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凸凹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3478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2年度凸凹全部诗稿17首

热度 1已有 18455 次阅读2013-1-1 10:26 |个人分类:凸凹诗歌|系统分类:诗歌| 火车, 2012

《火车,或2012年第一首诗》

 

左眼进去,不意味,右眼出来——

少年隧道长,声声似吠犬。

暮年掏耳,火车一节一节蜕皮:

枕木、碎石、道钉

黏在手上,衣角也不能擦远。

那一年,铁路工人挖洞

挖出了炭:七十年代的襄渝线

是我冬巴山的暖。那一年

一个孩子骑轨去基地,人没出来

名字早隐,壮志与青山锈成老汉。

雪化,一列火车送来成都平原。

又一年,哈尔滨、北京

朝发夕至,两个哑巴

隔着车窗朗诵,不见不散。

反向的风,后退的铁——

玉米与动车形成词组的换算。

汽笛扬长竿,甩海鞭,玛雅预言

正在扒车逃票,抑或刚刚出站?

 

2012-1-1

 

《母说,或家史》

 

外爷,一支从未谋面的枪

响了整整一下午,打死的

是外爷自己。母亲的叙述,不断卡壳

二弟以电视剧的方法,不断接片。

难为母亲了。六十年前的女中学生

思维在旗袍上打折,在英拉格手表上

发夜光。欧洲自行车外圈

五十年代革命路,左右卷舌,莫名打漩。

耳朵问题是一辈子的问题,声音的胆子

在耳障中闪电、打雷、转弯,成为

高调与危塔。智慧于死亡前夜,把警惕

松弛成一声,体面的感冒。

何必呢母亲,你倾倒的,已经流回了你

而沉桶的隐秘,还在蝴蝶梦中

想着突围、安全、碑,和墓志铭。

你的母亲,我的外婆——

最初的农家女,最后的黄肿病——

中间一直是中间:

爱情、操心、跳塘未遂

 

2012/2/20

 

《轶闻?或白净传》

 

早春也太早罢,寒冷的白

白得透红,红流尽

世界,复归白净。这样的白净

是白净么?记得,我认识的

白净,是大地摇出的云裳——

入蜀路上,血脉滚滚

一个末代镇长,飞蛾扑火。

更早的白净,是在湘西

我看见鬼子炮火,敌不过

山歌素远,血色也罩不住

那颗白净的、文艺的心……

——这都不是!红颜

说明不了白净。宿命也说明不了

宿命。所有的白净

都是时间结晶出来的碎词

而最初的白净,是一嘴母乳

一大片冰雪紫坪铺,冰雪岷山

一大片月光巴山。唉,白净是高贵的

高贵得如此短暂;是美丽的

美丽得如此恐怖——这早春的

触目惊心,这北方的坏消息……

 

2012/2/28

 

《阅读备忘,或张大春的江湖》

 

上册的老鼠,在下册

长大智慧——长大成老虎。老虎

不咬人,也是老虎。洞穴内外

奇门遁甲,我的世界,看见你的眼

——横竖两重天。

庙堂也罢,江湖也罢,道路

伸进大海,窝巢迁播,分明的恩怨

时断时续。而一粒残字,卡死机栝

又把整书挣裂,成为断章与散页。

——多么庄严与好玩,重大与无聊

忙坏了小说家,也忙坏了好读者。

说好去去就回的,说好不见不散的。

城邦昏天黑地。这从五楼跳下

蹲在红砖地上,睃巡四周的画面

多少年了,还是

无穷的趋动力?打开暗语的

窄门,缝合隐秘的补丁?看来兄弟

就是喊一声老大哥,骂一声好小子

 

2012/3/12

 

《会议诗,或出局论》

 

一朵花的出局,是一只手

对一个春天的做局?这样,一个春天

与另一个春天,正好隔了

预谋、卑怯、理想,和一只手的距离

为吃东山羊,西山羊去了更西的西山

为了速度,驿道变脸,汽车

兼并马儿。写这首诗,我

剔除一些词,教训一些词

甚至甩开膀子,把一粒瘦词

搧成大胖子。今天——今天是部机器

面对它,出局是不可能的

正像不刑而径死,是不可能的

局里,我正被捏碎、捏碎

捏得不能再碎——“骨头尘埃下大雪

叛徒也徒然。今天,我是

沙漏的沙,沙漏的漏——但我

不是沙漏——沙漏,古老的文明

心的永在:多么精美的机器

 

