有一定的归属感,除非你是超人!超人就是有超强的感召力的人,比如毛泽东和邓小平,他们也许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超人,而拿破仑和希特勒顶多只称得上是“准超人”。
    超人真的可以随意指挥和控制世界吗?他们尽管有超人的能量和本领,但主要是他们扼住了人性的优点和弱点,特别是人性的弱点,再者就是他们很善于领导和鼓动这一群乌合之众。但是他们即使很善于利用这群乌合之众的力量,也必须首先去适应他们本身所具有(看是无形而实际存在)的价值体制,我称之为“世俗体制”!它是一切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乃至文化体制的基础。这一点我以后跟你详细解释。但我要提醒你的是,要在这个世界上吃香喝辣左右逢源,只有学会去适应这个“世俗体制”!
所以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自己的第一归属,起点越高越好。实力当然重要,但机遇更重要。不要幻想第一步就加入超人团队,注意,现时代几乎是没有超人的,但准超人还是有的。现时代自命为超人或想做超人的都几乎绝迹了,更没有公众顶礼膜拜的超人。但想让公众对他们五体投地的个体和团体大有所在。2014.3.4.知道吗?如今的阶层差别越来越大,其实就是连体制者也鼓吹和纵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生存哲学(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甚至刻意缔造两极分化人五人六的生存秩序,还美其名曰“和谐社会”!所以,归属感将是我们难以回避而必须面对的重要环节!
但我们不能把归属感变成一种没有原则和立场的奴从。当代社会的问题正在于这里。中国人历来习惯于别人安排好了的生活或秩序。父母安排好的,当官的安排好的,富人安排好的,上司安排好的,也即是“关心你或有能力的人”安排好的,他只要听命或按部就班就行了。可是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连父母也会寻求回报的,何况那些非亲非故者,还有那些总是在挖空心思想鱼肉他人者?所以归属感往往变成了圈套。在权势者那里,归属感变成了各种各样的门槛和潜规则,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否则你连最基本的进身之阶也没有。对于多数人是障碍和陷阱,对于某些人却是敲门砖!生存的话语权越来越被少数人操控着,特别是在优势行业和高级阶层。在这个年代,刚凭真才实学也不一定行得通,得有长袖善舞的交际能力。善于利用社会关系和统筹社会资源,变成了合理合法的本领,常常是比真才实学更重要的资本和竞争条件!一句话,情商常常比智商好用!而无条件地适应各种潜规则,也变成了可以理解和接受的社会现象!作为有正义感和做人立场的个体,在技术和学养方面处于同等水平上,是难以跟那些有后台和背景或善于夤缘取巧又没有道德底线的人竞争的!所以像我这样不善交游不喜媚俗的落拓之辈,只能听天由命了!我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我早些年确实太没有归属感,太年轻气盛,总是我行我素。二是到后来发现自己常常无所适从,找不到归属主体和归属对象。这可能是两回事,也可能是一回事。我就是太另类,太主观,太恃才傲物。其实我根本是无才可恃啊!有也是偏才和难用之才。这样就更没有谁愿意收留你!中国人历来认为即使做奴才也比做君子强,何况没有人把你当君子!
更重要的是,千万别另类!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实真正说来,世上没有几个人是天生的孤雁。像海子、戈麦、梵高这样的人是极少的。千万别成为这样的极少数——当然能成为这样的极少数从某种角度看也可以说是上帝的优宠。但千万别像我这样沦落到不伦不类的地步。我算个诗人还是农民?连我自己都在纠结。我活了大半辈子,终于感到自己像个诗人了,越来越想过诗人般的心灵生活。可是却没有过这种生活的物质条件和精神环境。也没有人愿意跟我谈经论道,更没有哪个团体认可我的成就,接纳我的归属。其实这些年我有很强烈的归属感,但我的归属感不同于乌合之众,他们的归属感是一种物质和经济上的,或者是政治上的,而我主要是在文化上的精神上的,试问现在有哪一个团体或团队有这样的意识,他们颁发各种各样的许可证或者设立各种各样的奖项,他们有的根本不具备真正的资质,而其操作过程中往往存在很多经济和人情因素或政治目的,存在很多坑蒙拐骗和自欺欺人现象。在这样的社会情境里,我只能越来越茕茕独立,而我又没有能力做闲云野鹤!
