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木也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279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诗人眼中的伊卡洛斯

热度 2已有 14531 次阅读2012-6-8 09:49 |系统分类:诗歌| 伊卡洛斯, 奥登, 叶芝

马林·索列斯库《伊卡洛斯的游戏》

爱德华·菲尔德《伊卡洛斯》

杰克·吉尔伯特的诗《失败与飞翔》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伊卡洛斯坠落的风景画》

基特·布鲁克曼《观察鸟的伊卡洛斯》

托尼·柯蒂斯《伊卡洛斯》

W.H.奥登《美术馆》

阿利斯泰尔·坎贝尔《奥登先生的备忘录》

安妮·塞克斯顿《写给一个即将成功的朋友》

奥维德《伊卡洛斯的坠落》

叶芝《致一位徒劳无功的朋友》

  

译者按:

 

在古希腊神话里,代达罗斯是一个能工巧匠。他曾为牛头怪弥诺斯建造了克里特迷宫,弥诺斯国王因怕建筑工艺被泄露出去,于是下令所有参与建造的人都不得走出迷宫,少年伊卡洛斯和他的父亲代达罗斯因此被困了起来。

这位聪明的父亲开始四处搜集羽毛、丝线和黄蜡,最后造出了翅膀。父亲帮助孩子把翅膀绑在身上,提醒他不要飞得太低,否则翅膀沾上海水,会变得沉重而下坠;也不要飞得太高,否则离太阳太近,黄蜡会融化,羽毛会着火。可年幼的伊卡洛斯太兴奋了,飞得离太阳越来越近,结果蜜蜡融化,羽翼着火,最后坠入大海淹死了。人们为了纪念他,把埋葬伊卡洛斯的海岛命名为伊卡利亚。

伊卡洛斯的故事变成阿里阿德涅手中的线团,在诗人、画家手中绵绵不绝地滚动起来。

从古罗马诗人奥维德开始,到奥登那个 “从天上掉下的男孩”。

罗马尼亚诗人索雷斯库发现伊卡洛斯原来是一个爱玩耍、充满童真的孩子。

爱德华·菲尔德心想,如果这个英雄伊卡洛斯还活着,他肯定不能接受一种世俗的生命,恨不得自己当初坠海身亡。

而诗人吉尔伯特说,无论是以欢乐还是悲伤收场,伊卡洛斯终究飞翔过。对他来说,未来绝不是某种过去,而是预言的实现。

 

Icarus and Daedalus by Frederic Leighton ,1869

玩游戏的伊卡洛斯

(罗马尼亚)马林·索雷斯库

 

我乞求众鸟

各赐予我

一根羽毛。

 

秃鹫给了一根长翎

天堂鸟给了一根红翎

蜂鸟给了一根绿翎

鹦鹉给了一根会说话的羽毛,

羞怯的羽毛来自鸵鸟——

哦,看我做出了多好的翅膀。

我把它系着灵魂

开始飞翔。

高飞的秃鹫,

划过一道红光的天堂鸟,

绿光一闪的蜂鸟,

饶舌的鹦鹉,

羞怯飞跑着的鸵鸟——

瞧,我飞得多好!

 

(木也 译)

 

 

 The Lament For Icarus by Herbert Draper ,1898

 

伊卡洛斯

(美)爱德华·菲尔德

 

只有漂浮在帽子周围的羽毛

说明这不是一次寻常的坠落,

一场更惊人的事件发生了。

警察们更愿意去处理聚众斗殴,

而不是对付棘手的案件和四散的证人。

报告和备忘档案,简单地描述这是

溺水事件,可并非如此:伊卡洛斯

游走了,最终来到一个城市

租了房子,打理花园。

 

那位好心的邻居希克斯先生和他打招呼

做梦都想不到体面的灰衣下

遮掩的双手曾驾驭过巨翅,

当然也想不到那忧伤而失意的眼睛

曾和太阳对峙。如果他说出来,

人们肯定觉得不可思议,然后死死盯着他。

不,他不能弄乱他们整齐的前院;

然而他确信,这是一场可怕的错误:

难道他得在这郊区慢慢老去?

难道一个天生的英雄就安于

做有些小聪明的中产阶级?

