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雨人.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4871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八个梦(7-8章)

热度 3已有 39499 次阅读2011-7-3 17:42 |系统分类:诗歌

第七章

123日,寒流。我第七次到m心理诊所。

 

我第七个梦:那是一场恶梦,我相信是真的。好像还在抗战时期

鬼子兵把我们一群人关在一个巨大的地下通道,工程隧道四通八

达,没有粮食和水,必须能准确地选择方向和道路,才能在短短

的几天内走出地道,得以逃生。这是一场死亡游戏,我们像一群

在的下流水道中的老鼠,必须在水流到来之前逃走,人们拼命地

奔跑,那里没有阳光,只有无边的黑暗,仿佛我们永远也走不出

这个无底的隧道。

 

砍柴人遇到

一窝虎崽

活像一群可爱的小猫

逗了一会

他想起一个绝妙的玩笑

 

把虎头割下

又用树枝接上

好似一个个都在安睡

 

虎妈妈回来

忙把小宝贝亲吻

一个一个

虎头落地

 

在林间小路安上暗器和毒箭

众人赶到

只见母虎、猎人和那砍柴人

躺了一地

 

哦!我们永远也走不出这个无底的隧道

 

一切指向存在的疼痛。
大雾天叶子上的露珠。
不得不生。不得不死。
不得不被强迫。被放置。
他们在一盒烟里
装进蝴蝶、艾滋病村、孤儿、矿井
而不是平常
一支可以抽的烟。

  

爸爸回来给老师带几盒烟,那时都抽自己卷的土烟,给我了带回

苹果、香肠,南方吃不到的东西。为了使全家人吃得好一些,您

用省下来的粮票买了大米、面粉,从遥远的玉门往家里带,整整

三大袋子,不知道你哪里来得这么大的力气。妈妈一个人带着我

们姐弟四个,吃不饱就自己开荒种红薯。妈妈是解放前夕嫁个父

亲的,出自穷苦人家,被划入地富分子,我伯伯是小官僚,解放

前夕把大部分家产赌博完了,一个人跑到香港。我婶婶说她孤儿

寡母,老太太和我母亲过日子把家产都给我们了,应该划为贫农。

后来我们随父亲到了茂名,58年遇到自然大灾难,老家闹饥荒,

死了不少人,母亲说给家里的侄儿们寄一些钱和粮票吧。后来我

婶婶给我们寄来一些晒干

的红薯秧。那时我们家乡

当兵的在淮海大战中为了

抢吃空投的一张大饼吃一

口枪毙一个一张大饼下来

死了十多个剩下的逃到台

湾普通士兵的家属可就遭

殃了整天被批斗子女自然

是敌特地富坏分子中国自

古的血统论株连政策龙生

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

洞不能上大学不能参加工

作老老实实在家务农改造

至于像我姐夫家因为他爸

爸是大官是统战对象自然

就不同安排到县城上工作

 

至于茅盾、老舍、曹宇、沈从文、何其芳等作家、诗人,在政治

上进行洗脑运动,建国后没有写出一部像样的作品。鲁迅死得早,

否则也是批斗对象。当革命尚未成功,革命家是赞同激进文人的

看法的,一旦革命成功,推翻旧制,建立新的政权,此前的革命

家变成今日的政治家,政治家是要维持现状的,凡不满现状,妨

碍他的权力意志和政治主张的,统统流放西伯利亚、关进集中营

或干脆从肉体上消灭。

 

当我游历地狱

目睹设计精巧的行刑机器:

挖眼、割耳、劓鼻、掏心

断头、裂肢、剥皮、抽筋

所有对肉体的侮辱。

这时再谈论天堂就是罪过。

 

孩子生病住院,生活一下打乱。这时我才知道幸福的生活就是过

正常的生活。看着人家带着孩子晚饭后散步而我骑着车奔波于医

院和家之间,我才明白帕斯卡耳所说:人的精神伟大得超越于天

地之间,而人的生命又是多么脆弱,就像湖边的芦苇。同样幸福

也是多么脆弱,命运女神只需借助一场病就能打碎。我才知道艺

术和爱情并不重要,生存才是第一位的。只有对生存的体验才能

带给科学与社会带来意义要和方向。

 

摘自魔头贝贝《起诉书》

 

我们扯几根阴毛裹在纸里揉成团往那边扔。
她们拽几根阴毛裹在纸里揉成团往这边扔。
不同的是
她们用白净净的卫生纸
我们用脏兮兮的旧报纸。

 

第八章

120日,大雪。我第八次到m心理诊所。

 