这个年代只有女人最有归属感了。越来越多的女人在潜规则面前跃跃欲试!而且他们一旦得手,还会洋洋得意!即使是那些不愿或没有能力去钻潜规则的套的女人们,也会在充满铜臭的强大的体制和权势之前摇尾乞怜、俯首称“妾”!女人在这个时代常常在男人面前趾高气扬,而在权势者面前则敬畏有加。她们有非常好的归属感,也有很好的成就感。农民工里的主要成员就是女人,这不仅说明女人具有天然的亲和力,也体现出她们的归属感。
农民是最可怜的群体。即使他们有很强烈的归属感,却没有哪一个主体愿意接纳他们。村委会不是农民的组织,而是体制者的派控机构和传话者。而现在的工厂里基本上没有工会,工会也不是农民工的代言人,而往往是资方任命的工贼!所以他们注定是一盘散沙般的乌合之众!2014.3.7.
    而现在体制者又让我们做起了“中国梦”。中国梦不仅是一种集体性、民族性的社会理想,其实也是对一个更大的归属感的要求。看样子这个梦还真能圆啊呢——看全国上下,农业稳定,工业强势,商业活跃,科技猛进,GDP连年增长。更可喜政治昌明,军力强悍,中国真的要复兴了!可是,幽梦正酣的中国人民啊,你们当中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幸福啊?你们恐怕正沉醉在一种虚假的成就感和梦想中吧!但“中国梦”的确是一个大发明、大创举,但你不敢说它是一个“大忽悠”。本来就是梦,既可以美梦成真,也可以千秋大梦!
多少年来,我一次次地拷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我为什么活着?我是不是还得活下去?我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我人生的意义在哪里?人生和生活是一回事吗?……一次次地思量,我一次次地悲哀,也由此看见人类的悲哀!
而他们所有的人都跟我不同,能够在一种自欺欺人的文明的假面具中生活,并自得其乐!                                                                     
                                                                  2014.3.3.
谁能给理想主义一个轻轻的许诺?
    中国梦最令人向往和迷惑的一个主题或前提,就是“人人出彩”!
    我原来根本算不上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在我放弃高考之路,迷恋文学的那段时间里,我对文学作为一种理想的概念长期处于一种朦胧状态。我一直不知道文学对自己是一种生命内在的需要,也并不把它当成一种有目的性的追求。经过了近十年的学艺阶段,我才发觉自己还是有文学天分的,特别是在诗歌和思想性方面,我的悟性和灵性更高。当我发现自己除了这点“才能”之外,几乎别无所长,并有点不安起来;但觉得自己已无退路,因此干脆“将错就错”,还在一本书的扉页上庄严标识!我开始了精神的高蹈。暗暗认定了文学的不归路,干脆以写作作为人生的最高理想吧。我曾经在1996年在《中国后现代主义诗选》的扉页上题辞:“寻攀生命自我的峰巅”,后来又写过“务虚务到底!”这样的座右铭。在世纪之交,我又在客厅里用大幅红纸大书特书一横幅云“超越自我,建构神话”!弄得来征收“农民负担”的那些人看了,也觉得莫名其妙。但生活是没有神话的,也是没有奇迹的。我的激情渐渐烟消云散了。……
尽管我最终将文学当成了了自己的最高理想,但我并没有坚强的意志和毅力。这主要是因为自己天性的懒散和孤僻,再加之一直是在孤军奋战,常常意气消沉。我的生活相当混乱,命运一直走下坡路。所以在成家后的十几年里在文学上并没有什么建树。有好些年甚至书也懒得摸,更不用说写作了。可以说平均每年写不到五首诗或五千字。就这样我还算个理想主义者么!
