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7985|回复: 26
收起左侧

宋烈毅新作:追赶飓风的人(组诗15首)

[复制链接]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3 19: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烈毅 于 2013-5-13 19:03 编辑

追赶飓风的人(组诗15首)
作者:宋烈毅


三十根火柴

阴雨绵绵,他写道:
这是三十根火柴的三月。

有人在白天开灯,有人喜欢
擦火柴,擦一根断一根

他继续写下去:陌生人乘火车
带着笨重的手提箱
里面的小号嘹亮

这是喑哑的三月。他写道:如果陌生人到来
给他准备向阳的房间,让他感受南方的阴雨绵绵

给他准备寝具,给他的房间挂上三月的遗像
给他剃须刀,以及镜中雪

这是三十根火柴一齐回潮的三月。
最后一根躺在盒子里,被小号点燃,然后自动熄灭

这是三十根火柴坐卧不宁的三月
最后,他不得不写道:“对于一根火柴
长长的灰烬,坚硬是它的表象。”


追赶飓风的人

这个时代和我没关系。
我每个礼拜带着家人到郊外
旅行,到山上的悬崖边站立一次

在德克萨斯州,有人喜欢
开着车子追赶飓风,他们喜欢体验飓风
给他们带来的恐惧

以及喜欢在新年到来前
在房间里拼命扎着气球的中国年轻人

他们都和这个时代没关系。
这个时代适合一个人在泳池里游泳
在泳池里漂浮头颅和身体

我也和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没关系
人群在街头狂欢时,我爬上阁楼
愤怒地撵飞那群已经没有野性的鸽子


人人都有一个漂亮的橱窗

人人都有一个漂亮的橱窗
每天走进去站一会儿

站一会儿,想一会儿
人人都有一个抽屉
拉出来,拉进去

做了多年的夫妻
他们互相知道各自的把手
藏在哪里

有时候,一家人,在客厅里
罩着各自的玻璃
幸福的时刻都很相似


坐一辆公交车,准备去大海

坐一辆公交车,准备去大海
或者:坐一辆公交车,兜一圈就回来
你怎么说都可以

这里正在下一场冻雨
你不要指望这里会下金币和银鱼

这里人太多
每个人都抱着购物袋
银行大厦高得像雪崩一样

公交车就是箱子
装人进来,装人
就像装一些被冻雨打湿的狗一样

内陆城市,你把座便器里的水拉响
你以为你的房间和江边的场景是通的

内陆城市,下水道多得像毛细血管一样
和一群人坐公交车到海边
互相用沙子堆埋。这种企图

难以实现。内陆城市,你一个人坐在家里想入非非
被马桶里的孔隙吸走倒是有可能的


从那人口袋里蹦出的硬币

从那人口袋里
蹦出的硬币
女交警嘴里的哨子
这些都是他想得到的小东西

走几米就遇见雪人
这场雪真是大得吓人

走几米就有一个人乘着电梯上了楼顶
从楼上呼啦啦丢下来更多的小东西


下午的台灯

他开始写:下午,一百个女人晒被子

一百个阳台上出现一百个懒洋洋的女人
他开始写,其实他在拉窗帘,换成了

一百个女人在打哈欠
一百个女人无所事事地坐在客厅里

打毛线衣,翻着时尚杂志
他开始写,其实他拉上了窗帘,打开了台灯
他写道:下午无聊透顶
一百个女人正拖着她们的男人到商业街去


世上每场电影皆如此

他独自想起
在电影院里吃过的食物:海苔和鱼皮花生米

他独自想起电影里
子弹在德国兵的头盔上飞来飞去

他独自想起小说《第二十二条军规》中
那个浑身缠满绷带的
雪白的人

他独自想起一个女人坐在隔壁的包厢里
和他一起看着电影
他独自想起他们吃着相同的食物
发出相同的声音

世上每场电影皆如此。


一封信:见与不见

晒大白菜的季节
他在写信:见与不见

他写道:我这里到处都是卡车
每个人用脚踢着落叶
落叶如飞,倒不如折一只纸鸢
给你罢,有饭粒
倒省了胶水

他写道:我已有一日不梦见
水龙头滴水,恐怕你早已不在水龙头断了
的那个房间

他写道:过年与本命年
盲道与过山车

他写道:恨,锁我在电话亭里的人
恨一日不能当做一年
恨水龙头滴水成线

以及如此了了:“你在外省,尚不知道这边进入了
晒大白菜的季节。”


