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 http://www.poemlife.com/?44268 [收藏] [复制] [RSS] 在埂夫式路上悍飚.....

日志

再见了埂夫,带着钥匙漂泊的猪

热度 2已有 801 次阅读2016-12-4 21:19 |系统分类:诗歌| 诗歌, 埂夫, 文化

再见了埂夫,带着钥匙漂泊的猪



爸爸跟我说

埂夫

爸爸跟我说
说时的语气
眼神,说时的气候
我不能都想起了
记得说时
有一个父亲
出现在他的上方
他的右侧
是一张简朴的老桌子
显然,他是坐在椅子上说话
说时话中夹杂着
香烟的味道
他说了什么
我不能都想起了
只记得说的话
是一个父亲对孩子说的话
是竹竿一样笔挺的话
是棉花说的话
说的话至今还带着温度
是烙铁一样的温度
是将这些话
爸爸说的话
扔进了海里
大海就会像开水一样
沸腾起来了

20161203




一个人落地的颜色

埂夫

想谈谈一个人落地的颜色
不是声音
听觉有时也会撒谎
那么,都像某些花一样
开得有些突然的惊艳
当然不是
也不是鞋子的颜色
镜片的颜色
刀子反光的颜
是涂黑了另一个人的眼睛
光亮的屋子突然停电了
是这样吗?是这样
骨头与空气摩擦时
那种声音的颜色
过程中不断变化的
颜色,事实是雾气一样
说不清楚的颜色
是每个落地者喜欢而选择的
别人至死
都不会知道的颜色

20161123



所有的阳光都是冲着我来的

埂夫

当我抬头面向天空
突然阳光
将我紧紧地包围了
像包围一棵台风之后的树

经过三点钟的草坪
我歇了片刻
我闭着眼睛
抬头面朝天空
静静地听着阳光
轻声的交谈

像是这世界唯有我一人
听懂阳光说的话
此刻,像是这世界
所有的阳光啊
都是冲着我来的

20161118



不是白色

某某某,他不是卡夫卡
他是卡夫卡
雪地上走得最晚的乌鸦
一块诗中的白云
或者白云中的诗
然而,他不是白色的
他不止只有白色
因为他来过这个世界。
他来过这个世界,因为爱与诗
也因为爱与诗,他从没有来过这个世界

20161123



跑死论

埂夫

想起一匹马,事实
至今,我未遇见一匹马
这不影响我
对马深怀敬畏之心
学不好马的奔跑
有时却可以像马
一样嘶鸣,在旅途中
我是说我。在多年前
某报纸不起眼的角落
我看见了那匹马
恍然,像看见了未来的我
事实,我见过很多马
电视里,墙壁上
在网络游戏里奔跑的马匹
眨眼即跨过雪山
一分钟完成长征
获得一片草原或是湖泊
我想起的那匹马
在角落里的黑马
它跪在大地上,大片浓雾的面前
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一匹马了
我不明白它为何不跑了
正如我也不明白我
为什么一直在朝前奔跑
我并非它的骑手
那个骑手或许藏身于雾中
或许压根就没有骑手
只有马独自上路了
只有马长跪不起,嘶叫
已经薄成纸,默默地
直至跪死,我再也不相信
马多数是因为奔跑
而死的跑死论,如同我相信
某天,我也会是跪着死的。