直到近不惑之年,我才突然感到自己已不再年轻了,甚至有“时日无多”之慨,而不是“时不我待”!2006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本杂志的尾页上看到鲁迅文学院的函授培训班广告,就异想天开地准备进行新一轮冲刺。在随后的几年里,我花了大约两千多块钱订刊物,入协会,自费发表,最后还是有如泥牛入海,没有掀起一点动静,反而搞得自己心灰意冷,怒不可遏!
但就是在此之后,我成了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我发现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天生的理想主义者,并且总是以最高理想指导自己的生活,至少是有一种心理暗示在起作用。这就是我命运的致命伤!
所以我要在此奉劝你千万不要太理想主义,更不要成为我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我的理想主义是一种自我膨胀,也可以说是一种无奈,身不由己!我们的青年时代是一个理想主义泛滥成灾的时代,但很少有有思想深度的人语重心长地提醒我们不要有理想,甚至到处都听到理想的鼓励!我们那个时代跟现在不一样的是,没有几个人知道人生究竟该怎样规划。高考是精英之路,是终南捷径。落榜青年、甚至很多高中也没有考上的青年原本是很想读书的,只是因为没有机会了。所以那些有志者就很容易掉进理想主义的沼泽地带。
可是,谁能给理想主义者一个轻轻的许诺?体制不能,社会更不能!2014.3.12.
不错,那些年他们总是乐此不疲地宣扬群体性或团体性的理想,还记得那首八十年代的老歌吗?《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很有理想主义的感召力吧?可是从来也不会真正鼓励个人的理想,即使是那些自始至终与民族利益息息相关的崇高理想!
不错,我曾经非常羡慕“五四”青年和延安时期的青年。那些如火如荼的岁月,虽然民族处于水深火热,国家危难重重,人民颠沛流离,志士悲歌慷慨,但毕竟是有理想有信仰有抱负有目标的时代!我称之为“清明时代”,可惜它稍纵即逝,昙花一现!
在这个年代,理想主义者岂止是落寞?简直是一种自虐!
这辈子,我就是被理想给害的!
我曾经非常崇拜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那条举世闻名的人生格言——
    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致因虚度年华而悔 恨,也不致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年岁渐长,却觉得这个人生格言并不适合于每一个人。有点假大空的自我安慰感。我后来发现只有奥兄的另一条人生感言才真正值得每一个有志之士好好掂量:"人的一生可能燃烧也可能腐朽,我不能腐朽,我愿意燃烧起来。”也许只有用后者作为人生的座右铭才能有望实现自己的一点点抱负,而前者只能是一种过于崇高的人生理想,不切实际。但我现在,却越来越明了这一点,人最大的幸福是有所贡献于社会,而不是相反,有“能力”让社会贡献于你!
不错,这些年我越来越理想主义,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啦?我甚至暗暗发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把文学的理想上升为整个的社会理想,并为此情不自禁地悲伤。我有时像上帝一样悲天悯人,有时像外星人看猴子一样看世人,有时时空错乱者一样兴隔世之叹,更多的时候则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样垂头丧气!
我的理想主义情结常常让我误认为自己是对的,只是世界不跟着我的理想走罢了。而我其实很清楚世界从来也不可能跟着一个人走的,除非你是超人!嗐,又回到了上面的话题。
所以我劝你不要太理想主义!不要沉湎于自我!不要书生意气!不要沉溺于谈经论道!更不要刻意培养灵魂的洁癖!这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而不是以气度、名节赏豪杰的时代!多少次我有一种烈士无名的慷慨!

爱是一种能力,被爱是一种福气。这世上几乎没有无条件的爱!
直到你上了大学,看了你在QQ群里留下的那些“说说”,才知道你越来越像年轻时候的我——孤傲,也有点孤高,偏爱,并有点偏执。你的心理素质应该是比我好的,更有理性,做事更认真,也更有条理,也更执著。你不像我这样颟顸!但你仍然是一个天生敏感的人。虽然你似乎比我要坚强,但也非常渴望儿女情长的情感生活。特别是我看到你喜欢宋词里那些爱情名篇后,更感到你对爱的渴望甚至到了焦灼的程度。这让我感到莫名的难过——在我们的生活里,无论我还是你最欠缺的就是爱了!也许对于你,现在只是缺少爱和被爱的感受,而我是真正从来没有过被爱的感觉,只有爱的渴望!