2012/3/13

 

 

 

 

 

《不断的刀》(长诗)

 

 

 

不断的刀,比如时间

比如空气,比如阿拉伯数字

 

不断的刀,杀狗、杀人

杀敌三千,自损八百

见血,又断不了生气

 

不断的刀做一场梦是另一场梦

时断时续

它一直插在断刀的鞘里

 

乳汁、经血、精液、誓言、朝代

堪比真理,堪比矿脉

堪比断刀

 

不断的刀不断断下去成为断的刀和

不断的刀

 

 

 

不断的刀开口说话

就有了口锋

 

口锋杀人

其实是断刀杀人

 

断刀杀人

其实是不断的杀人

 

当沉默得三缄其口

不断的刀断无遮拦

 

一连串的唾沫与牙口

与断刀比钢火,比耐力

 

一天拦腰切断

夜晚看热闹:上下午打架

 

 

 

不断的刀即使成为阶级

也不能把一幢高楼送上月亮

 

成为流水

也不能把一片大海

钓上眠床

 

用天上所有的星辰加力

也推不动一块空气

也喊不回一个失恋的人

 

哦即或机栝

也可以秘密抽拔,公开结束

 

 

 

不断的刀

压根就不像刀

 

街头抽烟,茶馆瞌睡

书中排队

庙堂躬腰搭背

 

我拚着命写不断的刀

只是祈祷一种可能

一种重返

 

闪闪发光

哪怕一瞬,抑或回光返照

 

 

 

不断的刀满脸扑尘

锈迹斑斑

 

不断的刀被一条大河冲开

两岸的刀偃旗息鼓

偶尔思念

 

哑刀插在身体中

是一把,又是二百零六刃

 

断刀不断,聚散两依

死去

为了骨头的歌唱

 

 

 

一刀两折

我用一双刀筷夹菜

如果铸杯

就拿来喝酒,比喻女面与靥

 

鱼和熊掌到底不能兼得

不断的刀送来不断的美学与逻辑

 

不断的刀连一角锦袍也割不断

 

时间不让座

针不让缝

不断的刀更接近理想

 

即或易手

也还是刀的乌托邦

 

 

 

我说的不断的刀

是指折不断的刀又指在时间的刀袋中

一直拔下去又一直拔不出的完整的刀

 

先刀口,后刀背

它的叙事

纯属自传性质

 

刀主病得厉害

刀主在炕上的冷笑比刀主的病更厉害

 

不断的刀不断滴泪滴一团火又一团火一把刀又一把刀

 

 

 

有多少不断的人

就有多少不断的刀

 

不断的刀与人成正比

也成反比

 

刀犯起间隙症来

科学也拿它没治

 

不断的刀与世界成正比

也成反比

 

 

 

抽刀断水

不断的刀硬不过液体

 

不断的刀总与液体有关

与蛋白质和盐有关

 

刀翻山越岭。石头过刀

但刀总也过不完液体

 

过火焰山时

刀不断滴散不断成为液体

 

刀在白天冷却,变暗

在夜晚回暖,静静发光。让世界安静

 

 

 

这个人叫李大志

他也叫不断的刀

 

这个人叫张小娟

她也叫不断的刀

 

这个人走在人群中

形成整体主义

 

如果没有粮食的磨砺

刀说话,翻刃,带着卷舌音

 

如果没有刀的磨砺

骨头向皮肉发展

 

 

十一

 

不断地写刀

这证明

刀是写不断的

 

刀也是砍不断的

头发断于刀口

我们看见了风

 

我们看见风中

金属抖动的光泽

看见更大的风

 

而风是连续的

渐进、无级

消失的路上,无数的断面紧紧依随

 

 

十二

 

不断的刀,相当于理论说法

在农民的辞典里

只有铁匠与麦子

 

诗人也有不断的刀

句子把词锋收敛起来

所谓词组,就是共和

 

忿郁的时候

词锋更纯、更钝

直到完全沉默

 

对不断的刀来说

懂与不懂,作用不作用

刀都是刀

 

 

十三

 

未完成的谋杀

未完成的造句

不断的刀,未完成的总和

 

一排肋骨,两排肋骨

刀架

铺排于身体的祖国

 

干吗呢?

