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武靖东的个人空间 http://w123jd.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槐荫文学】论坛诗人们探讨“此在主义”诗歌作品

热度 1已有 32561 次阅读2010-11-23 13:36 |个人分类:诗歌理论

【槐荫文学】论坛诗人们探讨“此在主义”诗歌作品
                    (2010年9月)
          (http://www.xgrb.cn/bbs/read-htm-tid-971066.html
 
 
 
【武靖东按】
  今天用google搜索时,意外发现了湖北孝感的“槐荫文学论坛”上诗人木白写的探讨“此在主义”的系列文章和我所从未谋面的一些诗人、诗友的谈话,感叹有二:一是木白兄眼光独到、敏锐,解读水平高,看问题比较透彻,一些观点也非常精辟,难得。二是讨论气氛热烈、活跃,言之由衷。大家本着诗艺的探讨,发言真诚、自在,有啥说啥——这才是诗歌交流应有的氛围——看得出湖北“槐荫文学”论坛的诗人群体整体鉴赏水平不错,难得。
  该论坛会员“铃儿叮当”对此在主义诗歌和这次讨论说:“不一样的诗歌,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领悟”。此话说得好——有了“不一样的诗歌,不一样的语言”才会有“不一样的领悟”;由此我想到,诗人是必须要找到或者是要具有一点艺术立场的,不论什么“观念”、“主义”,只要能写出与别人“不一样的诗歌,不一样的语言”,你才能称自己在“创作”,你才敢说你能把诗写好,你才可以说自己的诗作“高出他们一截”。
  此在主义毕竟是当代诗歌界的一个新的前卫流派,其艺术观念超前,尤其是此在主义所提出、倡导的“自主语言”和“事象”2个核心诗艺观念,指向了一个新的美学维度,一个新的诗歌罗马(世界),在当代开辟了一个“去意象化、去程式化、去口水化”的诗歌写作新时代;其理论、提法和试验作品,好理解,也不好理解,这一点似乎取决于读者所具有的审美能力、所站的审美角度,取决于读者的悟性、修养,举例而言,一个被俗套的“美文观念”、“意象观念”或浅薄的“口水观念”烧糊了脑子的读者,他绝不会看到此在主义诗歌艺术的好处、妙处的。
  我尊重各位湖北诗人对此在主义的看法,诚心领受他们对此在主义的正面的鼓励和反面的批评,这使我(们)受益匪浅,也要向他们中的高人学习,因为诗艺无止境;我当然要继续以“为艺术而艺术"态度,和新老同仁一起进行此在主义探索。在此,我将帖子如实整理成文,放在“此在主义诗歌网站”(http://czzy.jimdo.com),将来在出版纸质书刊时,也要将此文作为珍贵的历史资料收入。
  在此,我谨代表此在主义诗派,以诗歌的名义,向木白等各位不相识的、善于思想的诗人、诗友们,致以崇高敬意和真诚谢意!
武靖东
2010-10-22
 

 

                            《去意象化写作:此在主义诗作点评》
                                        木白(mubai,槐荫文学论坛版主) 
 
 
 
