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木也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279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库瑟 & 哈里森《编织的溪流:诗的对话》(一)

热度 3已有 19692 次阅读2012-12-6 23:45 |系统分类:诗歌| 编织的溪流, 库瑟, 哈里森

编织的溪流:诗的对话(一)
(美)泰德·库瑟 & 吉姆·哈里森
木也 译
 

一个老轮胎怎么倚靠着

另一个,一起呼吸。

 

老朋友,
也许我们过于拼命
想被人记住。
 

当时间到了尽头,这条小溪
将流向何方?
别问我,直到
这只酒瓶空了。
 

即使我的酒杯半满,
你也可以把它喝干,
当它空了,
就埋在外面的花丛。
 

所有那些年月
我都装进自己的口袋。
一点一点
我把它们花个精光。


每一次的时钟滴答声
像雨滴一样落下,
穿透地面,
有如虚无。


晨曦中,
门手把冰凉,沾着露珠。


百乐牌签字笔是我的
指南针,守望者,和心灵的捕手。
几千里的黑色涂抹。


讲故事者的帽子底下
人头攒动,一片骚乱。


天亮时,一只野兔探起身子
去吃红红的芦笋浆果。


肥硕的花纹蛇
从煤气灶炉中窜出来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她盘绕着
长明小灯取暖。


在厕所里绷着,
我们明白了
萤火虫的感受。


六十三年来,我在这只因果的臼里
研磨自己。昨天,我把它
洗净,高高地搁在餐具架上。


我只想变成
一千只黑鸟
从一棵树上哗地飞起,
播撒天空。


共和党人以为,全世界
肤色较深的人比他们
更快乐。大体没错。


水龙头的水滴入一只盘子,
狗舔着水,
同样美妙的音乐。


五子雀在树干上
忙个不停,
运气起起落落。


哦,这些尘世的生灵
多像露珠。
从黎明到黄昏。
一缕长长的气息。


死者的智慧
失落在棺盖上。


一本书放在椅子的扶手上,
黎明就在眼前。


每个人都在想,我会死于
二十来岁,三十来岁,四十来岁,五十来岁。
不可能永远活着。


这些清晨
一切充满了希望,
甚至是我的空杯子。


两只松鼠打得
你死我活,
绿草长出了红色的血斑,
花栗鼠一直嚼着。


多么开心:透过镶绿边的
新草帽看着。


划过湖水,
所有的蜻蜓都在拧动。
停一停。今天是礼拜日。


抛下
没有系绳索的锚。
它沉了下去,心提了起来。
最后离开我的心海。


每一张地图
都留着上帝的指纹。


一年春天,在我们极度贫乏之际,
我在冰雪覆盖的河上垂钓,钓到
一条硕大的鲑鱼。这改变了我们那天的
生活:吃,喝,唱歌,跳舞。


丢失:野心。
找到:一本好书,
一件旧毛衣,
松垮垮的鞋子。


很多年前,
当我变得像钉子一样坚硬,
我变成了一枚钉子。


我年轻时的老歌唱到:
“我要活着,活着,活着
一直到死。”嗯,也许不会的。


有时,我仍是一个沉默的小男孩
冒雨在小船上钓鱼,
想让家人吃上一顿鱼餐。


只是今天,
我听见了
河中之
河。


清澈的夏日黎明,
初日云蒸霞蔚,
红彤彤地自屋顶升起。
一团冷冽的火。飞过的大乌鸦
注视着它,呱。


野兔
为倾听而生,
诗人只为言说。


小时候绝望时,我会光着膝盖
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祈祷。我还在这么做,
只是透过窗户,看起来像个老人。


两只秃鹰
栖在干草堆上
第三只正滑翔而来。


译者注:《编织的溪流:诗的对话》(Braided Creek: A Conversation in Poetry)这本诗集包含340个诗节,并无任何标示,既可作为独立的短诗来读,也可将整本诗集作为一首长诗。因全书较长,译者为阅读方便,故将其分为六大部分。每一诗节按原书编排,以较宽的间隔分开。


两个老轮胎,一起呼吸
木也
       
        1997年,泰德·库瑟(Ted Kooser)发现自己患了癌症,开始和好友吉姆·哈里森(Jim Harrison)以诗通信。哈里森正是电影《燃情岁月》同名小说的作者。
        两位诗人都居住在乡间,库瑟尤其喜欢在乡间小路散步。诗人养了三条狗,会经常带上小狗萝丝一起游荡。在癌症治疗期间,库瑟的皮肤变得对阳光非常敏感,不能直接日晒。为了保持每日散步的习惯,他索性改为日出前散步。短诗“晨曦中∕门把手冰冷,沾着露珠”,就是这段生活的真实写照之一。
        库瑟曾说“诗是一种发现的记录”。五谷杂粮的生活里也蕴藏着诗意,诗人用诗歌拂拭事物表面的尘埃,让人感到他们的沉思以及拙朴的人生哲学。对他们来说,诗意并不需要刻意寻找。
        库瑟对自己的病情只字不提,而是用内布拉斯加州乡村的事物来隐喻疾病与死亡,比如黑色的大乌鸦,秃鹫,空酒瓶,花纹蛇,野兔,蜻蜓,花栗鼠,松鼠,露珠,穿过地面的雨滴等等,意象清新,简洁。2003年,两人把这些书信以诗的形式,结集为《编织的溪流:诗的对话》(Braided Creek: A Conversation in Poetry)一书出版。
        评论家达纳•乔伊亚(Dana Gioia)认为,这本诗集里体现了这两位诗人“对每一日生活的世界拥有细微而天才的洞察力。”
        幸运的是,库瑟正在从癌症中渐渐康复,继续他的写作。如今,他与妻子居住在内布拉斯加州距林肯市郊大约二十英里的乡间,在那里他们拥有六十二英亩的山地、树林、牧场和一个小池塘,还有明净的四季。
        
        
        诗人简介:       

        泰德·库瑟(Ted Kooser)于2004年被任命为美国第13任桂冠诗人,共出版了12本诗集,凭借诗集《欢乐与阴影》(Delights & Shadows)获得2005年的普利策诗歌奖。
       
        吉姆·哈里森(Jim Harrison)出版过25本书,其中4本小说被拍成电影,包括《燃情岁月》、《狼人传奇》等。他的作品多描绘辽阔的西部草原,被称为“自然的力量”。
 
 
豆瓣阅读全集: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2-12-13 11:22
喜欢
回复 牛遁之 2012-12-14 15:27
诗可以这么轻松。
回复 木也 2012-12-17 00:25
窗户: 喜欢
欢喜。
回复 木也 2012-12-17 00:26
牛遁之: 诗可以这么轻松。
黄牛牛快乐地甩甩尾巴。
回复 平林 2012-12-24 09:20
每个人都在想,我会死于
二十来岁,三十来岁,四十来岁,五十来岁。
不可能永远活着。
可是我们又总觉得自己还能活好久
一天有二十四小时,一个小时有六十分钟,一分钟有六十秒
回复 木也 2012-12-27 12:24
平林: 每个人都在想,我会死于
二十来岁,三十来岁,四十来岁,五十来岁。
不可能永远活着。
可是我们又总觉得自己还能活好久
一天有二十四小时,一个小时有六十分钟, ...
如露亦如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5:54 , Processed in 0.05490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