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路顺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1869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5年诗选35首

热度 1已有 4629 次阅读2016-1-7 08:48 |系统分类:诗歌| 东方明珠, 重症监护室, 卡布奇诺, 自行车, 高脚杯

《独白录》

倦了,你说。用臂肘支撑双手
捧起自己的脸。我看着你
你看着虚无。你抿了一口
卡布奇诺,说X光也照不出你的
孤独。(好像这周围的人只有你很孤独。)
谁说不是呢?怀想
马尾辫,百褶裙,过肩的
柔发。我骑着自行车驮着你。下坡
的时候你总会伸开双臂做乘风飞翔的
姿势。抬眼就能看见天好蓝蝴蝶好看。我们
好开心,吼着“原谅我这一生不羁
放纵爱自由”。我们围坐在操场上,聊着
不理想的成绩怎样考取理想的
明天。时至今日你我看见了
二十年前幻想的二十年后的今天
我吐了一个烟圈,把空的高脚杯斟满
那一层层泡沫如我们的经历
我们在东方明珠或鸟巢,漂来漂去。这些
城,除了熟悉的地名,其余的很
陌生。我们随时随地都背个双肩包
从一个火车站上,从一个火车站下
茫然地跟随他们走在人行道上。我们
不信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当然
我不是王子你也不是公主。
尽管我们住在谎言里。身体上的疼痛比
几克重的灵魂要来得快。打满石膏的
左腿,我在重症监护室里。与我同车的同事
却在另一个世界。你我有时也想去
那个地方。在勇气和软弱二选一中我们
选择了后者。拖着身子回到活着的
物种中去。痴迷酒红灯绿痴迷身体
电击般的快感。醉了,醉在她的乳沟中
青春年少时的豪言在她的红唇里溶了。
天亮了她不见了。她放弃我,索性我
放弃我。麻木地把脑袋去磕碰
水泥砌成的墙。一下两下三下
憎侣般敲打木鱼。敲一天是一天
我已敲了一万三千五百零五天
(还能敲多久?)仿佛我是个机器人。
她拿着万能的遥控器
按“悲伤”或“快乐”健。我只能一下
“哇哇”一下“嘿嘿”。表情扭曲得像
天津的小吃十八街麻花。此刻我是她的
玩物,手心里来回转动的水晶球。

《游西递杂记》

她们在写生
用笔勾勒唐清时期保留至今的
徽派建筑。从南园到北园
当年的青砖瓦房石雕木绣
还在,却不见
官服着身的屋主(或是知府)
他们是留不住的客人
今日,我陪孩子游玩至此
逗留片刻。夜深,我们在大排摊
喝酒遇流星划过

《病入膏肓》

我已病入膏肓,身上插满
软管子。像一只刺猬。主治医生
拿着微型手电筒掰开我的双眼皮,里面
渐渐失去了光泽。就像熄火停在那里的SUV
它接受高温下的暴晒,它
接受某种类型化学物品突然爆炸而
烧毁,接受突如其来的地震
大不了陷下去,陷下去。我们跟它
相对照。我们是人,称呼上的
意义。它是物,或是我们的
“玩具”。是的,孩子手里的遥控
汽车,向左向右向前向后,你都可以
很任性地展示你的控制欲。逃脱么?
躲避么?不可能的。孩子高高举起它
砸下去。“砰”它坏了,它散架了,到处
都是小轮胎,碎零件。其中一个小女孩
说:它死了。(它会死吧?)它和我们
被我们一起玩死的。

《嘘》

今夜雨还在下,我在出租屋里
闲着没事看了一部韩国电影
说的是2002年朝鲜与韩国在
延平海域发生了海战。韩方
死亡22名海军。战争就这样
无声无息地开始。你我无法
阻止。就像我们的结局。我
走在南京路上,混在他们当中
我嘻嘻哈哈。我整天泡在酒吧
没事就与火辣的女招待瞎扯
我喜欢香水和烟雾,唇印
与酒精。喝下“醉生梦死”后
我挥动拳头打了某个人的脸
天晓得是怎么回事?我就是一个
无人控制的球,随处滚动。你
也别跟我谈上帝,我他妈的
没见过他。或是“这世界这么
乱,装纯给谁看?”我谁也不看
活着就继续活着,开车兜风转弯
转弯,也就是陀螺一只。死去的
死去,与地平线成了一条线
留下一盒子的灰。街上没几个
人,夜店也关门了。我就是
一只流浪猫,坐在地上。这场雨
顺着我的头发流下,经过下水道时
能听见“嘘嘘”声

