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路顺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1869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4年诗选

已有 11222 次阅读2015-1-17 16:21 |系统分类:诗歌| 路顺, 2014年诗选

2014年路顺诗选

 

《堵慌慌》

 

毛毛雨,散落在

挡风玻璃上,前方

显示红灯。堵

是一种无可奈何的

时髦。在弯曲的

柏油路上,一些盒子

在移动。有人摇下

车窗,伸出三分之一的

身子,拿手机,拍照

发微博或微信,其效果

像一个石块,丢进

水塘里。粉丝们

点赞。我拉起手闸,听车载MP4

“这全是泡沫。”

 

 

《在一天里》

 

在一天里

某个时刻,会感到

无名的烦或无聊

双手交叉在胸前,望着窗外

数树叶子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电脑是开着的,视频里

播放着“时间都去哪了”

其实,时间只是一个概念

摸不着,也看不见

不像她的身子

有凹凸感

 

临近下班,我全身

轻松,不用再看上司

那张僵硬的脸

管他呢

现在,我可以按我的想法

活着,陪孩子画画

妻子弄好了晚餐,来杯

“雪花”。给多日未见的朋友

打个电话,问候一声

“去年的月季,长出了嫩芽”

 

 

《星期天》

 

星期天。楼上在装潢房子

工人们用冲电钻和钉锤在交替着

刺激我的听力。这

令我烦躁的噪音,仿佛顷刻

之间,在切割我的身子

那个星期天。我

躺在手术台上,主治医生

拿着手术刀,在我的身上

寻觅。觅什么呢?

 

一个瘤或一节盲肠

“别弄痛我,活见鬼。”

(我是人。不是一台缝纫机,

更不是一把雨伞。)

我吼着。拜托,给我

来点麻药,让我安静

一些,去触碰像手术刀一样的星期一

 

 

《幻灯片》(一)

 

一直往前跑。我像两岁半的孩子
晃动着细腿,朝着父母的双臂跑去
摔倒,是经常性的插曲。七岁,我跑进
教室,跟着老师学“1+1”。十二岁,对着
苹果说“apple”。十五岁我是一个坏孩子。
在学校围墙角,抽着烟。逃学和斗殴成了
青春的代名词。十九岁,我是一名外线工学徒

在正极和负极之间,找平衡。

我拿着登高板,爬上十八米的电线杆

在它上面我就是一只鸟。此时我站得高,能望得远么?

这些风景,在这个时候成了奢侈品。我没有能力
去消费。收工后,没日没夜的看《英雄本色》碟片
我叼着一根牙签,幻想自己是小马哥。下雨了,在街上跑
一不小心,我跑进她的身子里。


清晨,我在体育馆的跑道上。跑着跑着
就成了老头子。如那辆货车漏气的轮胎,经不起在高速
路上滚动,它会瞬间爆胎。

《幻灯片》(二)

 

坐在桌子的两端。他和她
不说话。这已经是第三杯
奶茶了。在这个下午,雨
还在继续,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很像她的情绪:杂乱
 ,湿润

说什么呢?两个人的缠绵

激情与冷酷。床的另一边,犹如

还余留着她的身形。差不多
是天亮的时候了

 

第二天,重复着第一天。他
在阳台,向外张望。她在卧室里
敲着键盘。与显示屏里的一些人,说着
不着边际的话题。比如爱与性在两个人
之间占的百分比,失陪族。也许
“保持体面的缄默,并不认为
这是虚伪。”客厅里,茶几上。那个
不倒翁,来回摇摆

《幻灯片》(三)


他很沮丧。喝下
第十杯威士忌,在凌晨
酒吧。那些音乐仿佛
跟他一样,抽筋
酒吧里,越来越堵
他和她是贴身而坐。她们跳
舞,扭动着好看的
屁股。夏天,是属于她们的
露出的身子,在昏沉的
光下,游动或幻想
这些表面的繁华却不能为
他带来性冲动。他还是
一动不动,喝着,高脚椅旁
全是烟头,闷着头,一如
不存在似的存在。他不去
理会这些。中午,她在
纬八路上,遇见他,捧着大纸箱