回家的路上

是刀,就收不住脚步

 

远行更如雁阵

长空万里

太阳也扛不住一把刀的光芒

 

 

十四

 

打井,刨煤,乃至粉碎

是刀

 

砌屋,出粮,乃至反粉碎

是刀

 

不断用刀

刀来得风快或者比火车都慢

 

刀哇刀,这一刻

脐带的喊叫拖儿牵母。这一刻

 

风水的刀修整着世界

羊水的刀让世界面目全非

 

出气。欸乃一声

也是刀

 

 

十五

 

不断的刀沉入底层

叫地震,也叫地火

 

不断的刀升上天去

叫冰雹,也叫风暴

 

不断的刀,断成两把、三把、无穷把

又拚着老命回来

 

这是不断的刀四散而歌

相当于十面埋伏

 

多么好永夜!

危险是安全最好的邦邻

 

爱情、思想、玫瑰、家国

无不是刀做的

 

 

十六

 

当火车头拖着刀子纵向而行

枕木的横刀

把你我送向远方

 

横竖都与刀子有关

断与不断都与刀子有关

绑上十字架,你我飞翔

 

这会儿

你如果做横,我就当竖吧

 

让我们身不由己

时友时敌。用负刀而行

代表天地同心,刀人合一

 

并不老实的一横一竖

也可以写出一些老实的字

 

 

十七

 

占山为王

一把刀自立山头

一束刀自成帮派

上山下山,削平一个山头也是刀的事

 

所谓江湖

从古至今都是刀的江湖

 

比如诗坛、球界

流派、盟主

多少身怀利刃的主

 

比如屠宰行。庙会行。股市。花业

比如丧葬行

 

更多的人独行江湖

十步杀一人

翻手云,覆手雨

 

事实上,刀

上不了飞机,过不了安检

刀市冷冷清清

 

至于镇上的刀铺、炉火

已是清末民初的事

 

 

十八

 

不断后退的刀是致命的

血槽在后退中爬上亲人的瞳孔

 

不断前进的刀是惊恐的

但化解往往在一招之间完成

 

刀猫着不动

刀盒锁定世界,囚犯交头接耳

 

刀像喜鹊消失

刀像豹子扑来

 

很明显,不断的刀

已从名词刀,变成动词刀

 

刀一下,又刀一下

只有雨,才能淋雨不湿

 

 

十九

 

先是刀僮,后是刀仆

刀风生水起,又

反客为主

 

不唯刺猬,鸟儿升天时

刀五彩缤纷,飘然而下

 

一切都是连贯的

说一气呵成也不过分

 

不断的刀寻找一生之刀

带刀的人走过去了

刀还在不带刀的人手上

 

 

二十

 

这是一个叫刀的人

譬如说就叫刀郎吧刀郎就是一个叫刀的人

 

这个人杀人

见骨见肉不见血

这个人一刀一刀杀人

杀一个人

得七八十年,甚或百年

 

这个人温柔的一刀

让人很享受,又让人愤怒

 

愤怒的人都是不断上瘾的人

这个挨刀的!

上瘾的人挨了刀开始骂刀

 

这个叫刀的人隐居江湖有年了

这个人在三千里以外

名字杀人

名字隔着一棵草杀人

 

 

二十一

 

将一把刀拉长或缩短

砝码不变

宿仇与旧爱不变

 

将一把刀投入梦的睫羽

女子、小孩、善人

所有人闭着眼睛杀人

 

所有人跟着刀走

跟着梦变

只有一个傻子原地不动

 

傻子住在刀的身体里

梦的血液中

傻子流水不断,随物赋形

 

 

二十二

 

最后一根稻草在诅咒不断的刀

脸苍白

 

最后一根稻草在挑逗不断的刀

脸潮红

 

当最后一根稻草成为不断的刀

不断的刀不断断开

 

直至粉碎。直至

随风四去

 

所有的安静,都在酝酿

重新来过

 

 

二十三

 

断刀加断刀依然是断刀

 

不断的刀

在矿石乘以火中取得铁

在铁与爱情的微积分中取得刃

在刃与心的排列组合中

陷入语言与哲学

 