《生日诗》

加上一。相对于年龄
只增不减。我会
消费它,花天酒地
我痴呆,把自己泡在
一秒里。当然会有数不清的一秒

从A点飞到
B点,转个圈回到老家
梨树下。儿时的他们
早已分散各处。我拿着
一张有去无回的登机牌

经过她的乳房
他的葬礼。我躺在摇椅上
眯了一会儿

《幻灯片》(1)

一直往前跑。我像两岁半的孩子
晃动着细腿,朝着父母的双臂跑去
摔倒,是经常性的插曲。七岁,我跑进
教室,跟着老师学“1+1”。十二岁,对着
苹果说“apple”。十五岁我是一个坏孩子。
在学校围墙角,抽着烟。逃学和斗殴成了
青春的代名词。十九岁,我是一名外线工学徒
在正极和负极之间,找平衡。

我拿着登高板,爬上十八米的电线杆
在它上面我就是一只鸟。此时我站得高,能望得远么?
这些风景,在这个时候成了奢侈品。我没有能力
去消费。收工后,没日没夜的看《英雄本色》碟片
我叼着一根牙签,幻想自己是小马哥。下雨了,在街上跑
一不小心,我跑进她的身子里。

清晨,我在体育馆的跑道上。跑着跑着
就成了老头子。如那辆货车漏气的轮胎,经不起在高速
路上滚动,它会瞬间爆胎。
《幻灯片》(2)

坐在桌子的两端。他和她
不说话。这已经是第三杯
奶茶了。在这个下午,雨
还在继续,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很像她的情绪:杂乱 ,湿润

说什么呢?两个人的缠绵
激情与冷酷。床的另一边,犹如
还余留着她的身形。差不多
是天亮的时候了

第二天,重复着第一天。他
在阳台,向外张望。她在卧室里
敲着键盘。与显示屏里的一些人,说着
不着边际的话题。比如爱与性在两个人
之间占的百分比,失陪族。也许
“保持体面的缄默,并不认为
这是虚伪。”客厅里,茶几上。那个
不倒翁,来回摇摆

《幻灯片》(3)

他很沮丧。喝下
第十杯威士忌,在凌晨
酒吧。那些音乐仿佛
跟他一样,抽筋
酒吧里,越来越堵
他和她是贴身而坐。她们跳
舞,扭动着好看的
屁股。夏天,是属于她们的
露出的身子,在昏沉的
光下,游动或幻想
这些表面的繁华却不能为
他带来性冲动。他还是
一动不动,喝着,高脚椅旁
全是烟头,闷着头,一如
不存在似的存在。他不去
理会这些。中午,她在
纬八路上,遇见他,捧着大纸箱

《幻灯片》(4)

嗯,这里太闷了。我必须
待在外面的树下。不像
我在屋内,满身的监狱味
适合去想一些事。对面的
小区门口,一嘟噜人围着
看三张红纸上毛笔
写的字。某某捐款,听说
Z3栋5单元505室的孩子
患有白血病。这消息,为什么
令我他妈的悲伤?就像马航MH17
被导弹击毁,尸体从空中飘下来
从7月17日至今,尽是这样,让
我很腻烦。前一秒与后一秒
身子会随时分离   断裂
我围着那棵树,转
来转去,多像他妈的焦虑症患者

《幻灯片》(5)

做完爱,22:28
她沉沉睡去。我此刻想抽烟
口渴,睡不着。说不清的
虚脱感。去书房
打开电脑,或翻一本书,或写一首诗
第一行:做完爱
第七行:巨大的黄色鸭子,在麦德姆台风
侵袭后,漏气。我有时累了也会把
自己放空。不想明天39度的高温,便利店
的清淡。与一位诗人聊着没劲的话题
我瘫在椅子上,想去攀
喜马拉雅山,尽管会有
摔下去的危险。危险,它不是闹钟,不
会提醒每分每秒注意。如车子从某个方向
碾压过来,子弹从我的身后射来。
我现在有点犯晕打个哈欠,倒床睡去 

《幻灯片》(6)

排队买火车票
无聊时玩“找你妹”
从一个城市漂到一个城市
这些地方都很大
我对着东方明珠喊
没有回声
也没有人答应
一些人在争吵
一些人在医院里
我也在医院里
我去看望一位朋友
36层36床他坐在床边
我碰了一下他的后背
他一动不动
十分钟或一个小时
(他拿着白线在钓塑料盆里的一只青蛙)
我很无奈想抽身离开
他自语上帝已死去
我只好快步走向电梯
回过头看见
黑白相间的窗帘
还有一个门牌神经内科

