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木也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279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毕晓普与巴西情人洛塔

热度 4已有 14890 次阅读2012-7-19 12:56 |系统分类:诗歌| 毕晓普, 诗歌, 洛塔

 

洗发

(美)伊丽莎白·毕晓普

 

寂静在岩石上爆炸,

地衣在生长,

灰色的同心震动在蔓延。

它们约定

与月环相会,尽管

在我们记忆里,它们从未改变。

 

既然天堂永远

与我们同在,

亲爱的朋友,你却变得

轻率而独断;

想想那些往事。时间不过

一场虚空,如果经不起考验。

 

星星在你的黑发穿行

排成明亮的一列

簇拥着,

如此笔直,如此迅疾。

——来吧,让我在大锡盆里为你洗发,

就像月亮,打碎了,还闪着光。

 

(木也 译)

 

 

暴风雨

(美)伊丽莎白·毕晓普

 

拂晓,一片无动于衷的暗黄。

咔—嚓!——阴冷,发着光。

房子真的被击中了。

咔嚓!渐远的雷声,像在翻着跟斗。

托拜厄斯①跳进窗,钻入床里——

静静的,他两眼发直,毛发耸立。

像邻居爱捣蛋的坏孩子,

在屋顶使劲地跺脚。

雷开始砰砰地敲打屋顶。

一道粉色的闪光:雷声滚滚而去,

随之落下冰雹,一颗颗硕大的人造珍珠。

煞白,蜡白,冰凉——

在昔日的赏月晚宴上,

这是外交官夫人的最爱。

冰雹躺在被风吹散的草堆上,

直到日出时消融。

我们醒来后,发现电线熔化,

灯不亮了,一股硝石味,

电话也瘫了。

 

小猫呆在温暖的被窝。

大斋树的花瓣落了一地:

湿漉漉,黏乎乎的绯红,在煞白的珍珠里。

 

(木也 译)

 

 

毕晓普与巴西情人洛塔

木也

 

195111月,毕晓普登上了“波普莱特”号小货轮,抵达圣保罗的外港桑托斯,这原是她计划中环球旅行的第一站。在巴西停留期间,除了与故交《纽约客》的记者佩尔·卡真(Pear Kazin)相聚之外,她还打算顺道拜访1942年于纽约相识的莫尔斯(Mary Morse)和洛塔(Lota de Macedo Soares)。

洛塔比毕晓普大一岁,出生于巴黎,熟谙法语、英语和葡萄牙语,对建筑和园林有独到心得。她在里约港边拥有一层面海的公寓,还继承了离里约大约68公里的一座山区农庄沙曼巴亚samambasia)。在到达巴西两天后,毕晓普乘火车去到首都里约热内卢。友人莫尔斯和洛塔带她游览了这座城市,然而毕晓普最初对里约的印象并不好,她打算下个月回到圣保罗,搭乘“波普莱特”号继续旅行。

初到里约,毕晓普先是住在洛塔的里约公寓,后来因不习惯周围的嘈杂,于十二月中旬迁往沙曼巴亚小住。可就在圣诞节那天,她不慎误食槚如树的果实,引起严重过敏,接着湿疹和哮喘病并发,几乎丧命。毕晓普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洛塔一直照顾着她。随着毕晓普病情的好转,两人的感情也逐渐加深,毕晓普为之多次推迟了行程。一天早上,洛塔来看望毕晓普,突然问她是否愿意留在巴西,毕晓普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之后想起这个脱口而出的回答,她自己也感到惊讶。

为了让毕晓普安心写作,洛塔还特意在屋外一块可以俯瞰山谷,下方有瀑布的巨石上,为她建了一间书斋,还在书斋周围种植了四百多棵松树。瀑布下方,有一个水池,毕晓普常在池边为洛塔洗发。池水一边含有矿盐,不宜用来洗发,她就用塑料桶到另一边取水。这首《洗发》写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如今,两人在佩特罗波利斯的房子沙曼巴亚已成为各国游客观光的景点。

国内诗人学者蔡天新在毕晓普的传记《北方南方——与伊丽莎白·毕晓普同行》一书中描述了这座美丽的房子:

 “佩特罗波利斯的房子建在山头,白云从窗户里飘进飘出,各个部分显得错落有致。那时整个工程尚未完成,电缆也没有铺设好,她们在夜里点起煤油灯,如果碰上刮风天,大家便挤在几间小房间里。毕晓普发现四周有各种兰花、蜗牛和蝴蝶,还有两厘米长的蜂鸟,它下的蛋只有米粒那么大。此外,山上还栽着许多犁树和苹果树。毕晓普过生日的时候,山下的一个农夫送来一只大嘴鸟,一天能吃十只香蕉,每当她用手抚摸它的时候,它便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

 在毕晓普和洛塔同居后不久,她们领养了一只小猫:托拜厄斯,也就是《雷暴》诗中提及的那只小猫咪。她有黑色的皮毛,雪白的颈和脚爪,就像冬天的香樟树上未消融的几点雪印。毕晓普极为宠爱这只小猫,有时坐在椅子上休憩时,她会跳到毕晓普身上,让诗人做她温暖的窝。

写作《雷暴》时,托拜厄斯大约四岁,调皮贪玩又胆小,活像邻居家某个爱捣蛋的小鬼。小猫咪的出现无疑为这对恋人添了许多情趣。

毕晓普还曾给一只养过的叫米诺的猫写过摇篮曲——《小猫摇篮曲》:

 

米诺,睡吧,做个好梦,

闭上你的大眼睛,

命运正在你的床边张罗着

最愉快的惊喜。

 

亲爱的米诺,别皱眉头了,

要乖乖听话,

在马克思主义州

小猫咪可不应该忧郁。

 

快乐和爱都将属于你,

米诺,别那么忧郁。

快乐的日子即将降临——

睡吧,它们就要来了。

 

19533月,毕晓普写信给画家洛伦·麦克芙(Loren Maclver),信中有一段描写巴西斋戒时节开花的树——大斋树:此刻正是天蓝色蝴蝶繁殖的季节。它们三五成群,偶尔向人直飞过来,时而飞入屋内,扑扇着近乎透明的翅膀。每到复活节前的大斋期(即四旬斋),大斋树就开花了。

想想在佩特罗波利斯的山上,四月满山遍野开满绯红的花朵,粉红和鲜黄的杜鹃花散落其间,蝴蝶翻飞,这是怎样的风景呢。

毕晓普在佩特罗波利斯重温了故乡新斯科舍半岛那种田园式的生活,她把这里作为童年生活的延伸。之后,毕晓普就在里约和山区小镇佩特罗波利斯、欧罗普莱托生活、写作,度过了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这个流浪的诗人终于暂时安定下来,在这座有天灯、有巴比伦大盗的风情小镇里一住十六年。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王斌凯 2012-7-19 16:24
幸福。
回复 平林 2012-7-20 07:05
建议最好配上原文。这样比较规范,好供读者对照
回复 木也 2012-7-27 00:10
平林: 建议最好配上原文。这样比较规范,好供读者对照
问好平林。谢谢你的意见。
到处都在下雨,希望你林子里的每棵树长得更好些。
回复 xuxiaoming 2012-8-7 15:40
木也辛苦
回复 菊庵匪石之 2017-8-24 21:11
木也是辛苦  他让我长知识  晓普的书我在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06:41 , Processed in 0.06033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