弱者来到这个世界,是不敢言爱的!
爱,自然包括亲情之爱,爱情之爱,人性之爱,社会之爱,国家之爱,世界之爱等等。
但一个人如果在家庭和家族里,在亲朋好友里,都感觉不到被爱,而只有爱的渴望,他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吧。而我们也许就是这样可怜的人!很多人都把那些义务和责任的承担与付出当成爱,那要怎么说呢?如果这爱有太多的不情愿呢?还是不是爱!很多人有爱的能力,他们也有所付出,甚至还经常捐助他人和社会,但我仍然很怀疑,他们的心中不一定有爱;也许是一种作秀行为,也许是一种掩饰行为——用这种奉献爱心的义举来树立自己的道德标杆,拔高自己的精神纬度,塑造自己的做人形象,增加自己的人格魅力。他们的付出仅仅是一种自己消费过剩之后的社会行为,有的是在自己富得流油的情况下才表现的,有的甚至是为了掩饰自己在牟取社会财富过程中这样那样的不良行为乃至罪恶,我们曾听到过很多这一类的新闻和故事,但这里扯远了。
世上有不需要回报的爱,但几乎没有不存在无期望值的爱!
所有的爱与被爱,都是需要条件、能力和代价的。所以,请不要轻易言爱,也不要轻易相信爱!更不要轻易接受爱!特别是那种期望值过高的爱!除非万不得已,不能轻易让人有恩于我,因为这可能让你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当然这可能省了多少个人奋斗的辛苦……

所以,我现在感到自己最不幸的最悲哀的就是,我越来越懂得什么是爱,却没有爱的能力,越来越渴望被爱,却发现自己没有这个权利!这是命运给我的最大的侮辱!
我们的体制者一直在宣扬要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这是多么虚妄可笑的蛊惑!体制者从来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不是先人后己、心系苍生。再说一个人自身难保,朝不保夕,一个连自己以及父母孩子也不懂、不愿、不能或不够能力去爱的人,怎么让他去付出更多更大的爱啊!难道真的要自我牺牲要舍小家顾大家?可是现实是,这些鼓吹者往往是最会损人利己化公为私的掮客和党棍!我们一直在接受一种虚假的爱的教育,或从来就没有爱的教育。
    有谁相信有父母不等于有父爱和母爱啊,有谁相信几乎所有的“爱”都背负着某种期望值,也因此被扭曲变质了!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生活得太久了,所有现在连我对孩子成长的关心和付出,都不敢轻易地说,我有一颗无私的父爱之心,孩子,你能原谅父亲的坦诚和直率吗?我不该望子成龙,我不能让你有崇高的目标,或者理想?这一切很可能会成为你难以承受的压力啊!所以我说我看见了终极的悲哀,主要是自己的,我们的,还有人类的。不管他们怎么理解,不管他们相信与否,我相信这个时代没有人是真正幸福的,没有人是真正有意义的!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于在似是而非中生活!甚至热衷于自欺欺人!2014.3.3.
就是这些所谓大爱的鼓吹者曾经大肆地宣扬所谓崇高信仰和远大理想。如今恐怕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了,也怕担不起这样重大的使命和责任了,谁来为信仰付出牺牲,谁来给理想一个承诺?如今连教科书也越来越淡化了政治色彩,而代之以所谓国情、个人修养、公共道德、职场操守之类的实用主义哲学。2013.3.3.
口是心非和言行不一是这些制度和规则制定者一致的风格,道貌岸然和厚颜无耻是这些说教者统一的嘴脸!

你可以辜负任何人,切不可辜负自己!
    “辜负”这个词在过去的某个年代曾经用得很频繁,现在似乎不经常听见了。也许很少有人敢真正地对他的下一代或被监护人或下级使用这种过于严肃的期望吧。你可以有厚望,也可以投入很多的爱心,但你千万别给你的下一代或被监护人轻易使用“辜负”这个词。除非他是你的下级,你是他的上司和领导。厚望和爱心是没错的,但千万别轻易地表露你的期望值!