这不是水塔

隔壁的男人每天爬到水塔上
没有人在下面喊:跳下来吧
跳下来吧,因此他每天都必须
爬到水塔上,一个人站在上面
东张西望,一个人想办法在水塔上
弄一些东西玩
把水塔弄得很脏
把水塔弄得很麻烦
但他不会一下子把水塔弄塌
他要慢慢地玩水塔
一个人玩,他知道你们漠视
他和水塔已经很多年


恍惚

买了一张彩票,他踩着一地的鸟粪
又回到公园啦
还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好
恍若坐在车厢里,身边站着一个姑娘
穿着毛线衣,胸脯起伏
因为这里空寂,许多人的幻影
朝他压过来
唯独一个姑娘,站在一个车厢
挡住车窗外的一点光亮
就像某种贵木
譬如胡桃
譬如沉香


灵魂的乐器

他吹着口哨,这时他脱着衣服
体验着独自淋浴之孤独
他终将不可避免地看到
阴毛日渐稀疏
性器(这家伙竟像鹈鹕)一塌糊涂地衰老
因此,有时他也会嗷嗷地叫
缩成一团,在热水的冲洗下
像一条蛞蝓萎缩了


弹钢琴的人把手藏着

弹钢琴的人在对面的楼上
你敲一敲呀生锈的排水管
它的混音像管风琴一样

弹钢琴的人十指如飞
你只看到落叶在风中旋转
堆积在窨井盖上

一座楼可能住着一百个人
而弹钢琴的人仅有一个
这座楼可能因为钢琴的一次咆哮而毁掉

这座楼仅有一根电线
挂着一件旧衣,他不是弹钢琴的人的又会是谁的


麻雀蹦蹦跳跳

麻雀不是擅长于飞的一种鸟
它们蹦蹦跳跳
就像他小时候玩的发条鸟

告别公园的时候
他也告别发条鸟
告别一地的烟蒂
告别那些呆若木鸡的老夫妇

唉,他们是真的老了啊
和孔雀脱毛没什么两样

他喜看麻雀们蹦蹦跳跳在他们的膝盖上
就像真的发条鸟


只能描述到此

对于窗台上花盆的恐惧
来自你看过的某部
间谍电影

特务来了,他们在楼上移走了花盆
空空的窗台令人恐怖

好电影只能看一遍,再看不是
恐怖,再看只是陪着一排座位

数座位,数脑袋,数着再过几分钟
就会出现窗台上的花盆

对于窗台的恐惧还来自你晒衣时
掉下一件和你身体一样长的呢大衣

和你的身体一样长,那该是怎样合身的一件呢大衣
只能描述到此,窗台至今无人
摆放花盆,你每天像过马路一样心存侥幸


黄昏时,一个在花坛上行走的孩子

黄昏时,我遇到一个
在花坛上行走的孩子
他努力地在水泥窄面上保持身体的平衡

我还遇见过一个怪老头
他站在花坛上拼命地扭曲身体
他老了,他有的是办法锻炼自己的身体

在这里,我还捡到过一只死去的燕子
我观察了它紧缩的身体,摸了摸它的体温
哦,它漂亮的尾羽,是绝对标准的剪刀形

我打算坐在这里的时候,发现一个人带着
另一个人走进花坛的灌木里
他们蹲下身子,在里面呆了好一阵子,他们不分男女

灌木还不够整齐,它们有时挡住了那个孩子的路



邮箱:      songlieyi@foxmail.com


憩园 发表于 2013-5-13 19: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个人比较喜欢。荒诞而有趣。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3 19: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含真 发表于 2013-5-14 11: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含真 于 2013-5-14 11:32 编辑

这个时代和我没关系。


她和你有关系哟,烈毅君。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4 22: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含真 发表于 2013-5-14 11:30
这个时代和我没关系。

有点晕啊。呵呵。把作品贴在这个论坛,是因为这个论坛木有圈子,大家可以不考虑人的因素谈诗歌,谈写作本身。扔砖头也行啊。
窗户 发表于 2013-5-15 14: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全是沉淀下来的东西。学习好诗。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5 21: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窗户 发表于 2013-5-15 14:15
这些全是沉淀下来的东西。学习好诗。