⊙ 此在主义诗歌简介
  此在主义(Daseinism)是21世纪初叶兴起于中国的一个主张“语言自主化、形象事象化、思想此在化
”的前卫诗歌流派,它又被称为“事象派”或“自主语言诗派”。
  此在主义旗手武靖东认为,当前诗歌写作中存有三大流弊:一是在艺术方面,最突出的是语言个性的
缺失(其根源是感受力的钝化和思想力的退化)。当今,许多诗人把口水式的“口语”当成时尚,或把汉
语书面语的陈旧、俗套的“范式”当成汉语的“传统”,或者把语辞规范当成诗歌语言的美学标尺,导致
自己作品的语言丧失了创新性、特异性,套话、老话连篇累牍,背离了诗歌创作的最基本要求。那些平庸
诗人的最高追求就是写出自以为“直白通俗”实则庸常浅薄的“口水诗”,或写出自以为合乎逻辑、文辞
优美、颇有“难度”实则虚假矫情、老套空泛的“美文诗”。这些东西,因缺乏个人对现世独到的洞察和
感悟,缺乏本真、鲜活的生存体验而丧失了生命力。二是绝大多数诗人的艺术表达思维还局限于意象思维
的层面。许多诗人托物言情载道,意象成了注释常识式的“思想”、装点集体化的“经验”和渲染类型化
的“感情”的工具,意象构成的诗歌形象屏蔽了个人与现实冲突、矛盾的真相,致其作品本身偏离了诗歌
本体——人和人的境遇。三是色情、恶俗在诗歌中泛滥。相当一部分诗人将兽欲与人欲混同,以自白方式
发泄、展示欲望,实则诲淫诲恶,反人性,破坏了人之为人的基本底线,还以为这就是诗歌的“先锋”之
道。在诗人的思想方面存有的痼疾,主要是保守主义、拜金主义、纵欲主义、势利主义、伪人文主义等等
,这是中国文人的老毛病。从2003年11月起,此在主义诗人在中国当代诗坛掀起了一场“去口水化、去意
象化、去程式化”的“新口语思潮”。 此在主义诗学的基本主张是“语言自主化,形象事象化”。自主语
言就是“去口水化、去程式化”的方法和途径,追求新意或要有新意的语言,而不是追求“难度”和“复
杂化”的语言。也就是说,自主语言的形态往往是简要、直接、精准、明确、有力的,它注重直觉。自主
语言的反面就是非自主语言,口水化和程式化是其具体表现。
  此在主义诗人,主张用事象来革除意象化、美文化,即把意象思维转化为事象思维,把传统的、不和
时宜的、表现力弱的、因积淀了过多旧的类型化文化意义的、有约定俗成的象征隐喻内涵的、具有伪饰性
的意象从诗歌语言中和诗歌形象思维中祛除,把诗人对物态(物的表象、性状、形态)的关注转移到对人
的行为、活动(事情、事态)的关注上来,从而让诗歌从“及物”变为“及事”,让诗歌从言情变为言事
;其目的就是要使多样、复杂、具体、丰富的活生生的人成为诗歌的主体形象,这样,诗歌这一文学样式
,才能更有力、更真切、更直接地切入并呈现当下社会的动态和实相。此在主义者力图在作品中把“自主
语言”和“事象”紧密结合起来,着力构建“事象—生存体验语码谱系”的口语风格体系,以更特异、更
形象、更生动地呈示社会动态和人的生存境况——这就是“此在主义”作为一个具有独立美学价值和意义
流派的核心所在,也是同其他流派的区别所在。
  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此在主义流派诗选》,收入了流派代表诗人武靖东、蓝冰丫头、十亩
之间、陈宏、牧子、冈居木和核心诗人毕立格共7人的代表作品和主要作品。笔者将选取这些诗人的部分作
品进行点评,使爱好者对此在主义诗歌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和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0-09-19 16:10 )
 
 
                                   一、木白评武靖东
 
⊙ 武靖东:《营业执照》

她来上班,脚上粘着望江村的地址
她双腿夹带着戏台
一辆辆车开过来,给路上喷了些经济,不是药
烂了,烂了,直线
绑不住温暖。她用口红润滑异性醉醺醺的零件
还有果皮手纸和红绿灯,熏黑了身份证和祖传的
白玉,她在异乡冒着浓烟

  沈浩波、尹丽川等人的“下半身写作”,写的是肉体的狂欢与低俗的欲望,通过追求生殖器的快感来
反对上半身的权力话语,从而传达对现实的对抗。而武靖东的这首《营业执照》,虽然写的也是“下半身
”,却充满厚重的人文关切。“通过趋向本真存在、以超越性和自主性使人和世界获得新的价值和意义的话
语方式,来揭示现实生活中隐藏的荒诞,批判人自身的异化、语言的异化和人与人关系的物化”(武靖东语)。
“她来上班,脚上粘着望江村的地址”,出卖肉体的行当居然也叫“上班”,而“上班者”来自农村,她的脚上还
粘着泥土的气息。“她双腿夹带着戏台”,她的营业就是“演戏”,“戏台”在双腿之间。“一辆辆车开
过来,给路上喷了些经济,不是药”,“一辆辆车”就是一个个过客,他们来“戏台”完成一种角色扮演
,主角之间演绎的是一种金钱买卖,而不是救赎。“烂了,烂了,直线 / 绑不住温暖。她用口红润滑异性
醉醺醺的零件”,烂了的不仅是肉体,还有灵魂,人性的温暖不复存在,一切都变得冷冰冰,赤裸裸的。
“还有果皮手纸和红绿灯,熏黑了身份证和祖传的 / 白玉,她在异乡冒着浓烟”,传统的伦理道德在现实
面前不堪一击,正在坍塌和毁灭,人与物之间沦为操控与反制。
  在传达方式上,武靖东的这首诗体现了“自主语言”与“事象”的融合。语言干净、简洁、直观、真
切、有力,剔除了人为的、刻意的、雕饰的难度和复杂化,如天马行空,行云流水,不显丝毫的矫揉和呆
滞,从而给人以更为直接和深切的震撼。诗中出现的“戏台”、“车”、“口红”、“零件”、“果皮”
、“手纸”、“红绿灯”、“身份证”、“白玉”等物象,并不隐含什么象征性的、隐喻性的、伪饰性的
特殊意象,这些词语虽然本身“及物”,但在诗中的功能更体现在“言事”上,多维度、多时空、多轴心
、立体地呈现事象及其蕴含的信息,祛除了“意象化”、“口水话”、“泛美化”写作的单向性、平面性
、完整性和封闭性。这些事象具有与人所处社会环境及生活现状,具有趋同的结构、性质、层次、变化、
动态,从而使事象保持本真,展现出实在性、现场性、荒诞性的巨大张力。
  附上先锋派诗人莫小邪的《开往大腿的火车》,本文不作评论,大家自己比较异同。
 