你可以辜负任何人,切不可辜负自己啊!
——这是我一辈子的教训!
我从来不认为我辜负过父母,更不承认自己辜负了时代!不仅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儿子出人头地,而且他们几乎也从来不打算让儿子出人头地,也因此不想比邻里对下一代投入更多的爱心和资本。父亲的教导常常只不过是一句空话,或者是一些过于实际和急躁的期望。他在我还在念初中时就希望我将来能学医,并买过好几本医学书籍给我。可是后来居然跟我说,供我念高中也是听我祖母的奉劝和遗言,因为祖母看好我是一块读书的料。我后面的复读则完全是因为本村在县第一中学的补习班当班主任的老师的劝导。而我自己从来不敢主动地要求父母供养我复读,特别是我应届毕业那年考得那么差。我经过半年在县中的插班“旁听”就转到另一乡级中学去了,这又是一高中同学的怂恿。我在县城那些同学面前总是有一种自卑感。在多数都是“乡下娃子”组成的补习班那里,我却有一种回家的感觉。结果补习半年后我的高考成绩居然超过了去年(1981年)的录取分数线(340)十几分,可惜当年分数线又提高了四十分。父亲便以喜以忧地跟我说,我们父子俩再辛苦一年吧,不会再失作了吧。可是到了快开学的日子,本村一落榜青年来约我到县中报名,父亲似乎有点不乐意了。这个暑期他老是跟我说,你长大了,大家都认为是个劳动力了,家里的活计要自己多帮衬点,不要总抱者个书本,像个“点状元”的样子,别人看了叫“书呆子”!我天生多愁善感,也非常脆弱,听了父亲这些话,心里难受得很。可是我确实很想念书,而且钱已经缴了,就这样我又到县中的补习班去补习了。这一次我似乎没有自卑感了,至少是没有走后门的那种羞耻感。因为我以为自己的分数是足够进补习班的。可是在那些城里人面前我仍然有一种自卑感。我心里总感到他们比我优越,也许成绩也比我优秀。更要命的是这个学期我对文学更迷恋了,都是本村那个同学的影响。他的语文很好,高考考了112分。我非常羡慕他的文学功底,认为他很有天赋。他的书法更好,无论毛笔字和钢笔字都写得很美。他简直成了我崇拜的对象。他的英语很差,连国际音标也不懂。所以我们就有了取长补短的机会。再加上人生理想的“一致”,觉得非常志同道合,一见如故。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他比我高一届,原来一直是我们村学校的文艺骨干,能说会唱的。就这样我一时对他简直五体投地。这半年我们经常互相交流和探讨文学上的东西,却很少探讨高考的问题。好像我们不是在补习,而是在进修!他经常跟我说老师的课听不进去,听不听都无所谓。我心里也有同感。因此我们越来越不想在这里补习,甚至他还提议干脆回家自学好了。就在这个学期的期中考试前后,有一次回到家里父亲因为活计太劳累的缘故吧,跟儿女们胡乱发泄了一通,那天晚上我气得都哭了。第二天我真的到学校将留在学校的书抱回家来。我跟父亲说,不读书了,我留在家里帮着干活吧。父亲又骂我半途而废,钱都交了半年,这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吗?我说你其实本来就不愿再供养我的!气得他更暴跳如雷起来,什么都骂得出来。后来还是母亲来劝说我,第二天又返校了。但临近期末考试,听说要补交柴炭费,那个同学又来撺掇我辍学。我这时越来越迷恋文学和写作,又觉得高考的前途迷茫,干脆回家自学成才好。结果真的回家了。哪知道这一回永远告别了学生时代,也永远告别了出人头地的命运!
……
人可以有点自虐,但不能自恋。自虐如自律,自律如自渎!自强者善于把自虐变成自律,自爱者则随时警惕自恋变成自渎!

不要乞求别人的同情,也不要一副使命在肩的样子。
这个时代最缺乏的不是同情,而是担当!