我的第八个梦:梦中我回到故乡,那里的一切都与这里不同。桌

子腿自己会移动,人们可以在天上飞,那里一切奇迹都可以发生

充满了超自然的神力。我好像坐在教室,听到一个老师在讲课我

随手在纸上写上“黄蝴蝶”,教室里边到处飞满了蝴蝶,像朵朵

撒落在空中的杏花。我又在纸上信手写出“落叶”,教室里的地

面上落满了枯叶,这时老师气冲冲地走来。我感到自己被落叶压

在底下,喘不过起来,我便拚命地叫,终于喊出了声醒过来,原

来是一场梦,睡觉时手无意中压在了胸口。

 

差一点就抓住历史的尾巴

拽出一头大象。

在明朝万历年间

白花花的银子从西方流入中国。

从海上

茶叶、瓷器流向欧洲。

多么美好的时代!

教室里

如贝的记忆。丝绸般光滑的海面。

黑色的辫子。射雕英雄传。

 

上生物课时,讲到生殖系统老师就跳过去

我们几个对着图表反复研究,也没有弄明

白。快毕业时,脱光了身体,做体检,乳

房发育正常、蛋蛋大不大、包皮翻了没有

像市场上买牲口一样,我看见女同学一个

个脸红着出来。

 

那一天在值班室
电视机里的雪花。啤酒瓶里的泡沫。
读到开花的野豌豆
泪流满面


每当深夜我拎着空酒瓶
看着睡梦中的你
如此陌生
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做爱了。

 

我是从窗口上看见的,那时我住在招待所单身宿舍,床上四条腿

缠在一起,像蛇一样,具体干什么看不太清楚,我的心狂跳着。

我偷偷读过日本小说《黑太阳》,描述那个女的不穿内裤,掀起

裙子就干,他们关上所有的门和窗,没有时间没有太阳的升起和

降落,接连几天一直干那事,读的让我喘不过来气。那时我认识

了老丁,他是画画的,很前卫,没有结婚,就跟女朋友搬到一个

宿舍。大谈尼采和叔本华,说艺术那玩意就是子宫就是做爱。对

一个画家来说,画人体比画自然界其他事物更困难。因为它不但

要高超的技巧,更需要坚强的意志和批判的审美。在有生命的东

西中存在欲望的贪婪和疯狂,你只会看到丑恶。他参加了第一届

现代艺术展,作品是把避孕套吹出一个个无数的白色气球。他说

它可以带你到太空旅行。

 

来到一片海洋

海面上到处生长着硕大的花茎

盛开火红的花朵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多的鲜花

我和另外几个小伙伴在花顶上跳跃、奔跑

鲜花在我们脚下颤动。

海风吹来

花丛像海浪上下起伏,摇曳生姿。

 

他喜欢听崔健的《一无所有》

《跟着感觉走》。萨特在

《自由之路》提到人的状况

就是存在的虚无。

吃了啦

啦了吃。

后来贝贝谈到诗

一切皆有可能。你骑上自行车

在郊外旅行

看到的景色绝对不一样。

 

这绝对是骗人的。哪怕是向毛主

席保证。庄子说,乾坤一鸟笼,

世界一沙鸥。何几层时,杞人忧

天、南辕北辙成为笑柄,现在成

为现实。掩耳盗铃之徒大行其事,

打着反恐、自由的旗帜。人们一

叶障目,向前看——向钱看。你

只能活着才能爱才能恨或者忘掉。

我来到恒河岸边,沙滩在夕阳下

蒙上一层金黄。泱泱的河水也染

上梦幻般的色彩,温暖的河水漫

上我的身体,我看到一群牛的脊

背在闪烁随着波浪起伏。这里的

水真美啊!


十年陈酿。

三十年陈酿。
一瓶酒,味道不同
这已不关乎酿酒师的技艺。

你看到

生长的喜悦与死亡的美丽。

这一切的反差

在梦中变得如此触目。

现实在梦的无垠中

生根展露并获得力量。

摆脱生活中一切的单调与空虚

生命展开想象

飞翔于现实之上信念的拥有。

 

我拥有的是一个叫乌鸦少年的现实的乌有。作一个无用之人吧!