 

夜晚,伊卡洛斯处理他的伤口

白天,他在工作室,小心翼翼地拉上窗帘,

设计小型的翅膀,尝试

飞到天花板的吊灯上

他一次次失败,几乎厌倦了这种尝试。

他曾以为自己是英雄,做过惊天动地的事,

他开始怀念那场坠落,一个英雄悲剧般的陨落

而现在他坐在市郊火车上,

在各种委员会任职,

他真希望当初溺水而亡。

 

(木也 译)

 

The Fall of Icarus by Rubens ,1636

 

失败与飞翔

(美)杰克·吉尔伯特

 

没有人记得伊卡洛斯也有过飞翔。

就像爱情走到终点,

或者一场婚姻结束,人们说

早知那是一场错误,一切

无法挽回。她这个年纪

更是清楚不过。然而

值得一做的事情也值得出点差错。

想起在夏日海边

某处岛屿上,

当爱情从她身上消逝,那些夜晚,

星星剧烈地燃烧着,

人人都说它们行将陨灭。

每个清晨,她在我的床上睡着

就像一个陌生人,温柔的她

如羚羊立在晨雾中。

 

每个午后,我看着她游完泳,

穿过灼热多石的旷野,

在她身后,是大海的亮光

大片的天空映照着海面。我们一边吃午饭,

一边听她说些什么。他们怎能说

这场婚姻失败了?就像有些人

从普罗旺斯回来(那时名副其实)

他们说那里挺美,只是食物油腻。

我相信伊卡洛斯的坠落并非失败,

而是抵达狂欢的尽头。

 

(木也 译)

 

The Fall of Icarus

 

 

伊卡洛斯坠落的风景画

(美)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从布鲁盖尔的画看

伊卡洛斯坠落时

正是春天。

 

农夫在他的地里

耕田。

这场盛景

 

在那年

激动人心地

上演了

 

靠近

无动于衷的

海岸边

 

农夫流着汗在太阳下融化了蜡翅膀 无意义地

漂浮于海面

一道水花

 

溅起,无人理会

伊卡洛斯

就这样淹没

 

(木也 译)

 

 

Daedalus and Icarus by Joseph Marie Vien

 

观察鸟的伊卡洛斯

【澳】基特·布鲁克曼

 

关于付出,他多少是清楚的——

骨骼和羽毛的褐色小生命,

生来会飞旋和跳跃,如同地心引力,

是可变的定律。

 

而在此地,当晨鸟

飞起,一同打破黎明,冲出云层,

他的心里只有天空,

呈现无垠的完美,如此不可思议,

就像跃入水潭。

 

有时他不愿想起,

每次飞翔都有其劫数,

这只古远的小鸟,全神贯注地,

停在半空,心的瓣膜破碎,

一只惊恐的眼,羽毛纷纷坠落

 

(木也 译)

 

Daedalus and Icarus by Anthony van Dyck

 

伊卡洛斯

(美)托尼·柯蒂斯

 

英格兰夏日的清晨,

一个印度人从天而降,

他在离天堂咫尺之遥的地方

坠落。这位冻僵的伊卡洛斯

从波音747的前舱里直落下来,

飞溅入萨里水库,

像是一条鞭子,破开水面。

 

这个可怜的人计划逃出

酷暑的德里,蜷进

一个用橡胶油封的烤炉,

幻想着,在震耳欲聋的起飞后站起身子,

眼前充斥着食物,雨和可口可乐,

还有电视里无尽的色彩。

 

在格拉纳达中转站的女服务员

冲了两杯咖啡,还有一个

站在柜台前的丹麦人,无缘无故地

抬起头,看到一只鸟,或是某种机器,

或是一个人,然后归于寂静,

只有天空依旧那么蓝。

 

(木也 译)

 

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by Bruegel

 

美术馆
W.H.
奥登

 

关于苦难他们总是很清楚的,
这些古典画家:他们多么深知它在
人心中的地位,深知痛苦会产生,
当别人在吃,在开窗,或正作着无聊的散步的时候;
深知当老年人热烈地、虔敬地等候
神异的降生时,总会有些孩子
并不特别想要他出现,而却在
树林边沿的池塘上溜着冰。
他们从不忘记:
即使悲惨的殉道也终归会完结
在一个角落,乱糟糟的地方,

在那里狗继续过着狗的生涯,而迫害者的马
把无知的臀部在树上摩擦。

在勃鲁盖尔的《伊卡鲁斯》里,比如说;
一切是多么安闲地从那桩灾难转过脸:
农夫或许听到了堕水的声音和那绝望的呼喊,
但对于他,那不是了不得的失败;
太阳依旧照着白腿落进绿波里;
那华贵而精巧的船必曾看见
一件怪事,从天上掉下一个男孩,
但它有某地要去,仍静静地航行。

(查良铮 译)

 

 

Daedalus Attaching Wings to Icarus by Pyotr Ivanovich Sokolov

给奥登先生的备忘录,29866

【新西兰】阿利斯泰尔·特·阿里奇·坎贝尔

 