莫小邪:《开往大腿的火车》
 
我们爬上火车,奔向江边的城市。
你的身体,总有一天会成为
我遗弃的废旧工厂,
只是今夜,我要向你丰满的大腿致意。
一个人的日子像水坑中溅起的烂泥
和所有的恶名有关。
夜晚遮蔽不了火车不安地抖动,
似乎想要逃出轨道。
平整的信纸被我揉成了纸团儿,
发出轻微的呻吟,
旅途中的人们 还没有醒来,
火车却准点到达你的两腿之间
 
                     (沙发  发表于: 2010-09-19 16:11 )  

【海伦好】:板凳,强强强( 发表于: 2010-09-19 16:16 )
【落花生木树】:很好,学习了。木白辛苦了!(发表于: 2010-09-19 16:43)
 
                                  二、木白评蓝冰丫头
 
⊙ 蓝冰丫头:《玫瑰》

你送我一朵可以弹奏的花
那紧张一生的花萼,一瓣一瓣站起来的红
那红啊,低低勾下去的
笑意。那些安心在上面的雨露。和开放

  经过代代相传的“教科书式”练习,人们对汉语的“词”已经麻木得耳熟能详,并且逐渐失去了知觉
的敏感性。宋祁“红杏枝头春意闹”的一个“闹”字,通过触觉和视觉向听觉的挪移,首次在语言的天空
敲出了炫目的火星,因而这个词和他的名字一起流芳千古。
  蓝冰丫头还不到20岁,就以她天才的语感而蜚声诗坛,成为此在主义流派的重要人物。在“自主语言
”的应用上,她无疑是最为出色的。她的诗歌挣脱了“教科书”的桎梏,打破了线性化的思维定式和程式
化的修辞方式,用词随心所如,组句自然畅达,修辞不拘一格,其诗显得“有质地,不油滑;有性情,不
虚假”,为读者带来“自主语言”的魅力。
  这首《玫瑰》,大胆打通了各个感觉器官的官能领域,给人通透的、畅快的、全新的感官享受。“你
送我一朵可以弹奏的花”,“花”居然可以“弹奏”吗?在约定俗成里,“玫瑰”是爱情的“象征”,单
纯从这个意义看,蓝冰丫头似乎没有完全“去意象化”。但这一句的重心不在“花”,而在“送”这一事
件。这一事件,给诗人带来音乐一样美妙的感受。如是,“弹奏”不是“花”的意象推进,而是“送”的
事象映射。因而“弹奏”,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那紧张一生的花萼”,“花萼”不是象征爱情
本身,而是诗人对待爱情的态度的“能指”,是“送”这一事件的延伸——爱情,是比时间更重要的东西
,值得诗人“紧张一生”。“一瓣一瓣站起来的红”,“站”字妙绝!“一瓣一瓣”是慢的、直观的,“
站”也是慢的、动感的,所指是一个“红”字。“红”,是“送”这一事件的进一步推进和呼应。“那红
啊,低低勾下去的 /笑意。那些安心在上面的雨露。和开放”,这一句,是“送”这一事件的圆满结局。
    纵观全诗,都是一些极普通的、口语化的词根,但通过诗人高超、奇妙的排列组合,语言的特质顷刻
变得灵动而华美。
   