同情是什么?同情就是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所谓以心换心的体谅。在这个年代缺乏同情吗?说缺乏也是现实,说不是很缺乏,也是现实。这不是悖论吗?
首先,我们先来注意这个情字!众所周知,作为生物学上的人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也就是七情六欲、传宗接代、生老病死。作为社会学上的人,也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由此又引发出伦理学和文学上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问题就在这里。生老病死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看起来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每一个人的七情六欲是不一样的,要求和能力方面存在千差万别。这样便造就了人在伦理学和文学上的的悲欢离合和爱恨情仇。这里就有一个同情和担当的社会学命题。同情同情,同的是往往是情形,而不是感情!贵妇人会同情她的仆人吗?我觉得这是很难的,她们往往会认为下等人遭些罪是理所当然的,甚至认为后者有更好的承受能力。相反,一个贵族,当他(她)看见他的(
(她的)亲朋好友在情感的或事业生活方面遭遇了某种挫折或变故,很可能会伸出援助之手,表以同情。所以同情也是分层次的。在当今社会尤其是这样。一般来说,只有在平行阶层里,才能找到真正的同情。而且越往上走,同情心越高!所以我们往往更容易看到所谓强强联手,互利共赢的强者同盟,而难得看见弱者同心协力。弱者总是小智自用,在同阶层和同行里总是自以为比别人高明,他们多半自私自利,甚至表现出喜人多过、幸灾乐祸的小人之心。她们甚至不会同病相怜!现在有“弱势群体”这个提法。其实问题就是他们从来不是群体,而是一群乌合之众!所以弱者永远是弱者!
在不同阶层里存在同情吗?当然也有。这可以说是一种生物学上的本能吧。
我曾经很渴望过同情,直到今天才发现这是妄想!凭什么让人同情你?你有手有脚,无病无灾,能吃能喝,为什么不可以去卖力挣钱,养家糊口!是个农民,就应该勤劳本分,靠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当然有人照应和帮衬,有后台背景更好了。但最后还是得靠自己!自立或自力,并不是说让你就仅仅去卖力,你要过得比别人好,一定要有一技之长;你要出人头地,就得有过人之处,包括文凭、学历、资历、技能、专长、交际能力,就是身高、体重、身材、相貌、力气等也是一定的本钱。看你怎么用啦。
——可惜的是,这些本钱我都没有,或者不值一提。而我的爱好却比较多,特别是热爱诗歌和写作!这在农民阶层里可以说是非常特殊的个例吧?所以如何让人怎么同情你?你非但不能养家糊口,还吃饱了撑的玩什么“高级玩艺”?!如果你真能靠写作挣几个烟酒钱,他们也会高看你,说你这家伙有个性有料器有特殊能耐,可是只见你把一卷卷书抱回家,可从来不见你拿过稿费,这不是疯子是什么!再回头看看你的现状,要是你的经济能力和物质面貌跟大家一样,也没有什么说的,问题就是你把家整得不像家,整天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干着出丑露乖的臭行当!还让人同情,你有情可同吗?问题就在于你跟大家一样,又不一样。一个写诗的农民,叫谁同情!?
再说担当,这是一个流行词汇!流行的是词汇,而不是现象本身。世界往往就是这样,越缺少的东西,就越多的人想要;越多的人想要,就越来越稀少而珍贵!
“担当”是只有人类世界里才存在的社会学行为。担当不等于同情,担当不需要同情。本质上看,担当似乎并不是一种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而是一种能力和气度。
这里有存在“担当”和“承担”的区别。担当是一种主动的行为,而承担也可能是一种主动性的行为。“承担”跟“担当”的不同是,它往往是一种社会约定成俗的或体制、法律“强制性”的、“命令性”的、“任务性”的行为,担当则主要指那些有权力和能耐的人对他人和社会的一种奉献,当然有时也可以视为一种义务和责任。
但是,在当今社会里担当成了有能力的人不想做的事,而没有能力的人则漠不关心。现在他们连本来不可推卸的责任也不愿承担或担当了!也许正是“担当”和“承担”的界限模糊,他们有时干脆就混为一谈,故意推诿吧。担当原本是一种力所能及、人人可效而仿之的美德,现在却变成了一种助人为乐式或与民同乐式的“义举”,甚至是见义勇为的“壮举”!或者“承担”变成了“担当”,变成了一种可以树碑立传、名垂青史的光荣!