问好窗户。诗歌写了这么多年,前进一小步都非常难哪。
忠民 发表于 2013-5-16 06: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三十根火柴一齐回潮的三月。
最后一根躺在盒子里,被小号点燃,然后自动熄灭

这是三十根火柴坐卧不宁的三月
最后,他不得不写道:“对于一根火柴
长长的灰烬,坚硬是它的表象。”

学习好诗
问候诗人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6 20: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忠民 发表于 2013-5-16 06:13
这是三十根火柴一齐回潮的三月。
最后一根躺在盒子里,被小号点燃,然后自动熄灭

问好忠民。谢谢你的细读。还请大家多挑挑语言和叙述上的毛病。
窗户 发表于 2013-5-16 21: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5 21:32
问好窗户。诗歌写了这么多年,前进一小步都非常难哪。

这确实,习惯性的东西最难改了,别说诗了。
得儿喝 发表于 2013-5-17 12: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喜欢。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3-5-17 17: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阴雨绵绵,他写道:
这是三十根火柴的三月。

有人在白天开灯,有人喜欢
擦火柴,擦一根断一根

他继续写下去:陌生人乘火车
带着笨重的手提箱
里面的小号嘹亮

这是喑哑的三月。他写道:如果陌生人到来
给他准备向阳的房间,让他感受南方的阴雨绵绵

给他准备寝具,给他的房间挂上三月的遗像
给他剃须刀,以及镜中雪

这是三十根火柴一齐回潮的三月。
最后一根躺在盒子里,被小号点燃,然后自动熄灭

---------五月,最能吸引我的诗句---------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7 22: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窗户 发表于 2013-5-16 21:20
这确实,习惯性的东西最难改了,别说诗了。

重复自己是叫人厌倦的。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7 22: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得儿喝 发表于 2013-5-17 12:27
品读。喜欢。

得儿喝,得儿喝!叫你两声。
你的诗歌我读了一些,语言朴素而干净,没有炫技和娇柔做作的成分。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7 22: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3-5-17 17:16
阴雨绵绵,他写道:
这是三十根火柴的三月。

谢谢冲动的钻石,接受你这个五月的喜欢,写诗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为了让别人喜欢。
moodswu 发表于 2013-5-18 17: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喜欢你以前的节制及后现代感。
写诗好像与做人一样,言多必失,点到即止。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8 22: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烈毅 于 2013-5-18 22:21 编辑
moodswu 发表于 2013-5-18 17:15
还是喜欢你以前的节制及后现代感。
写诗好像与做人一样,言多必失,点到即止。 ...


谢谢你读拙作。我也一直在反省自己的写作。
蜀闲剑子 发表于 2013-5-18 22: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8 22:19
谢谢你读拙作。我也一直在反省自己的写作。

诗歌的创造在于细腻的感情,诗歌的灵魂在于由心而出.
袁魁 发表于 2013-5-19 00: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说几点,不一定对,宋老师多海涵
这组作品还是承袭了宋烈毅一贯的阴冷幽暗的风格,其实第一首火柴,真的,我觉得很不好,痕迹太重了,说理来了,真的不好,好在后面渐渐写开了,在此,我也不同意前面朋友说得写诗要点到为止,为什么你要把诗这个东西,它的写法来弄个局限了呢,我就不点到为止,如泼妇一般的发泄,就不能有好诗吗,那金斯堡是什么东西?于坚是什么东西?豪放派,又是什么东西?这个认识,本身就是错误的,而从文本内涵与其外延来看,我认为,灵魂乐器与只能描述到此,应该是比较突出的作品,关于叙述与反叙述,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们自身的克制与浪费,是本能还是装饰,是天成还是后来,这个很关键,如果宋哥能够再放开一点,凭借他敏锐的对生活的观察力,我相信,只会越写越庞杂,越写越老到,而许多人不喜欢的巨大与臃肿,我觉得反而是我们在这个时代,应该提倡的新审美元素,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如果有人与我同感,相信,你也是不受限制的成员,说这么多,还是顶一下,写得好。
 楼主| 宋烈毅 发表于 2013-5-19 16: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袁魁 发表于 2013-5-19 00:17
我来说几点,不一定对,宋老师多海涵
这组作品还是承袭了宋烈毅一贯的阴冷幽暗的风格,其实第一首火柴,真 ...

谢袁魁细读。还是细读好,就诗谈诗。
你谈的关于风格的问题,很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06:38 , Processed in 0.17039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