再附蓝冰丫头一首《脱衣橙》,我们可以细细品味这些“自主的语言”。
《脱衣橙》

雨下衢州,离我还有一省远
我们可以放心的
剥橙子
剥一瓢一瓢的未来
写一瓢一瓢的
迂迂酸酸的,诗
橙皮诗还真有点酸,天也酸
那些从天上下来的雨
更酸
我们在很酸很酸的环境里
剥橙子
天黑以前
我们剥去了那层
传统又心酸的橙皮
 
                    (发表于: 2010-09-19 20:53  )
   
【喜乐年华】:刚把前两段看完,正在想例子举得太少,没大看明白,是不是要请木白继续粘点上来,木
白就粘上来了。可惜,我还是没大看明白。(5 楼 发表于: 2010-09-19 21:01)
【mubai】:可能是我点评不够到位。不过还有几位诗人,我准备陆续赏析一哈。尽可能通过对他们文本的
探析,来比较全面客观地反映此在主义的诗学主张。(6楼 发表于: 2010-09-19 21:06   )
【喜乐年华】:你还是先讲讲什么是失重式叙事和米尼姆式叙事,本来不想暴露我的孤陋寡闻,但是偷偷
去摆了几回渡都没摆出来,没办法,只好请教您老人家了。(7楼 发表于: 2010-09-19 21:14  )
【mubai】:呵呵,把这个弄完了,就弄一个叙事。(8楼 发表于: 2010-09-19 21:18)
【白鸽】来仔细品读。问好!(10楼 发表于: 2010-09-20 10:07  )
【秋采薇】赏读!很好,辛苦了!( 11楼  发表于: 2010-09-20 10:51)
【回音壁】 呵呵长见识了,让我这个稍涉诗歌写作者自敲警钟。(19楼  发表于: 2010-09-20 18:30)
【甜心圈圈】崇敬写诗的人! (20楼 发表于: 2010-09-20 21:54 )

                    三、木白评十亩之间

⊙ 十亩之间:《警察和小偷》

她说我跑不出去。她有枪,随时
会发出口令喝我站住
我只是闷头,例行性跑圈子,放风时间
她幸福地在岗楼上抽烟、呷啤酒
有时也看一下太阳的方位断一下时辰
让她装吧,她本来有当世最先进的
老怀表,俘来的。我是她罪犯
她是我警察。晚上月亮上来时
她念雨霖铃,我听得见有时她故意
咔上半天,给我机会接。宣公
十一年春,我和她突然并肩出现在
市大众体育场跑道上
着情侣装

  黑龙江诗人十亩之间,笔名源自《诗经?魏风》的同名诗,表明诗人轻松愉悦的写作主张。在此在主义
一派中,他是真正意义上做到了“去意象化”的,以机智多变的叙述方式而异军突起。
  这首《警察和小偷》,除 “宣公 / 十一年春”可能有点费解外,其余都是晓畅明了的口语,因而没
有必要逐句解析。历史上有这样的记载:宣公十一年春,楚子伐郑,及栎。子良曰:“晋、楚不务德而兵
争,与其来者可也。晋、楚无信,我焉得有信。”乃从楚。这段特定历史时间发生的重大事件是“楚子伐
郑”,战略抉择是“与其来者可”,结局是“从楚” 。有人说十亩之间的叙事近乎“狡诈”,那么从“狡
诈”的角度来理解,“宣公 / 十一年春”这个特定时间概念,无非暗示“可”与“从”二字。
  《警察和小偷》较好地体现了此在主义的写作主张。
  首先,在“怎么写”的向度上,有别于“知识分子写作”的高蹈优雅,以及“民间写作”的平庸媚俗
。 “知识分子写作”的特征是,诗人普遍关怀超脱于人间烟火之外的个人遭际,重抒情、重修辞、重“哲
思”,讲究“互文性”和象征等技巧的书面化、程式化语言方式,形式唯美,修辞雅致,语义虚飘。“民
间写作”则掀起了一场反对“朦胧诗”、反对“知识分子写作”的“口语诗潮”运动,其特征是反神性、
反精英意识、反被殖民情结,倡导用口语语体叙述当下的生活经验,但随其极端化,分化出了“下半身”
、“垃圾派”、“口水化”等有违人性与诗性的派别和阵营,“口语诗潮”逐渐走入了死胡同。此在主义
是在对“口语诗潮”的反思中兴起的新叙事诗派别,其基本主张是写作要去口水化、去程式化、去意象化
。十亩之间的这首《警察和小偷》,“去意象化”做得非常干净,你找不出任何一个衍生“意象”和“抒
情”色彩的词,全诗以完全叙事的方式揭示爱情的真相。
  其二,“去程式化”的“自主语言”。滥用成语和人云亦云的词汇,是新叙事诗歌写作的大忌。十亩
之间的这首诗,没有修辞语,没有成语,没有书面语,没有蹈规蹈矩的语法,没有对时间的线性深入,句
式灵活多变,空间转换自由敞亮,打破了僵化的传统语言系统和呆板的语言规则的束缚,读来有很强的轻
松愉悦感。
  其三,“去口水化”的话语方式。诗中全部运用当代人的日常口语,对人们普遍使用的日常词汇的意
义进行变构,对旧的语言元素进行重新编码和拓展,来呈现“在”的本相。譬如诗中的“警察”、“犯人
”、“枪”、“口令”、“老怀表”、“ 情侣装”等,还有一些动词,活泼,轻松,灵异,形成了新的语
义场和新的语境,你找不到半点滥用、搬用、套用、乱用、胡用的“口水”痕迹。
再附十亩之间一首《她是一朵老棉花》:

