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陶春的个人空间 http://taochun.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存一个】吉光片羽

热度 1已有 22085 次阅读2013-7-2 12:56 |系统分类:诗歌| 暗红色

 

 

  吉 光 片 羽

 

     陶春

 

 

明灭指尖的烟头
将黑夜反复灼烧

一个又一个
剥落掉
人类
暗红色
苦难唇印的空洞

 

 

沿语言之梯

 

每夜——

他,赤身

滑落进

自我拇指

掘梦的深井

 

以倾倒出白昼

成筐死者

用于伪装的壳

 


黎明时刻

咯血的笔尖

 

迎来了——

一个世纪
满树白发

披散的曙光。

 

 

站立雨中枝条之上

 

那间谍,耸肩

以锥形长喙

键击绿叶的反光

 

持续发送

它:被乱码的羽毛

秘密看护的鸟语。

 

 

相忘于时间
的站台

 

角落里

 

一朵花

静默

倾吐的生命
压过了世间
一切繁华与喧嚣。

 

 

冥想清风

 

拂过

石砌的水井

竹搭的凉亭

 

拂过

瞳孔内

火一般

映蓝大地

饥饿面孔

的九重葛

 

直至

环绕童年舌尖

那一枚蚕豆

再次涌出宇宙

馥郁充盈的香气。

 

 

坐在壶内

赏花、饮酒

 

不知壶外

一寸之遥

所指乾坤

 

层层天地

早已乐坏礼崩。

 

 

为统一发声

 

他们

冲进草丛

 

逮捕了一只

正在

弹奏夜空的蟋蟀。

 

 

这羞辱与痛苦

如此巨大

仿佛缄默的嘴

吞下:一头燃烧的鲸鲨。

 

 

时隐时现

 

窗外:刽子手

扩大数倍

邪恶体积的脸

 

加速度追踪

拦截

一列信访

雪花特使的火车。

 

 

看!爬山虎

兵团

的绿脸铁骑

 

一夜之间

占据了整座

废弃人语

的电报大楼

 

 

空气中,已故亲人

诡谲的微笑

 

更多

无名死者

深划下长长

冤屈血印的指痕

 

床单,在挣扎

 

惊恐海洋

的淋漓大汗

 

湮灭了整个

——由系列

噩梦脸谱

轮番统治的家国。

 

 

跪伏进时间反面

 

嫡传青铜大衣

雕塑的暴君

 

正被反泼回自身

弥天大谎的唾沫

硫酸般,一块块

强力腐蚀并解体。

 

 

伯牙与子期

 

孪生的

卡斯托尔

和波鲁克斯兄弟﹡

 

而今安在哉?           

 

 

亚伯与该隐

——令手足

所蒙之羞

 

仍颤栗上演

全世界

每一个角落

 

 

“地开了口,

从你手里

接受你兄弟的血。

 

现在,

你必须

从这地受诅咒。”﹡

 

 

囚禁

在孤单

岁月的牢笼

 

逐渐

石化的心

有了一个

被青苔包裹的名字

 

 

仿佛一只

倔强的鹰

 

滴血

的诗行

又一次起飞

 

 

在你

从不曾熄灭

蔚蓝凝视

的眼睛的港湾

 

 

超倍

聚光灯下

 

——

取下眼眶

 

耐心清洗

每一颗

蜈蚣般

射入眼中

恶毒人世的沙粒

 

 

无人侧目

无人哀恸

 

那么多

陪葬的人群

缓缓穿过

 

刺绣斧、镰

图案

的手臂上

一朵朵

纸扎的白花。

 

 

摘下唯物主义

‘哲学’

的冰冷眼镜

 

无枝可栖

的灵魂

跟随一只猫

 

浮现——

在共产前景

日趋黯淡

的公路尽头……

 

 

离别前

 

的短暂沉默

 

仿佛

一次行刑

 

破,

视之何益?

——不顾,而去。”

 

 

无声的桌面

 

灵魂:

 

承受着

额顶——

 

日光灯照

反复

拷问的暴力。

 

 

唯有静脉里

昂贵的血液

 

认得

 

那被一页

崭新白纸

自由

掀开的闪电

 

——旷野之上

褐色

鬃毛竖立的狮吼。

 

 

君问:穷通理

渔歌

——入浦深。

 

又一辆

意识的探车

翻坠

 

在一个词语表面

深渊般

布满的陨坑

 

已是第几代

精神战士

英勇无畏的牺牲?

 

 

茶凉时——

斯人已远。

 

仅留下湍急

血液漩涡

打印的信札

 

喉咙里:半截

直抵天问

字谜的断剑

 

 

昨夜,你抬头

 

一颗星

划过

 

眼角上方

倏然鬓白的苍穹。

 

 

以咀嚼

动植物

遗体的名义

 

兄弟们

围坐

在汹涌酒精

撞击的餐桌

大规模腐烂

 

 

——无辜太阳

浇灌

的胆汁之花

装饰了黑夜墙面

失控幽灵

倾泻的粗野狂欢

 

 

旁若无人。

 

一架雪白

由排队纸条

折叠的飞机

 

轻巧穿过

证券大厅

——黑皮靴

沉闷拖动

欲望人头的汪洋。

 

 

更远欲望

的金字塔尖

 

无头骷髅

——列队

 

循环表演

一幕幕

高空

坠人的默剧

 

 

灌木丛林。

 

一只正在

织网的蜘蛛

 

——有一张

劳动者

朴素的人脸。

 

 

被死亡游戏

惊悚追逐

 

孩子们

手执键盘

 

夜以继日

奔赴各自

网络角色

狙击的战场

 

疯狂练习杀人与被杀。

 

 

每夜,一条

准时降临

的痛苦的虫子

 

将她撕咬

 

令她变成

与白天表情

及结构

截然

不同的另一个。

 

 

心灵的瘟疫

在蔓延

 

借助仇恨

 

冷漠

眼神之间

接力的铁条

 

铅灰色大地

在我们

头顶上空完美死去

 

 

注:卡斯托尔和波鲁克斯兄弟在古希腊神话中为牢不可破友谊的象征。

《圣经》:创世记 411

后汉书·郭太传》:(孟敏)客居太原。荷甑(炊具)摄(堕)地,不顾而去。林宗郭太)见而问其意。对曰:甑以破矣,视之何益?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3-7-26 15:59
逮捕了一只
正在
弹奏夜空的蟋蟀。

想象惊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7:59 , Processed in 0.04953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