关于您的《美术馆》,奥登先生,

昔日的大师们也许从来就没有错,

但是我们遗憾,您却常常出错,

有时令人吃惊,如在《吉小姐》中。

还是母亲的长着斗鸡眼的小男孩儿时,

您也许向鸟雀投过较少的石子,

却向也许该受责难的母亲投得更多。

苦难是一种私事,但我们相信

您却把它看作一种景观——一种公事。

苦难是一个小女孩朝她母亲惊呼

那施虐者的马踢倒了她的妹妹。

至于在池塘上溜着冰的孩子们,

难产的少女的一声痛苦的叫喊

就会让他们全都停下——除了母亲的男孩

他会继续溜冰。奥登先生,不是所有老人

都虔敬而热切地期待那奇迹的降生。

有些也许在年幼时也是投石者,

但那同样的叫喊声会以残忍的快乐穿透他们。

昔日的大师们深知这点。您也必定深知这点。

可是您却选择了描写狗样的群狗和一匹

长着无辜的屁股的马——不过是舞台道具,奥登先生。

至于那场可怖的殉教,就承认是您强使它

发生,以便您可以描写它吧。

奥登先生,您就是布鲁盖尔的《伊卡洛斯》中的那耕夫

跟随着一件舞台道具。您就是那精巧

豪华的船只,看见了骇人的,也许是

悲惨的景象——一个男孩从天空坠落,

但您有一首诗要完成,遂仍旧平静地继续航行。

 

(傅浩 译)

 

Guernica by Pablo Picasso

 

写给一位成功在即的朋友

(美)安妮•塞克斯顿

 

想想伊卡洛斯,粘上黏糊糊的翅膀,

用肩胛拖拽着进行奇特的试验,

想想迷宫的草坪上,完美的

开端。想想那紧要关头!
下方是灌木,像骆驼一样笨拙;

受惊吓的椋鸟拍打而过,

想想天真的伊卡洛斯,干得多漂亮:
翅膀比船帆还大,在浓雾和轰响的

浩瀚大海上,他出发了。致敬他的翅膀!

感到火在眉睫,看,他多么从容地

朝上一瞥,燃烧着,进入灼热之眼的

奇妙隧道。谁在乎重返大海?

看他向着太阳欢呼,纵身而下,

而明智的父亲径直返回城里。

 

(牛遁之 译)

 

《变形记》插图

 

伊卡洛斯的坠落

(节选自奥维德《变形记》第八章)

 

下面垂竿趵鱼的渔翁,

扶着拐杖的牧羊人,

手把耕犁的农夫,

抬头望见他们都惊讶得屹立不动,

以为他们是天上的过路神仙。

在左面,他们早飞过了朱诺的萨摩斯岛、提洛岛和帕洛斯岛;

在右面,他们飞过了勒宾托斯岛和盛产蜜蜂的卡吕姆涅岛。
伊卡洛斯愈飞愈胆大,愈飞愈高兴,

面前是广阔的夭空,心里跃跃欲试,

于是抛弃了引路人,直向高空飞去。 

离太阳近了,太阳煅热的光芒

把粘住羽毛的芬芳的黄蜡烤软烤化,

伊卡洛斯两臂空空,还不住上下拍打,

但是没有了长桨一般的翅膀,也就扑不着空气了。

他淹死在深蓝色的大海里,

直到最后他口里还喊叫父亲的名字。

后人就给这片海取了少年的名字。

 

杨周翰 译

 

The Fall of Icarus

 

致一位徒劳无功的朋友

威廉·巴特勒·叶芝

 

如今真理全沦丧,

对于任何如簧之舌

最好是缄默投降;

你出身高贵,岂可

与那等人物竞争?

纵然是谎言被揭露,

他也会旁若无人,

自己也不觉得害羞。

熟习一件比争战

更难之事,转过脸;

好象大笑的琴弦

在乱石成堆的地方

任疯狂手指拨弄,

默默无语心中狂欢,

因为已知万事中

这是最困难的一件。

 

(傅浩 译)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2-6-12 14:42
收集了这么多,让人开眼界了
回复 浙江叶琛 2012-6-13 13:50
问候木也老师,均是喜欢的好诗
回复 木也 2012-6-20 17:36
平林: 收集了这么多,让人开眼界了
还有几首,写得较一般,就没有译了。
祝夏日你的森林更多一些绿意。
回复 木也 2012-6-20 17:39
浙江叶琛: 问候木也老师,均是喜欢的好诗
问好叶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0:11 , Processed in 0.05420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