她是一朵洁白的老棉花。我说她是一朵老棉花
她的白,她的温暖。她会为为抵御着
将要来的冬天。夜晚她去了矿区
她要看井,值夜班。我爬上高楼,哦
矿区里那片明亮的灯火多像
一地的老棉花……我弄碎了花叶卷在纸里
偷偷学抽烟,呛得咳呛出泪。哦,姐姐在田里
侍弄老棉花。我说她是一朵洁白的棉花
她问我为什么;我说白且温暖
她说见了光摸一摸就脏了。她是我内心的
老棉花,开炸了絮的老棉花,那天我这么想的
我告诉了她。她说她见过老棉花
到季节没炸开的叫姜瓣子,暗黄色,纺成线
织出的紫花布也好看。她是我暗夜里的
独自盛开着的白亮的老棉花。她不再担心一匹马
能不能穿越那片幽深的桦树林,我告诉她
树木的前身就是老棉花。河流,林子里
那条不明位置的河流,就像一列优伤的火车
多少年,它载着老棉花
                    (21楼  发表于: 2010-09-21 11:50  )
【我叫默然】那些诗歌,那些平平仄仄。读一读,了解了解,总是有益的。谢木头了。 (22楼  发表于:
2010-09-21 14:29 )
【秋采薇】很少读诗,读读总是有益的,谢木头。附贴上我的读后感!
《菊花茶》
 
水荡漾的时候
去接近一个人的嘴唇,喉咙
和胃。
还需要一块冰糖
让花瓣浸染甜味
沸水慢慢注入
欢腾着。她无语的疼痛
放纵的泪滴
被一饮而尽
 
《疣》
 
它是你手背的一颗疣,突破皮肤
与晒斑为邻
一颗疣,长在明亮的部位
你终日微笑,对每一个关心者
说不疼
一颗疣,只能长这么大
才能与你骨肉相连,不离不弃
(23楼  发表于: 2010-09-21 15:26)
 