 

 《幻灯片》(四)

 

嗯,这里太闷了。我必须
待在外面的树下。不像
我在屋内,满身的监狱味
适合去想一些事。对面的
小区门口,一嘟噜人围着
看三张红纸上毛笔

写的字。某某捐款,听说
Z3
5单元505室的孩子
患有白血病。这消息,为什么
令我他妈的悲伤?就像马航MH17
被导弹击毁,尸体从空中飘下来
717日至今,尽是这样,让
我很腻烦。前一秒与后一秒

身子会随时分离   断裂

我围着那棵树,转

来转去,多像他妈的焦虑症患者

《幻灯片》(五)


做完爱,22:28
她沉沉睡去。我此刻想抽烟
口渴,睡不着。说不清的
虚脱感。去书房
打开电脑,或翻一本书,或写一首诗
第一行:做完爱
第七行:巨大的黄色鸭子,在麦德姆台风

侵袭后,漏气。我有时累了也会把
自己放空。不想明天39度的高温,便利店
的清淡。与一位诗人聊着没劲的话题
我瘫在椅子上,想去攀
喜马拉雅山,尽管会有
摔下去的危险。危险,它不是闹钟,不

会提醒每分每秒注意。如车子从某个方向
碾压过来,子弹从我的身后射来。
我现在有点犯晕打个哈欠,倒床睡去

 

 

《幻灯片》(六)

 

排队买火车票

无聊时玩“找你妹”

从一个城市漂到一个城市

这些地方都很大

我对着东方明珠喊

没有回声

也没有人答应

一些人在争吵

一些人在医院里

我也在医院里

我去看望一位朋友

3636床他坐在床边

我碰了一下他的后背

他一动不动

十分钟或一个小时

(他拿着白线在钓塑料盆里的一只青蛙)

我很无奈想抽身离开

他自语上帝已死去

我只好快步走向电梯

回过头看见

黑白相间的窗帘

还有一个门牌神经内科

 

《幻灯片》(七)

  

一觉醒来,我在

玻璃里。确切说是在

由玻璃拼凑的小房子里

怎么会这样?前两个小时

我还在书房电脑上整理稿子

外面有许多人看我就像我在鱼缸

里一样。这不是行为艺术,我得

出去。“给我打开”他们似乎

听不见,用手机拍照,发微信

没办法,我用脚和手去踢打

玻璃,没有锤子

这些工具,结果是可知的。我

还在玻璃里(一群白鼠

跑进你准备好的笼子里,会怎么样呢?)索性

我躺着靠着坐着望着那些

望着他们的你们

 

 

《幻灯片》(八)

 

又过了一天,没意思

孤独么?我的朋友

你的孤独她的孤独我的孤独

路上堵车。地铁。没完

没了的报表。齿轮无

休止地转动,顺时针

 

回家后

同往常一样,我躺在沙发上

左手枕在脑后

望着墙上的那幅画——她的衣服里面有

肉体么?脱去薄纱。画里的

芍药飘到我的身上,真实得

可以去触摸(滑滑的)。醒了,凌晨后

不可避免的睡不着病毒般袭来

 

注:芍药为电影版《画壁》里的人物。

 

 

 

幻灯片(九)

 

我们乘旅游大巴车去漂流

坐在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充气橡皮艇里

顺着上谷往下漂

我们尖叫,整个身子浸在水里

我害怕水。因为我是旱鸭子,删不去的

恐惧。不同于陆地上,或在办公室

地板上有裂缝,但没有蚂蚁出没

桌上满是图表没有空白处的

纸张。每次看到这些,我

感到恶心。不知是谁弄翻了橡皮艇

我在水底差点窒息,爬上岸

晕乎乎地,嘴里全是水

 

 

幻灯片(十)

 

没过多久,我烧成了灰

钉在墙上的自画像,款名为

遗像。这件存在物是我

饰演过小混混,水电工

丈夫,父亲,诗人,精神病患者

在角色游戏里转换,如一条咬

着自己尾巴的蛇,无休止地循环

分不清我是你

你是我。时常会想起孩童时

我无所事事用棍子捣鸟窝

用力去挤海绵,在数学簿上

解二元一次方程“X-Y=3”。之后

日子平平,我陷了进去

 