《幻灯片》(7)
   
一觉醒来,我在
玻璃里。确切说是在
由玻璃拼凑的小房子里
怎么会这样?前两个小时
我还在书房电脑上整理稿子
外面有许多人看我就像我在鱼缸
里一样。这不是行为艺术,我得
出去。“给我打开”他们似乎
听不见,用手机拍照,发微信
没办法,我用脚和手去踢打
玻璃,没有锤子
这些工具,结果是可知的。我
还在玻璃里(一群白鼠
跑进你准备好的笼子里,会怎么样呢?)索性
我躺着靠着坐着望着那些
望着他们的你们

《幻灯片》(8)

又过了一天,没意思
孤独么?我的朋友
你的孤独她的孤独我的孤独
路上堵车。地铁。没完
没了的报表。齿轮无
休止地转动,顺时针

回家后
同往常一样,我躺在沙发上
左手枕在脑后
望着墙上的那幅画——她的衣服里面有
肉体么?脱去薄纱。画里的
芍药飘到我的身上,真实得
可以去触摸(滑滑的)。醒了,凌晨后
不可避免的睡不着病毒般袭来

注:芍药为电影版《画壁》里的人物。

幻灯片(9)

我们乘旅游大巴车去漂流
坐在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充气橡皮艇里
顺着上谷往下漂
我们尖叫,整个身子浸在水里
我害怕水。因为我是旱鸭子,删不去的
恐惧。不同于陆地上,或在办公室
地板上有裂缝,但没有蚂蚁出没
桌上满是图表没有空白处的
纸张。每次看到这些,我
感到恶心。不知是谁弄翻了橡皮艇
我在水底差点窒息,爬上岸
晕乎乎地,嘴里全是水

幻灯片(10)

没过多久,我烧成了灰
钉在墙上的自画像,款名为
遗像。这件存在物是我
饰演过小混混,水电工
丈夫,父亲,诗人,精神病患者
在角色游戏里转换,如一条咬
着自己尾巴的蛇,无休止地循环
分不清我是你
你是我。时常会想起孩童时
我无所事事用棍子捣鸟窝
用力去挤海绵,在数学簿上
解二元一次方程“X-Y=3”。之后
日子平平,我陷了进去

幻灯片(11)

好久没跟她联系了,十年
一个可伸缩的长度。我用
卷尺去量,刻度模糊。一节
一节,除了尺子上的
黑点,还是黑点
衣橱里的红色睡衣
还在,翻出来放在
双人床上,仿佛她
刚冲完澡,裸体准备穿
这件睡衣,里面是镂空的


床头柜上的电话簿。一个
号码。某个城市。她的
声音。来自2004年夏天
那么我们拥抱接吻嘿咻吧
我双臂交叉,胸前也是镂空的

幻灯片(12)

是的,毫无意义的上下
我有些疲累
几个月过去了,有些
感觉是梦。我歇斯底里在KTV吼着不会唱的歌
红风衣披肩发的女士从我身边走过
走廊里有点暗与她无关。酒精和烟
灰我会选择哪一个,醉了全他妈的醉了
分不清我是盲人在视觉之外。一只绿头苍蝇
盯在玻璃杯沿边包围整个
房间。窗外有雨密封着我出去走走的想法

幻灯片(13)

去公墓祭奠一位朋友,他死于车祸
平静地躺着我们绕着他的
遗体半圈献上菊花
碑上刻着一些名字,从此他
就在这里。这样也好
他不再为了“这操蛋的日子”到处跑
往日我们一起喝酒泡
妞的事如播放的幻灯片
他不会想这些,当然也不会
想我。开车离开我继续晃荡
尽管会触礁也
会撞上冰山。在D、N、R、P档之间转换
把车开成一个圆我在里面

幻灯片(14)

小时候与伙伴,他追我跑
一个嘴啃泥,额头撞在路边的石头上
流出血。这是我第一次看清血的颜色—红
几个小时后红转为黑。如夜
我靠在床头,不去按灯开关。落地窗
上有声音,一只野猫跳到上面曝出绿光
由浅逐深
由皮入骨

幻灯片(15)