 
【我叫默然】呵呵,有点像,采薇有悟性呢!(24楼  发表于: 2010-09-21 15:36)
【mubai】事象化虽然给诗坛带来清新之气,但意象化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是此在主义的很多文本
,也没有真正做到完全“去意象化”。节日快乐!(25楼  发表于: 2010-09-21 17:21)
【mubai】诗歌点评,是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因为热爱,所以尽力而为了。(27楼  发表于: 2010-09-
21 17:23 )
【mubai】你的诗风与此在主义不谋而合。【不太白】说的“别味”,大概如是吧。你是槐荫的蓝冰丫头。
(28楼  发表于: 2010-09-21 17:25 )
【夏天的雨】:严重学习!(29楼  发表于: 2010-09-21 17:25)
【斜阳乌衣巷】:
  武靖东先生我没有接触过,前几年有诗友在网络上偶尔谈及,方知其在某县公安部门指挥中心供职。
作为草根诗作者,他有勇气提出自己的诗学主张,这点令人有些动容。
       但是,诗学主张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它不允许“概念”泛化,更不允许脱离“诗情”,尤其是
“逻辑”失序。在2008年左右,我也同样关注到“此在主义”,那时蓝冰丫头还在读高中,偶逛乌衣博客
,曾就本人拙作《写作的难度与难度的写作》简单探讨过一二,但个人不对“此在主义”发表任何评论。
现在,我看到mubai兄撰文评论这一“主义”,很兴奋,故冒泡交流,不对之处,以资商榷。
        毫无疑问,此在主义反对本世纪初叶流行于诗坛的各式各样的“口水”诗歌,这个出发点是好的
。但是,武先生作为此在主义的提出者,这样界定了两个核心概念:一个是“此在主义”本身,即诗人以
自主语言言说人的当下的体历,用事象呈现人的生存况味,基本内涵就是“在自己的生活里生活,用自己
的汉语言说”;另一个是“事象”,即“以人物的社会生存活动为艺术形象来表现人存在的艺术手法或艺
术形象组织”,它只包括“事”的形象而不包括“物”的形象,认为“人(此在者)的社会生存活动及其
感知、经验就是诗歌形象的本体”,进而指认“事象比意象更能呈示、承载‘社会历史或人的社会生活的
广阔性、深刻性、复杂性、真实性、多样性、生动性’”。
        上述两个概念式的命题,交织着主张者矛盾的言说——他既痛恨当下一些诗歌的可恶面孔,又不
自觉地陷入了中国诗学的迷幻宫殿:无论我们如何诡辩,都改变不了意象千百年来包含着人象、物象、景
象、事象的客观事实,它是诗歌思维过程中的主要符号单位,是一切诗歌创作构思的核心。一言以敝,事
象与意象并非对等之物,更非对立之物,事象的集合仅仅是意象整体的分支之一。武靖东先生2010年4月在
采访录《当代诗歌“新口语运动”的前锋:此在主义》中,进一步认为用意象来表现人在现世的体验,容
易将诗歌的语言导向程式化,或者说语言的陈词滥调就是意象思维的伴生品之一,明确阐明此在主义要“
去意象化”,就是要把意象思维转化为事象思维。本质上,事象即是意象的一种,既然此在主义是事象主
义,又如何做得到“去意象化”?此在主义又承认,“人(此在者)的……感知、经验就是诗歌形象的本
体”,人的“感知”、“经验”即是与“意”高度关联,此“意”由彼“象”衍生;退一步讲,按此在主
义的逻辑,事象不得不充当“诗歌形象的本体”,此时“事象”也不是死的东西,而承担了传递人的“感
知”、“经验”——亦即“意”的纽带,也就是最终回到了由“象”生“意”的传统诗学轨迹。此在主义
意义上的“事象”,最终还是躲在华丽的衣裳中转变成传统意义上的“意象”。倘若不完成这个过程,一
则悖于此在主义关于“人(此在者)的……感知、经验就是诗歌形象的本体”的命题;二则倘若诗歌文本
充满了处处脱离人的“感知”(“意”)的“事象”,这样的写作同样是装饰性、伪饰性、粉饰性的,就
如同冷冰冰的写诗机在程序指令下堆砌词汇,或是电脑回车键胡乱分行的滥制品。
        我们为什么要拼命否定意象,活生生地硬搬来一套绕口令式的“主义”呢?我们该反对的是当下
那些并非真正诗歌艺术意义的分行的赝品,而不是以偏概全地全部打倒“意象”。我读《诗经》,这本古
代民俗百科全书记载了相当丰富的事象,如《豳风?七月》、《周颂?载芟》等反映周人按节气进行农耕、
开垦荒地、播种百谷、秋天收割以及祭祀土地谷神的场面,《小雅?鹿鸣》描写了欢聚宴饮、热闹祥和的场
面,《小雅?吉日》写狩猎之后的宴饮。这些“事象”,由于中国人特有的民俗心理而在诗经中无不顺利地
完成了“意象”的特定功能,传达出了特定的文化内涵,蕴含了人类的精神密码。我实则想说的是,随着
当下诗歌文学形式的日趋自由,更适宜反映“人(此在者)的社会生存活动及其感知、经验”的事象。但
是,我们如果把这种“适宜”一厢情愿地置于了“主义”的豪华盛宴,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事象”正在堕
落为抢占诗歌“山头”的一注筹码。
        倘若如此,mubai兄倒不如转向介绍一些蓝冰丫头的诗歌作品,这个小姑娘绝不是“此在主义”的
花朵,而是地地道道的语言陌生化城堡中的信徒,是对主体“意象”和从属“意象”有意或无意打出“组
合拳”的使用者。你看,她的那首《玫瑰》,哪句不沾染传统意象的印痕:“你送我一朵可以弹奏的花/那
紧张一生的花萼,一瓣一瓣站起来的红/那红啊,低低勾下去的/笑意……”——写得有情有意,花啊,花
萼啊,笑意啊等名词格,落脚还是“物”的形象,此在主义的“事象”既然不包括“物”的形象,中国文
联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此在主义流派诗选》何必采摘小丫头的玫瑰花O(∩_∩)O),的确尴尬地否定了所谓
此在主义“意象不如事象”的自圆其说(问题是此在主义注定说不圆)。有必要补充,此在主义的所谓“
用自己的汉语言说”,说白了就是诗人通过完成诗歌语言陌生化来实现独特性和超越性的过程,将“说法
”变“戏法”地绕来绕去,结果就是这么回事。
        该谢幕了,不信邪的马致远先生从元代走来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一沓沓简朴的意象,实在是妙极了,至今无人能“去意象化”……
            (31楼  发表于: 2010-09-21 17:28) 
【斜阳乌衣巷】:引用 第25楼mubai于2010-09-21 17:21发表的  :事象化虽然给诗坛带来清新之气,但
意象化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是此在主义的很多文本,也没有真正做到完全“去意象化”。
mubai兄,我是看到你这些不谋而合的观点,才登录发表看法的O(∩_∩)O哈哈~ (32楼  发表于: 2010-
09-21 17:36)
【mubai】:赞同斜阳观点。
  在回回音壁的帖子中我也说明,即使是此在主义的很多文本,也没有真正做到完全“去意象化”。做
得比较干净的,就是武靖东非常赞赏的十亩之间。
  事象也好,物象也罢,其核心所指还是“言外之意”,实际上还是意象。事象,物象,景象,皆意之
所托。
  我之所以介绍和点评此在主义的诗作,主要是针对故意追求语言的难度和复杂化,刻意铺陈景物追求
意象的叠合和模糊性,简单模仿古人托物言志、借景抒情的泛滥之作。在这一点上,此在主义还是有值得
借鉴之处的。 (33楼  发表于: 2010-09-21 17:44 )
【碧雪】:专业大师级别的评论,太难懂,诗倒是看懂了。(34楼  发表于: 2010-09-21 18:26 )
【mubai】虚心接受批评。中秋快乐!(37楼  发表于: 2010-09-23 12:26)
【采薇】:引用 第24楼我叫默然于2010-09-21 15:36发表的 : 呵呵,有点像,采薇有悟性呢!
看了几首诗,是即兴学的样子。谢夸奖!研究一下语感,还写!(36楼  发表于: 2010-09-22 09:33)