不断的刀

不断的运算与统筹

国王与庶士平起平坐

 

人与草木相除

刀与秩序相除

有惊人一致的商

 

 

二十四

 

刀设计皇宫又成全阉党

刀囊中的一折纸条

把皇后扶上爱情的白马

 

国家比刀背更近,比刀口更远

人民在刀身的广场打拥堂

 

神不使刀

但刀把子在神的手上

哪怕半截刀把子也在神不断的手上

 

 

二十五

 

写到这里,我必须指出

不断的刀

其实是大脑之刀、心灵之刀

 

我必须指出

不断的刀,它的纯度、亮度、血性与锋刃

都是思想给的。你看

 

南半球一截,北半球一截

刀贴在地球上

太阳的眼里,刀是直的,不断的

 

我这样说

其实把刀赋予了诗歌的力量——

像分行的文字一样——

 

刀不管分多少行它都是一把刀

并且,诗的古老、长久

正被一把刀不断练习、出击

 

 

二十六

 

再说一遍,不断的刀

是指时间不断,空间不断

行动不断

 

当然,不动

也是行动

 

再说一遍,对于刀

猫着,一动不动

也是行动

 

抽刀断水水更流

这样的真理,对不断的刀

无意义

 

不仅无意义

水的变化,更是对刀的一篇论证

 

2012/4/24---2012/6/26

 

 

 

《接下来,或沙锅问》

 

接下来。诗歌如铁,不真实锤炼

在一口旺火中,稀软过。小说如铁

不虚构造型,在一口水缸中,脆硬过

理想,随一线矿脉走远,又在

艺术素描里,成为回头草。而故事

过刀、过火、过水,过不去了

才回到语言。语言沙锅真好

世界找到羊、海岸线,与秩序。但

世界不满足,颜色与颜色打架

水与水打架。一根骨头在梦芯做梦

在锅底抄底,又静观其变

皮肉何其美艳,尖叫,先自破了

 

2012/11/7

 

 

《接下来,或与后人》

 

接下来。你帮助沙漏漏沙

节约,或者挥霍,与指缝无关,与

想象力有关。内容越小

面子越大。刀子正义,在

骨头擦磨中伸张

巨大理想在液体与虚无中成胎

接下来,回去路

月为梦白马。蚂蚁驮草原飞奔

骆驼顺风倒,吐沙漠

想到的约见如期而至——

遗漏,在概率外喝茶。其实,遗漏

家于控板。但没有一头牛

拒绝认草,反刍,去教堂撞钟

后人,你长长一生何其短暂

策划时间,却被时间策划。接

下来。万架沙漏无声解体

除我,没人看见,一盘世界性散沙

黎明静悄悄,一点也不漫天飞扬

 

2012-12-8

 

 

《接下来,或诗篇》

 

接下来。智慧冲上极巅

俯冲,或缓慢散塌。谁堪避难

动物整齐划一,植物

向人类致敬——呜呼,太累,何需

茁壮,又成长?文明长蛇阵

神龙现头不显尾。一摔三段

滴血不见,原来系脆蛇

文明过窄门,难以为继,时间

接过烂摊,收拾旧山河

只一截木头,漂出洞穴,接下来

刻舟求剑,沉浮不休——

诗篇平行于水,来了,去了

 

2012-12-9

 

 

《接下来,或张二哥入诗记》

 

接下来。张二哥打摆子

孙小妹一脸三笑,去北方。

火柴在水里燃烧,是月亮点燃水——

提笆篓的我,今夜,去了

哪里?接下来,已收不住火趔趄的脚

只多了一步,哎,晚了,更完了——

一步,堪比数学想象,堪比

脚踏实地手术刀。

老虎交出林路、胎洞,遍地却是词猫叫。

反了所有:智慧到对岸

成了愚笨;理性到最后,成了荒唐。

一心想成为医生的张二哥

被孙小妹医得死去活来——接下来男

梦,更与女初衷南辕北辙。

玻璃瓶盛装泥土、云彩、生灵——

古老的母水,早成崂山士,出戏去。

阿嚏!谁谁谁

抱成团,不搭界,冷暖又自知?