小屁孩在走迷宫
拿着铅笔找起点终点
最短最安全的路线,绕过
蟾蜍  鬼火兽  河流  树林
他就会兴奋地
给我看。我当然会
竖起大拇指。我还不能说
我们在它里面,从南到北
从一个门到一个门
我们欢喜,陶醉在山洞里
这里没有妖怪也没有怪兽
也许天堂里有校车,请孩子们
喝一杯三聚氰胺。我喊
“宝宝,危险。”却“被逼成哑巴”
我支支吾吾,被一群人围着蹲在墙角

幻灯片(16)

镜头之下的我,他拿着
DV在身后。镜头一
十八岁我与一些同龄的酒后
闹事以故意伤害罪被抓,在高墙里
待了七年。在雪地上裸体趴着他们对我的
惩罚,不断地用大头皮鞋踢我
镜头二铁门缓缓打开
我已不是少年,胡子拉碴拎着
书包,门口没亲友来接。约十米的
空旷处有一群野狗在追逐玩耍
次日我去找工作,经居委会推荐
晚上是保安,白天给一家粮油批发部
送货。驮一袋50斤大米爬楼梯
到19层。见鬼,温馨提示电梯维修中。一个
足球从上面滚下来(我弄不清是谁丢的?)弹
起来跌下去

幻灯片(17)

我斜靠在铝合金制作的门边
无声地望着露天菜市场
有些摊位在帆布伞里,扩音器里
描述着廉价的被单和玉石。她弯腰时
一步裙未能裹住她的臀部,隐秘处
瞬间暴露。在她的对面是小区监控摄像头
它是窥视者,它无处不在。她慌乱地
整理裙摆,想逃。
逃到哪里呢?
你不是一只鸟,所以不能飞。除了在
幻想里飞。结果是个笑话。在
“无效自由的囚犯,在无边无际的笼子里”
没有手铐脚镣,走进一间屋子里

幻灯片(18)

这会儿,我下楼买药
多日感冒引起的咳嗽很难受
小区门口左侧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
的药房。走过去,五分钟。一个胖女人
偎着暖电宝对着电脑看韩剧。第三个
柜台边上一对中学生打扮的男女,望着各种品牌
避孕套。他们低声细语。我非常喜欢她
背包上的卡通泰迪熊,肉乎乎的。(仿佛她
赤条条地躺在床上。)以致于
我忘记了我在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呢?我需要一些药
治疗。胖女人慢悠悠地
我拎着头孢和阿莫西林向
门口走去,旁边玻璃圆桌上的水仙花
一簇簇

幻灯片(19)

五点还差五分钟。我早退
去参加孩子的钢琴比赛。在演艺厅
水晶灯射下海蓝的光。一双手
和黑白键。他弹奏的曲目是《从前》

从前,我在课堂上
折纸飞机。老师把我揪住
靠墙罚站。高中时我给一个心仪的女孩
写小纸条。我的父亲
坐在班主任办公室里,垂头丧气。我
全身哆嗦,左手掐右手

几分钟后,小家伙走到台前
向我们鞠躬。他的比赛刚刚开始

幻灯片(20)

他穿着人偶服装
站在学校门口。铃声一响
孩子们围住这只“灰太狼”去拿他手里的
汉堡包宣传单。有几个调皮的男孩
去扯尾巴,有几个嘴里
嘟嚷着“打死你,这只坏狼。”用脚
踢。每次去接儿子放学都会
看见这些。只有等学校里空无一人
他才会脱去身上的“灰太狼”
满天大汗靠在旁边的樟树上
他干咳几声。对面的巷子里
跑过来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
扑在他的怀里,亲了好几下

幻灯片(21)

晚饭后,我们去溜达
公园空地上黑压压地
好多人。老太太们拿着
一截竹棍,上面系着红布
铃铛,面对面舞动。旁边
穿黄袄子的大妈对着一位瘦
大爷解说:“这叫打莲枪。”
孩子们在石雕上爬上爬下
一群少妇在跳“小苹果”
湖边,树上缠着彩灯
伪装成小花蕾
黄的,红的,绿的
交替闪着。我们依着
这些光,小石片在水面滑出好看的曲线

幻灯片(22)

多久没在一起喝酒了,我的兄弟
不可理喻地忙,恍如“堵在路上
五颜六色的蜗牛”。慢吞吞
爬,向前、向上、转弯。在这个城市
我忽略了你,你忘记了我
一天早上,我们偶遇
一秒钟的问好。我们朝
相反的方向赶,急匆匆。
当年,我们坐在操场双杠上
嘻哈地胡扯。想像
未出现的她是什么模样
娇小,丰腴,还是高挑
我们晃动着双腿。四五个女孩
胸口捧着课本,低头快步
走过去。我们吹着口哨脱去外套
抛向空中,有一架飞机飞过

