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13|回复: 2
收起左侧

搁笔一年的杂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1 09: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万园枫 于 2018-5-21 09:38 编辑

《还乡》

至少五年前,这个词
一直都伪
塞进城市的蝌蚪
谁还喜欢泥土,旷野清冷
我和霾相互咳着
故土止咳,散郁
清肺

只有山里的雨是不臭的
充满腥味,每一滴
都吐出鱼卵


《自述》

我的马拉美老师和瓦雷里老师一样好
我的法国老师,微缩的欧人
我的庞德老师跟美国杂种不同
我的卡佛哥们钓着鳟鱼,那些低漩里的星宿
我的同道说,我是丘吉尔的丘,不是丘处机的丘
我的日耳曼胡须打败了江南水嫩
我的黑人佛陀和汉盲弟弟
我的初中同学骷髅眼里长出水仙
我幼小的肉身死于斯巴达
我钻狗窝,发呆遭人围观一整天


《春早》

硬座车厢像一座贫民窟
我的手机在咕嘟咕嘟充血
阳光正以几百码的偏离并再度
洒落我长满雀斑的脸
下车后,我走得很轻盈很带劲
是不是早了?春风附体的感觉
街口一个白面少女
正在风中摇曳黄发,阳光刺中了她
苍白的脸,朱红的嘴唇如同炸裂
视线的一道风景,另一边
小交警在不停摇晃着身体
雷锋帽注视着路口的车流
你会看见异于往常的空旷
据说异乡人带着欢喜归去



《对话》

儿子一会说话就是两个字
跟着就是整句话
每天都要说三万句
晚上一关灯就会歌唱
我说他上辈子是青蛙
步入中年话越来越少
想不到答不了的他都说了
我习惯了嗯
无法和当年的自己
在纸以外的地方对话


《十月》

十月的荷还不至于残
连雨过后,河把柳堤还给双足
池中每一条鱼都有名目
他们听不懂戏
就像我弄不懂秋阳
是温暖还是阴冷的影片
丢掉捕捉的念头
才懂得鱼其实在游心
当然有人更喜欢红烧
清蒸,熏腌,也有人喜欢
圈养那些游动的颜料桶
有人以为太过散漫
加以栅栏和时钟,有人喜欢
游泳比赛,某种朝拜更好
一路之隔的河道里
嬉戏着一群白条


《恐怖》

我是如何植入这个词的
我没用过,没说没写过甚至没想过
我听说过苏联的大清洗
白色恐怖,人人自危
我看见过电视新闻
寺庙爆炸,血肉横飞的袭击
对,还有恐怖分子
还有恐怖以外的分子
有“太恐怖了”的流行嗟叹
我知道这个词却不碰这个词
至今,我不明白:恐怖
究竟用在我写的哪一行
更合适,也有人说
感受不到恐怖
本身就是最恐怖的事情


《有感》

节日的京沪路是一座壮烈的废墟
铁皮甲虫带着哀痛低呻
世界陷入停滞,距离拉长了相对论的面条
我回到某个磁场,久经内乱
那寂静的坟场有乌鸦在忙碌
楼栋解体就是最好的墓石
众生微小,镜头忽略
一个人的左手等于另一个的右手
而我就在这两只手中


《夜巡》

像一枚幽游的水母,透明着,饱蘸夜色,在死海巡游。
三小时,四十五洞窟,五六百小妖。这里是kahb2453星。
我是指挥官小木头的秋天。
你是谁?那失眠的生物,雕花的手臂,随时会跳出一只撕咬的鬼魅!
你是谁?参孙般的躯壳
包着小耗子的心。
一张二十三个省的名片背面
哦,“美丽的……欢迎您”,多么好看。
现在你们攥在我的手里。
我决定,小心翼翼,不捏碎你们。
给下一位指挥官递把钥匙。
发表于 2018-5-25 22: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首诗都有适合它的一种处理方式,从这角度说恰当的处理就是最好的表达。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14: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5-25 22:27
一首诗都有适合它的一种处理方式,从这角度说恰当的处理就是最好的表达。 ...

问好黄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10-15 16:59 , Processed in 0.02070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