对于那些有家庭的人来说,即使没有能力,社会也会要求他去履行担当的“义务”。而那些有能耐的人,甚至整个社会则很少去帮助这些人去完成自己的义务。现在这个社会的问题就是相反。缺乏能力的人要担当,而有大能耐的人则从来不担当,推卸责任还不算问题,问题是后者甚至让前者担当不堪胜任的工作,并从中渔利!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大能耐!    2014.3.8.

不要盲目地善良,更不要盲目地卑怯!
盲目的卑怯有如自戕,盲目的善良有如自辱。
在这个时代很多人都感到好人越来越少了,值得感动的事越来越少了,值得同情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值得去助一臂之力的人也难以找到?为什么?一是因为这世上真正有博爱之心的人太少,二是的确有很多的人已经离好人的标准越来越远。虚荣、势利、爱小、有点自私算不得坏人,贪婪成性、厚颜无耻、搬弄是非、猜疑妒忌、幸灾乐祸就算不得好人吧?而落井下石、设套施饵、损人利己就应该是坏人了!更不用说穷凶极恶、无所不用其极者!但我们的社会恐怕多半是这样的群体构成的乌合之众啊!所以有那么几个好人,不是在遭罪,就是自身难保,还怎么去做好事?
不要乞求别人的同情,也不要一副使命在肩的样子。
盲目的善良有如愚蠢,盲目的善良有如卑怯。这两者合在一起往往会变成自虐和自辱。
我这辈子都是让自卑感给害的!

不要把人生当成一次长征,积重难返是人生最累的事情!
    虽然一切都是有代价的。趁年轻好好努力一把没错,但千万不要盲目地投掷自己的热情和心血!不要有赌徒和股民心理,也不要成为马拉松选手,不要作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抉择!
不要把人生当作一次长征,目标高点没错,但不能太高,要不断地寻求新的发展机遇,五年一转机,十年一飞跃。如果开头的五年十年没有好的起色,一定要进行反思,重新调整自己!
但人生不可能总是重新开始。我是深深体会过积重难返的滋味的。生活的惯性像一把钝刀,它一直在消磨着我的斗志和锐气!很久以来我就厌倦了生活,觉得自己活得太长太长了,可是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活下去。

人最悲哀的不是长期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而是过着没有价值的生活!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从来没有感到过生活的尊严和自由!而我又是一个天生敏感的人,所以我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了!
一个人没有尊严多半是没有实力的表现,但也可能是无法或不善表达实力的体现。后面这种比较复杂——一个人无法展示自己的实力和抱负,最大的关键是实力本身,其次是机遇,其三是自信,其四便是形象。此处实力不必多谈。自信方面的事情上面也谈过了。
我想着重谈谈自信和形象的互为依赖和互为影响。
我说过,我天生就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这使我总是羞于或怯于与那些跟我实力相当或至少在人脉、背景和气场上比我优越的人打交道。长期以来,我一直宁愿跟在各方面比我更差的人相处,甚至沆瀣一气。我宁愿干那些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重活粗活,也不愿去尝试寻找或谋划一个能体现自己本质性力量的职业。我总觉得跟那些相对“低能”或“弱智”的人打交道,没有压力,而那种太费脑子和精力的职业会耽误我的写作。
但长期跟那些低能或弱智的人交往,严重影响了我的形象和自信。形象越差,自信越少,自信越少,形象越差。而且这种双向影响将严重遮蔽和损害一个人的真正实力!