娘呵娘,一只青蛙,在春天返黄。

 

2012/12/7

 

 

《接下来,或预言辞》

 

接下来。一生节俭,女工程师

一百万;历来狡黠,四川人

白腊与火柴,三昼夜。预言

被预言钉死,又被另一些人,挖出地面

阴干,塔尖上。儿子金堂上班,父与子

彼此描述,一面镜子的一半。而

小说虚构的现实,正成为透支的未来

多么快!动词生悟空,时间旧火车

穿越一悟空

二悟空,三悟空——拖挂太阳精液

辞不达意,但语汇丰富

 

2012-12-10

 

 

《接下来,或所有问题》

 

接下来。你要求解决。这地方

从没来过?不,来过,但要解决

现在。我说,也好,反正都需要解决

你我他,尤其她——

她都有些等不及了。但是,时间总不到

与天黑无关,与天亮无关

与预期无关。理想,神衹,金条

全他妈无关。只与牙疼,掉发,失眠

有关。只与一泡尿有关。来吧,如果

大伙儿,觉得可以。来吧,你解决我

我解决你,最后

或实在不行,索性自己解决自己

像解决一只老气横秋的雏鸡

一根乳臭未干的老狗

 

2012-12-10

 

 

《接下来,或火、中药》

 

接下来。火在发丛中旺着

等风来,或不来。骨头,血汤

火撑着一口气。这个冬天,要熬多少罐药

才能渡过。附片,老姜,淫羊藿

身体的偏拗,梦不到共和。水带来的

火养着。神带来的,经养着

这会儿,我怕:水散了,火散了,神

神了——变至没有,或太有

这个冬天,三周,火神派起作用

这个冬天,火够了,药够了

如果我、我,愿意入方,作引子

 

2012-12-10

 

 

《接下来,或梦疑》

 

接下来。梦见,狗不说人话

说猫话。妓女变城官,亲自抓嫖。城官

变问官,三波一折,根部审起。接

下来,像煎饼,世界翻了个面

有那么一会儿,梦拿捏不准,有的

翻过了,有的没翻够。朋友们

半人半兽,活像人头马面。接下来

梦说话了,她说她不是梦。我

定睛一瞧,果然。捏一把下身

哎哟,飞鸡-巴痛!

 

2012-12-10

 

 

《接下来,或时间事》

 

接下来。时间是火葬场

接上去,也是。时间还是蛋白质

上下都是。葱白长地头

天生会上网?喊一声童鞋,也

得等电来。电不来,老祖宗来

外爷跑得快,比母亲,年轻五十岁

——五十,多么冷、锋利,恰是我

今年命程。接下来

等一个小说完成,出什么事

都无妨,别坏了一段好情节

 

2012-12-10

 

 

《接下来,或春暖花开》

 

接下来。不用面朝大海,也自

春暖花开。词的独木桥,美的窄门

石头过刀、茅草过火

只有逻辑还在来回探雷,寻找逻辑

诗歌一行一行走着

虽然参差错落,坡坡坎坎

重要的是,种还在

老虎为了吓自己,就发明做梦

鸟儿为了掠地,就练习飞高

接下来,错季鱼竿,钓雾中花

雾海中花儿,饿肚子

唱诗,颂经,连奶酪也不吃

春天是圆的,花儿是圆的,梦是,鸟是

——仰天俯地,所有的,都是圆的

十二月,诗是最大的真理

 

2012/12/11

 

 

《接下来,或接下来》

 

接下来。像玄奘的行走

盛唐,走了来,又走了去

接下来。集中成为大事。乡村

向城市集中,城市向乡村集中,鲍鱼

与诗篇,向少数人集中

营地,钝刀上歇菜

逻辑的金篐棒,赶不走一颗行星

这一秒秩序,下一秒秩序——

竹筷餐叉斗法。也罢,让裸体

向裸体集中,广场向广场

集中。但,但,聋子的铜哨

不能令睡眠集中。一丝关不严的门缝

看见了液体的旷野。哎睡眠的稻草

骆驼的乌托邦。接下来,抽屉

打开,被枪毙的作品,忙着开天辟地

 

2012/12/19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3-1-16 21:39
不知道怎么了,看这些诗歌,想到了描写解放前的电视剧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3:47 , Processed in 0.05074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