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尘色 http://www.poemlife.com/?53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与己书

热度 4已有 2087 次阅读2016-6-14 15:01 |系统分类:诗歌

如海》

阴影的小脚丫,落到眼中
数数的人,到死都只会数数

老巫婆她编的流年
多半是有瑕疵:日子在瑕疵上开花
要运走一个人多么容易。养病的人将床榻移至西窗

要搬走一下午的雨多么不易
新鲜的鬼。又登上柏树,在暮色中悲啼了
。。。。。我为了寻到你
亲亲。那年荷花长在岸上,落水的人。行走在云朵中


《初夏》

暮色挪了挪屁股
河那边的树木,变得更绿一些。我跟着夕阳的脚步:菜市场

邮局
卖水产妇人正在刮砧板上的鱼鳞
飞蓬草长成半人高

我独自一人。被风拆掉的小镇,又被风送回原处
我独自一人。在突然涌出的人群中行走


《栀子》


阳光遍地
阳光打盹
枝头微风半两重。那只翠鸟,那只翠鸟,多半是从你眼中逃走的

多年后。它带来面包迷宫,流水迷宫
和脚步迷宫
还有两个獠牙小海盗:海面很平,杀人如麻


《独清》

病鬼得道,才可称王
王穿人衣,才可混迹于世

我曾经在故乡的野山中,遇见一个被楚人遗弃的城邦
每一片倾颓的砖瓦上,皆伏着被饥渴打败的神

它们胡乱指给我
那通往幽兰之境的羊肠:时日之剑,藏笨拙。明灭不欺,云朵匿大贼


《云朵》

云朵是过时不候的公车
清晨运露水,暮晚运孤魂

不会说话的孩子走错了路
钻入树叶,在里面睡上一觉。醒来时,看见自己家的院子,漂在大海上
怎么喊也喊不醒


《买醉》

酒是劣酒。
风是敏感的,酸性的。吹到脸上,我们还没有醉

我要请你坐牛车,躺在干草堆
对星空吹口哨
路过野店,再去打两角酒。去后山义庄,从棺材中拉两个英雄陪酒:想到穷途末路

不免气闷
兄弟。月亮一冲动,就要朝我们飞来
她醉了
把头缠到大榆树树枝里去


《起伏》

深山在起伏中磨出空寂
月光有锯齿

黄昏腹痛,捂着肚子,昆虫四处送信。收信人,在流水床榻上呼呼大睡
大梦
小梦

皆是无头鬼。提着缰绳,说着鬼话:北风不去北方,星星喝不到白水
我的父亲。是江边捞魂的老人,竹篓里总装着几片碎骨头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孔楼石匠 2016-6-17 11:35
有读聊斋的感觉。
回复 平林 2016-6-21 11:27
酒是劣酒。
风是敏感的,酸性的。吹到脸上,我们还没有醉
还带点武侠
回复 未可可 2016-6-24 16:25
喝一下彩
回复 肮脏背影 2016-8-4 12:31
喜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03:18 , Processed in 0.04958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