我的没有尊严的一生,有三大因素——
一、由来已久的悲剧性的家庭环境和结构。像我的父亲一样,从来不在乎尊严,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尊严。这一切都是由来已久的家庭环境造成的。
二、太不要面子,但有时又太要面子。我和父亲一样,喜欢说长道短、评头论足,而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但我们同时又无法忍受别人对自己的公然的侮辱和挑衅。一个只会说而不会做的人会更让人讨厌,并更容易招致挑衅和侮辱。到了这一步,你还要不要“面子”?而其实面子既有尊严的一面,但并不等于真正的尊严。真正的尊严是实力,面子只是尊严的外在体现,而不是前提!
三、不可否认,从祖母开始,父亲和我都有一种神经质的人格缺陷。这应该是基因的问题。我的母亲虽然没有神经质,却是一个非常弱智和迟钝的人。这自然影响到我们。尤其是我和弟弟。弟弟则更像母亲那样的情形。但我的两个妹妹都不这样。他们的性格是相当外向和合群的,更没有神经质。
四、过于散漫的习性。散漫其实也是一种懒,一种怠惰。散漫对一个脑力劳动者或有稳定工作的人,或许还是有好处的;但对于一个体力劳动者,则是非常有害的。
    五、习惯于苟且的生活。我们习惯于我行我素,听其自然,听天由命,破罐子破摔。我们总是在惯性中生活。没有危机感和进取心,也没有横向比较的生存本能。 2017.4.13. 
人生最美好的方式就是,生活和事业一体化!物质和精神的一体化!实现自己的本质性力量!
我一直以为人生最美好的方式就是生活和事业一体化,物质和精神一体化!最大的幸福就是生活事业一体化之后的贡献和成就感,越来越多的人来认可和分享这种贡献和成就,你就越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已经有很多的人拥有成就感和幸福感了。我不能说他们只是沉浸在一种虚假或虚幻的幸福感里,但他们那种幸福还是狭义的幸福。因为他们太自私自利和贪婪无度,总是在别人面前面有得色趾高气扬,而又舍不得将自己的事业成就拿出一部分让社会共享。他们是忘记了或在一种视而不见的情形下从别人的不如意和苦难生活里来映照自己的幸福!他们只能“偷着乐”!所以他们不可能是真正幸福的!因为他们的所谓“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甚至是直接靠利用权势坑蒙拐骗,靠凌驾和剥夺别人的生活而来的,他们的幸福能长久吗?!
中国人很少有真正的事业心。不是把事业与生活绝对分开,就是把生活当成事业。很少有相反的情况,即把事业当成生活者。如果有,他不是一个绝对的成功者,就可能是一个殉道者!把生活当事业的人比比皆是。挣钱是这个社会最普遍的人生目标,也是他们的事业。普通老百姓都把与成家立业传宗接代这些有现实性的事情当成事业,比如建房呀娶媳妇呀。它们本身就是义不容辞光宗耀祖的事业。而建房现象,则成了当今农村普遍看好的最直观的“事业”和硬指标!如果没有这项,则一切都靠边。另一面,那种把事业当成生活的,最被看好的是成功企业家,还有就是那些仕途得意或没有落马的贪官吧。那些拥有洋房、豪车、小蜜、二奶的统统都是有本事,越多越有本事!
在这个社会里,传统观念里的那种把某种精神性理想、信念当成人生目标去追求的,正变得寥若晨星!如果长期不能得道,则可能遭到社会的嘲笑和打击!很可能被视为疯子!中国社会里是容不得鹤立鸡群的,除非你可以成为他们的致富引路人和老板。中国的社会更没有闲云野鹤,除非你能从体制那里享有俸禄,除非你的生活美得让人羡慕和嫉妒!庶民是没有权利玩阳春白雪的!
而我正是这最后一种硕果仅存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永远不能功成名就的失意者!并因此受够了尘世的世态炎凉!
但我仍然坚持,只有那种事业和生活一体化的人生和社会,才是真正幸福的!因为难得,所以可贵。但如果越来越难得,则说明中国社会有问题,人还不能真正现代化,没有真正的宽容和开明。一个没有个人思想和精神的自由,没不能促进个人创造力发展的社会,怎么去看,都不是真正进步的!                         
                                                               2014.3.9.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菊庵匪石之 2017-8-31 21:21
这文章 写出了 那味道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9:31 , Processed in 0.06191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