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槟郎诗文馆 http://www.poemlife.com/?123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碗莲的悲哀

已有 2 次阅读2018-9-10 20:15 |个人分类:槟郎诗歌|系统分类:诗歌

碗莲的悲哀
槟郎
.
涸辙之鲋传说久远,
碗莲又能相距多远?
鲋鱼在浅水坑里干死,
尸体终究融入了大地;
碗中的世界也太小,
最可悲隔绝大地。
.
我喜欢大塘大河里,
伞盖般的荷叶无穷碧。
含蕾或乍开的荷花,
隐显其间好妩媚。
本来就在大地的肌体上,
巨大的水体任由肆志。
.
碗莲的生存好恶劣,
一个碗盆多大体积?
滋生的花叶终究有限,
容器隔绝了大地的泥水。
根须无法广深地蔓延,
格局被限制得死死。
.
自然界的莲任天真,
有没有人照看无所谓,
相忘于江湖更是境界。
碗莲都是人工培育,
泥水都是人来供给,
取悦于人被当做目的。
.
山野上自在的孩童,
长大后不改天然任性,
如野莲坚守自由之志。
却有碗莲般的大人物,
炫耀花棚里的灯光暖气,
自鸣得意地将我嘲弄!
2018-9-4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9-22 09:02 , Processed in 0.04078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