20161107



再见了埂夫,带着钥匙漂泊的猪
— —献给自己的诗

埂夫


喜欢颓废了,比抽烟过瘾!
自画像中,你抽烟的神情比我悠然
被熏黄的指甲,是你多年铸就的
著名商标,烟虫的辣味
够呛了,更喜欢第3,一场雨
下成了顿号,是从唐朝中午
下过来的雨,经过了杜甫的背后
李清照的垂帘。枣色
梳妆台,妓女油画里的老妇
体型在褪色的水银中
被时光瘦身,艺术,仍然缺少些魔化
特别点赞8中低至屋顶的月亮
倒流的泪水弄湿了5中的鼻涕纸,
有人在夜里枯坐如和尚
翻阅死在半途中的恋爱,
有人拔枪对准时间徒劳的扣扳机
在辨认亲朋好友时有人
变成了瞎子!牛叉,哦12,把牛叉
甩到牛逼的顶端了。是不是牛逼
大了:我们将大地走成了大,天空
看成了空。我们坐在路旁,不是为了
找瓷碰而四处张望。中!无话可说了15,
是时间的错位,青春开得不合时宜
是一场睡熟的春梦在关键时刻
瞬间凋谢了,椅子没有暖身
屁股拍拍屁股走了,空了考
你听见了18中,或许你听不见,
声音是透明的,遥远的
而我听见了,剃须刀的声音
像听见了肉贩子,给猪皮去毛的声音
将我整得神经衰弱,睡我麻痹我,今天的
早餐,喝豆浆或是稀饭谁给准备
学狗伸懒腰,起床,不自觉瞄下19
突然翻上来一座黑色的巨浪
迎头将我打趴,相当于500公斤
土制火药愤怒的力量,
这么些年,未曾有谁让我
抱有受孕的希望,尽管我是一个
男人,而你嚎叫的精子
带着疼痛瞬间进入了我的体内
我就要成为你忠诚的俘虏了!
22,23中,我要顶顶
一只如石头的老鼠,独坐在午夜
Yesterday Once More的琴键上
面对桌面上的老猫面无表情
恐慌已经失效,如此忠于内心的空寂。哦
抹布也会有被擦的苦痛,灯火在
第26的裂缝中时明时弱,如同远方
在人民的眼前,时实时虚
憋不住的27探出来脑瓜发闷骚
牛奶让饥渴的空气吸干,躲在29的
土里咽馒头的人,用朽木为自己著书立传
你答:我是一头带着钥匙漂泊的猪
为了吃锋利的屠刀而活着
在31中你的青年,被狠狠地扔在
这座城市最脏黑的屠宰场
慌张的中年也随冬入侵,想想困惑
也是短暂的,想想午饭依然要吃的
高,如同你在33仅留下一行字
那么短,食指的长度,
却白花我三根烟的功夫,始终
摸不着偏旁,望不到边界,近处
我看见一头公狮子,伏在37湿软的河岸
照镜子,不是埋伏的伏
眼神暴露它的怯弱,雾气让它
看起来像是在天上,在41
它已经在人行道上,慢吞吞地,散步
走过45中哈尔大街喧闹的45度拐角
有人听见了马桶啃掉茅坑
骨头裂碎的声响。有人在来城市的空中
经过51时迷路,神情有张过去的面孔
在53失踪了,如城中村电线一样的路道
是逗人的迷宫,是城市的血管,一条高铁
插进了奔逃的山脉的左胸口
在车尾座,我昏昏欲睡,乌鸦
在我的内心中,结成一块坚硬的黑冰
遥远的国度,亲爱的!即便我
怎么洗刷往昔,怎么抹平走过的脚印
怎么朝前方拼命奔跑,世界啊
我们的关系绝像莲藕。在61我
记住了那些:从闪电里逃回来的人
都有一张被雷劈过的面孔
雷雨天气,窗外依然迷蒙
后面8节,像远方让人看不清楚,
省略号代替。再往后,冰已经
封死了春天,请允许我
洗个澡,冬眠后再走,再见了我
再见了,亲爱的大地,
再见了埂夫@带着钥匙漂泊的猪

20161127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2-7 09:54
喜欢颓废了,比抽烟过瘾!
很硬,但是却有卷曲感
回复 余小蛮 2016-12-13 09:06
像是南方的叶蔚然:)
回复 埂夫 2016-12-13 18:11
余小蛮: 像是南方的叶蔚然:)
不是,是埂夫的,叶蔚然比他 好。
回复 埂夫 2016-12-13 18:13
平林: 喜欢颓废了,比抽烟过瘾!
很硬,但是却有卷曲感
这是我诗歌追求的目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3:28 , Processed in 0.06195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