幻灯片(23)

电影院里坐满了人,他们
嘴里塞着爆米花,鼻梁上夹着
跟墨镜差不多的东西,观看一部
3D大片。我跟他们一样地
好奇即将播放的画面
(好奇她从天台上跳下。好奇
某一架客机失联。好奇那个
孩子站在路灯下抽泣......)
沉迷于其中。每天我们都在直播
现场,剧本是无字书
屏幕上滚动着你我的
名字,片尾曲引导我们鱼贯而出
有人惊呼,下雪了。是的,孩子们
喜洋洋地打雪战,堆雪人,小脸蛋
冻得红扑扑的。他们不晓得
白色覆盖的地方,有枯草和白菜

幻灯片(24)

有一天,我没有缘由地想哭
别笑话我,朋友们。我不是
脆弱,也不是悲悯

我快进到中年。儿子
在练习钢琴曲。每个房间
时强时弱地回响着《无事生非》

我接了一个同事的电话
内容是某某在北京医院出院
三天后就走了。我们感概一番
我们也滑进死亡倒计时。我左手上
这杯冰淇淋已经溶化了

幻灯片(25)

起初,他声音的频率
还不算高。突然他把枕头床头柜
电脑从阳台上扔了下去。地砖上到处是
镜子碎片,反照着他的
四分之三的脸。紫色外套上有血渍
他坐在地砖上,一些抽不掉的往事
涌上来。每当他醉酒后,趴在马桶上
呕吐。那些未消化的
鱼肉全溅在墙上。他哭了起来,颤抖地
如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用手捋了一下
头发,他想(有时不想就会睡不着)
“我还需要什么?”
好吧好吧。我需要你—亲爱的,清晨,海
像《鸟人》一样开枪射击自己的鼻子
给一朵花找一个合适的瓶子
他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

幻灯片(26)

她手上夹着香烟,她们
叽叽喳喳在37号桌
我拿着桌牌,对号入座
仿佛玉米在爆米花里
水在冰块里
她和我对视,点点头。算是
陌生人打招呼。吧台上方悬挂
数字电视,LIVE正在直播
三个乌克兰的儿童
一个男童捡起一把水果刀和满地的子弹壳
一个男童在吹满是灰的饼干,那个女童
看见摄影机,跑到倒塌的墙角后面。一名
服务员向我走来,我点了一瓶啤酒
一盘牛肉。等我吃完这些,一辆
“120”从窗前疾驰

幻灯片(27)

经过怀安河,我看见
并不是每朵花都开,一些花蕾
落在草坪上

过了一会儿,空中飘起
蝙蝠,蜈蚣,喜羊羊的图案
风筝。我在桥的这边,小黑子
摇着尾巴跑来跑去

河面上浮着鱼竿和一朵茶花
他守着鱼儿上钩。静静地
眼望他是一个老头

幻灯片(28)

我按了三下心理咨询师的
门铃。她穿着职业装
示意我在左边的长沙发上
坐下。她和我,一问一答

我感到别扭。这场景
像在审讯室里,她是女警
我是嫌疑人。还有这个
该死的背景音乐

我说换个曲子
比如《太傻》或其他
别把我当成你的病人
(谁不是病人?)
我好得很。天天
“恰如其分地活着”
她拿着发光的
挂链,在我的眼前
左右平衡地摇晃
“1,2,3,......”
             
幻灯片(29)

我乘高铁去一座
曾没有去过的L城
我到处瞎逛
夏娃的诱惑夜总会,情趣
内衣专卖店,酒吧,咖啡馆
我边走边看
时而慌乱,混凝土堆积的空中
花园。时而孤单,尽管身处
他们之中。我
拉好上衣拉链,跟随他们
排队等候上车。车窗上有雨滴

幻灯片(30)

她说她崩溃了
从天桥上往下跳
享受几秒的空中飞人
(这不是科幻电影)
满地的西瓜瓤子

做一道关于压力的小测试
一个人在森林里
除了树还是树
后来警察说她是饿死的
或她是受不了安静
或她本来就没想再出去

我不认识这个“她”,就像我不熟悉
你。只不过我们很相似
仿佛白菊花和黄菊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6:49 , Processed in 0.049328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