                              四、木白评牧子

⊙ 牧子:《地震》

我在酒吧喝酒
临桌坐着一对情侣
男孩正用力的摇晃女孩的肩膀
这时一次轻微的地震发生
整个酒吧都随女孩而晃动起来

  如何处理细节和微观,是检验一个诗人及其作品是否成熟和成功的试金石。牧子的诗歌,以其“小”
的“用力”,在此在主义流派中独树一帜。他善于静观日常生活现象,敏锐捕捉日常生活细节,剔除叙事
的“宏大”场景和意象的“沉重”因子,以入世的、低调的姿态,从些小事着眼,从细微处着墨,阐幽发
微,使人涉足其间,进而触发内心感悟的微澜。其诗歌的“去意象化”,主要体现在还远俗世生活的真实
场景,以磁铁的引力营造一种清晰的“在场感”;其“自主语言”,则表现为运用“米尼姆”(最小量)
的神奇力量,向诗歌的语言范式发起进攻。
  牧子的这首《地震》,可谓微观叙事的上乘之作。诗中呈现的是“酒吧”一幅司空见惯的场景:“临
桌坐着一对情侣 / 男孩正用力的摇晃女孩的肩膀”。这对“情侣”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引发了我们的好奇
心,但诗人并没有“主观地”判定和“惯性地”叙述其原因、过程、结果。“这时一次轻微的地震发生 /
整个酒吧都随女孩而晃动起来”,“地震”是场景的“虚”,“晃动”是感觉的“实”。整首诗在这一细
节的叙述中戛然而止,但由“事象”引发的想象却微澜荡漾,余味悠长。酒吧呈现的这一转瞬即逝的细微
场景,在诗人奇妙独特的叙述中得到成功再现与复活。
  也许,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诗歌“张力”之所在吧。