作一个无用之材吧!比如法国泡桐,法国很浪漫,泡桐很疏松。

每天夏天会长出很多毛毛,飘得到处都是,钻进你的眼里,钻

进少女的短裙里,沾花惹草。草地上还留有你压过的印子。风

儿像橡皮擦会擦掉你的秘密。我递上绝交书,因为他泄露了我

姐姐的秘密。在南阳盆地,巴掌大的地方,没有秘密可言。像

泥潭里的青蛙,整天呱呱乱叫。我有个写诗的朋友叫魔头贝贝

他说写诗就像畜生在做梦。还有个画画的老丁,画画就是焚烧

现在老丁老了打不动鸡了画不出画了。

 

画面被一块石头击中,起伏的波纹让毛主席的画像扭曲,像一

张散开巨大的网。那是一种需要那是一种需要需要祖国的花朵

一朵纸叠的白花。在毛主席逝世那一年,我们叠了上百朵花戴

在胸前。随后发生了唐山大地震,死了很多人。在二十年后的

克拉玛依,台上一个人拿着话筒喊:同学们不要动,请主席台

上的领导先走。领导都走完了,大火笼罩了整个剧院,几百名

小学生和老师就这样烧死。

 

张波死了。大学毕业没几年,从自家楼梯上摔死(是失恋自杀

还是神经失常),另一个同学阿力疯了,炒期货时他老打电话,

说有一个高干子女在追他,后来他又说,老觉得有警察在跟踪

他,再后来就真疯了。

 

让他们把黑猪毛里的白猪毛挑出来把白猪毛里黑猪毛的挑出来

时间有的是,在监狱、在精神病院、在单位。他穿的窝窝囊囊

老婆跑到外地打工,后来提前退居二线,老婆回来,女儿上班

刚搬进140平米的大房间,一个早晨刷牙,磕了一下,又窝窝

囊囊死了。还有退休的老刘,在一次歌颂党的大合唱上,一激

动,心脏病突发,等急救车送到医院时断气了。

 

一了百了,留下夏洛蒂的床底之争。上学那会我给她写过一封

信,说她像那辽阔的海岸,我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不知她能

否拥入怀抱。她只给我寄了一封明信片,正反两面什么也没写。

十年后我在收拾东西时,发现有一角翘起,撕开里面有字。我

看都没看,撕了。

 

多么可笑的爱,墙上的悬挂的闹钟左右摇摆,在一次次猜测中

悬挂。海德格尔说,对此可以悬而不议。达利说,时间是你正

在吃的一盘大虾,从深海里打捞。佛洛依德说,人类的文明史

就是性史。福柯说,世界是一座环形的监狱。佛说,一切皆在

三界轮回。我们要为我们的预言、诅咒、梦镜负责吗?如江中

的怪兽含沙射影。

 

你从没有回忆吗

在我无所事事

孤独会唤起我的往日

你有过痛苦吗

也许只在善良的人

才痛苦的来到精神病院

生活中的丢三落四

姓名或地址突然的缺场

 

你感到自由吗

我把自已捆在座椅、办公室、电话线中

来感受自由的乐趣

你有过梦想吗

除了生活

在梦中我不断进行着童年的游戏

和恐慌的考试

 

那么艺术呢

艺术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生活

你是否也在追求幸福

人人都在为爱情 劳绩

别墅 小车不知疲倦地奔跑

而我却在一场大病之后找到了幸福

 

世界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

世界总是从它的反面走向真实

什么时候开始 女人的堕落

当爱情不需等待

女人开始堕落

什么时候男人丧失了勇气

当男人不能给女人带来爱情

一个女人什么时候最美

什么时候最丑

当一个女作爱的时候最美也最丑

 

信息漫游世界村时

你是否感受到从未有的自由广阔

我只感觉钻进越来越小的圈

变成了“网虫”

你是如何体验肉体与灵魂的呢

当我感觉住的越来越高

双脚处干失重状态

生活在康德纯粹的意识中

没有芳香、音乐和色彩

 

你是否感受到历史在前进

历史像一座在高速公路上奔跑的坟墓

当你意识到

地球宇宙中的尘埃

人生命中的偶然

你感到彻底的虚无吗

我当初的感觉就像一下失去了引力过后则是

彻底的回归大地上的生活。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1-7-4 06:59
写的好紧张。看的惊心。
回复 雨人. 2011-7-4 08:40
平林: 写的好紧张。看的惊心。
谢谢评点!
回复 wxm1165870653 2011-11-24 23:24
茅盾、老舍、曹禺、沈从文、何其芳等作家、诗人,在建国后没有写出一部像样的作品。
回复 雨人. 2011-11-25 08:37
wxm1165870653: 茅盾、老舍、曹禺、沈从文、何其芳等作家、诗人,在建国后没有写出一部像样的作品。
这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悲哀。
回复 deepblue 2011-12-2 02:22
摆脱生活中一切的单调与空虚
生命展开想象
飞翔于现实之上信念的拥有。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04:53 , Processed in 0.07379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