 

幻灯片(十一)

 

好久没跟她联系了,十年

一个可伸缩的长度。我用

卷尺去量,刻度模糊。一节

一节,除了尺子上的

黑点,还是黑点

衣橱里的红色睡衣

还在,翻出来放在

双人床上,仿佛她

刚冲完澡,裸体准备穿

这件睡衣,里面是镂空的

 

 

床头柜上的电话簿。一个

号码。某个城市。她的

声音。来自2004年夏天

那么我们拥抱接吻嘿咻吧

我双臂交叉,胸前也是镂空的

 

 幻灯片(十二)

 

是的,毫无意义的上下

我有些疲累

几个月过去了,有些

感觉是梦。我歇斯底里在KTV吼着不会唱的歌

红风衣披肩发的女士从我身边走过

走廊里有点暗与她无关。酒精和烟

灰我会选择哪一个,醉了全他妈的醉了

分不清我是盲人在视觉之外。一只绿头苍蝇

盯在玻璃杯沿边包围整个

房间。窗外有雨密封着我出去走走的想法

 

 

幻灯片(十三)

 

去公墓祭奠一位朋友,他死于车祸

平静地躺着我们绕着他的

遗体半圈献上菊花

碑上刻着一些名字,从此他

就在这里。这样也好

他不再为了“这操蛋的日子”到处跑

往日我们一起喝酒泡

妞的事如播放的幻灯片

他不会想这些,当然也不会

想我。开车离开我继续晃荡

尽管会触礁也

会撞上冰山。在DNRP档之间转换

把车开成一个圆我在里面

 

 

幻灯片(十四)

 

小时候与伙伴,他追我跑

一个嘴啃泥,额头撞在路边的石头上

流出血。这是我第一次看清血的颜色—红

几个小时后红转为黑。如夜

我靠在床头,不去按灯开关。落地窗

上有声音,一只野猫跳到上面曝出绿光

由浅逐深

由皮入骨

 

 

幻灯片(十五)

 

小屁孩在走迷宫

拿着铅笔找起点终点

最短最安全的路线,绕过

蟾蜍  鬼火兽  河流  树林

他就会兴奋地

给我看。我当然会

竖起大拇指。我还不能说

我们在它里面,从南到北

从一个门到一个门

我们欢喜,陶醉在山洞里

这里没有妖怪也没有怪兽

也许天堂里有校车,请孩子们

喝一杯三聚氰胺。我喊

“宝宝,危险。”却“被逼成哑巴”

我支支吾吾,被一群人围着蹲在墙角

 

幻灯片(十六)

 

镜头之下的我,他拿着

DV在身后。镜头一

十八岁我与一些同龄的酒后

闹事以故意伤害罪被抓,在高墙里

待了七年。在雪地上裸体趴着他们对我的

惩罚,不断地用大头皮鞋踢我

镜头二铁门缓缓打开

我已不是少年,胡子拉碴拎着

书包,门口没亲友来接。约十米的

空旷处有一群野狗在追逐玩耍

次日我去找工作,经居委会推荐

晚上是保安,白天给一家粮油批发部

送货。驮一袋50斤大米爬楼梯

19层。见鬼,温馨提示电梯维修中。一个

足球从上面滚下来(我弄不清是谁丢的?)弹

起来跌下去

 

 

幻灯片(十七)

 

我斜靠在铝合金制作的门边

无声地望着露天菜市场

有些摊位在帆布伞里,扩音器里

描述着廉价的被单和玉石。她弯腰时

一步裙未能裹住她的臀部,隐秘处

瞬间暴露。在她的对面是小区监控摄像头

它是窥视者,它无处不在。她慌乱地

整理裙摆,想逃。

逃到哪里呢?

你不是一只鸟,所以不能飞。除了在

幻想里飞。结果是个笑话。在

“无效自由的囚犯,在无边无际的笼子里”

没有手铐脚镣,走进一间屋子里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3:07 , Processed in 0.04806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