    再附牧子一首《你是琳吗》:
你吸烟的姿势让我突然想到琳
我说你是琳吗
于是你就不理睬我
我知道你已经理解我的意思
琳是个坏女孩,而你不是
可是你吸烟的姿势的确像她
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

              (39楼  发表于: 2010-09-23 12:27 )
【秋采薇】 引用第37楼mubai于2010-09-23 12:26发表的  :虚心接受批评。中秋快乐!
....... 难道看不出赞扬之意么,还是某人一贯的谦虚之道。节日快乐,只是无月可看,呵。(40楼  发
表于: 2010-09-23 13:35 )
【秋采薇】引用第39楼mubai于2010-09-23 12:27发表的 : ⊙ 牧子:《地震》
我在酒吧喝酒
临桌坐着一对情侣
男孩正用力的摇晃女孩的肩膀
....... 

学习了,读比写难,如:我知道自己写啥,读几遍就不知道写的啥了!(41楼  发表于: 2010-09-23
23:15)
【刚柔】:
 
⊙ 牧子:《地震》
我在酒吧喝酒
临桌坐着一对情侣
男孩正用力的摇晃女孩的肩膀
这时一次轻微的地震发生
整个酒吧都随女孩而晃动起来
不知怎么,想起塞尚的那幅《打牌者》,一动一静,但记录的都是生命中流逝的别样的瞬间
所选的几首诗的确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我想诗人们要的就是这“不一样”吧 (42楼  发表于: 2010-09-27
12:13)
【mubai】: 引用第42楼刚柔于2010-09-27 12:13发表的 :
⊙ 牧子:《地震》
我在酒吧喝酒
临桌坐着一对情侣
男孩正用力的摇晃女孩的肩膀
....... 
所谓“自主语言”、“异质语言”、“个性化语言”,包括“陌生化”处理,就是这“不一样”。
“不一样”的,才真正是自己的。(43楼  发表于: 2010-09-27 17:24)
【雪山飞狐】:虽然对推介内容俺现在已经很陌生了,可俺还是要为木头哥的热忱和功底赞一个!(44楼 
发表于: 2010-09-27 17:42)
【mubai】引用 第44楼雪山飞狐于2010-09-27 17:42发表的 : 虽然对推介内容俺现在已经很陌生了,可
俺还是要为木头哥的热忱和功底赞一个! 
发现自己的生活少不了诗歌,所以就想多学一点东西。问好!(45楼  发表于: 2010-09-27 17:45)
【快乐风铃】:   长了见识,学到了很多好东东。问好木白!(47楼  发表于: 2010-09-28 10:22 )
【铃儿叮当】:  不一样的诗歌,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领悟~~ (49楼  发表于: 2010-09-30 15:39

【翡翠镯子】:  学习品读。(51楼  发表于: 2010-09-30 20:20  )
【喜乐年华】  认真学习完毕。期待木白继续讲解。 (52楼  发表于: 2010-10-07 10:08  )
【mubai】: 翻了其他几个的博客,实在难以找出没有明显瑕疵的作品——自大的说,槐荫至少有不下3人
的佳作要高出他们一截。本帖意在绍介,就此打住了。
如有闲暇,就聊聊诗歌的叙事方式。一并问好网舞、风铃、采薇、叮当、哈者、镯子!(53楼  发表于:
2010-10-07 23:32   )
【乌鸦】:
什么主义
什么诗歌
什么高调低调的选择
一个时代的未来
无论黑与白
逃离俗世的尘埃
不要装B 的时代
(54楼  发表于: 2010-10-08 00:32 )
【喜乐年华】:  槐荫确实高人不少,这不是自大是事实,如范小雅,邱籽,夏天的雨,木白,乌衣婷等
等等等。读诗写诗我一向是跟着感觉走,如我下象棋围棋一样,理论上的东西知道得很少,基本上属于外
行,所以很期待槐荫的高人们指教。(55楼  发表于: 2010-10-08 16:50)
【竹影疏窗】 学习!呵呵,散文也在提倡“在场主义”。 (56楼  发表于: 2010-10-08 18:38)
htm-tid-971066-page-3.html)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寒雨 2011-11-23 09:41
值得读  想 思考 学习
回复 武靖东 2012-5-17 16:29
寒雨: 值得读  想 思考 学习
问好,多批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0:10 , Processed in 0.06538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